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90章 左离遗赠(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90章 左离遗赠

    等了许久,马车才再次动了起来,不过车上之人和赶车车夫的思绪却依然在之前的奇遇上。看‘毛.线、中.文、网

    由于雾气已散,这会自然不用再牵着马前行,马车夫全都坐回了车上赶着马车前行。

    等马车全都跑远了,路边大树上一片阴影挪动,计缘才再次从树上跳下来。

    “会不会做,做了究竟能有多少用,就不是我计某人能定的了!”

    对于那条青鱼,计缘印象特别好,且这种好印象与6山君和赤狐都不同,与那老龟也不一样,与那江神白蛟差别就更大了,是一种心思纯粹的好感。

    尤其是后面贪酒跑来小船边游曳,也是出于一种对米酒这类美好事物的渴望,对计缘无半点惧怕也无半点巴结,于计缘的感观而言看到的是一种少有的“干净”。

    ‘他日定会再见的!’

    带着这种想法,计缘笑了笑,一边朝前走去,一边从包里摸出一个干饼,因为灵气的缘故居然还没坏掉,于是放心大胆的啃着吃了起来。

    只走官道,有机会了就找人问一问路,这回计缘也贪走直线赶路的便利了,绕点就绕点,省得自己再撞到哪个山沟沟里去了。

    计缘虽然还不是憧憬中的逍遥仙,可对自己的脚力还是有自信的,绝对不会比奔马差,并且耐力和恢复力也比马强不少,就这样走依然又花去大半月时间才走出了稽州地界,对于整个大贞的版图更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当然了,这也和计缘的线路和还算规律的作息有关,而且虽然他自觉一直在赶路,可中途见过杂耍看过猴戏,蹭过村宴也寻过土酒,也是耽搁了一些时间的。

    。。。

    六月二十一,大暑。

    不知不觉已经入了盛夏,到了一年中最热的一段时间,而计缘也终于到达左狂徒墓冢所在的矮肚山。

    计缘也是看到那片山才终于明白这山名为啥这么古怪的。

    放眼望去,只见这矮肚山所有山体都较为平缓低矮,有很多就像拱起的将军肚,那种耸立的峰峦极少,乡人取名也是简单粗暴了。看1毛2线3中文网

    “这左狂徒都过世几十年了,不知道墓冢有没有人打理,会不会被埋了或者塌了……”

    计缘喃喃着从管道上就近找了一处地方进山,准备先去找找剑意帖中领会的“脐峰一线”所在。

    从上午找到下午,终于让计缘找到所谓的脐峰一线是什么。

    望着眼前的高不过半丈出头宽不够两丈,且被众多杂草野花围绕的山石,计缘也是稍显无语。

    这能被叫做脐峰也真是左大侠抽象风格的体现,如果硬要细究,整个矮肚山能被称得上脐峰的起码十好几处了。

    计缘蹲下身来,用自身的油纸伞拨开一片高耸的杂草,露出其后斑驳的墓碑和已经塌下去不少的土坟。

    墓碑上字迹是应该是用剑所刻,边缘能看到明显锋痕,上书:家父左离之墓,不孝儿左丘立。

    ‘左狂徒果然不是真的叫左狂徒,或许几十年下来,武林中知道他真名的江湖人也不多了吧。’

    看看坟墓这边杂草丛生,计缘也是不由叹气感慨。

    “左大侠!想你当初武功盖世独步武林,到最后却连清明加一捧土的人都没了……”

    左家应该是遇上了什么变故,或者左离有过什么交代,又或者干脆子孙已经遗忘这处墓冢,哪怕明知道几十年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很长很长了,可左离毕竟是曾经站在江湖巅峰的人,即便现在的计缘也不由有一丝丝伤春悲秋。

    对着左离的墓拱手拜了三拜,计缘轻轻跃到了墓后的山石上。

    大石头上也覆盖了不少土,丛生了茂密杂草,计缘抬起脚重重往一处裸露的石基上一踏。

    “砰~~”

    声响回荡间,计缘细心倾听,随后展颜一笑,走到大石正中心,拔掉杂草,运劲以一块小石板刨土,挖了十几下就碰到了坚硬物。

    搬开阻挡的石块,下面藏着一个暗黄色的木盒,木盒边上还有一节腐烂大半好似是剑柄的东西。

    计缘面露喜色,伸手将入手沉重的木盒取出,又想将长剑提上来,只是抓握剑柄的时候现已经彻底腐烂,一碰就自行脱落了,只好抓住略微生锈的金属柄提上来。

    这传言中的长剑清影一点都没有神兵该有的卖相,剑柄腐化脱落,剑鞘也烂光了,就是剑身上也是锈迹斑斑。

    换成寻常武人或许会很失望,可在计缘眼中却知晓这都是表象,眼前的长剑在眼中十分清晰,甚至有一股灵动感在剑身内流转。

    计缘伸手往剑身上一弹。

    “叮~~~”

    声音清脆非常,剑身震起一阵无形空气波纹。

    计缘在伸手轻轻抚过剑身直到尖端,一丝丝灵气顺着指尖纹路汇入剑身,以中正平和的声音轻轻询问长剑。

    “可愿随着计某重见天日啊?”

    话音一落。

    “嗡~~”

    剑身居然自己轻轻抖动,将剑身上的不少灰尘震散。

    “好好好,好剑!果然灵性自成!”

    这长剑清影给了计缘极大的惊喜,那剑法秘籍想必更加惊艳吧?

    带着这种强烈的期待感,计缘抑制不住兴奋,就地盘坐在石块上,将清影横放于膝上,双手郑重的打开那个应当是由楠木制成的木盒。

    盒子边缘封了厚厚的蜡,打开后盒内有一股淡淡的楠香味,一本武功秘籍就躺在盒底。

    计缘拿起一看,名字很有气概的命为《左离剑典》,他耐不住好奇,明知自己视力不好,依然翻了起来。

    这秘籍书写的时候应当倾注了左离的心血,作为最巅峰的先天高手,也有一丝意在里头,虽然没有剑意帖那么清晰,但计缘居然真的能在略显模糊中看清大部分文字。

    只是这份惊喜随着阅读的深入,就显得越来越淡了。

    半夜的时候,计缘盘坐在石头上依旧未起身,书本却已经随意的放在了腿上。

    “这算什么?剑意帖那种以意化形得意忘形的奥妙呢?这秘籍再精妙,和寻常内功秘籍加一招一式的剑法有什么不同?再精妙也是……是不是石头下面还有暗格?”

    计缘有些不死心的再次细瞧那个小坑,伸手一掌拍在山石上。

    “砰~~~”

    因为是深夜,幽静中声音显得更加明显,仔细倾听之下,依然没听出石头中有那里是空的,计缘明白这一掌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良久之后,轻微的失落感逐渐褪去。

    “呵呵,得了剑意帖,有了长剑清影,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左大侠已经对我计某人够好了!”

    将秘籍塞入包袱,提起长剑托起楠木盒,计缘轻轻一跳下了大石。

    看看长剑无柄的模样,计缘在趣意间心思一动,随手在边上折下一段粗细合适的藤蔓,将之缠绕在剑尾,灵气浇灌法力鼓动,隐约有水雾弥漫,藤蔓慢慢变得苍翠欲滴,形成一个特殊的翠藤剑柄。

    “你灵性虽成却受限金铁,这青藤生根长剑正好补足你的气机,以后成为你的剑柄与你融为一体,我会时以灵气温养的。”

    说完这句,计缘持剑立于左离墓前,本想着除一下草,站在墓旁看了看,却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

    只是在墓碑前留下了一块饼子和最后一只没吃的酱兔腿,随后计缘就迈步远去了。

    “左大侠慢用吧!”

    明知墓内无阴魂,计缘离去前的话还是在墓前回荡。

    这楠木盒或许可以换些银钱,至于这秘籍,还是交还给左家后人吧…如果还有后人的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