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78章 求龟亦求人(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78章 求龟亦求人

    ‘哎,奢侈了一回!’

    计缘带着这一壶珍贵的千日春在春惠府游荡,整个春惠府足足有四十二个大坊,每一个坊的规模也远比当初宁安县里十二个小坊大得多,总住人口约有二十多万,街道四通八达车马川流不息。wap.kanmaoxian.com

    计缘向来是对自己的方向感有点信心的,可在这种地方还是有种不知道该去哪的茫然感。

    最后做选择的还是肚子,找了个便宜的地方对付吃饭问题。

    所幸这春惠府虽大,倒也不是处处地方消费都高,还是能找到几文钱吃一顿饭的摊位的。

    。。。

    此时此刻,春惠府靠近城南的桂月坊内,一家客栈的上等宅院中,魏无畏正皱着眉头于房间中写画着什么。

    一些好的客栈为了满足入住客人的需要,除了本身牌面的那栋大楼房外,也会有如魏无畏所在的独栋宅院,价格自然也会贵一些。

    “咚咚咚…”

    敲门声响,魏无畏抬起头望了望本就开着的门口。

    “进来!”

    一名中年管家模样的人进入房间。

    “家主,从定元府和杜明府购置的醉今宵和杜康酒都已经到了,晋州红粉头应当在路上,算算时日应该赶得上,京畿府的金玉酒就算快马加鞭怕也是赶之不及。”

    “嗯,赶不及就赶不及吧,这些酒也已经够了,大伯三叔他们尝过酒没有,哪种最佳?”

    管家公略一思量,才回答道:

    “据老奴所知,众酒中当还是春惠府本地的千日春略胜一筹!”

    “好,你下去吧。”

    “是,老奴告退!”

    等老管公脚步无声的走出房间,魏无畏才拿起毛笔将纸张上的醉今宵和杜康酒划去。

    为了此次五月十五的事,魏家已经准备了三十几种好酒,其中不乏与千日春齐名的名酒,有的自德胜府带来,有的直接在春惠府购置,有的则快马加鞭的从其他地方备货运来。

    “哼,那郑千秋每年也不过准备两三种好酒,重头戏还是千日春,我魏家胜你十倍,我就不信那老龟不来!”

    嘀咕一句,魏无畏再一次从胸口拽出那块蓝玉在胖乎乎的手中把玩,对着窗口光线细瞧,也看不出曾经见到的四个小字。看。毛线、中文网

    ‘要是上了仙山,那上头银子好不好使?万一要是不好使那吃穿度用怎么解决,家里几房小妾怎么办?逢年过节能不能下山回家呢?或者把机会让别人,可我还没儿子呢……’

    魏无畏的思绪又一次开始发散。

    。。。

    五月十五当日,天色渐晚。

    早就在南城外等着的计缘终于再次听到了魏无畏的声音。

    从下午开始,魏家一行分成七八个批次,用小推车将搜罗的美酒运出南城门,到了傍晚魏无畏才和一个老管家模样的人慢悠悠走出南城门,手中还提着一坛千日春边走边品。

    “啧啧啧…这春惠府倒是真的好江好水好地方,居然能酿造出如此美酒!”

    听魏无畏评价,边上的老管家也是笑道。

    “听说当年圆子铺只有一间小酒肆,千日春也只是自酿土酒,好喝却无名气,时任知府无意间喝过之后惊叹不已,遂上供京畿府,皇上品完龙颜大悦,特御赐千日春之名。”

    “哦,原来如此!”

    而坐在城外一个树上的计缘也是暗自点头,只是听见远处魏无畏酒坛子里大半酒液充实的晃动声,再瞧瞧自己手上最多还剩两口的小酒壶,只能叹了口气。

    太阳接近西边地平线,天色也很快就暗了下来,春惠府城的四方大门也逐渐关闭。

    到了这时候,在春惠府城外的人已经骤然稀少,除了江面上有些楼船舟坊,或许也就城东码头那边还会有些人,而城南这边则基本就剩早已出城并暗自躲藏的魏家人。

    魏无畏带着老管家一直贴着江边往西南走,沿途杨柳不断,待到大约五里后看见了几颗尤为壮硕的杨柳树横倒长向江中。

    此时天空圆月高挂,江面晚风徐徐,除远处江上远远百丈之外有一艘楼船,四下没有什么人烟。

    “啪啪啪……”

    老管家运起双掌,掌风呼啸交击,发出通透响亮的击掌三声。

    声音落下没多久,周围一些小林后面就有人推着小车陆陆续续出来,总数大约二十几人,共八辆小车,有的车上绑满了五斤装的酒坛,有的小车干脆就是半人高的大酒坛子两只。

    “家主!”“家主!”

    “见过家主!”

    小声的问候陆续响起,魏无畏对其他人都可以不吱声,对其中两个长辈可不敢托大。

    “大伯,三叔,你们从小看着我长大,叫家主我听得牙疼!”

    “呵呵呵,规矩不可逾越。”

    “正是,家主,今夜已经尽数准备妥当,可否开坛往江中倒酒?”

    魏无畏看了看天再望了望宽阔的江面。

    “好,先往江中到一坛千日春和杜康!”

    “是!”

    两名魏无畏的长辈亲自从其中两辆小车上各抓一坛酒,运掌轻轻往封口上一扇,封泥便被拍飞,随后直接提酒站到江边向下倾倒酒液。

    计缘躲在下风口三十几丈外的一棵柳树上,闻着飘来的酒香,颇有种暴殄天物的可惜感。

    虽然看似离得不算远,但计缘也不怕被会被老龟和魏家人发现,后者自不必说,前者就算有些道行,毕竟还未化形,若是泡在水中,有些水族天赋异禀可能会发现计缘,可在岸上就没那么神了。

    带两坛酒倒完后过了一会,江面终于有了变化。

    “哗啦啦啦……哗啦啦……”

    远处江面浪花渐起,引得一众魏家高手心头一凛,计缘也是定睛朝着近岸的江面看去。

    只见有一道水纹荡漾着接近,旁人肉眼只能看到水波而看不透黑暗中的水下,而计缘的眼中,水下那只老龟清晰可见,正划着水游来。

    “哗啦啦……”

    巨龟到岸边探出半个身子,将一众魏家人骇得仓皇后退。

    月光下,老龟半个脊背就足有一丈宽,大得好似一条小船。

    “哦?姓郑的小子没来?看来他命里的劫数还是未过……”

    老龟半个身子依旧在水里,趴在岸边的两爪将岸基泥草都按下去一层,望了望周围的美酒才继续道。

    “由此看来,其人是落到了你们手里,但与我而言并无任何影响,或许反倒是件好事。”

    哗啦啦…

    岸边江面升起一道道扭转的水柱飞向岸上的几辆推车,卷住小车之后又哗啦一下散开,形成一股微小的浪头,将小车纷纷推往江面。

    “噗通~”“噗通~”“噗通~”……

    八辆小车纷纷落水,在此期间魏家人无一人说话,全都惊骇的盯着这一切,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妖物和御水术法。

    “怎么?没要求?只是送酒?呵呵呵……说吧!”

    老龟将酒卷入江中,并未马上离开,而是等候在岸边。

    魏无畏这才惊觉过来,朝着老龟郑重执礼作揖。

    “这位仙长,我乃德胜府魏家家主魏无畏,身怀家中祖传玉佩,只知玉佩来自仙府玉怀山,却不知如何入得仙门,还请仙长指教!”

    老龟诧异的转头望向魏无畏。

    “你居然知道玉佩来自玉怀山?走近些,让我看看你!”

    魏无畏哪怕心中发毛,也咬牙硬着头皮靠近老龟,走到了一尺距离才停下,心跳扑通扑通的好似急鼓。

    “嗯!?为何你的命数模糊不清!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分明只是一个凡人!”

    常人有毅力能改变命运,但怎么可能模糊命数!

    老龟在诧异沉思中忽然再次抬头,死死盯着魏无畏。

    “你既然知道玉怀山,可,可否是见过什么高人?”

    魏无畏呼吸平稳了不少,听闻老龟的惊愕,几乎第一时间想到了宁安县那小院中安然下棋的身影。

    但他不知道计先生是否会允许自己透露其信息,所以此刻犹豫不决。

    而江中老龟却好似看穿了这一点,语气急促道。

    “你定是见过对不对?你定是见过!魏无畏~~!”

    老龟剩下半个身子居然也从江中爬起,声音一改之前的平缓,已经变得激动而洪亮。

    “可否向高人引荐我这老龟,或者你帮我带句话问问亦可,魏无畏~~~!你倒是听没听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