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77章 喝不起(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77章 喝不起

    春沐江乃是稽州境内有名的大江,其在春惠府境内蜿蜒的江段最长,也经流州内多府,并作为地界标志擦过另外两个大州之地,最终汇入大海。看.毛.线.中.文.网

    而从德胜府的的九道口外通往春惠府府城的江段比较平直,尤其是这个季节偏东南风较顺,从德胜府方向前往春惠府时间很短。

    除了第一天晚上有人落水,有开了灵智的大青鱼救人和讨酒,之后两天的航行并无任何波折,欣赏或听着沿途的小山林野声音,顺风顺水的在第四天清晨看到了春惠府府城外的大码头。

    越是接近春惠府大码头,周围的船只就越多,从单人小舟到大楼船,从客船货船到渔民的打渔船,其繁忙程度不是九道口县那个码头能比的。

    船客们全都站在了舱外眺望,码头后方的能看到春惠府城高耸的城墙,和内里那些高出城墙一节的楼宇。

    接近春惠府城,风力倒是反而变小了,年轻船夫已经开始摇橹,船客们也从眺望府城状态将视线转向周围。

    码头上的嘈杂声响也越来越明显,装货卸货,上客下客,计缘所在的小船找了一个边缘一点的泊位,慢慢的靠岸停船。

    到了这时候,同行三天的众人都知道要分别了,船费在开船当天就已经结清了,所以随时可以下船。

    “各位客官,那江神祠就位于东城外南侧,出了码头不进城直往南走就能看到,也算是这春惠府城一景,得空的话可以去拜一拜江神老爷!”

    老船夫将缆绳系好,笑着冲正欲下船的众人建议,这一趟船顺风顺水,主要是船上的船客也好,舒心!

    “好,一定去瞧瞧!”

    “不错,定会去拜一拜上一炷香!”

    “船家再会啊!”“后会有期!”

    ……

    计缘也同旁人一样在码头朝着船家拱手,船家两父子没有去城里的需求,会在码头就地购买一些东西,打扫打扫船只就挂起德胜府九道口的牌子,多少载一点顺路客回家。

    船上六人一起走出码头,其中一个书生立刻询问计缘。

    “计先生,我和同窗准备逛一逛春惠府城,再去游览一下江神祠,先生若是没有安排,不妨与我等同行啊?”

    “是啊计先生!”

    计缘看看这几人,也是拱了拱手。看1毛线3中文网

    “多谢美意了,计某还是有事的,大家同舟一路,他日有缘再会,计某就在此先行别过了!”

    几人相互之间道别,也各自朝着目的地前去,而计缘先走一步,脚步越走越快,片刻后已经不见人了。

    ‘今天是五月十二,不知那魏无畏是否已经到了春惠府,准备妥当了呢?’

    带着这种想法的计缘,首先找的就是城内哪家有出名的美酒,看看究竟有多好喝,能引得老龟出来。

    毕竟计缘在这世界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喝得最多的就是宁安县的花雕坛子酒,不过那酒各地都有,不是什么稀罕物。

    反正五月十五前就南城门附近等着,应该总能发现魏无畏,毕竟计缘那听力,熟悉的人打个嗝都能老远分辨出来。

    至于魏无畏想法子见老龟那会,计缘本着看个新鲜的心态不打算现身,毕竟知道这事的估计除了魏家,也就那一夜的“公门高人了”。

    不过计缘就算想现身其实也无不可,反正在魏无畏眼中他也是个高人,高人知道这事就不显得突兀了。

    。。。

    春惠府的繁华赛过宁安县和九道口不知凡几,凭借不佳的视力和极佳的听力和嗅觉,计缘在城中逛着依旧好似刘姥姥进大观园。

    打听半天,计缘终于找到了眼前这家名为园子铺的酒肆,一股淡淡弥漫的酒香好似在说明此店的名不虚传。

    酒肆并不是很大,也没有二楼,内部就几张桌子而已,买酒和喝酒的人好像都不多,只有角落两桌有人吃着下酒小菜喝着酒,而且这下酒菜不像是酒肆的菜,更像是自带的,因为包着荷叶呢。

    倒是铺子里伙计模样的人不少,只是都在几张空桌子上休息,店掌柜则在柜台后面不停拨动着算盘,对着账本“噼里啪啦”算个不停。

    “掌柜的,听说你们这的千日春乃是春惠府别无分号的名酒,不知需多少钱一壶啊?”

    计缘进店冲着店掌柜问了一句,后者把手头的数算完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本店只卖两种酒,千日春二两白银一斤,整坛可优惠少许,江花酒一百文钱一坛,有五斤。”

    “二两?”

    计缘诧异了一句,这价格贵得可不是一星半点,二两都够吃多少顿饭的了,看来不止上辈子有贵死人的酒,这辈子应该也不缺!

    “客官可是要江花酒?”

    掌柜的继续拨算账目,声音没啥起伏,让计缘稍显尴尬。

    “呃,掌柜的,这千日春既然能拆坛散卖,可否买个一杯尝尝味道?”

    “一杯?”

    这种要求着实少见,主要还真没人有这个脸在园子铺提出来,掌柜不由抬起头来细看一下计缘。

    宽袖灰衣袍,头顶红木簪,背着包袱提着伞,穿着素雅整洁,发型看似散漫却却出奇自然,不像有钱人却也不像是来捣乱的,在看只睁开一半的眼睛时,掌柜的明显微微愣了一下。

    “客官是才来春惠府?”

    “今日初到,打听到千日春的名头,就想来试试。”

    “来来来…”

    掌柜的点点头,一边朝着计缘招了招手,一边从背后架子上几个小坛子里捧过一坛,拔开封口塞。

    取出一个小瓷杯放到柜台,再用一个精致的小提勺伸到里头提出一小半,琥珀色的酒液滴溜溜的刚好倒满小瓷杯,倒完杯口还与提勺连着细丝,掌柜一颠才断开。

    “客官请用吧,劳您品一品这千日春的滋味再评价一番,就当是酒钱了!”

    计缘嗅着酒香靠近柜台,也不说话,伸手抓起瓷杯凑到嘴边尝了尝,居然没先尝到需要适应的苦涩味,口感反而淳厚中带着细腻的一丝甘甜,且度数比以前喝过的花雕略高。

    再一口将这本就不多的酒饮尽,才有微苦味和酒味刺激冲鼻,后又转为淳厚的甜涩,咽下之后口中回味的甘香也久久不散。

    计缘上辈子本不喜欢喝酒,认为什么酒都难喝,没想到这辈子却能品出这番滋味。

    “好酒,无愧千日春之名!”

    计缘也不说什么露骨的赞美话了,直接从怀中取出两枚标准的一两圆锭银放在柜台上。

    “这酒一口着实不够,便是少吃几顿也得买上一斤。”

    掌柜的笑逐颜开,这已经是最好的赞美了。

    “客官稍等!”

    取了银子过称后,掌柜的从背后架子上取下一个小酒瓶递给计缘。

    “千日春一斤。”

    计缘接过酒再看看店内的情况,想着八成这酒会供给各大酒楼客栈等处,也定会有商贾货运四方,园子铺应该也就是个亮招牌的地方。

    “哎,掌柜的,你们这酒可是贵得连神仙都喝不起啊!走了走了……”

    计缘笑叹了一句,带着些自勉和向往的意思,把自己比作神仙,提着酒瓶子跨出店门往外走去,这话在外人耳中自然成了句玩笑话。

    店掌柜的笑着摇摇头,因为计缘刚刚品酒又咬牙买酒的举动,显得心情很好。

    正准备整理小瓷杯的时候,其人伸出的右手却顿住了。

    千日春享誉在外,除了滋味好,还有一个特征就是酒稠粘杯,即便是用最平滑的陶瓷杯,也绝对会粘着一些酒液,属于舔都要舔几次才能干净的那种。

    可眼前这瓷杯,内里白白净净无一丝酒液留存,掌柜的再伸出手指往杯中一抹,神色更是一愣。

    ‘干的?’

    或许是一个高明江湖客?

    可回想方才那人轻缓的喝酒动作,再想到其离开前的一句话,掌柜的莫名就是心中一跳。

    立刻抬头张望,一声“客官……”才出口,可又哪里还见得到计缘人在何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