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57章 尝尝而已(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57章 尝尝而已

    云山因山中云雾而得名,当日头合适的时候云山雾气弥漫,尤其是站在一些高处山峰上的时候,观山雾如观海,风景美不胜收。kanmaoxian.com

    山中最著名的地方就是云山观雾峰,但其实云山观所在的烟霞峰也不错,只是位置靠外稍逊,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若有人想登山观雾肯定不会选这。

    而且云山毕竟也是有野兽的,虽然没传出来过有大虫,可实际上真正危险的豺狼和豹子也是有的。

    在并州这块种田足以过活的地方,冒着风险靠山吃饭的就真不多了,以至于云山这么一座放在稽州来说并不算多深的大山居然有种人烟罕至之感。

    青松道人和齐文带着计缘出县城的时候天色尚早,不过计缘和他们进山没用任何术法神通,所以哪怕不算登山的路,到云山脚下也有看似漫长的二十多里。

    所幸齐宣和齐文两人虽然并不会什么正统武功,却也常年练道家锻身法,有些类似于计缘上辈子所知的八段锦,拥有强身健体的功效,所以两人脚力都不错,没用多少时间就进山了。

    在过程中东拉西扯的聊了一路,既聊到了稽州那位秦子舟秦神医,也聊到了当初青松道人如何养病养了多久病,又是怎么回到的并州。

    进山的时候明显日头已经西斜,手中提着肉条和一条大鱼,走在云山山道上的计缘也开玩笑的问师徒两。

    “你们平常都什么时候回来,从东乐县到这这么长路,不至于回来的时候都天黑了吧?”

    这一路下来都一起步行,加上计缘的随和,师徒两说话也不至于像刚才那么拘谨,听到计缘这话,齐文顿时抱怨起来。

    “计先生您可是说到点子上了,有时候和师父回道观,山还没爬呢天都黑了,你看我背篓里头可是准备了两把柴刀的,防野兽!”

    计缘从未在两人面前展露过什么仙术妙法,其实在齐文心中就把这位计先生当成一个武功高心地好的斯文大先生多一些。

    但青松道人就不同了,他心中一直就认定计缘不是凡人,听到徒弟在计先生面前数落自己也是尴尬得很。

    “只是偶尔,偶尔会这样,大多数时候天都没黑,再说我现在也就隔三差五的去摆一次摊,有时候也去周边村落里,多数时间还是在山中修行的。”

    “哦,修行?这我倒是有些好奇,不知你们道人是如何修行的?”

    计缘问这问题的时候是真好奇,就所了解的江湖知识而言,有些道观本身也是武林中的门派之一,修行多少还有练武的过程,云山观这种看起来很咸鱼的道观,两道士平常都修什么,不至于光学算卦吧?

    “修道嘛,自然是想要得道成仙…呃……”

    青松道人这话突然说不下去,下意识看看和两人一起登山的计缘,虽然几年前到现在,都没见过这位计先生施展什么神仙手段,但他可是无比确信这人就是个神仙的。看‘毛.线、中.文、网

    在神仙面前说修仙,颇有种班门弄斧的既视感。

    “呵呵…得道成仙也是个不错的想法,接着说嘛。”

    计缘倒是笑笑无所谓,站他自己的角度,并不认为自己是真神仙,不过就是一个修仙之人而已,那些仙府仙门仙山仙岛也大多如此。

    青松道人这会说话就谨慎不少了,深思熟虑了一番才道。

    “其实道人修行,所修的不过是一个清净心,山中不供神也不求财,周天星斗天地万物便是我辈道人所敬所畏,所谓身心清静化入自然,于天地万物就能达成一个平衡,既是我辈心安心静之乡。”

    计缘脚步放缓,细细思索青松道人的话,两道士也就下意识的跟着一起慢走,青松道人心中还略有忐忑,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刚刚有些出神,细一想,很多修仙之辈所追求也是差不多的东西,甚至有一些并不如你的理解,青松道长说得很好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计缘说了两句,脚步就又再次加快,而青松道人师徒则赶忙跟上。

    青松道人口中还不断喃喃:“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

    云山观中青松道人也算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来做这顿晚餐,肉食是县里买的,蔬菜是后院自己种的,柴火是山里捡的,厨艺嘛是日积月累练的。

    一共五个菜一个鱼汤,闻着看着都还不错,吃起来滋味自然不如龙君酒宴,但也新鲜味美。

    计缘不和两人客套,两道士也不在餐桌上矜持,道观厨房的一张八仙桌上三人吃得酣畅,从天色还明吃到点亮油灯。

    等看到青松道人已经吃了不少,计缘这才神秘兮兮的提过自己的包袱,从里头拿出一个酒壶。

    “来来来,道长先不忙吃,看看这是什么!嗯齐文你吃你的。”

    “哦…”

    本来看师父和计先生都放下了筷子,齐文也有样学样,这会听到计先生的话,就又吃了起来,舀着汤浇饭,眼睛则和自己师父齐宣一样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计缘手中的东西上。

    青松道人上下瞧了瞧这个下口粗上口窄的陶瓶,顶部用裹着红布的塞子塞紧了。

    “计先生,这是个酒瓶?”

    “哈哈哈…这是个装了酒的酒瓶,重点不是这个瓶子,而是瓶中之酒。”

    齐文用筷子扒拉着泡鱼汤的米饭,愣愣问了一句。

    “这酒很贵吗?”

    计缘笑着看看他再看看同样一脸好奇却若有所思的齐宣。

    “贵?此酒名不传量不销,天底下只有一个人会做这酒,没缘分的人就算再厉害都喝不到的。”

    计缘心中则补上一句‘应该说只有一条龙会做。’

    “当然了,这酒挺难做的,度数也比较大,喝了非常容易醉,我手头上也就几杯的量,齐文还得收拾碗筷就别喝了,齐宣道长,你来两杯怎么样?”

    齐文当真了,可青松道人却有些回过味来了,这计先生话里话外的内容,细推之下可不轻啊,于是试探着问了一句。

    “计先生也一起喝?”

    果然就见到计缘笑着摇了摇头。

    “我就不喝了,这是专门带来给道长你喝的,别推辞了!”

    在这云山观,计缘也没必要维持障眼法,一双眼睛苍色尽显,此刻望向青松道人,令后者说不出拒绝的话,也隐约有了某种猜测。

    而这会计缘已经从灶台边取过一只空碗后重新坐到了桌边,反正是给青松道人续命的,不用什么情调酒杯小酌了,一口闷了算数。

    拔开酒瓶封口的时候,计缘手指还在酒瓶口子上莫名其妙的抹了两圈,才一把将塞子拔掉。

    倾斜瓶身在碗中倒酒,酒液居然呈现一种青绿色,一股极为清淡的酒香飘荡开来。

    “呵呵呵…来来来,青松道长尝尝这酒的滋味,我那朋友年纪一大把,酿起这酒来可比你做菜的手艺强不少呢!”

    青松道人看看计缘又看看面前碗中的酒,酒液还在轻微晃荡,时不时反射桌前油灯的灯光,恍惚间又眼花似得能看到酒面有浅浅的雾气弥漫。

    “那我…就听计先生的,尝尝?”

    齐宣试探着问的时候,齐文也插了句嘴。

    “师父,您不是从来都不喝酒的吗?”

    “齐文小道长此言差矣,并非让青松道长酗酒,不过是尝尝而已,尝尝没事的,计某还是有分寸的,青松道长请吧!”

    “哎,好!”

    齐宣小心的端起碗,鼻子嗅了嗅酒香,淡淡的雾气流入鼻孔,顿时就是一阵轻微的恍惚,脑海中好似有浪涛声响,又犹如仙乐奏鸣。

    计缘看他有些泛昏的样子,赶忙一只手搭在其背部,一丝法力带着一缕灵气汇入齐宣体内。

    “别闻,直接喝。”

    齐宣清醒一下,把酒碗往嘴中倾斜,顿时舌尖就碰到了酒液,无穷滋味在其中绽放,眼睛都眯了起来。

    不过还没等他想再细品,突然感到碗面上大力传来。

    “呜…”

    计缘直接右手抓住碗往上翻,左手在齐宣背后轻轻一拍。

    “咕噜~咕噜~咕噜……”

    小半碗酒直接好似倾倒一般被倒入了青松道人口中,后者放下碗,转头愣愣看了计缘,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身子摇晃一下就软倒下来,趴在桌上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一边的齐文被计缘这番操作给惊呆了,怎么看都觉着刚才计先生硬给自家师父灌酒了。

    “噢呵,这酒很容易醉,你师父喝得太慢,不这么做他没喝光就倒下了。”

    计缘笑容灿烂的冲着齐文解释一句。

    “吃饭吃饭,我们接着吃。”

    “呃…好…”

    齐文小心地看看自己师父安详的睡姿,屁也不敢放一个。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