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去天外 > 第四十四章 今天我心情不好(作者:我想我是海带)
去天外

《去天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十四章 今天我心情不好

    信天游看了看太阳,又望向大路。看.毛.线.中.文.网

    约莫快九点,行人渐渐多了。

    有人确实朝田野这边望,但是距离遥远,相信看不清也听不见。绝大部分行人的主意力,还是被小香小兰吸引了。两个娇俏的小姑娘,牵着两匹高头大马站立道旁,又没有人陪伴,是在干嘛呢?

    周泼皮并非恶贯满盈,信天游本来想狠狠教训一顿算了。但他抬出榆木疙瘩,又以何青青进行威胁,让少年动了杀机。

    这样的人存活于世,就是个祸害。

    尽管大白天人来人往,捕快想藉此破案,难度依然不会小。

    因为人员是流动的,信息的发布与收集效率极低。让他们赶去王城找到正巧在这个时段路过的人,不说做不到吧,至少要累脱一层皮。而死的又是泼皮,巴不得死光光才好,哪肯上天入地去追凶?

    主意拿定,信天游点了点三个女孩子,道:“你们去分岔路口等我。”

    经历了山神庙之夜,董淑敏哪里会猜不出他要干什么,当即拉起二人就走。何青青没骑过马,怯怯不敢靠近,最后由马翠花托举上鞍,揽腰抱稳。

    见三人两马离开,信天游下到了田里。

    鹿皮靴底踩在茂密的青草上,没一点声音,软软的。

    按照季节,农人早该犁地沤肥,预备种水稻了。可芙蓉村田地的归属没解决,他们种也不是,不种也不是。

    信天游走到距离周大旺一丈多远停下了,问道:

    “俞家老祖,是一个什么情况,有多厉害?”

    见少年发问,周大旺也不敢一味耍横了,满嘴天花乱坠。

    ……隔山打牛,呼风唤雨,移山填海,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估计连潇水剑派的宗主丹丘生听了,也要羞愧地掩面而退。看.毛.线.中.文.网

    信天游皱起了眉头。

    他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猜测周泼皮连俞疙瘩的面也没有见过。转而望向马空,问道:“强抢民女,该判什么罪?”

    老捕头干净利落地回答:“秋后处斩。”

    两个泼皮吓得面无人色,周大旺却冷哼道:

    “谁来作证?哪只眼睛见到我们抢人了?进了县衙,连县令老爷都要听俞富管家的。快放了本大爷,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信天游沉吟道:

    “我们要赶路,押送你们返回县衙见官,确实太耽误时间了。如果今天心情好,倒可以饶你们一命。不过,怎么也得留下点教训。去,都给我进池塘里蹲着。”

    如何处理三条泼皮,是一个小麻烦。

    必须宰了三人不留后患,可要做得不留痕迹,却不容易。

    自己一行人可以一走了之,但何青青还住在芙蓉村,又没有自保能力,难免不会有精明的捕快追查到她头上。

    周大旺倒也光棍,率先走到十几米外的一个小池塘,径直蹦下去。心里却窃喜,老子总算扯虎皮拉大旗,把游侠公子唬住了。受点惩罚算什么,保住小命要紧。

    另外两条泼皮动作稍慢,被赵甲踢得屁滚尿流。

    几场春雨过后,池塘的水积了七分满,极寒冷。三条泼皮跳入,水才堪堪及腰。淤泥被搅动上涌,水面冒出黑色渣滓与密集小气泡。

    “蹲下,蹲下!”

    赵甲喝斥。

    三人蹲下去,只露出头颅在水面。不一会儿就被冻得脸青唇白,瑟瑟发抖。

    信天游走回花轿,从里面找出了五片树叶收入褡裢,走到池塘边目测了一番,很满意。

    有塘堤遮挡,大路上的行人看不到池塘里面情况。

    他蹲下身子,慢慢洗干净双手,冷冷道:

    “诸位,对不起,今天我心情不好”。

    周大旺一愣,不知所措。

    信天游懒得解释,舀水泼到了三个人脸上。

    马空与赵甲手按刀柄,静静看着。心想信师毕竟是少年,小孩子脾气。这泼水算什么教训?该杀头的罪,便宜三个贼胚了。

    但是……

    周大旺等三人立刻眼神涣散,身躯软绵绵地朝前栽倒,不见浮起。

    赵甲与马空骇然,瞠目结舌。

    说不是法术,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

    还真不是法术。

    太阳穴为“经外奇穴”的死穴之一,重击则殒命

    水泼在了泼皮的太阳穴,一点能量透入,直接麻痹了底下的几路神经。造成平衡丧失,目眩晕厥。

    虽然只能维持短暂的七八分钟,可由于周大旺等人是蹲在水塘里的,足以将他们活活淹死。别说事后仵作查验不出,即使动用一万年前的刑侦科技,即使神仙下凡,也只能见到三个人莫名其妙,在仅仅齐腰深的塘水中溺亡。

    “去把花轿劈碎,烧掉。”

    马空与赵甲得令,飞奔而去。

    信天游弯腰摘下了一朵小小野花,在鼻尖嗅着。

    他很喜欢春天的气息,充满希望,洋溢着蓬蓬勃勃的生命力。

    不一会儿,噼里啪啦燃起了熊熊烈火。

    信天游见水面没啥动静,走到火堆边烤了烤手,三分钟后上马。

    这一点点热能,对即将到来的战斗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

    对付化丹修士,他并非毫无胜算。

    如果突然袭击,让对方没有时间施展法术。依仗强悍的躯体贴身近战,再加上锋利无匹的狼牙,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而他体无真气,也没有法力波动,在对方看来就是一介凡夫,一般不会警惕。

    实在不行,就亮出师父给的保命底牌,不信收拾不了榆木疙瘩。但那张底牌只能动用一次,刚下山就浪费了,未免可惜。

    众人会和,去往芙蓉村。

    途中信天游又下了几次马,捡起一路洒落的刺字树叶。董淑敏也学他的样子,可屡屡捡不中,气得把叶子揉碎成一团。

    何青青的茅草屋掩映在树林边,距离大道仅十几丈远。斜前方大约半里外,矗立着一座气派的大宅院,红砖碧瓦白墙,正是俞府。

    信天游拨马来到何青青身前,将整齐的一叠梧桐叶递入手里,说道:“这些诗词很珍贵,得收好。以后,你再也不用在叶子上刺字了。”

    随即又对众人道:

    “你们去何青青家准备,如果我半小时赶不回来,就赶紧带着她娘和劳夫子离开。”

    董淑敏撅嘴道,我同你一起去,却被一句话怼回。

    “你是要我一边战斗,一边还分心照顾你吗?”

    少年厉声说完,打马如飞,直穿田野。

    何青青攥紧满把树叶子,呆呆望着远去的人影,泪流满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