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25章 船呢?(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25章 船呢?

    四个包子应该是陈老汉家里头自己包的,馅料挺实在,就是菜包咸了点。看.毛.线.中.文.网

    吃完后计缘将干荷叶揉成团,往岸上的草丛里一丢,交给大自然去分解,麻绳则留在船上等下次还给陈老汉。

    抿了口酒看看边上翠绿翠绿的鱼竿,今天这情况似乎是不太适合钓鱼了。

    就在吃完包子这么一会,又有几条大鱼从江底游过,黑黝黝的背影看去虽然没蛟龙那么夸张,但也比他身下的乌篷船大。

    计缘视线望向南方,这么多水族精妖都往那边赶,肯定是通天江某处出大事了,只是看路过水族都是不紧不慢的样子,应当不是什么紧急事件也谈不上多坏的事。

    反正这事情应该也碍不着通天江外的凡人,更碍不着计缘,水族精怪汇聚之所,好奇心再旺盛也还是不要去深究的为好。

    不知不觉间,天气变得越来越冷。

    这一天计缘有些无奈的将鱼竿提起来,看看完好无损的鱼饵,一旁鱼篓依然空空如也。

    “哎…这鱼没法钓了!”

    连着过去多少天了,一直都钓不上来鱼,想必这些天通天江畔的渔民日子也不好过,但说到底现在不是捕鱼时节,估计也没多少渔民出船。

    只是计某人挺想喝鱼汤的,最近托陈老汉买鲜鱼也是买不着。

    隔段时间就有水族精妖游过,计缘随便算了算,光他留意到的已经过去数十波了。

    整个大贞都没多少妖怪,更不用说道行不低的了,所以计缘十分怀疑是不是连国境外的水族妖类都过来了不少。

    ‘这还没过年呢,水族不兴这一套吧?’

    正这么想着,岸边有马蹄声和车轮声从远方传来,计缘顺着声音望向岸上,发现那头路远处有车马队朝这边行来。

    随着车马接近,计缘观望一阵,几辆马车中都有文气流转,应该也是入京赶考的贡士,水平也不会太低,看这阵仗家里的钱财更不会少。

    这时候,天空开始飘下雪花,把计缘的注意力也引向这自天而降的美景。

    算起来,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也是计缘这辈子看到的第一场雪。看1毛2线3中文网

    伸手接住一朵,雪花立刻被手掌的温度所融化,提起边上的酒壶拔开木塞,计缘童心大起之下犹如一个孩子一般,用瓶口接着身边的雪花。

    路边车马行来,有书生掀开马车帘布望向江边,看到天空落雪江面苍茫,也见到孤舟之上蓑笠渔翁。

    “到底是天子脚下,景好意更深呐!”

    “呵呵…世兄兴致倒是好,我都快被冻死了!”

    边上的另一个书生紧了紧裹着的毛毯,手中开提着一个炭火暖炉。

    车马队中有披着毛绒大氅大汉子纵马走出队列靠近岸边,冲着计缘大喊。

    “船家~~~~可知状元渡还有多少路程啊?”

    听到对方喊自己,计缘也就放下酒壶面向他们,也是吆喝着回答。

    “沿江边往南,再有十几里路就到了~~~”

    坐在马上的汉子朝着乌篷船方向拱了拱手,然后引马归队。

    看着这些队人安逸的样子,计缘不禁想着自己的好友尹夫子会怎么来。

    尹家不是富户但也不算多穷,天寒地冻的包个马车的钱还是有的吧,而且宁安县难得文曲星高照,县里肯定也是会大力相助的。

    计缘目送车队离开,喝了一口计氏泡雪酒,心理作用之下觉得酒更好喝了一点。

    同时在意境山河中,计缘也照常以念从丹炉引出一缕缕丹气点向棋子,每隔三天他就会这么做一次。

    如今棋子中凝实程度最高的依然是陆山君的那颗黑子,但计缘估计得陆山君真正修行大进成功化形才能彻底凝成黑子。

    可是妖物修行,化形为人乃是最大的考验之一,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便是有计缘在时不时的“喂丹”,也尚不清楚需要多久。

    对比计缘这边的不骄不躁,通天江水府中目前的两个掌事者心态就不太好了。

    江神应若璃在殿中坐镇,看着水族们开始布置主殿,还有水族从海中取来珊瑚布置装点,看似一脸淡然的江神心里急得不行。

    又过一会,有龙影流光入了江神府,在殿前化为一名锦衣男子,正是其兄应丰。

    见应丰走进来,应若璃赶忙站起来。

    “怎么样?”

    应丰摇了摇头。

    “还是没找着……”

    说完这句,应丰走近一些,看看左右,有些鬼祟的小声说道:

    “你上回那个建议……可能真的需要考虑一下了……”

    说完,兄妹两对视一眼,均是一脸无奈,堂堂通天江一江正神,和堂堂龙子,被逼成这样也是少见。

    只是前一刻还愁眉不展的兄妹两,突然间表情一愣,随后望向北方,脸上喜色顿生。

    。。。

    通天江畔,刚刚路过计缘身旁没多久的车马队上,披着大氅的壮汉替车上公子的暖炉加了炭火,才赶紧又骑上马儿随行。

    只是无意间转头望了望身后,却发现数十丈开外的江岸边小舟旁,居然站了一个衣着华丽的人。

    “奇怪,刚刚那边有这个人吗?”

    同伴听到他的疑惑也转头望去。

    “我们才过去的,刚刚好像没看到吧……”

    不过两人也没想那么多,兴许自己没注意从别处有人走来呢。

    另一边,计缘原本还在喝酒,冷不丁的心头一凛,放下酒壶的时候才发现江边已经站了一个人。

    还是那套对襟直罩衫,还是那副模样,正是老龙应宏。

    “呵呵呵呵…计先生的雅兴还是这般好,蓑衣斗笠乌蓬小舟,江面看雪而独饮!”

    计缘赶忙站起身来朝着老者拱手作揖。

    “原来是应老先生,莫怪计缘在老先生家门口而不去拜访啊!”

    老龙也向计缘回礼,口中爽朗大笑。

    “哈哈哈哈…先生早知我并不在家,自然就不会去拜访了,原以为此番计先生要缺席了,不成想你倒是早在这里等着我了,先生可有备什么贺礼啊?”

    贺礼?什么贺礼?

    计缘有些发懵,不过不等他尴尬的问出来,老龙自己就笑嘻嘻的说了。

    “玩笑话玩笑话,计先生能专程来为我这水族妖物贺寿,已是给了天大的面子,走,随老夫前往通天江水府吧!”

    寿辰?

    计缘第一反应是难怪这么多水族精妖过境,原来是真龙寿宴,这么看来过境水妖都算少的了,而且参加真龙寿宴,哪怕路经一些神灵管辖之地,八成也都会行个方便不会多加阻拦。

    不过……应老先生请自己去参加寿宴?

    ‘乖乖,这不是把我计某人往妖窝里引啊!’

    想象一下那场景,画面有些太美了。

    “呃,应老先生,不如咱们就在这小舟上对饮一番,计某提前恭贺您大寿之喜,水下嘛…我一修行之人去是不是不太方便?再说这乌篷小舟也是计缘借的,留这也不好……”

    应宏找了计缘三年多,到底也是有些郁闷的,这会哪会给计缘任何找借口的机会。

    “哈哈哈…先生多虑了,都是好酒之人,先生可定要去尝尝四方水族搜罗的美酒,至于这小舟,先生就更不用担心了!”

    言罢,老龙跃入小舟之上,手一挥,小船一震,就直接往水面下沉去。

    “哗啦啦……”水涛声起。

    计缘差点没坐稳,反应过来的时候乌篷船已经没入水下,于江底朝着南方行驶而去。

    。。。

    前方车马队上,那名汉子还是觉得有些怪,所以走出一大段路时再次回头。

    只是这一回头就愣住了,赶忙揉了揉眼睛,再看时原本问路的江畔水面还是空无一物,扫视江面其他方向也见不到什么。

    ‘船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