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 253.各藏心思,报身法相(第二更)(作者:剪水II)
我不想当妖皇的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53.各藏心思,报身法相(第二更)

    东海小道。看。毛线、中文网

    “闻风雷”坐在中军,雷厉风行地下达着命令,一条条军令从中军传出,各方将军领命前往各地海岸去除妖。

    在之前的蛟妖后,如今东海边缘剩下的都只是些虾兵蟹将。

    这些虾兵蟹将也许擅长妖族的五行杀道,但比起蛟妖却是弱了太多,大多时候,一名将军领着一两千军队就可以前去绞杀。

    只不过不知为何,这些妖魔如是疯了一般,将整个东海当做了攻击暗线,从各处登陆,破坏海滨渔村、城镇、村落。

    大海如是沸腾了。

    但,“闻风雷”在这里,东海边缘的所有百姓就都放心。

    毕竟这位为了大周守在东海的兵部第一人实在是太可靠了。

    什么样的妖灾他没有度过?

    这样的一人,愤怒之时,化作雷霆巨人,举手抬足,擒龙握虎,有人甚至层看到闻风雷化作的巨人手撕了一条可怕的巨型海怪。

    但,“闻风雷”好似是前番受了点伤,加上东海水土的缘故,他似乎染上了一点点风寒,所以即便在中军帐中,也是隔帘传令。

    帘前则是一名肌肉虬结的三米力士背负一双铁鞭,宛如铁塔站着。

    东海王李家家主知道这事后,差人送了不少进补之物给这位闻将军。

    又开粮仓,为这时钟与东海妖魔厮杀的军队送上粮食。

    但他并未亲自来此。

    一次都没有。

    尤其是在“闻风雷”生病了需要隔帘传令后,更是如此。

    ...

    “逍遥王”如今已经随着大军辗转到了南方,黄飞熊在四处攻伐,而这位王爷却依然在中军大帐安然地看着书册。

    书册里各大门派的不传之法都有,但玄功却是极少极少,几乎没有。

    除了上一次那一门【万器归宗】,偌大的小半边儿江湖就再没寻到一本。看1毛线3中文网

    黎明时分,是人最困之时,也是兵家用兵的最佳时机。

    “逍遥王”听着擂鼓震天,打了个哈欠,举手抬足之间,带着一种可以让人震惊到失去记忆的美。

    墙角靠着一把遮雨的油纸伞。

    伞面儿是...纯黑的桃花。

    每一朵都已凋零。

    忽然,“逍遥王”心有所感,抬目看去,只见帐篷的布帘子缝隙里飞入了一道小影,好似是夏末南方最常见不过蚊蝇。

    但那蚊蝇却根本不发出声音,而是飞到了“逍遥王”面前的木桌上。

    落下。

    啪嗒一声,发出金属的撞击。

    然后整个外壳散掉了,露出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就写了一句话:转阎罗,闻风雷秘密回都,两日后抵达,此战,我圣会前半段绝不插手。

    “逍遥王”看着那纸条,正要行动,忽的眸子前流过一层令人惊怖的死寂,旋即她身体僵住了,唇角间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她随手碾碎了那纸条。

    再看向昨日黄飞熊呈现上来的南方江湖门派谱录...

    她一页一页看着,直到目光停留在了“慕容世家”上时,眸子里才流转着一种死寂的黑。

    提笔。

    在那“慕容世家”上批复了两个字:灭门。

    字体平和,唯有死寂,不带杀伐。

    ...

    信传到,却未曾转到。

    也许藏信人抱着“主上来不及反应,然后失了亲人,就可以堕入黑暗,进行杀戮”的打算。

    但她显然是失算了。

    或者说她也并未对此抱着太大期待。

    毕竟主上的能力她知道。

    其实这藏信的事对夏极来说影响真的不大,可有可无。

    甚至写信人都是抱着“可能小觑了那位黑暗君王,但因为这信息很重要,生怕阎罗天子远在南蛮,所以才急忙传信”。

    毕竟,明面上,夏极可是在远离天阙城的地方。

    南辕北辙,阎罗如果跟着夏极,就算手段通天彻地,也来不及赶回天阙。

    所以,那位圣会的不知名者才写了这一书。

    事实上,此时。

    夏极已经在守株待兔了。

    他已经以阎罗的身份和周围的无名人、刺客势力联系上了。

    他就如一个绝对的核心,以他为中心,连接着许许多多藏在黑暗里的线,这些线往外再继续蔓延,构成了一张庞大的整体的刺客世界的网络。

    刺客天下三分,他独占其二,可谓真正的地下世界的黑暗君王。

    除此之外,江湖明面上,他也有着不少势力。

    明面的,暗处的,这种恐怖规模的势力,都已他为中心忽然开始沐浴在一种即将杀伐的气氛里。

    除了直接和夏极联系的点,这些点后续扩散的各方势力都得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

    比如...

    异宝即将出世,为了门派,需要去抢夺。

    某某某混入了哪个势力,而他正在酝酿一股针对本势力的阴谋,先下手为强,所以提前聚集帮众等待号令。

    受人爱戴的掌教夫人忽然重病,需要一颗神丹,而这神丹据说藏在一处重地,需要去抢夺。

    诸如此类,理由千奇百怪,但却某种情况下又符合清理,让人无法怀疑,如此种种种种...

    下位者,从来都不会知道真相。

    事以秘成,雷厉风行。

    阎罗掌控的势力,从来都是最隐秘的。

    长风送晚。

    天色入暮。

    长草如刀被初秋的晚风掠过,霞云似火,从天外一点燎原,已经染红了整个天下。

    刀山火海之中,一位少年正行走在无人的荒原上。

    他已经来到了天阙城外,却没有立刻入城,只是在一处不会有人再来的破旧荒亭处停下了脚步。

    天人五大限。

    心限生元神。

    神限,神念集中凝聚,破体,夜行无咎。

    识限,从元神角度研究物质世界,日行,不再有危险。

    这三重境界夏极已经确信自己达到了。

    换句话说,他已经在躯体的力量上已经是神话境界,在元神的力量则是天人第三限。

    而在踏入天阙城前,他要完成最后一项事。

    突破天人第四限,我限。

    感天地福报,养元胎五十年,然后元胎生产,破出那胎中不知为何的...法相婴儿!!

    这是物质逆演元神必不可少的一步。

    女子怀胎十月诞下报身的**凡胎的婴儿。

    如今却是要以报身的**凡胎,生出法身。

    只差最后一年了。

    夏极一念,进入了瓶中世界。

    他毫无犹豫地再次消耗了一座岛屿,使得太阴瓶的破损度达到75。

    四元胎,在那世界的孤岛上升空,开始突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