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65章 人间花雕也醉(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65章 人间花雕也醉

    龙向来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即便在这个世界龙的高度或许逊色于上辈子的中华,可一国至尊依然身披龙袍,龙之一字的意义一样深重非凡。www.kanmaoxian.com

    现在的计缘,说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但出奇的是,明明内心紧张亢奋到不行,身体上的反应却是平平,或许是因为在之前的相互交谈中,计缘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也或许是现在这个问题本身牵动计缘的思绪。

    外道传上其实并没有记录这一则故事,没有龙属为稽州布雨两百年的事迹,计缘也不知道这老者看没看全过外道传,但这个问题其实和外道传关系不大了,甚至和外道传成书者的思想倾向也不大。

    ‘这是在寻求一种肯定吗?’

    保稽州风调雨顺,其实难度未必真的很大,毕竟天候变化本就是自然规律,只要没有什么反常情况,节气到了自有天降甘露,难得是两百年持续不断,保证没有大旱等变数意外,计缘隐约觉得,这其中可能不光是有能力布雨那么简单。

    夸奖的话谁不会说,可旁人听得会少吗?其本身真的只是想听一句恭维吗?计缘隐隐觉得这是一个心结,属于龙蛟的心结。

    但或许是因为老者很和气又讲理,也或许是因为可能遇见了在所有华夏人心中都分量很重的“龙”,计缘在亢奋过后,这会心气也上来了。

    计缘那苍色无波亦无神的双目直视身旁老者,回答得颇有些答非所问。

    “就计某个人而言,十分钦佩此龙护佑一方丰雨两百年,更乐见其为善,但若在三百年前叫我遇上当时的孽蛟,而我又有那个本事的话,非斩了他不可!”

    老者皱眉眯眼,嘴角有些许白气漫出。

    “那么先生以为,此龙这两百年功绩能否抵消当年水祸之孽?”

    这语气和样子,令计缘心头一跳,哪怕没释放什么力量却有无与伦比的压迫感,看来龙只是看起来好说话,未必真的好说话……

    是的,如果说之前怀疑其是那同走水螭蛟有关联的非龙即蛟,那么现在计缘已经肯定了老者就是那条龙。

    刚刚说出了心里话,但计缘也不打算因为心中升起的惧怕,就立刻满口恭维,易地而处,换做自己坐在对面,绝对不喜欢这样见脸变色的态度。

    哪怕心中忐忑,但计缘就像是没有看到老者的变化,只是将外道传轻轻塞进包袱里,借由这片刻的移开视线竭力缓和自己差点撑不住状态。kanmaoxian.com

    放好书之后,计缘才重新移回视线坦然直视对方。

    “倒要先问问老先生,如若所有人都认为你这两百年功绩已然可以抵消当年罪孽,已然功德无量,那么你还会继续为稽州行云布雨吗?”

    这句话直接点出了对方龙身,并且开头还缓和,可到了末尾,就像是为了抗拒恐惧感,计缘用上了质问语气。

    心里忐忑甚至略有后悔,可明面上的严肃咬着牙也要撑住。

    这个问题一出,直接把老者给问愣住了。

    眉头皱起望向石窟外,望向那早已雨停却还未散去的阴云,居然说不出答案。

    “在计某看来,功是功过是过,只有将功补过,没有什么功过相抵,计某恶的是曾经的孽蛟,钦佩的是现在的真龙,同样并不冲突!”

    这句话终于保持气势的说完了,计缘在心里狠狠定了定神,到外在却依然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此话一出,原本眉头紧锁的老者心头微微一震,转过头来望向计缘。

    “说得好,说得好!”

    两句肯定过后,老者似乎想通了什么又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后靠在石窟壁上抚须不时微笑着摇头,在心中也有一番联想自嘲。

    ‘呼……’

    另一头的计缘心头狠狠松一口气,甚至错觉性的认为自己现在呼气都是带着颤的,听到两个好字,他明白这一劫过去了。

    这一下心头一松,整个人都有些稳不住,直接就滑倒靠在了包袱,还好动作不是很大。

    想了下觉得还是献一点殷勤的好,顺势就从包袱里摸出仅剩的四颗大枣,匀了两颗出来伸手递向老者。

    “可要尝尝这鲜枣,此乃在下小住院中枣树自结之果,无甚神异,但却鲜甜!”

    老者转头一看,立刻笑逐颜开的拿过两粒枣子。

    “此季有枣倒是罕见,可还有多的?两粒与我而言可不太够啊!”

    这计缘相信,但这种要求刚刚怕的时候或许会给,现在他可不答应。

    “我一共就四颗了,已经给你一半了,将就吃吧!”

    说话间直接将两粒枣子一起丢进嘴里,咯吱咯吱咀嚼个不停,一股鲜香气从口中溢出,行为就像一个护零食的孩子。

    老者嗅了嗅香气,笑了一下,也学着计缘一口含食两枣,咀嚼起来鲜香四溢。

    “好果好果,灵气虽稀滋味甚佳,不知先生小住之处位于何方,可否容我去多摘些尝尝?”

    计缘忍不住笑了,这老龙够贪嘴的啊!

    “此时早已没了,计某出游前有言在先,托县内一名好友在我离开之后将枣子全部摘下,分予街坊领里共食,算算时日也不短了。”

    老者顿觉可惜,但似乎还不放弃。

    “先生好友之处是否会有多余之果藏储,让他匀一点给我也行啊。”

    “嘿,在下好友不过是一县学塾夫子,无法力无异术,加上家里还有个小馋嘴,藏不得枣子也藏不住枣子的!”

    枣子看来是真没了,但计缘话中的意思却让老者生了另外的好奇心。

    “先生好友是个凡人?”

    计缘微愣一下后点头道。

    “不错。”

    “可是闻名遐迩之高才大德?”

    计缘想到了那封信,会心一笑。

    “尚未有贤德之名。”

    老者这就皱起了眉头了。

    “一介凡俗乡学的夫子,何德何能可成为先生好友?”

    计缘吐出含在嘴里吮吸了一会的枣核,很自然的回答道。

    “何德何能?计某认这个朋友,难道还不够吗?”

    这是今天老者第二次愣神,甚至可能比上一次愣得更久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妙极妙极,说得对,说得好!计先生认何人为友,自然是先生自己说了才算,哈哈哈哈哈……”

    这突然而至的剧烈的笑声把计缘都给吓得抖了一下,装都装不住,而老者已经拖着湿漉漉的衣服站了起来。

    “不知老朽这妖族可否有这个资格做计先生的朋友?”

    这句话中带有无法忽视的明显期待感。

    以极其缓和的喉部动作咽了口口水,计缘也站了起来,稳了稳心神,硬是吧急不可耐的赞成话语掐死在喉咙口,而是换成了另一句。

    “那要看老先生下次请不请计某喝酒了!”

    “计先生想饮何酒只管说来!”

    “呵呵,只看人不对酒,仙府佳酿亦可,人间花雕也醉!”

    “哈哈哈,好一句人间花雕也醉!”

    老者伸手作揖,朗盛开口。

    “老朽乃通天江应宏!”

    计缘不敢怠慢,同样回礼。

    “在下计缘,算是宁安县人!”

    红光满面笑容开怀,就是老者现在的状态,相互施礼之后,其人缓步走出石窟石壁范围,转头面向计缘。

    “我尚需为稽州各府布一场芒种之雨,下次再见,定叫计先生喝个够!”

    说完这句,其人化为模糊龙形流光,刹那间破云而去。

    “昂吼~~~~~”

    天际龙吟好似雷音余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