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85章 当我死的吗?(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85章 当我死的吗?

    在计缘于火堆边坐下之后,相互之间有简单的自我介绍,也就大概报了个姓名和籍贯。看‘毛.线、中.文、网

    计缘可不敢说这一路都是自己疯跑来的,借口和商贾队伍同行在岔路因目的地不同而分开,自己则是在其后不小心走错了路。

    就是眼睛也施了障眼法,让计缘的眼睛看起来比较正常,否则一个半瞎自己在山野跑这么远不吓人吗。

    猎户们显然对计缘怎么走错路的不太感兴趣,而是追问春惠府的情况。

    “那大先生有做过春惠府的大楼船吗?我们去过两回都没坐上过,还有那园子铺的千日春,听说是皇帝老爷酿出来的酒方子,好喝的和仙酒一样!”

    “是啊是啊,大先生看起来这么文雅,一定做过楼船喝过千日春吧?”

    计缘听着也是发笑。

    “诸位怕是弄错了,这大贞皇上怎么可能亲自酿酒,只是因当年此酒引得皇上欢喜,御赐了酒名和牌匾。”

    “哦这样啊!”“就是嘛,皇帝老爷哪会酿酒给别人喝!”

    计缘等他们说完才继续道:

    “这楼船计某也不曾坐过,但千日春却品过,滋味确实如同酒名,甘淳如春索绕舌间。”

    他倒不是没想过拿出还剩大半壶的酒给四人尝一尝,但在这种荒野,陌生人拿酒给别人,作为有警惕心的猎户,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好不容易融洽些了,还是别徒惹尴尬为好。

    几人一番对千日春和春惠府繁华之所的向往,也和计缘攀谈一些春惠府的近况。

    作为乡下猎户,就算有货也多去县城卖,只有真的年份好有大货,才去过一两次府城。

    攀谈期间鸡肉兔肉熟了,便有猎户取小刀割下一只兔腿递给计缘,开吃之后两边的气氛也更融洽不少。

    这时候,计缘也就顺势询问了一下那名叫方求的汉子的情况,正是之前开口挽留的那位。

    “方兄弟,我看你眼下肿胀发黑,是否最近都未曾休息好啊?”

    实际上几个猎户都有些疲态,在山野里哪有睡得很安生的,计缘也就是借题发挥而已。

    “哎,先生说得是,最近总是感觉睡不着,睡着了也做噩梦都快一个多月了,我娘担心我惹了什么脏东西,给我去庙里求了珠串,结果还弄丢了。”

    “他就是没老婆躁的!”

    边上有猎户调笑。

    “去去去,你有老婆了不起啊?”

    “还真就了不起,嘿嘿嘿!”

    几个猎户显然感情很好,调笑间就哄闹起来,那名取消方求的汉子也是随后就说要帮他找媒人。看‘毛.线、中.文、网

    这时候计缘才知道这位叫方求的汉子不过才二十弱冠之年,看起来却好似三十岁一样。

    “可否告诉计某噩梦中所见之物啊?计某对解梦虽然不在行,却一直很有兴趣。”

    计缘等几人闹完依旧追问着方求的事情,后者也不以为意。

    “噩梦嘛就那样,不是怪物就是鬼,反正被吓醒了流一身冷汗,白天就淡了。”

    “哦这样啊,每次梦境之物都不同吗?”

    听到计缘这么问,方求也细细回忆了一下。

    “大部分是忘了,但似乎有时候能看到一双充满血丝的绿色眼睛……”

    计缘眉头皱了起来,注意到方求说到此事时,露出的手臂上已经起了鸡皮疙瘩。

    “方兄弟可有去城隍庙拜一拜?”

    “城隍庙?我们清水县这么小,可没有城隍庙,只有一座土地庙还有一座卧山寺,倒是去卧山寺拜过明王佛。”

    没有城隍庙!

    计缘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确实很多小县是没有城隍的,原因多是因为没出过什么能被惦记的大人物,没有朝廷追封,而乡里也没人牵头以哪个有德长辈为基础兴建城隍庙。

    介于城隍阴司很少越界,这种没有城隍的县多为府城隍统管,府城本就人口稠密事物繁多,而一府之地这种小县占半数都有可能,巡游使几天能巡一趟都是好的,管起来力度如何可想而知。

    而所谓佛庙其实更堪忧,不是佛法无力,而是有真佛法的庙宇极少。

    此世界没有天宫玄仙也没有诸天佛陀,庙宇中的佛像多是流传很广的高僧明王像,也是类似神道的产物,可和常规神道面临同样的问题,而且更严重,因为佛庙没有地界,遍布天南海北,高僧明王就是有再多化身也不够用。

    攀谈半天没什么结果,计缘也只好暂时放下。

    等到夜幕降临待到夜深人静,火堆边睡着的计缘睁开眼睛,看看有些打瞌睡的守夜猎户,在看看一边满头是汗的方求,伸手微运法力汇聚一丝灵气,往方求额头虚点过去,后者的表情很快平和下来。

    ‘可惜我还不会入梦。’

    。。。

    第二天清晨,计缘随着猎户去检查了几个陷阱,虽然只捕到了一只獐子,可好歹不算一无所获。

    等一切收拾妥当,几人才带着计缘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大约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到了能看到他们的村庄岔路口。

    这村子严格来说依然处于山中,远远望去不过是有道路通向外界而已,周围也不像是有田地的样子,也不知道乡人全是猎户还是说田地在另一头。

    几人在岔路口站定,方求简单给计缘指了指道路,毕竟计缘之前急着去清水县。

    “计先生,沿着此道往东四五里路就能见着官道,然后顺着官道往南,天黑前定能到清水县。”

    “嗯,多谢各位照应了,不过计某想进村买一顿农家午餐,不知可否方便?”

    计缘这会自然不会就这么离开。

    “哪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去我家吃便是!”

    “是啊,计先生也可去我家!”“麻烦啥,一起啊,这獐子肉不正合适嘛!”

    “走走走,那我们快回去!”

    “好好,那计某就打扰了!”

    “嗨客气啥,难得来个有学问的!”

    几个猎户倒都很热情,带着计缘往村里赶。

    进入山村,计缘尽量观察四周。

    这个山村规模比计缘想象中的更大,各个角落都分部着住户,听说足有两百多户人家。

    或许是范围太大太散,并没有围起村墙,但家家户户都有篱笆或者土墙,四人打猎回来也有很多人出来看热闹,听闻计缘是个学问人,都纷纷热情的向他打招呼。

    原本的午饭,也热热闹闹的在一个叫丁兴的猎户家准备到了下午,直接成了晚宴,四家人一起在那个猎户家院子里吃,主菜就是獐子肉。

    气氛热烈之下,计缘把珍藏的陈酿千日春拿了出来,一人一小杯之下直接去了大半,倒完才知道心疼,继续喝起村中土酒,而喝了千日春的几人则倍绝有面子,自觉以后吹牛都多了谈资。

    待到酒足饭饱众人散去的时候,但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几家都邀请计缘暂住,他自然去了只有母子相依为命的方求家。

    随着方家母子二人走在昏暗的村道上,计缘落后一个身位细瞧两人,方求命火外的那一丝红光已经覆盖了一层黑气,而其母命火虽弱一些却并无什么秽祟气。

    “喵奥~~~~~~~”

    一声凄厉的猫叫响起边上响起,计缘转头望去,那边屋顶正趴着一只黑猫,并无妖气戾气只是寻常动物。

    方家在村中只是很普通的人家,相较而言不算简陋也,有一间两室主屋一间旁屋和柴火房,而计缘就暂住旁屋。

    夜深人静。

    “喵奥~~”“喵~~”

    “奥~~”……

    一声声猫叫声响起,本就睡得很浅的计缘一下睁开眼睛,坐起来透过半开的窗户望向主屋那边。

    屋顶上蹲了起码十几只野猫家猫,明明全都是普通动物,却看得计缘有些头皮发麻,忍住酸痛感将眼睛逐渐睁大到七成,居然看到主屋内方求的房室窗内,不知何时已经弥漫一小阵阴恻恻的绿意。

    ‘到底什么鬼东西!’

    计缘悄悄坐起来,伸出中指在屋内油灯上轻轻沾了一滴灯油,法力渗入指尖油液,然后曲指中母相扣,朝着方家主屋一弹。

    嗖~

    油珠悄无声息的飞入主屋,正中屋内油灯灯盏内。

    “咚~”

    油灯溅出起码二十几滴骤然隐匿的灯油,以一种奇特的慢动作,缓缓飞出灯盏,飞向屋内四处。

    见武技和御水的结合奏效,计缘眯起眼睛,打开火折子轻轻一吹细微的火星亮起一丝就被罩在袖内。

    而计缘左手再次从袖中生出来的时候,手上抹了一点带着火星的黑灰,只是在障眼法的作用下不见火色。

    只会四个术法,自然要以一切手段将之用的出神入化。

    “呼~~”

    轻轻一吹,藏着星火的一小撮黑煤灰飞出旁屋,大约三个呼吸之后分散化入方家主屋。

    计缘眼睛微微眯起,意境丹炉内炉火骤然升腾,双眸的灰白好似一瞬闪过火光。

    “轰~~”

    方家主屋刹那间焰光爆闪。

    “啊~~~~~~~”

    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怖的尖声惨叫响起,阴绿之气纠缠着焰光溢出窗户飞逃而走。

    “哼!不过尔尔,真当计某人死的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