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13章 怪案(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13章 怪案

    春惠府城隍面沉似水,依然不愿就此离去,法相悬浮高空不断扫视这一片山丘,功过司两位判官和阴阳司的主官则位于身侧。看‘毛.线、中.文、网

    阴阳司主官双目浮现虚幻二气扫视下方,功过司文武判官一手取出章册一手持判官笔,只要一有蛛丝马迹就会立刻定册相锁。

    “这妖物已然成了气候,也不知是什么来头,仅差这么片刻竟然找它不见?”

    阴阳司主官又是惊怒又是疑惑。

    春惠府城隍眯起眼看看山丘再看看府城方向。

    “怕只怕此妖已然在春惠府作恶许久而不被我等发现,也不知暗地里多少凡人着了道!”

    两位判官和阴阳司主官全都沉着脸不说话,尤其是刚才还折了夜巡游左右从使,说明这妖怪根本不把春惠府阴司放在眼里,简直是当面挑衅的耻辱。

    城隍阴司监察辖境也是有诸多限制的,有些妖物鬼物还是能一时躲过阴司监察,道行深一些的就算是掩盖气息生活在凡人中也未必不可能。

    只是对于一些明白阴司厉害的妖邪来说,害人的手段不宜太激烈,盖因本地人出生时家中长辈多会进庙祈福以及家中祭祀祭祖,生辰和气机会在当地阴司“入册”。

    一旦妖邪以激烈手段加害凡人,阴司定册就会有光亮变化,会被值守鬼差发现,再报告主官,从而让阴司意识到有事发生。

    可并非没有道行深或者精通诡异之术的妖邪能避过,比如朝夕相处慢慢蚕食,比如最常见的美色勾引让受害者心甘情愿。

    此刻春惠府城隍有些气不过,挥袖间一道泛金色的锁链朝下方山丘甩出,虚幻般穿透山石泥土,在底下一阵搅动,但却无济于事。

    大约一刻多钟之后,城隍和其下属终于承认彻底失去了妖物踪迹,只能回府城再做打算。

    “走先去瞧瞧府城那边,方才那冲气的火光也尤为奇异,阴司内也要尽量查一查册簿看一看。”

    哪怕心里早有准备,两位判官听到这话也是暗自叫苦,但职责所在也没有办法。

    这所谓的尽量查一查册簿,那可是二十万春惠府城的人口啊,即便是对鬼神来说也是一件不小的工程了,功过司乃至二十四司都得全力在这件事上忙几天了。

    至于城隍大人,自然是不用亲自参与这种对账本一般的事情的。kanmaoxian.com

    客栈这边,尹兆先倒在地上蜷缩着身子,身上那种强烈真实痛苦的源头虽然已经褪去,可那种感觉却依然有余波一阵阵的刺激着他。

    而且尹兆先现在体温奇高,浑身上下依然红红的,刚流出的汗水立刻就被蒸干,若非腹内始终有一股温和的力量抚平着身上的痛苦,他早就支撑不住了。

    “嗬…嗬…嗬……”

    片刻后,痛苦终于全部离去,尹兆先的体温也缓缓下降到高烧水平,在外界可能仅仅过去一小会,可于他而言简直每一次呼吸都如年如月。

    实际上也确实没过去多久,因为刚刚红夫人被反震着撞碎客栈墙壁的大动静到这会才有嘈杂的人声响起,可见时间之短。

    “刚刚什么动静啊?”“不知道啊,好像打雷了!”

    “哎呦你们没听到有女子惨叫声吗?”“听到了,好生瘆人啊…!”

    “客栈这边被砸出好几个洞啊!”

    “莫不是雷打穿的?”

    “哎呀,这是尹解元!”“真是!”

    客栈两名小厮和几名房客终于发现了尹兆先,有人赶忙进来查看,探探鼻息发现他还有呼吸,在一摸额头发现滚烫。

    “快叫大夫,快叫大夫!”

    “对了,还要报官!”

    ……

    客栈大晚上的几乎所有房客都被吵醒了,有人出来查看,也有人躺在醒了也躲在屋内,当然,还有几个事先已经被吸了阳气寿元的书生则依然昏迷在床上。

    客栈里一阵手忙脚乱,救人的救人报官的报官,还有人提着灯笼到外面查看那些碎裂木板砖块,随后又有官差赶来。

    毕竟桂榜刚刚揭晓,又有一州解元疑似遇袭,可绝对不是小事。

    在肉眼之外,客栈等建筑的高处屋顶上,春惠府城隍和下辖主官目视下方,而诸多阴差同样如同阳世官差一样在查案,阴阳两世的治安底子在其中一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相遇。

    “刚刚有一股火焰窜起,将那妖物击退,而此时客栈中却连一张帘子都没有焦痕,甚是奇异!”

    城隍视线好似能穿透屋面,看到客栈内尹兆先原本房间的情况,随后视线一转,望向早已经被转移在另一处的尹兆先。

    “寻常读书人心念间有一丝浩然气已经难得,且极易消散,而此人浩然正气之盛,竟已可显化而出,实属罕见!”

    “大人说的是,但其人也仅是一个凡人,不可能有那种力量击退成了气候的妖物。”

    阴阳司主官早就到近处看过尹兆先的情况,知晓此人一没练武二无灵气,当然,尹兆先本身才情卓绝文气不浅又身具浩然之象,也不普通了。

    “此人浩然正气已成,说不定真就见到了那妖物一些跟脚,少卿之后我会亲自托梦于他,问问他到底看是没看到!”

    城隍言罢,带着属官转身离开,回归庙司坊。

    托梦和修仙之辈的入梦虽然看似差不多,却并不是同一种术法,前者算得上是鬼神之流的天赋,后者则是需要修仙之辈修炼的异术。

    客栈中,大夫对于尹兆先的诊断只是染了风邪,保证温暖,吃点药出身汗,此刻已转为低烧的症状就会退去,并且尹兆先在大夫来了之后也清醒了一段时间,虽然很快又因为疲惫睡过去,但也让一些差役和客栈掌柜松了一口气。

    尹兆先清醒那会只对官差言有一个自称红夫人的红衣女子袭击,却并未说什么自己看到的是妖怪,他不想被当成一个疯解元。

    时间到了四更天,打更的敲着梆子过去片刻之后,尹兆先的客房内挂起一阵香火阴风,只是相较其他,城隍亲临并不会给人带来阴冷感。

    春惠府城隍看了一眼守在尹兆先屋内的客栈小厮,其人正趴在桌上打瞌睡,随后望向尹兆先,一挥袖,身形模糊消失。

    床上的正处于睡梦中的尹兆先立刻皱起眉头。

    梦中他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间四周昏暗的屋子内,屁股下是一张床,前方有一个半身笼罩在昏暗中,看不清样子却好似朝廷大官一样的人坐在一张桌前的凳上。

    尹兆先越是想看清,却越是感觉模糊,并且对方散发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

    “我这是在哪?这位大人,您是谁?”

    “尹解元不要害怕,吾乃是这春惠府城隍,此番特来向你询问一件事!”

    城隍声如洪钟,既在前方响起又如在四周回荡,这是在帮助尹兆先定神。

    人在梦中的思绪往往是不清明的,情绪也会被放大,有时候会做一些很蠢很没有逻辑的事情。

    而听闻对方是城隍,尹兆先也是心头一惊,赶忙拱手行礼。

    “尹兆先见过城隍大人!”

    “嗯,尹解元,我且问你,此前客栈内袭击你的女子,你可看清其面貌如何?”

    这种事对别人不好说,对城隍肯定是要实说的,而尹兆先此刻认为,刚刚很可能就是城隍在自己差点被妖怪弄死时救了自己。

    “多谢城隍大人在尹某危机之刻相救,方才那女子并不是凡人,我隐约间见其好似一具血色骷髅,自称‘红夫人’。”

    城隍皱起眉头。

    “红夫人?”

    “正是,其他的尹某也不知情了,当时实在是头脑昏沉痛苦不已。”

    城隍一笑,也能想象一个或许这辈子连鬼都没见过的凡夫俗子遇上妖怪的场景,也幸亏是身具浩然正气。

    不过城隍忽然想到之前的焰光,这尹兆先可能也另有奇遇。

    “对了,还有一事,尹解元,那妖物要害你之时曾有奇异焰光出现,将之击退,然客栈内并无一物焦黑,是否有高人赠送过你什么护身之物?”

    城隍这一问,尹兆先就清楚刚刚最危险的时刻并不是他救了自己,而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计缘,随后是那晚一口吞吃半树枣的老者。

    “实不相瞒,在下有幸结实一友人,拥有令鬼神妖物钦服之能,当不是凡俗之辈,在与友人临别时曾受其赠书一封……只是未经其同意不敢随意透露姓名…”

    城隍微微点头,只要了解原因便好。

    “想必正是此人庇护于你,定是当时就看出尹解元浩然气盛,助了你一手……”

    城隍沉思片刻自觉尹兆先应该是说不出什么线索了。

    “多谢尹解元解惑,告辞了!”

    梦中城隍微微拱手,尹兆先赶忙回礼,一个恍惚间梦也散了,尹兆先再次睡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