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 250.瓶中世界,连续升级,王都乱局(5549字,两章合一)(作者:剪水II)
我不想当妖皇的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50.瓶中世界,连续升级,王都乱局(5549字,两章合一)

    夏极决定先买一沓黄符纸。看1毛线3中文网

    身为神话圆满天人一限境界的他,如果想要发挥出马面的全部实力。

    他必须要提前准备好729*3张符箓。

    如果要备份一套的话,那就需要729*3*2张符箓。

    这画符还不能假别人之手。

    否则符箓的威力会大打折扣,因为不同的人画,效果肯定是不同的。

    除此之外...

    符箓必须得新鲜的。

    换句话说,夏极如果想要利用马面的身份人前显圣,他在大战之前,必须花费一个晚上的功夫来画符。

    夏极也是无奈:“别的道士怕是只要画几张就够了...难受。”

    至于下一境界:神限。

    夏极一边赶路,一边进行着必要的休息。

    若是在野外,他也毫不忌讳,天地为席。

    若是在城镇,他就寻一间客栈。

    如今他只要一念就可以进入瓶中世界。

    而那位叫做筠竹的赤羽宗女弟子早已没了开始的恐惧,憎恶。

    她如今就期待能看待夏极了。

    数百年的时光,足以让她忘了一切。

    她甚至打扮的美美的,在等着这瓶中世界的主人。

    然而夏极找到她,只是问了几个问题:

    “神限是什么?”

    “神限境界,首先命轮会再延二十年,其次元神可以在黑夜离体,炼化飞剑或是其他低层次的法宝,就可以使用了。”

    “怎么达到神限?”

    “吃妖丹,度过副作用就可以了。”

    “是么?”

    夏极想了一会儿,觉得面前女子的信息量太小。

    这达到天人第二限的女弟子实力真的是弱的可怜。

    没有了那飞剑,她怕是连江湖一流高手的层次都达不到吧?

    难道说,天人五限其实并不是神话境之上的境界,而只是因为极少有人达到,所以才将之嫁接了上去。

    实际上,天人五限只是元神修炼法吧?

    我出一拳,有力道八万斤,崩山碎铁掷鼎。

    那么我若是未曾突破心限,元神犹然是如埋土下,不曾突破。

    心念为种子,而元神则是果。

    心念是我,元神亦是我,这躯体也是我。

    假设这世上有两种职业:武者和仙人。

    那么,前者修炼的方向是应该是从三流高手成为神话境界。

    而后者的修炼方向应该是突破“心神识我身”五大限。

    这么一想,夏极就明白了。

    这体系很可能不是上下关系,而是平行关系,只不过一个修的是自身力量,一个修炼的是元神力量。

    夏极又问了一会儿,把这筠竹所知的一切细细全部掏空了,然后便将束缚解开,任由她的元神往生去了。

    整个瓶中世界再次空空荡荡。

    巫行云为自己守了万年,任自己成就了【如梦令】的终极,终究也还是走了。

    再多的感动,再多的情愫,时间都可以抹平。

    但对于自己而言,不过是过去了一百余天。

    如今...

    这太阴玉净瓶就成了一个孤独的世界。

    三十座岛,七十座破碎,岛屿与岛屿之间桥梁星罗棋布。

    而这么大的世界,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夏极想了想,也许自己可以在这瓶中练功呢?

    如今他正躺在客栈的软榻上休息。

    练习10年时间,外面世界也不过过去了2.4个小时。

    也许躯体的力量在此历练并无用处,但元神却是恰到好处。

    想了想,他静静盘膝在一座岛上。

    运起从筠竹处获得的那聊胜于无的【小宁神诀】,慢慢地慢慢地陷入了安宁。

    这是一个只有他一人的世界。

    这里,他不会感到饥饿,疲惫,口渴,唯一需要忍耐的就是寂寞。

    “太乙鬼王诀,这竟然就是一门极其难得的躯体元神双修的功法?而且这是一品玄功?”

    夏极感受着脑海里从那名为太乙的帝君处获得的传承。

    为什么当时自己好像说了“欠我的都还给我呢”?

    难道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抛开杂念。

    他静静参阅起这门玄功。

    第一页,总纲:

    “天地之初,无质无形无道,是为太易。

    无质无形而生一道,此为太初。

    道生形,此为太始。

    形生质,此为太素。

    如此,阴阳不分,是为太极混沌。

    万物修炼,即逆转演化,直至大道,再至太易虚无。

    故而,先练体,是为质。

    再练元神,是为质生形。

    再演大道登临圣位,是为形生一道。看1毛线3中文网

    一道极限,亦是万物之极限。

    此册乃我临时所书,专将元神,赠予太乙。”

    念完之后,夏极开始静静思索。

    这是他第一次靠着自己的能力去参悟。

    夏极只觉得此法神妙无比,复杂无比,但他偏偏轻车熟路,其中明明晦涩无比的要点,他几乎是瞬间能够明白。

    这门玄功几乎是夏极除了【四诛剑道】外,所获得的最强玄功了。

    书中至少为夏极敞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这书中说:

    凡人百年。

    仙人百甲。

    人以食物而进补。

    但元神则以玄气而成长。

    凡人十年而少。

    二十而弱冠。

    三十而立。

    四十不惑。

    元神则是六百年而少。

    一千两百年而弱冠...

    以此类推。

    除此之外,书中还详细说明了修炼法则:

    世上玄气有三种。

    妖物喜日精月华,极阳极阴。

    人却吸收阴阳交替之时的灵气。

    只不过如今天地之桥被斩断,这灵气已经消失了。

    然而,人类却寻找到了服用妖丹的方式能补给,提升。

    此三者气息不能混淆,否则适得其反。

    而【太乙鬼王诀】却使得修行者能以人类之躯吸收妖物所用的日精月华。

    天人第一大限心限,武者磨砺心念而生元神。

    修道者吞噬妖丹而生元神。

    元神结胎。

    之后修行者当如养胎般养着这元神。

    妖以日精月华养。

    人以灵气养。

    “正常来说居然需要六十载才可养成。”

    夏极想了想,又继续消化着这份厚重而显然卓绝的传承。

    下一刻,他忍不住笑了。

    因为【太乙鬼王诀】后一张就写着“以本法运行,只需六载即可”。

    夏极便开始遵从着修炼起来。

    太阴瓶中阴气浓郁。

    这些阴气本不是可以被人类吸收,但因为这门功法的缘故,消化起来竟也是迅速无比。

    一年的功夫,他直接练到了六层。

    之后又花费了两年,修行到了第九层。

    在三年之后,他修行到了第十层。

    十层一到,他只觉得自己的四个元神充满了力量。

    原本混混沌沌的气团好像都被撑开了。

    色心小人成了红胎,修道小人是金胎,黑暗小人则是黑胎。

    中央的本我却依然是混混沌沌的一团气。

    一念睁眼。

    窗外夏末的月色将皎洁光华投落在这大地上,屋檐,窗前,如是染霜。

    视网膜前缓缓出现了新的状态栏:

    【太乙鬼王诀】,第十层,元力:60斤额外增加力量的千分之一

    元力?

    元神的力量么?

    60斤元神的力量是什么意思?

    夏极心念动了动。

    忽然只觉得心底的三个小人儿化作的圆胎仿佛胎动般动了起来。

    他明明躺在床上未曾动弹,一团红色的圆胎却是从自己体内冲了出去,紧接着金色,黑色的圆胎都跑了出去。

    夏极只觉得自己的意念也跟了出去,而物质世界里的一切都成了漆黑色,这些胎儿需要小心无比地进行躲闪。

    如果不小心撞到了物质世界里的硬物,或是温度稍高的物,怕是就会造成元神大伤的情况,尤其是不能触碰人。

    人的外壳之下是熊熊燃烧的生命,这是无法触碰的。

    但这种离体的行为,真是的有趣极了。

    夏极感觉自己就像个孩子。

    只不过...

    Emmm...

    为啥自己的本体还是混混沌沌的,一动不动,好像。

    ???

    睡着了??

    不管他了。

    夏极此时就看着那好色多情的红胎,黑暗杀伐的黑胎,冷漠无情的金胎在月色下飞舞着。

    等等!

    自己是不是已经突破天人第二限的神限了?

    所谓的神限就是元神破体夜行,而不用担心被物质世界的风给冲散。

    此时。

    夏极任由自己随着三个圆胎在俯瞰着这座小镇。

    显然,没有人能看到这些圆胎。

    这小镇未曾经受饥荒,天灾。

    四方城门的守卫也森严,显然即便有流寇,但小股小股的也无法进入此处。

    如今夏末,温度刚刚好,孩子们在街头追逐打闹,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少年少女结成伴儿,或是在繁茂的柳梢下,或是在桑树小林子,或是在桥上看着水中倒映的明月。

    夏极只觉自己消融于天地间。

    心里暗道,这神秘太乙帝尊的传承果然不凡。

    仅仅需要六年,不,是1个半小时不到,也就是大概86分钟的时间,就可以让自己达到这效果,实在是令人舒爽。

    突破第一限他花费了足足一年多时间,而第二限只花费了...嗯,86分钟,爽。

    神清气爽。

    再不会产生被一个海外第二峰的小喽啰镇压的念头不畅了。

    嘭!!

    一声巨响。

    旋即是落水的声音。

    夏极的走神猛然回来了。

    这么一瞧,他发现那黑暗元神胎居然猛地对着一个坐在桥上的少年来了一下,把他撞飞到了水里。

    夏极:???

    元神世界对物质世界造成伤害?

    不对。

    而且元神应该是害怕人体才是,应该无法靠近才是。

    正想着。

    “呀呀呀!!”

    夏极借着那金色元神胎的视线看去。

    只见那桥上的少女约会穿的霓裳被拱开了,那红色的元神胎正在***

    面对这未知的情况,那美貌少女正在尖叫。

    一股奇异的爽感也从夏极心底生出。

    夏极:...

    卧槽!

    神配合啊。

    黑暗小人把人家情郎推下水,好色小人就趁机上去。

    夏极被自己震惊了。

    心念一动。

    赶紧回来!

    红色元神胎无法违抗,嗖的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飞上了空中。

    再一念。

    三颗元神胎飞快地返回了夏极体内。

    此时的逍遥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按理说,我应该是突破了神限才对。

    毕竟那筠竹虽然知道的不多,但也提供了“心神识我身”五大限的特征:

    第一当然是寿元年轮的突破。

    第二则是能使用法宝的档次提升。

    第三则是特征了。

    心限:心念生元神。

    神限:元神破体不被物质世界的风吹散,但无法承受高温,所以只能在夜里而行。

    识限:从元神角度开始认知物质世界,即便撞到人,或是在日光下,也不会消散。

    我限:元神产生形体,不再是混混沌沌的一团。

    身限:元神成就法身,可以离体很久很久。

    再之后就是传说里的渡劫了。

    “那么,我能撞人,这是否意味着...”

    夏极想了想决定再试试。

    他依然躺着不动。

    三颗元神飞出。

    金色元神高高在上。

    黑色元神肃杀无比。

    红色元神无奈,只能幽幽飘荡过去,看到桌上的一个木头杯子,心不甘情不愿地上去拱了拱。

    那杯子就这么移动了起来。

    夏极一抬手。

    那红色元神非常乖巧地胎身陷了下去,抱住木杯,歪歪扭扭地飞了过来。

    如果有外人在这里,怕是要吓的瘫倒在地,毕竟这一幕太匪夷所思。

    这已经不是武功的范畴了,而是“隔空操纵”,好像就是意念在操纵物品。

    夏极接过红色元神递来的茶杯,舒服的喝了一口,然后又放在了半空。

    红色元神再慢慢悠悠地把茶杯放了回去。

    “这应该是太乙鬼王诀的功效了。”

    夏极忽然觉得自己这次的福缘有点儿大。

    从筠竹那里大概知道,整个九峰几乎没有几本元神修炼系的法门,就算有也只可能是被极少数几个大势力视若珍宝的垄断了。

    而九峰有成千上万的宗门。

    而自己这本...

    不仅十层就直接让心限突破到了识限,而且还拥有了和自身力量挂钩的额外增幅?

    然而,元神的力量仅仅在于影响外界么?

    不。

    元神最可怕的力量,是透过人体直接轰杀对方未曾开化的元神。

    这操作简单到只要攻击,对方就会死。

    只不过一切需要元神化形之后,切拥有了攻击手段之后,才能做到。

    如今...

    这些元神不过是婴儿。

    夏极的是有着六十斤臂力的婴儿。

    他看看夜色还早,于是决定再进入瓶中世界修炼个十多年,看看能不能修炼到顶。

    ...

    ...

    此时。

    大周皇宫供奉之中最强的两人定属余礁和赵十。

    两人一人在明,一人在暗,占用着大周资源,却也能在这极度关键时刻起着重要作用。

    如今,余礁去往北方大周龙脉,寻求传说中始皇帝支持。

    而赵十则是去往东海将血衣带传给闻风雷。

    黎明还未至。

    灰蒙蒙如同墓碑前被风尘吹扬起纸钱灰烬。

    赵十速度极快,在山林里放入魅影。

    他并未从官道走,也未从常人所知道的小道行走。

    这是一条根本没有道路的山岭。

    夏末初秋,雨后青藤极多,而不时还有潺潺溪流流过。

    赵十感到了一些口渴,他停下脚步,蹲下身子,双手捧起一些水,闻了闻,清澈甘亮,便凑了轻轻饮了一口,然而这一口还未喝下,他忽然无比警惕地往后仰倒。

    水下,一道血红的光影飞掠而出。

    赵十来不及拔出剑鞘,只得右手运气一指又一指连番不断的攻出。

    他的功法乃是一门江湖的独门之法【灵犀指】,这是一门奇特的指法,指法中藏着无尽的剑意,练至高层,可以摧金断玉,甚至双指与真正的刀刃对撞,也是刀刃粉碎。

    然而赵十之所以能成为超凡,靠着的还是背后的那一把剑。

    以及出剑后的施展。

    剑法名为【青虹大三式】,也是独门之法,然而赵十却硬生生将这功法修行到了大圆满,不仅如此,他还突破了原本的立意,达到了超凡之境。

    所以,赵十在退。

    同时,他借着黎明前灰蒙蒙的光也看清了那红影。

    他不禁露出骇然之色。

    那是一条长着翅膀的人面飞鱼,獠牙深红,满是锯齿。

    他往后退了两步,而那飞鱼显然不能离开水太远,便是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又爬回了溪流里。

    赵十长舒一口气,但右手还是缓缓抓住了剑柄。

    忽然...

    他只觉头顶有什么东西呼啸着而来。

    仰头一看,心跳都快吓的停住了。

    他到了一个红屁股。

    幸好,他身为超凡,速度反应都不是普通江湖人能比,一个翻滚。

    轰!

    那红屁股落地了。

    尘土还未彻底散尽。

    赵十只听到“嘭嘭嘭”的奔跑时,黎明前夕,这荒莽林子里,一只巨猿左手右手握住大树,向他飞快冲来。

    猩红的眸子已彻底锁定了他。

    这样的情况,余礁也正同样面对着。

    妖魔远离了妖域是处于虚弱状态的,实力大打折扣。

    但妖魔天生克制武者,所以两相抵消。

    轰!

    那巨猿猴抓着大树疯狂拍落!

    森林震荡!

    赵十哪里敢正面抵挡这股怪力,急忙后退,退退退。

    他心底充满震骇。

    这些妖铁定是来阻拦自己送信的...

    这被妖族追杀,还是头一次遇到。

    ...

    “娘娘,娘娘,回家啦,回家啦!”金桂宫的小池子里,那女孩面庞的小鱼儿不停吧嗒着嘴巴。

    它在妖族可是个体面的妖。

    和人类对话,谈判,提要求,都要靠她去。

    多一门语言多一门出路。

    夏宁揉了揉额头,忽然想起来了:“你叫月笑笑,这些年一直是你在帮我传信。”

    小鱼儿的女孩脸庞上露出欢喜的模样。

    这是她给自己起的人类名字。

    妖族只有真正有地位的人才会给自己起人类的名字呀。

    而动物类妖族喜月,尤喜在月华中修炼,所以不少妖族都会用“月”作为自己的姓氏。

    植物类妖族则喜日,所以向阳而在日精里修行,这一类则是会用“日”作为自己姓氏。

    正常来说,能拥有名字的都算是妖族的大妖了,是和那些懵懂无知的小妖区分开来的。

    月笑笑吧嗒吧嗒说着话,一边说还一边吐着泡泡:“天子已经去送信啦,周围的猿妖,水妖,鸟妖...大家都在帮娘娘截杀咕噜,只是在陆地上,我们拖不了太久,妖气消耗太快,得不到补充咕噜...所以,娘娘快跟我回去啦咕噜噜!”

    夏宁道:“我回去了,小极怎么办?天子已经知道我是妖了吗?他怎么知道的?”

    月笑笑道:“娘娘都虚弱成这样子啦,人类天子又有气运加身,肯定是醒来了,然后偷偷瞒着娘娘...”

    夏宁想了好久,忽然道:“那...那你们闹皇城,然后杀了我。我被妖杀了...小极自然就不会受到牵连了。好不好?”

    月笑笑沉默了。

    然后悄悄地缩到了水下,不说一句话。

    ...

    “诸位,察觉到了没有?妖气似乎越来越浓了...方真,我没问题,以你这种丹药提升上去的实力,应该是察觉不到的。”

    符秋月平静道:“我也察觉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