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悬疑 > 汉阙 > 第9章 快递小哥(作者:七月新番)
汉阙

《汉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9章 快递小哥

    “搁在两千年后,送快递的也不会来这么早啊。看。毛线、中文网”

    任弘一边吐槽,一边披上件袍子,匆匆出门,河西地区昼夜温差大,白天的敦煌戈壁酷热无比,凌晨时却有些寒冷。

    外面敲门的驿使,已被值夜的人迎了进来,松木火把的光亮下,映出一张被太阳晒得黝黑的面孔,汗水将沙子和盐粒凝固在了脸上。

    这就是汉朝的快递小哥了,头戴皂巾,身穿右襟宽袖衣,足登长靴,背着的褡裢则是红白相间,你别说,和京东的包裹还有点像。

    驿使嘴唇龟裂,眼睛里满是血丝,与任弘见礼后,从身上挂着的褡裢里,取出一个红漆木盒:

    “郡府传书,需得亲自交给置啬夫过目!此外,还望能为我备一匹新马,我稍后还需赶往下一处!”

    “请随我来。”

    任弘曾多次接待过夜行的驿使,业务轻车熟路,一边喊东厨倒水准备吃食,同时让厩佐备好马匹。

    去往置啬夫办公厅堂的路上,任弘询问驿使来处,却得知,他昨日一早才从敦煌出发,一天赶了百三十里路抵达悬泉置。

    “如此疾速,应是急事!”

    等他们走到平日办公、宴会用的厅堂时,徐奉德也已经一瘸一拐,从楼上下来了,他身上的官布袍未穿正,头上的刘氏冠有点歪。

    徐奉德整了整衣冠,双手接过红漆木盒,恭恭敬敬摆在案几上,并当着邮人的面打开。

    此时,青铜灯架上的灯盏悉数点燃,厅堂已是光影闪烁。

    却见漆盒里边,是两块紧紧贴在一起的简牍,长一尺五寸,并加盖印泥封文——两端,中间各一封。

    “三封乘传!”

    任弘在一旁看得真切,不由眼皮一跳。

    汉家自有完善的传书制度,从一封到五封,分别代表不同的接待规格:一封乘马、二封轺传、三封乘传、四封驰传、五封置传。

    具体讲起来有些繁杂,不如套用任弘的总结:

    “一封鸡毛蒜皮,两封鸡飞狗跳,三封杀猪宰羊……”

    分别对应了悬泉置应付不同规格传书的忙碌程度。看.毛.线.中.文.网

    总之,接到三封乘传后,悬泉置要准备“四马下足”的公家轺车一辆,豚羊鸡酒若干。

    这架势,来的肯定不是小人物,按照任弘的经验,要么是玉门、阳关都尉这种比二千石级别的官员上任,亦或是隶属于九卿的朝廷使者过路……

    不等他往深处想,徐奉德已喝令道:

    “任弘,对封印。”

    “诺!”

    任弘轻车熟路地打开壁柜,取出每个置所都要备份的印泥板,与传书上的封印对照,确认一模一样……

    他抬起头:“啬夫,确是御史大夫之印!”

    徐奉德自己又检查了一遍,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任弘方才已经问过值夜的人,就算是起最晚的鸡,也已经叫完许久,而天空仍是一片黑暗,遂禀报道:“七月已卯,几旦!”

    和后世以为,古代不管哪个朝代都是十二个时辰不同,至少在河西走廊,大家过的是“十六时制”,一天有十六个时称。

    从0点开始,分别是:夜半、鸡鸣、晨时、平旦、日出、蚤食、食时、日未中、日中、日失、餔时、下餔、日入、昏时、夜食、人定。

    而在悬泉置这样的驿站,更是将时间细分成了三十二个!比如将晨时3至4点半分成了鸡后鸣、几旦两个点。

    因为他们必须确认,每一封传书抵达、离开的具体时间,若是不够精确,往后出了事,追究责任就要扯皮了。

    所以任弘觉得吧,悬泉置还缺少一个对“悬泉三十二时称”大声敲锣报时的岗位。

    在确认封印无误,记好时间后,徐奉德才轻轻打开了传书。

    他扫视上面的字,眼睛睁得老大,然后便狠狠瞪了任弘一眼!

    传书被递给任弘:“速速记录在案!”

    任弘应诺,跪坐在蒲席上准备书写,可一瞧那传书,却是一愣。

    “元凤二年八月癸亥,大司马臣光、御史大夫臣欣,承制诏侍御史曰:

    骏马监傅介子奉诏使西北国。

    御史大夫欣下右扶风、陇西、安定、武威、张掖、酒泉、敦煌诸郡置、厩,承书以次为驾,当舍传舍,为驾三封乘传,如律令!”

    这是汉朝传书的标准格式,一年前由大将军霍光命御史府下达,意思是沿途点到的各郡置所客舍,都要按照规格接待去往西域的朝廷使者傅介子,勿论去来。

    不会错的,类似的传书记录,悬泉置已有一份,任弘曾反复翻阅过。

    那次是前往西域的记录,而如今再见这传书,则意味着傅介子,已经回来了!

    驿使的话,更是应证了这点:“傅马监已至郡府,他急着赶回长安,只在敦煌城里休憩一夜,一早便要东行。”

    “郡守和督邮令我赶在他们之前,通知沿途各置所,依次做好接待准备。”

    任弘连忙向驿使询问:“傅马监何时会到悬泉置?吾等杀羊宰彘可还来得及。”

    “明日,不对……”

    驿使往嘴里灌了一口水,摇了摇头:

    “是七月已卯,今日傍晚!”

    ……

    驿使匆忙吃喝一番,用冷水激了激脸,顾不上休息,便跨上新换的驿马离开。他肩上背着装有传书的红白两色挎囊,一只手高高举着通关符节,紧抿着嘴,驾驭红鬃马,如一支箭般,向东绝尘而去!

    他还得赶往下一站,换马不换人,要一直跑到东边的酒泉郡,才算完成使命。

    此时,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徐奉德看着驿使远去,却猛地回头,想踢任弘一脚,被他灵活避开。

    徐奉德气得骂道:

    “你个小孺子,不是说傅介子还有八九天才到么?”

    任弘解释道:“按理说是该如此,都怪那苏延年与陈彭祖去得太晚,害得我算错了时间。”

    这年头又没电报,两边就算约定具体时间,碰头错开几天,也是常有的事。

    毕竟,连熟悉胡地,可以自动寻路的博望侯张骞,都能在打匈奴时失期晚到丢了爵。

    但话说回来,傅介子前日才至玉门,昨日抵达敦煌城,今天就要跑到悬泉置,这也太赶了吧!

    敦煌郡东西数百里,有九座置所,从玉门关到此地,依次有龙勒置、敦煌置、遮要置,这之后才是悬泉置,差不多六十里一置,一天走一站。

    可傅介子,却是以一天两站的速度狂奔啊!

    “这傅介子,急着回京赶考么?”

    任弘暗暗嘟囔,正要与徐奉德商量对策,谁料这糟老头子也是心大,竟打着哈欠说道:

    “老夫不管,此事你已一口揽下,不论傅介子是今日到还是明日到,都给给我筹备妥当了!”

    他甚至拍了拍任弘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任弘啊任弘,你若是这点小变故都应付不了,就安分守己,好好呆在悬泉置接老夫的位子,也别想着做什么大丈夫,去异域立功了!”

    言罢竟伸着懒腰,回去补觉去了。

    眼看徐奉德做了甩手掌柜,只剩下自己一人扛下担子,任弘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最后却露出了笑:

    “有点紧张的感觉了!”

    他知道,今天,七月已卯,这将会是悬泉置,极其忙碌的一天!

    ……

    PS:汉书颜师古注:“律,诸当乘传及发驾置传者,皆持尺五寸木传信,封以御史大夫印章。其乘传参封之。参,三也。有期会累封两端,端各两封,凡四封也。乘置驰传五封也,两端各二,中央一也。轺传两马再封之,一马一封也。”

    与悬泉汉简出土的诸多《传信简》完全符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