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悬疑 > 汉阙 > 第42章 不退(作者:七月新番)
汉阙

《汉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42章 不退

    宋万痛苦地趴在地上,因为拒绝投降,更不愿意说出燧里还有多少守卒,有何武器,他被一个匈奴百骑长从背后狠狠扎了一矛,伤了肺腑,嘴里咳出了血,伸手想抹,却越抹却多……

    皋牙胥则将目光放在了长城一线,戴着扣弦铜扳指的手指向破虏燧

    “这就是坏了我事,让北山断了铜铁来源的烽燧?它叫什么?”

    “破……破胡燧!”

    匈奴人当然不自称匈奴,字眼里更没有“虏”这种说法,而是自称“胡”。看1毛2线3中文网许多年前,汉武帝晚年白给了匈奴几场大败仗后,原本已经打不下去的匈奴又精神了,单于遣使遗汉书云:“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

    眼下破虏也翻译成了破胡。

    “破胡?我倒是要看看,是谁破谁!”

    皋牙胥止住了要取宋万性命的匈奴人:

    “不用补刀了,要让他痛苦死去前,看着自己守的长城和烽燧被攻破!”

    这时候,一个骑骍马的胡将过来,在皋牙胥身边压低声音道:

    “王子,别忘了右贤王让我们来这的目的!”

    皋牙胥笑道:“多谢千骑长提醒,我不会忘。”

    “我奉命带骑从来塞外广布疑兵,做出进攻敦煌的架势,好吸引酒泉郡汉军西移,如此便能让我父,以及右贤王率大军进攻张掖,为大单于重新夺取河西制造机会……”

    匈奴大致上可分三部:单于庭,左方王、右方王,左右两部分别由左右贤王统领。

    在汉匈连番大战后,单于庭迁到了漠北,且越来越往离汉朝西北的方向而去。原先地接上郡以西,遮蔽单于庭右翼的右方诸王,也相应向西迁徙,如今他们与河西四郡、西域接壤,匈奴这些年能缓过来,全靠右贤王麾下诸部不断从西域吸血。

    傅介子今年在西域的活动,也惊动了匈奴,匈奴使者在龟兹被杀,这是汉朝想要重返西域的讯号么?但匈奴的应对办法,不是在西域等着与汉朝竞争,而决定釜底抽薪,对狭长的河西走廊发动致命一击!

    若能将河西夺回,西域便不再构成问题。

    皋牙胥和千骑将此番出现在长城一线,只不过是汉匈战争里,边角上微不足道的一子疑兵……

    但他们对破虏燧而言,却已是灭顶之灾。kanmaoxian.com

    “虽然右贤王说不需冒险入塞。”

    皋牙胥摸着唇上的胡须道:“但只来塞外走一圈就离开,恐怕难以让汉军相信,若能破几个烽燧,岂不更像真的?千骑长放心,我不用汝等右贤王部的人,只派自己的部落去。”

    言罢皋牙胥命令道:“派人爬到左右长城上,盯着汉军动静。”

    又点了方才给了宋万一矛的那名百骑长,他长着罗圈腿,手臂修长,头上前后各留了一撮毛发。

    “百骑长乌兰,带着你的帐落丁壮们,在汉军援兵到来前,将这座烽燧,攻下来!”

    ……

    “老宋!”

    站在烽燧上,看着远处那红甲汉吏被匈奴人刺倒在地,韩敢当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若非赵胡儿拦着,他非要翻身跃下烽燧去救不可。

    韩敢当和宋万关系其实并不算好,但毕竟是朝夕相处的袍泽啊,晚上睡一个屋里听对方打鼾,下午大家还围在一起吃饭,开着和屎尿屁有关的日常玩笑,可眼下,却眼睁睁看着宋万殒命塞外!

    “燧长,胡人过来了!”

    而另一边,瞅见四里外的匈奴大军中,分出了百余骑朝破虏燧方向迅速逼近,张千人急了,力劝道:

    “匈奴这架势,是真的要进攻破虏燧啊,宋助吏已丧生,其他几各出去巡天田伐茭草的人不知死活,吾等仅有五人,如何能挡?还是速速退走罢!”

    “你说什么?”韩敢当一肚子火没出发泄,闻言立刻揪着张千人要打。

    吕广粟拦着他,迟疑道:“但没有候长允许,燧卒擅自弃守烽燧,可是要算临阵脱逃的!若如此,哪怕有先前立的察奸之功,也要处以重责!”

    张千人嘟囔道:“就算事后进牢狱做奴婢,也总比现在丢了性命强,以区区五人敌千余胡虏,绝无守下来的可能……燧长,你拿个主意罢!”

    “任燧长?”所有人都看向任弘。

    从目睹宋万被杀开始,任弘已经好一会没说话了,他此刻紧紧扶着墙垣,能感受到每个毛孔散发的寒意。

    前世的他,只是个稍懂历史的普通学生,不是特种兵战士穿越,头一次打仗,就遇上这种实力悬殊的战斗,能不怕么?

    任弘的身体,尤其是腿,很想如张千人建议的,丢下烽燧,丢下他的职责,头也不回地跑掉。

    什么英雄,什么时势,什么西域,都见鬼去吧!真是一双胆小的腿……

    于是任弘竟腾地站起身来,朝烽燧下走去。

    张千人顿时大喜:“我说得没错罢,就该撤走。”

    韩敢当则气得直跺脚,大骂道:“任燧长,乃公真错看你了,没成想,你也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好好,汝等不守,我来守,我死了也要拖几个胡人垫背,为老宋报仇!”

    赵胡儿则摇了摇头,仍未移动观察匈奴人动向的眼睛,他们已经到了三里之外。

    任弘没理会老韩的唾骂,几步下了烽燧,来到坞外的马厩处,解下马后,却当着燧上众人的面,狠狠一拍萝卜的屁股,让它自己朝南方跑去。

    “燧长你这是干什么……”张千人本来就要拉着吕广粟下燧,这会却呆住了。

    任弘仰头笑道:“无他,破釜沉舟而已!现在马没了,我跑不了,汝等也跑不了!”

    方才,任弘的目光一直落在了宋万的身上,宋万大概是死了,一动不动趴在沙地上,鲜血染红了周围的沙土,但好像就在一瞬之前,他还在院子里咬着笔杆,在习字简上,一笔一划,笨拙地写着“漢”字。

    被匈奴生俘后若是投降,甘心于做个汉奸,有很大概率能活的,但这个不识字的小吏,这个在小事上总犯糊涂的老东西,在大节上却无亏……

    宋万尚能如此,自己哪有脸逃啊。

    任弘眼前又闪过了早上去过的敦煌北乡,还未散市的草街熙熙攘攘,贩夫走卒忙碌着,黄发垂髫怡然自乐,他们平静的生活,被忽然燃起的狼烟打破了吧……

    还有悬泉置的夏丁卯,此刻大概已招待完行客夕食,正坐在院子里跟徐奉德闲聊,他们看见长城一线,直冲天际的烽烟了吗?

    烽燧的作用是什么?提供警示,然后还得挡胡虏一阵,好让在绿洲城郭边上的屯戍大军有时间做出反应。

    燧卒是顶在最前线的盾牌,他们若也胆怯溜了,身后露出的,可是芸芸百姓,是悬泉置,是任弘在这时代里唯一的家啊!

    如此想着,想到这些,嘴里一度消失的唾沫,和勇气一起,竟又回来了!

    他的选择是,不退!

    但最先要做的,就是断众人退路,好齐心御敌。

    任弘已再度回到上面,让赵胡儿他们举两烽——两烽、两积薪,这是胡虏千人以上进攻亭障的讯号。

    又对众人沉声道:“就算放弃了烽燧,步行于旷野之中,又走得了多远呢?跑不出几里,就会被胡骑追上,斩吾等头颅而去。”

    “所以现在逃走,很可能死得比留下来更快!广粟,去用木头将烽燧的门顶上。”

    这是要死守孤燧的节奏啊。

    他又对韩敢当道:“老韩,待会谁再敢言弃燧,你直接替我斩了他!”

    “诺!”

    韩敢当摸着环首刀,幽幽地看着张千人的头颅,吓得他不敢再提此事,但仍是焦躁不安,眼看远处百余胡骑已至两里地外,喃喃道:“那敌众我寡,该如何守?”

    任弘指着南方道:“看,亭障已经燃起了烟讯,他们距离此地只有十里,小跑的话,两刻便至。”

    “中部都尉也已接到敌情,离此四十里,军中有骑兵上千,疾驰的话,两刻也能赶到。”

    不是经年累月,也不是外无援兵,半小时,这就是每个烽燧遭到围攻时,需要坚守的时间。

    比起东汉之时,在西域以区区数十人,抵挡匈奴单于上万大军的耿恭,比起那坚守近一年,最后仅有十三人归于玉门的壮士们,算得了什么?

    “烽燧修得坚固,燧外到处有虎落陷阱,门也堵死,胡人想硬闯进来可不容易,吾等就要依靠甲兵,用弓弩,用一切能想到的办法!守住这两刻!“

    “当心,打前锋的胡骑开始试射测距了!”

    话音刚落,韩敢当还没来得及叫好,伴着赵胡儿的警告,数支箭就从塞外呼啸着,划着弧线,从高空朝破虏燧落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