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37章 能耐强了那么一点(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37章 能耐强了那么一点

    京畿府城隍下辖的各司大神追出去好几个,尤其是阴阳司主官的存在,一双眼睛追踪阴阳,往往令诸多邪魅难以遁形。看1毛线3中文网

    计缘就站在庙司坊城隍庙斜对角的酒楼旁边,看着那边显得没落的周念生被勾魂使带入城隍庙的范围消失,再看看那白绒女子逃走的方向。

    很多时候凡人都是容易被妖邪魅惑的,往往中了蛊惑而不自觉,白白损耗了自身的元气。

    计缘最开始其实也不敢断定周念生和其口中的若娘是个什么情况,毕竟真情实意的人妖恋实在太罕见了,上辈子的白蛇传最开始白娘子不也是骗许仙的嘛。

    只是到了阴司门口,真正打动计缘的是那女子带着哭腔的一声告别,真情流露之下令计缘十分动容,也愿意相信那份人妖情。

    ‘京畿府城隍阴司,有些惹不起啊……’

    自嘲的笑了笑,计缘已经一步踏出身形虚化,好似缩地一般朝着金玉坊方向游龙而去。

    意境存心身法全开之下,不一会计缘就重新回到了周府。

    周府内部现在依然一片哭声,周家上下大大小小全都围在周念生的床榻旁倾诉哀伤,两个下人正趁着这会尸体没僵之前在给周念生换寿衣。

    而那个女子的肉身暂时放在了一张铺设于地面的草席上,倒是也没有被过分对待。

    ‘没想到我计缘一世英名,居然会干出偷尸这种事情来!’

    脑子里面念头一过,计缘也顾不上那么多,障眼法掩去身形后冲入屋内,冲着女子肉身隔空挥袖一摄。

    肉身悬浮而起的时候计缘就感觉有些不对,虽然分量看似还是一个女子的分量,却透着一种诡异的虚假感。

    一双法眼张大一看,好家伙,手中肉身竟然只是一条白尾所化,也就是说刚刚看似被牵魂绑走的妖魂,其实并不仅仅是魂!

    这手连计缘都给骗过去了,虽然刚才计缘眼睛不过半开,虽然可能因为对方并无恶意,可至少没能让计缘察觉过来细瞧也算是能耐了,绝非寻常障眼法可比的。

    尽管心头吃惊但计缘却管不了那么多,立刻带着这具“肉身”离开。

    等计缘再次离开的时候,女子肉身已经悬浮在身侧随他一起消失在屋内。kanmaoxian.com

    周家人还在啼哭,有下人突然发觉女子身体不见了,顿时惊得大叫起来。

    “白若夫人的尸身不见了!”

    “刚刚还在这的,一下就不见了!”

    “本来就是妖精,自己跑了吧?”“嘘…”

    “今天太瘆人了!”“随我去找找!”

    ……

    说话间周家长子和两个家丁还除了屋子在院子外面四处找了找,当然也是没什么发现。

    周家人小小的乱了一阵子才平静下去,而计缘得知女子叫白若之后赶紧则带着她的肉身离开,穿梭城中犹如青烟一般远离庙司坊,一直往皇城方向前进。

    人多就避开人多,嘈杂就避开嘈杂,担忧会被鬼神发现的计缘也不敢高跃高跳。

    也就是计缘带着女子肉身离开之后一盏茶不到的功夫,就有阴司游神和一位主官赶到周家,毕竟妖物逃脱虽然很大程度不敢往回走,可也要提防其回来取肉身。

    只是到了周家才发现妖物肉身居然也不见了。

    计缘心中此刻的念头很是有些复杂。

    ‘带着人家相好的肉身逃跑,这叫什么事儿啊!’

    但没办法,虽然严格意义上说,有仙剑在侧,拼手段计缘还真就未必怕了这京畿府城隍,而且通天江可是不远的。

    可自己不占理啊,也实在是不想和阴司起冲突,不过仔细一想真要让阴司卖自己一个面子似乎也行,但那样就太麻烦了,能简单解决就简单解决的好,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大约一刻钟之后,计缘才入了一座城中某个高门大府后院的一座阁楼中,直接上第三层才挥袖将这女子的肉身放下。

    这座阁楼是个书阁,但应该少有人至,并无多少人气残留,第三层卷帘外的走廊上也已经有了一层灰,看情这府邸下人也是偶尔才清扫。

    “才过去这么一会,既然你敢送你那情郎到城隍庙门口,应该还没有被抓住吧?”

    喃喃了一句,计缘也不再想那么多,屈膝半蹲于女子身旁,左手点住其额头,右手呈剑指虚空画圈,喉咙深处敕令音起。

    “令白若速速前来,令白若速速前来!”

    右手剑指一收,轻轻往方才所画的虚圈中一拍,一阵晦涩光晕好似波浪一般在空气中荡漾开去。

    拘神。

    也可以这么用!

    府城中,女子之魂居然令阴司几位主官都追不上,不但速度奇怪并且气息诡异,时不时就能出现一次类似金蝉脱壳的把戏,若非阴阳司主官始终追击不放,还真的早就让她跑了。

    现在情况也很危急,后方判官的判官笔一直就没停下过,不断在描绘女子外形,一旦被判官定册,只要没能逃出城隍庙管辖范围就根本无所遁形。

    可只要京畿府城隍没有亲自来抓她,白若就有把握逃掉,代价当然也不小,除了魂体会伤到元气,那条尾巴恐怕也要不回来了。

    不过那条尾巴所化的肉身能同周念生葬在一处也是值得的,周家长子脾气虽然差,但至少是真的孝顺,肯定会让自己和周念生死后同穴的。

    京畿府待不下去了,逃了这么久,京城的城墙就在眼前,白若妖气腾起运转法力,冲着前方城墙撞去。

    刷~得一下直接穿墙而过,心下顿时一松,出了府城城池范围就不用不用顾忌荆棘府城隍的力量可以用敛息遁符了。

    只是这放松的似乎太早了,才穿出城墙,眼前居然就是一片浓郁金光,是一张藤蔓织成的金色大网。

    ‘京畿府土地!’

    京畿府不但有城隍,而且有真正的一方土地神,掌管京畿府一府之地的真正土地正神!

    “妖孽找死!”

    土地神喝骂之声传来,白若已经形如死灰,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惊动了土地神,那是真的连一丝机会也无了,即便有敛息遁符又如何能在土地神眼皮底下逃走。

    ‘或许去陪周郎也好吧!’

    但在土地公眼中藤网罩过却扑了个空,那妖物直接在藤网收拢之前消失在眼前。

    “嗯?”

    京畿府土地虽是一老者却身高九尺身着法袍,手持一根粗大藤杖,满面疑惑的望着妖物消失的方向。

    回望向城池内部又扫视城池外侧,都无法察觉到妖物去向。

    城墙后,有城隍各司主官飞跃而来,追到外面看到土地神立于城外,纷纷拱手行礼问候。

    “见过土地公!”

    “请问土地公可否见到一妖物逃出来?”

    阴阳司主官询问时眼神还望向土地公手中藤网,里面空无一物。

    土地公此刻也纳闷至极。

    “此前恰好有人在庙中祭祀,我享用贡品时见城中喧闹,隐有妖气和法光闪现,便追出来一探究竟,在此本就快将那妖物抓住,不成想……那妖物竟是直接消失了!”

    “消失了?”

    阴司主官和鬼差全都面面相觑,土地公在此,那妖物还能逃脱可真就邪乎了,若是自身有这般法力和神通,还用得着跑?

    。。。

    那府邸内的书阁三楼,白若真身就像是被强力磁铁吸过来的铁片,直接从空气波纹中被拽了出来,“砰”得一下摔到了地上原本的“肉身”之上。

    头脑略微昏沉的她有些茫然的看看自己的“肉身”,发现身体外侧三角位置,都围绕着一个“匿”字。

    这些字全是由地上的灰尘汇聚堆积而成,稳稳粘于地面三处,一股晦涩隐匿的力量在其中浮现。

    再看看四周,这才发现坐于一旁眺望庙司坊方向的一个白衣男子,其人长衫宽袖看着衣着单薄,髻发散漫头插墨簪。

    白若左看右看都只能得出这人是一个“凡人”的结论,可她却知道这人绝对不是凡人!

    “哎…麻烦事啊!还好我的能耐比那土地公似乎更强那么一点!”

    那人自嘲似得叹了一句,才看向白若,令后者见到那一双苍色无波的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