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29章 自有敬香时(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29章 自有敬香时

    老龙行礼本来计缘是十分想要回礼的,但是实在有些晕乎也提不起力气,若非铆足了劲意志强压,保不准七窍中某几窍还得冒点血出来,所以也根本没法还礼。看1毛2线3中文网

    在外人看来就是这个“上宾”居然胆敢这么斜坐着生生受了龙君一礼,仿佛这礼在他看来理所应当。

    更奇特的是龙君见此居然表情欣喜毫无怒意。

    不过对于场内绝大多数的水族精妖而言,根本连主坐龙君为什么突然向右首宾客行礼致谢的原因都不清楚,只能在心中猜测。

    如春沐江江神白齐之类少数有所明悟的,则震惊之余各有心情,只是龙君在说话谁也不敢问。

    见自己女儿有些压抑不住,老龙瞪了她一眼道。

    “若璃,收住龙气,莫要惊了我的寿宴!”

    “女儿知道了!”

    其实现在应若璃很想化为蛟龙之身在通天江上游一圈,但场合不合适,只能努力收束自己的气势,几个呼吸之后那股令舞姬和送菜精怪们颤粟的气息终于消失。

    老龙笑容满面的朝向众多宾客。

    “呵呵呵呵……都怪小女无礼,惊扰了各位的雅兴,舞乐起,宴会继续!”

    随着老龙下令,重新收拾心情的精怪们又恢复工作,宴会几个大殿内也再次歌舞升平交杯换盏,只是不少水族妖物的心思其实已经不在宴会上了。

    应丰刚刚看自己妹妹的表现看得瞠目结舌,这会歌舞再起觉得坐不下去,朝着边上这些关系好的水族告罪一声。

    “各位见谅,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没有去敬计叔叔喝酒,我得赶紧去一趟!”

    说着应丰拿起自己的酒壶酒杯就想站起来,天水湖蛟龙高觉一把抓住应丰的手,死活不让他走。

    “殿下,您一定得告诉我们刚刚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江神娘娘的龙身得了什么好处?”

    “哎呀高觉,你就放开我吧,我这会也不知道呢,心里比你还痒痒,你让我先去弄清楚啊!”

    “好好好,殿下弄清楚了可别忘了告诉我们啊!”“是啊殿下!”

    应丰含糊着应付了一句,赶忙提着酒壶酒杯站了起来,绕过舞池一侧朝计缘方向走去。看1毛2线3中文网

    这会龙女正在凝神平复气息,见自己哥哥从远处走了来,下意识瞥了一眼计缘,发现这位计叔叔大概是暂时对宴会失去了兴趣,又开始研究水府的餐具了。

    应丰提着酒壶酒杯,近了计缘桌前就放慢脚步,望了望高台主坐,自己父亲在赏舞之余似乎错觉般瞥了自己一眼。

    看到计缘似乎对宴会没什么兴致的样子,应丰迈着小碎步靠近,脸上尽量露出亲切一点的笑容。

    “计叔叔,我这忙的满堂宾客敬来敬去,终于差不多都应付完了,这会可以来陪陪更亲近一些的自家人了!”

    自家人?

    计缘就是浑身酸痛也抬起头看了看这位龙子,刚刚在那不是“计缘”前“计缘”后叫得满欢实的嘛,这会就是自家“计叔叔”了?

    “来来来,计叔叔,我给您满上!”

    应丰很是自来熟的给计缘倒上一杯酒,计缘这会和应丰说实话了。

    “殿下,应老先生刚刚已经嘱咐我少喝点了,所以喝了这杯我就不喝了,至于方才的事情,你去问江神娘娘会更合适些!”

    “是是是,计叔叔说得是!”

    应丰给计缘倒了酒,自己也饮了一杯,这会根本不敢在计缘面前托大,点头称是之后悄悄溜到了龙女边上同桌坐下。

    “小妹……刚刚发生了什么?”

    应丰说话很小声,龙女则自古调整并没有理会他。

    “小妹…你这是要急死我呀,你肯定得了计叔叔什么好处吧?到底是什么,让爹都顾不上场合行礼致谢?”

    其实应丰还想补上一句“为什么我没有?”。

    龙女没好气的看看他,小声冲他嘀咕一句。

    “你该一开始就先来这边敬酒的,别想那好处了,爹都说着礼太重了,我得一次已经是天大的缘法,你还想要就过了……”

    这话说得应丰简直要抓狂,也就是说小妹真的得了了不得的好处,而他没份?

    计缘自然知道这龙子殿下想的什么,不过龙女能成功叩心并达到目前这般匪夷所思的效果,完全就是因为她自身心境的契合,所谓缘法正应了此处,同样境遇心关给龙子演化一次,结果可能就是成了败了都不痛不痒。

    大殿角落里,春沐江江神白齐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份孤僻,在座位上已经坐不住了,这会正提着酒以不太习惯的方式找着有点身份的水族到处问。

    至于问的事情,自然是计缘的身份,结果认识的那些水族妖怪就没人知道那位“上宾”是谁,只知道龙君非常重视那人,不过这都是废话,坐于右首又让龙女旁桌陪从,谁看不出来啊!

    一场主宴持续整整一晚,随后众宾退席,在此后三天内水府依然会有筵席,但寿星龙君就未必会出席了,实际上寿宴的主要部分已经过去,很多水族即便此刻提前离开也没问题了。

    大约已经是第三日的正午时分,水府深处某个珊瑚花园内,计缘同老龙对坐石桌前。

    这里的水虽然依旧清澈无比,但据说是取的东海海水,就为了养好这一园色彩斑斓的珊瑚。

    周围就像上辈子电视上看到的海底珊瑚一样美丽,甚至还有一些细小的彩色游鱼,并且光线明亮环境也更干净,水纹清晰通透的如同空气。

    “哈哈哈哈……计先生,老朽又赢了,这次赢你九目半!”

    老龙开怀大笑着任由一旁妖姬收拾棋盘,自己则亲自替计缘倒上酒,计缘则在一旁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明明棋局到大半的时候基本胜负已定,计缘都想投子了,但老龙死活不让认输,每一局都一定要下完。

    ‘这老龙,完全和尹夫子不是一个段位的啊!’

    计缘本以为经过衍棋自己的围棋棋力也应该大涨了,不过显然在老龙面前还不够看,而且衍棋个格局是两子相辅,围棋正统格局则是两子相争,虽然计缘已经有看穿棋路的眼力却还不够。

    “再来一局!”

    计缘不断纠正自己心中衍棋和正统棋局的偏差,寻找契合点,也算是从新的角度补充衍棋的不足,眼前的水晶棋盘仿佛同意境轻度重合。

    ‘不论相争还是相生,都是要占据棋地。’

    新局开始,老龙发现赢了这么多局,计缘的棋路开始变了,开局不再一板一眼的照着书般,反而有种跟随粘连的古怪感,仿佛不是要封死自己的黑子更像是胁从落子一同画格,完全一副小孩子学下棋随便乱点的架势。

    下着下着老龙发现自己的棋路被带歪了,冷不丁被计缘一“刺”,发现自己居然有一片棋没法“粘”起来。

    “爹,那春沐江的白齐还没走,又想见您!”

    这时候龙女匆匆从花园外走来,老龙闻言立刻站起来。

    “这白齐好歹也是一江正神,老这么晾着他确实不好,计先生,老龙我去见见他!”

    计缘:“…”

    好不容易见到赢面了,这老龙就溜了,想了下干脆准备告辞。

    “应老先生,我已在此叨扰许久,再不回去,那租借船只的渔夫就该报官了,且那白齐醉翁之意不在酒,麻烦事计某可不想招了。”

    老龙顿住脚步回头望了望计缘,念头一转也是露出笑意。

    “计先生说得是,况且你还要等尹夫子入京,确实不宜久留,只是那白齐想要再寻着你就不容易了……”

    最后一句真是老龙有感而发,找计缘是真不容易,白齐不清楚的情况下哪怕计缘就在通天江上垂钓也是找不到的。

    计缘笑了下又道:

    “应老先生此去,可带给那春沐江江神一句话,就说:‘苦求非缘法,正修才是真,为龙行有道,为神护一方,心念无所缺,自有敬香时!’”

    这几句话老龙听得老龙眉头一皱,也不多问,也就点头离去,而计缘则由龙女带领,取了那乌篷船从后侧离开水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