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14章 敕令“斩妖”(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14章 敕令“斩妖”

    均天府所在的计缘半夜未睡,一直在意境山河中小心守着那枚属于好友尹兆先的白子,一旦覆盖棋子表面覆盖的丹气被吸收一丝,计缘就立刻补上一点。wap.kanmaoxian.com

    这么小心盖因为白子上的热度一直没有消退下去。

    其实计缘知道自己就这么守着用处并不是很大,而且只要自己不阻止,棋子也会自行到丹炉旁吸纳溢出的一丝丝丹气。

    可毕竟是此世最好的朋友出事,反正也是睡不着的,所幸就守候着,自己也一直水磨工夫炼化五行之气和法力丹田。

    虽然当年遇上的老龙名义上也算计缘的朋友,可实际上交情还没那么深,不过就是聊过一次而已。

    直到天近黎明,白子的温度终于消退下去不再反复,也让计缘松了口气。

    退出意境山河,一直盘腿而坐的计缘向后躺到在床上。

    然后回想之前令自己紧张大半夜的状况,也是自嘲的笑了笑。

    “这三昧真火…真狠啊……”

    自嘲过后计缘的脸色也严肃起来。

    “尹夫子啊尹夫子,你究竟惹上了什么东西……”

    之前三昧真火的一丝焰光同红夫人碰撞的那一刻,计缘也能感受到那股妖气,甚至隐约能听到那一声怨愤的厉啸。

    对方显然是已经恨上尹兆先了,哪怕后来应该是引来了春惠府城隍,可之后计缘就不清楚城隍有没有拿下妖物了。

    ‘万一要是没拿下呢?’

    计缘也是眯起了眼睛,远水解不了近渴,他和尹夫子相隔一州之地,直线近两千里不止,中途又有山峦江河各种复杂地形相隔,加上或许有那么丁点路痴,一时间根本难以赶到。www.kanmaoxian.com

    三昧真火这招能用一次,却绝对不能用第二次,否则妖怪没死,尹夫子就可能先被炉内真火炼死了,而且那妖物也一定会有防备了。

    不过那妖物虽然成了气候,就算计缘亲身在那都不敢与之对刚,却也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三昧真火伤得不轻。

    虽然只是被焰光扫了一下,并未实质被烧着,可那焰光可不是一撮小火苗的光,而是直面丹炉中无穷真火的焰光,绝不是好受的。

    计缘不断思量着对策,要想出一个能确保自己挚友没事的办法,最好能把那妖物斩了,毕竟尹夫子不但是人道中的一颗重要白子,也是计缘挚友。

    ‘斩?’

    刚刚计缘自己的想法突然让他意识到了什么,将视线投向床边。

    如今计缘出行,青藤仙剑一直悬浮隐匿在他背后。

    却因为仙剑本身剑灵已成,剑身自行隐匿之下,别说常人看不到,就是道行不到一定境界仙妖之辈也见不着,颇有种天箓成书的那种感觉。

    因为某种意义上天箓也算是一种仿照灵性的文字,那么本身孕育灵性的仙剑自然更容易做到这点,而且主动性更强,能见者除了主人也就那么少数几等,算是同飞遁一起成为了青藤剑剑灵自成后的剑赋神通。

    见计缘看向自己,床边的青藤金悬浮而起,飞到计缘身边。

    ‘我虽然正面实力或许不够在仓促间直面那种妖物,但我有青藤剑!准备一番未必没有机会!’

    想到这里计缘再次坐起身来,将青藤剑拔出剑鞘,不透出半分剑光。

    “这次靠你了!”

    嗡~~

    虽然不太明白主人的意思,但青藤剑依然响应。

    计缘深吸一口气,“敕”字音含在口中引而不发,意境山河中玄黄之气顺着金桥而出,随着计缘的法力一起引导右手指尖。

    手指好似重如千钧,指尖更是泛着殷红渗出血来。

    计缘右手剑指点在剑身上,玄黄气连着法力和血一起涌出,篆文将一个字反复书写多次。

    “斩,斩,斩,斩……”

    每一个字写完,下一个字就会更难写,消耗的法力也越大,到后面已经将丹田法力消耗一空,需要丹气转化一部分法力再写一个字,再转化一部分又写一个字。

    等全部写完,剑身足足容纳四十九个斩字,计缘已经有些脸色苍白头晕目眩,外头天色更早已是午时三刻。

    最后一个斩字落下,计缘强忍住晕眩,执子接引天一缕天地正阳之气封存剑身。

    青藤剑上玄黄混血色的字迹闪动中逐渐隐匿,恢复原有的剑身样貌。

    “呼…嗬…呼……”

    计缘则稍有些脱力的靠着床边的墙坐着,用手摸摸有些麻痒的鼻子,果然也有一丝血迹。

    青藤剑三年孕灵藏锋之势犹在,之前山上砍野果那点自然是不算的,计缘以功德之力施展敕令,连写七七四十九个斩字,势要结合青藤仙剑的剑势将那受伤的妖物诛杀。

    到底是化形且成气候的妖怪,计缘自己心里也没底,就把压箱底的手段全用上。

    不过虽然并不确定能不能行,可在写的过程中计缘却心念必杀毫无波动,以此为青藤剑蓄势。

    青藤剑现在悬浮在床前,既不锋鸣也不乱飞舞,好似压着一股厚重气机,令其锋锐尽藏含而不发。

    等计缘恢复少许,随手招来剑鞘,亲自将之缓缓合到青藤剑上,随后走到客房床前将木窗撑起,转头朝着青藤剑叮嘱道:

    “三昧真火的焰光没那么好消受的,你速去尹夫子所在,凭借真火气息寻那妖邪,将之诛杀!记住,那是化形妖物,你锋芒盛极之势仅有一剑,之后便会下滑,若一剑不成绝不可恋战!”

    嗡……

    青藤剑锋鸣细微却气势极盛,一身内敛剑意令剑身两寸之内空气略微模糊。

    “嗯,去吧!”

    计缘有些疲惫的话音落下。

    嗖~

    青藤剑已经化为一道流光飞出木窗外,随后冲天而起,十几息间以拔升至高空,借罡风之力急速穿行,气机遥指稽州春惠府,速度之快其实超乎计缘想象。

    灵难孕,灵难成,其中缘法如同修行得道一般玄妙,就是整个修仙界有名有姓的仙器灵宝又有多少,青藤剑之所以能让计缘这个向来衡量尺寸保守的人也定其为仙剑,就是因为剑灵已成且灵动浑然。

    计缘望着自家仙剑飞空而去除了思量能不能成,嘴上也有喃喃着。

    “有点羡慕啊……”

    又一阵晕眩感传来,计缘甩了甩头,回到床边,开始盘腿坐下,施展导气诀引灵气汇聚。

    随着一阵阵灵气汇聚滋润身体,计缘的不适感也在一点点褪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