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45章 莫名其妙之子(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45章 莫名其妙之子

    尹青自然不管石桌前的三个杜家子弟现在想的是什么,反正这次摘火枣的机会绝佳。看.毛.线.中.文.网

    枣树枝叶茂盛,火红色的枣子隐藏在翠绿之中,多处于高处。

    这枣子块头比一般枣子更大,真比较起来其实得有正常青枣三倍大小,只是现在没个对照。

    三两下攀登到较高处,尹青带着兴奋感将手伸向最近的一颗,一只手抱住枣子都显得充实,到了这会杜家三人发现这少年动作突然轻柔了下来。

    随后听到这少年开始说话,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更荒谬的对着枣树发言。

    “大枣树,下面那个杜大侠可是计先生旧识,和先生认识的可早了,他三年才来了这一回,吃个枣子不过分吧?”

    尹青看看下面一脸好奇的杜家三人,说完这话小心的一扯。

    “啪~”的一声,大红枣就被扯了下来。

    “哈哈哈哈……太好了!让摘的,真的让摘的!”

    要不是身在树上,尹青都要手舞足蹈了,现在只能拍手扭动几下表示兴奋。

    这画面可把杜衡给吓了一跳,这少年要是摔个好歹可怎么办。

    “我们去树下看着点,如果他摔下来就接住他!”

    “嗯。”“好!”

    杜衡吩咐下,三人也不坐石桌上了,赶忙站起来走近一点,生怕尹青在枣树上动作太大掉下来。

    尹青不以为意,嗅了嗅枣子的香味咽了口口水,然后抛给杜衡。

    “杜大侠接着,别摔地上了!”

    杜衡见一抹火色抛来,伸出左手轻柔的接下,下意识看看这枣子,圆润饱满色泽殷红,一看就极有食欲。

    尹青摘了一个之后胆子也大起来,有伸手抓住另一个。

    “总不至于才给杜大侠一个枣子对吧?”

    说话间再次一扯,“啪”得一声又摘下了枣子。

    “嘿嘿!一口吃一个味道都尝不出来的,他们来了三个人呢,而且我摘枣子很辛苦的……”

    尹青嘴巴叽里呱啦不停,连连伸手往红枣上抓,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一共扯下来七个,当刚刚抓住第八个的时候,就感觉到树枝轻微扭动了一下。

    糟糕,大枣树不让了!

    “再一个,再一个嘛,就一个了!”

    尹青不停恳求,手上力气不减就是死扯。

    “沙沙沙…沙沙……”

    好似微风吹拂一样,枣枝扭动,并且不管尹青用多大劲,手中红枣就是部落,随即一根树枝扫过尹青脖子。

    “哎哎哎啊……!”

    尹青脖子一痒身子一下失去了中心,从树上掉了下来,下面其中一个杜家子弟赶忙伸手去接,将少年接入怀中。

    不过尹青摔下来的时候一点也不恼,只是看着树上那颗没能摘下来的枣子唉声叹气又嘀咕不停。看1毛线3中文网

    “哎,才给七个,真小气,小气!”

    杜衡等人面面相觑,这少年爬树摘果也太冒失了点,自言自语的也不抓稳了,刚刚要不是他们在,指定就摔伤了。

    “尹小哥,你这样爬树可太不稳当了,今日也就是我们在这,下次切勿如此冒失了!”

    其中一个杜家子弟劝了一句,但尹青显然全然不在意。

    “没事的,你们在我才会摔下来,不然肯定摔不了。”

    这听着让杜家人感觉奇怪,难不成还是我们的不是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嘿嘿,看看这火枣,往日你们别说吃了,见都见不着的!”

    尹青扯开自己衣兜,露出里面的六个大枣,连上杜衡手中的那个,就是七个火红的枣子,各个都有幼儿拳头那么大。

    几人重新坐回石桌上,七个枣子也被排成一列,尹青当即抓走一个。

    “这个是我的报酬!”

    解释一句后看看另外两个杜家子弟,然后对着杜衡说。

    “剩下六个,你拿四个,他们两运气好,一人一个!”

    说这话的时候尹青俨然一副小大人口气。

    “为什么我们只有一个?”

    其中一个杜家子弟愣愣争辩了一句。

    “你有一个已经很走运了,没看我都只有一个嘛!要不是因为你和杜大侠一起来的,一个也无!”

    尹青两句话顶了回去。

    “你都只有一个?你想吃还不是随便摘!”

    杜家子弟也不过比尹青大了三四岁,明知和少年争辩没意思可还是多嘴一句。

    尹青气呼呼看看枣树。

    “你给我去随便摘个看看,你能摘下算你厉害!”

    “摘就摘!”

    两人还顶上了,杜衡则看不过去了。

    “咳,杜越,这是人家的地方,要你多嘴?”

    教训一句后杜衡也向尹青致谢,这枣子一看就不普通,拿来招待他们算是很客气了。

    “嘿,还是杜大侠明理,别愣着了,快吃吧,这枣子皇上见了都馋的!”

    尹青玩笑一句,就赶忙啃起自己那个,咯吱咯吱的脆响间芳香四溢,让闻到的三个杜家人食指大动。

    也不再犹豫,纷纷拿起枣子吃了起来。

    “咯吱”一口咬到嘴里,三个杜家人就瞪大了眼,那股鲜香在舌尖炸裂,让人忍不住不停咀嚼不停啃食。

    枣汁枣肉咽下肚,居然如同喝了烈酒,肚里暖洋洋的,甚至有一股暖流在身上游走。

    ‘这枣子,难道是什么天材地宝!’

    杜衡心中一惊,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将手中的枣子啃了个干净。

    另外两个杜家人都咽着口水看着桌上的剩下的三个枣子。

    杜衡哪怕极度不舍,也再推出两个分给族弟,还没说话能,尹青就伸手把那两个枣子拨回来了。

    “不行,这枣子只能你吃!杨过大侠有奇异蛇胆,那杜大侠就有火枣,他们不能再动了!”

    另一个杜家子弟还想说话,尹青就像是看穿了他,指着头顶枣树枝丫。

    “想吃?自己摘去,我同意你摘,去吧!”

    “摘就摘!”

    吃过这枣子之后哪里还安奈得住,这杜家子弟一个纵跃就跳上了枣树,伸手就抓住了最近的一颗大红枣。

    轻轻一拉,枣子居然好似黏在树枝上一样不下来,猛然用力,整条枣枝都弯了果子还是纹丝不动。

    “给我下来!喝……”

    杜家子弟运劲行气,结果枣枝越来越弯,反弹的力道也越来越大,然后突然间手上牵扯的力道猛增,整个人如同被弹弓弹出。

    “啊~~~~”

    杜家子弟居然被一根枣枝弹飞到了空中,无处借力之下在空中乱挥乱舞,然后再失重落下。

    也幸好是个武者,掉下来的时候又抓住一根树枝借了力,结果那树枝居然比泥鳅还滑溜,直接带着他顿了一顿后滑出了手……

    然后“砰~”得一声,杜家子弟摔在了地上。

    “哎呦…嘶…我明明已经缓和了落势…那树枝又把我重心带歪了…”

    杜家子弟龇牙咧嘴的站起来,刚刚落下来抓树枝本来应该能站直了落地的。

    “沙沙沙……沙沙沙沙……”

    整个大枣树的树枝树叶无风自动,左右颤动间发出“沙沙沙”的声音,令三个杜家子弟下意识抬头看去。

    树枝的颤动却越来越剧烈,甚至有种阴影连成一片将阳光都挡住的感觉,显得十分诡异,看得三人有些头皮发麻,好似枣树在嘲笑他们。

    这一幕持续了得有好几个呼吸,而周围明明就没有什么风。

    “哼哼,怎么样,摘下来了吗?”

    尹青哼唧一声,打破了三人心中的那份淡淡的恐惧感,再看那树,已经渐渐风平浪静,但没谁觉得刚刚的是幻觉。

    杜衡猛然间想起当初牛奎山上的猛虎精,‘妖’这个词出现在心头,但转念一想又觉不对,看着桌上的枣子,一种面对仙果的心态就升了起来。

    。。。

    马上就要过年,宁安县内的过年气氛已经起来,尹青不但要帮助家里“掸尘”,也得兼顾居安小阁。

    杜家三人帮助尹青一起对小阁稍稍打扫一番后,就告辞离去了,不想麻烦尹母做饭招待,他们也没有在宁安县多留的打算。

    尹青说到底还年纪不大,当初计缘的描述也不全,记下的神雕大侠的故事没多少字,顶多是一段概述,开局和中间都一笔带过,结果才是重彩浓墨。

    没有尹青自己那种脑补,杜家人也就是惊愕于此人如此多灾多难又有如此成就,却无多少代入感。

    但在经历了枣树事件后,至少杜衡对神雕大侠本身的历史存在性已经少了许多怀疑。

    他比起两个族弟到底还是多些代入感的,尤其是断臂之痛,当初回家后大半年,手臂最终坏死不得不截肢时,那种绝望和悲哀在多少次夜里将杜衡惊醒。

    但魏家满月宴同魏无畏的一番谈话到居安小阁中的那见闻,让杜衡枯寂的心隐隐燃起火焰。

    三人骑着马披着大氅,同样的寒风中却因为火枣的缘故身上暖暖的,而直接吃了三粒的杜衡更是觉得有热力浑身流窜,好似有使不完的力气,每一次呼吸吐纳就随着真气运行到周身大穴。

    ‘前一个厉害得每边了,你就是第二个!’

    尹青的清脆的话音还在杜衡心中回荡,配合火枣的力量让他心头火热,那简短补全的故事中,杨过当初连个帮他的都没,而他杜衡至少还有杜家!

    “没有左手刀法又如何,我杜家狂刀的右手刀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杜衡突然低声这么一句,一种不吐不快的心情在胸中酝酿,下一刻他突然在马背上一拍左手背后抽刀,身体纵跃而起在空中旋转,然后狠狠朝着前方甩臂挥刀。

    刷~~

    刀锋割裂寒风,在杜衡周围洒出一个半月。

    随后杜衡身体落下再次于马背上一点,腾空而起从另一个方向挥刀斩落。

    身子接连起伏,将练了无数遍的狂刀十二式以左手刀使出,力一次比一次大,势一次比一次猛,每一次运劲就有热流升腾充盈经脉。

    到最后一式翻云踏浪使出,杜衡张嘴狂吼。

    “此劫自此而破~~~!”

    刷~~刀锋锐气席卷而前撕裂北风,使得前方短暂无风。

    空中提气轻飘飘落下,收刀重坐于马背,微微喘着粗气的杜衡心情激荡,这是三年多来他第一次完整的使出十二式,却远比当初右臂健全之时还要流畅,而且还是在马背上用出来的。

    这一番演武带给杜衡巨大的信心鼓舞,就连本已经退步的内功境界都如火升腾。

    “嘶…呼…嘶…呼……”

    寒风随着大口呼吸入腹却在腹内化为热流,刚刚在假想中,杜衡已经将那个颓废的自己一刀刀斩碎。

    两名族弟在后面微微张着嘴,心情有些难以形容,从开始出刀的彷徨到最后收刀的张狂,族兄好似变了个人一样。

    “别磨蹭了,赶紧回德胜府,将剩下一粒枣子给了魏家主我们就回家,赶不上年三十,这年还是要回家过的!”

    心境变化之下,杜衡的话音也产生了某种变化,更简洁也更凌厉了。

    。。。

    京畿府某处棋馆,正看着两个老叟下棋的计缘突然神色一愣,低头看看手中隐现之子,隐约能看到杜衡独臂挥刀斩破风雪。

    只是这棋子出现得有些莫名其妙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