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63章 缘之一字真奇妙(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63章 缘之一字真奇妙

    今天正好是五月初四了。www.kanmaoxian.com

    很快,计缘感觉头顶的光线也弱了下来,大片雨云已经飘至。

    “轰隆隆……”

    又是一阵猛烈的雷声响起,闪电在雷声前犹如超强的相机快门一般照亮了已经在乌云下有些昏暗的大地。

    呜…呜……

    外头的荒野上,雨未至风先行,草木灰尘席卷,不过还好计缘所在的石壁小窟有些特殊,两边石壁挡住了太多风,加上上边倾斜的角度,居然有种明明几丈外风势乱卷,石窟内却是比较平静的状况。

    “看来这雨会下得很大啊!”

    计缘笑了笑,伸手摸向包袱内,下一秒笑容就僵住了。

    抓过包袱打开看了看又翻了翻,总算在角落又找出四颗鲜枣,除此之外就没了。

    ‘我居然已经把枣给吃完了?’

    挠了挠有些痒的头皮,计缘这次是真的觉得自己可能在这待得有些久了,说到底要饿肚子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哎呀…这枣子来之不易,也抗饿,本来还想省着点吃的,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才多久啊……”

    才在哀叹呢,计缘突然耳朵一动,听到了一点不同于风声的响动。

    计缘顺着声音的方向望了望左侧,模模糊糊看不清,但也证明自己没有听错,确实是有人接近。

    ‘这种地方,也会有人来?似乎是从官道上拐过来的!’

    没过多久,来者的声音已经清晰可闻,能看到的共有三人,赶着一辆马车,牵着两匹马,匆匆往石壁土丘的方向过来。

    “前面就是卧龙壁了,快快快,趁着这雨还没下来,赶紧过去躲躲!”

    “快点,柱子、玉莲,你们从车上下来,这样车走的快点。”

    ……

    吆喝声和挥鞭声时有传来,听起来像是专门来躲雨的。

    计缘听着他们的话,再次审视了一下自己所在的这个豌豆形的岩壁石窟。看‘毛.线、中.文、网

    “卧龙壁?这到底像在哪了?”

    又过去片刻,赶着马车的一行人总算是到达了这所谓卧龙壁的近处。

    一行人中自然都发现了石窟另一头有个枕着包袱的人正在看他们,也就队伍中的一个可能年过半百的长辈朝着计缘略微拱了拱手,计缘实在不想起身,就抱书虚握回了一礼。

    双方没有说话,计缘看着他们匆匆忙忙将马车赶得贴近岩壁窟窿口,其中的两名壮汉就立刻麻利的从马车上取下一根顶端尖尖的木头,和一个木槌,开始在一边打起了拴马桩。

    忙活好一阵子,终于将马车和三匹马固定到了石窟边,那一行人也放松了下来,外头的和车上下来的人都纷纷到石窟中坐下。

    总共有七人,除了那名朝计缘拱手的长辈还有两名青壮男子,剩下的则是一名同样年纪不轻的妇女和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以及两个小男孩,最小的那个男孩比尹青还要小一些,大一些的那个男孩则是十三四岁的样子。

    计缘的视线着重在三匹马上扫过,再看看这些已经躲到石壁内的人,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就再次看起来书来。

    “轰隆隆……”

    雷声再响,大约十几个呼吸之后,瓢泼大雨“哗啦啦”得降下大地,明明是外边变得更加嘈杂,却有种突然天地安静下来的感觉。

    “哎呦真差点赶不上啊,这条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好距离这卧龙壁不算远!”

    队伍中的长辈语气轻松的说了一句,一行七人坐在那聊起了天。

    “钟叔,这雨多久停啊?”

    “似这种突然而至的瓢泼雷雨每年这时候都多,来得快去得快也快,想必至多一个时辰就会停了。”

    “大伯大伯,那边还有个躺着的人呢,动都不动,地上这么脏也睡,是不是个乞丐啊?”

    有小男孩这么指着计缘说了一句。

    “小孩子家的,休要对他人指指点点,都是躲雨的旅人罢了!”

    钟姓长辈语气稍显严厉的责备了一句。

    不过小男孩的话也引得计缘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好歹衣衫完整,邋遢也是相对之前的自己而言,应该也不算夸张…吧,怎么地也轮不到像一个乞丐呢?

    “嘿嘿嘿……又被人说乞丐~!”

    计缘有些神经质的笑了笑,主要是想到了当初那个彷徨的自己,又联想到了上辈子星爷饰演唐伯虎的某处桥段,正可谓是“今天的心情是大不同!”

    可惜事实未如同那群人中的钟姓长辈所言,雨势直到一个半时辰之后才逐渐减弱,大雨转细雨,有了停下的趋势,而石窟内众人除了计缘大多昏昏欲睡。

    “哎呀,有人淋着雨过来了呢!”

    已经安静了一会的石窟一端,小男孩的声音又嚷嚷起来。

    “哎呦,还走这么慢,这都淋坏了吧!”

    有人附和一声。

    计缘眉头一皱,暂时放下书册抬头望向雨中,朦胧间有一位内着圆领长衫,外套对襟直罩衫的年长者正在缓步走近这一处石壁。

    这人不但计缘能看得一清二楚,并且计缘还听不到雨水落到他身上的声音,但随着对方越来越近,明明其人身上的衣衫都已经湿了。

    计缘下意识的看看石窟对角的那七人,希望不是什么糟糕的情况。

    来人似乎心情不错,在雨中漫步到石窟边上,突然愣了一下,定睛看向计缘,似是才发现他在那里,而计缘则已经提着书坐了起来。

    双方视线交汇,两个呼吸之后,雨中来者笑了一下,就这么站在雨中冲着计缘拱了拱手,心下稍松的计缘也是笑着回礼。

    雨中人漫步而来,走入了石壁避雨的范围,又走到了石窟前,对着一侧视线好奇的七人只是颔首一笑,随后就直接走向计缘身边。

    人未到声已先至。

    “先生倒是好雅兴啊!”

    其人视线早已细细观察过计缘全身上下,衣衫上的灰尘,略显邋遢的头发,都说明计缘在这躺了不短时间了。

    计缘也是细细观察来人,个头不高不矮身姿笔挺,头顶方冠之下须眉皆长,眼神清澈中挺饱满,不似七老八十但也面似超过六旬,听得对方不知是称赞还是调侃的话,计缘带着笑意回应。

    “呵呵……不过在此小憩片刻罢了,说起雅兴,可比不得阁下雨中漫步的洒脱。”

    计缘说话间余光还在留意对方衣衫上滴落的水滴,脚步声和落到地上的声音他能听到,衣服上的水不似作假。

    来者绝非凡俗,却弄不清是神是妖还是仙,计缘内心可没表面上那么悠然自得。

    而来人的那份悠闲却不是装的,慢悠悠走到计缘身边瞥了一眼他手中的书册,似乎眼睛睁大了几许。

    “外道传?多少年以前的杂书了!不介意我坐边上吧?”

    “先生请自便。”

    就是介意,这场合也不适合说出来啊。

    那名老者就这么坐在计缘身边一尺距离,身上的雨水从所坐之处地面淌出,也流到了计缘那,不过对此计缘是真的无所谓,见他暂时没有说话的意思,自然也不会主动挑起话匣,拿起书册假意继续看书,心神则大半留意着旁人。

    两人一个心不在焉的看书,一个望着石窟外的雨水,沉默了一小会。

    “大伯,他们在干嘛呀?”

    “嘘…别乱说话!大家收拾收拾,雨停了我们就走……”

    那位钟姓长辈把声音压得比较低,似乎已经察觉出什么不对劲,说话间,已经使了眼色,让两个健壮青年前去拔拴马桩了。

    老一辈人常说,妖风邪雨易撞山魈精魅,这荒郊野外,来的那个太像是正常人,现在看来原本在的那个也不正常。

    是的,这种情况下,除了最小的孩在升起了好奇,其他人滋生最快也最强烈的居然是一种恐惧感,乡俗人朴素的智慧不能说全对,但也确实避免不少灾邪,这种当时的反应,很多没经历过的人或许很难想象,换成计缘的上辈子,定有不少人大骂其傻。

    石窟内变得很安静,只能听到外面逐渐稀疏的雨声,待到大约又过去一刻钟,雨水逐渐停歇,石窟另一端的七人则赶忙在长辈带领下,牵马赶车匆匆离开了。

    计缘此刻自然是希望那七人赶紧离开的,可看他们走得如此果决,计缘又不由在心中感慨:

    “缘”之一字真奇妙,有的人穷尽一生,到死都遇不上追寻的玄奇,有的人莫名其妙就撞上,却又心惊胆战,或许后悔的情绪会在事后才会发酵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