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97章 往事头绪(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97章 往事头绪

    阴司巡游使一般两名鬼差一组,依照城隍阴司强盛程度和所属城隍道行深浅法力强弱,最简单的则分为左右使,复杂一些的如均天府城,日夜巡游各自按左右分为正副偏从一共八使。www.kanmaoxian.com

    此刻巡游经过文铺店主家宅外的,乃是左右副使,见屋宅虽然有异却光华堂正,绝非邪魅之像。

    “此处是何人居所?想是有什么什么奇遇!”

    “想必并非邪魅之事,一同进去一探!”

    两阴使踏着阴风穿过门墙,进了这处还算不错的宅邸,来到主人家书房外。

    由于天气炎热,书房门窗都未关闭,两阴使能看到有一穿便服的中年男子,正是伏案在书桌前提笔写字的文铺店主庞肃。

    到了此处,反而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一丝光华也不见了。

    两位阴使对视一眼,想要跨门而入,只是在跨入书房的这一刻,身上阴差服阴气模糊一下,好似有一道无形波纹荡漾而过,之后才进入了书房。

    刚刚那种感觉虽然极淡,但作为巡游使本就十分机敏,知道绝对发生了什么。

    走近挥毫者身旁,见到书桌前方摊开的字帖上有种隐晦而沉重的气息,而其上“邪不胜正”四个大字则呈现正大光明之感,令阴差鬼体难以久视。

    有道是见字如见人,书写之人道行之深难测,意境心性却可见一斑。

    两阴使心头凛然,稍退后两步,再次对视一眼之后居然朝着这一张字帖略一拱手,这才退出书房。

    直到两个阴差离开,正在临摹的文铺老板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朝着门外看看。

    “哎,刚刚不是凉快一些了嘛,这风可真短……”

    因字帖在此,阴差近身却并未像常人一样令文铺店主感到阴寒,反而是一种夏日里渴望的阴凉。

    。kanmaoxian.com。。

    均天府城西,计缘依然独自徘徊在街头,此时天色属于那种太阳刚落山后不久,天虽然黑了,西侧天边却还能看到一丝晚霞余光,头顶则已经挂满繁星。

    现在日头长,时辰其实已经不早了,就计缘刚才在赌坊外远观卖饼小贩到现在的这么一小会功夫,路上的行色匆匆的路人已经又少了一大半。

    哪怕如今太平,均天府也久未实行宵禁,可晚上会在街头逛荡的人依然不多。

    计缘挪了挪包袱,伸手从里头摸出一个酒瓶,正是当初春惠府买千日醉时候的那一个,不过里头现在装的只是均天府一家寻常酒肆买的青果酒,只需二十文钱一斤。

    拔掉红布扎着的木塞,对嘴灌了一口酒,走向了远方的一家客栈,计缘的计划是休息一晚,明天再好好找找,并尝试去府城官府那问问,若最后还是毫无头绪,可能就得厚着脸皮寻求一点特殊帮助了。

    在这均天府城内,论到了晚上最迟打烊的店铺,花楼妓馆算一个,赌坊算一个,一小部分客栈也能算一个。

    洪安客栈内,这会一楼大堂还有人在喝酒吃菜,堂内的罩灯光线还算充足,掌柜的在柜台后噼里啪啦拨弄算盘。

    计缘进来的时候,客栈掌柜刚刚算好一笔账,抬头朝着客人笑了笑才把算盘珠子归位。

    “掌柜的,客栈可还有空房?”

    “有的有的,天字号房和玄字号房都有,天字号房费百二十文,玄字号八十文。”

    掌柜的已经翻开记册拿起笔,准备录入信息了。

    “好,给我一间玄字号房即可,不知住几天,这锭银子先压账上。”

    “好好好,客官您稍等,对了客官可有什么忌讳之事?”

    “无甚忌讳。”

    掌柜点点头,的利索的将银子当着计缘的面过称,然后提笔在本子上写下:玄字二号房,男丁一人,无忌讳之事…

    掌柜的眼睛望着本子嘴上还喊一句。

    “有福,带这位客官去玄字二号房~~”

    后厨方向传来一声回应。

    “马上来~~”

    计缘乘此机会和掌柜的闲聊两句。

    “掌柜的,你们这家客栈开很久了吧?”

    “嘿,老字号了,修缮过一次改建过一次,太公手里传下来的。”

    “哦,那确实,这么说来掌柜的对城西这片应该很熟悉咯?”

    掌柜写完记录朝计缘笑了笑。

    “那是自然,客官可是想去哪边游览?若不知道路的尽管问我,若不知去哪的在下也可给个建议。”

    “哈哈哈…正有此意,实不相瞒,鄙人也算半个江湖人,听说这均天府数十年前出过一个左剑仙,想要瞻仰其光却找不到左家所在,事是没什么大事,可难得经过一趟均天府,稍有遗憾啊。”

    出一趟远门不容易,在这时代是有共鸣的话题。

    “左剑仙?”

    掌柜的再次细瞧了一下计缘,然后视线着重看了看其背在后面裹着布条的东西,估摸应该是个兵刃。

    “问左家事的人如今可不多了,实话说在我小的时候,左家还是名声大噪的望族,可惜逐渐消亡…我也不是江湖人,很多事不清楚,只知道最困难那些年,左家月月出殡年年挂白…哎……!”

    计缘眉头紧皱,问了一天,难得一个清楚一些左家事的,得到的却是很糟糕的消息,掌柜的说得轻巧,计缘设身处地代入左家视角,却能感受到那种当年的压抑沉重。

    “那左家还有后人吗?”

    “或许死光了,或许还有,毕竟左家当年这么大,有个把私生子啥的也不算奇怪。”

    想了下,掌柜的才继续对计缘道。

    “客官想去拜访左家府邸是不可能了,那边现在早换门庭了,不过城外有座铸剑铺,虽然这些年只做些厨用物什名声不显,可据说当年左家所用兵刃皆出于其处,左剑仙之兵亦是!”

    计缘眼睛一亮,朝掌柜拱手致谢。

    “多谢掌柜的告知!”

    “客气了客气了!”

    掌柜的拱手回礼。

    这会一名头戴巾帽小厮终于从后厨方向跑了出来,热情的招呼计缘。

    “客官随我来,楼上请,楼上请!”

    “这么久才来,你出恭呢?”

    掌柜板着脸骂了一句。

    ……

    楼上房室中规中矩,一个当五通宝的赏钱下去,小厮就开心又麻利的为预备洗澡的计缘提水装桶,倒水过程中计缘也不断和小厮闲聊,不过小厮就真没听过左家什么事了。

    第二日天明,计缘出了客栈后找了家铺子买了点肉包,就准备出城了,自然不是要离开均天府,而是要去城外元子河那家铸剑铺,嗯,现在是铸造农具厨具为主的普通铁匠铺了。

    既然左离当年的佩剑计缘现在的青藤剑原身可能就是在那里被铸造出来的,那么自然也是最有价值的查探地点。

    只是往城门口走的时候,再一次遇上了那个卖炊饼的汉子,而对方瞧见计缘却远远就挑着担子逃开。

    计缘只是在路过的时候远远望了一眼那个挑担背影,就脚下不停的走出了城去。

    便是真神仙都有性格有脾气,何况是计某人,如小贩这种情况只能说,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天下事这么多,他计某人管不过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