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46章 第二枚(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46章 第二枚

    在宁安县,距离牛奎山最近的除了水仙镇,就要数那些山脚村落了。看.毛.线.中.文.网

    这次计缘专程带着尹青和狐狸走小道,从山村方向前往牛奎山。

    在随同计缘一起简单吃过午餐之后,回家换掉学童装的尹青就蹦蹦跳跳的随着计缘一同出城了。

    赤狐在出城前一直藏在计缘怀里,出城之后才被放出来跟在身边。

    从宁安县到最近的牛奎山脚下,直线距离大约有十几里路,以计缘现在的脚程,即便不用全力也就不到一刻钟,但加上狐狸和尹青,也就当时游玩过去了。

    这个时代背景下的小孩子尤其是尹青这种书香子弟,是没有多少机会在孩童时出远门的,即便同属宁安县,山村风光对于尹青来说也是分外迷人。

    小孩子一玩闹起来体力好似无底洞,再累休息一会就又立刻生龙活虎,更何况尹青体质本就有些特殊。

    一会对着水车惊呼欢笑,一会跳入田野中抓田鸡虫子来对狐狸谄媚,一会又会想要同那些村中孩子一般跳到河里去洗澡,还时不时对着广阔的田野和树林放声大吼。

    计缘也毫不吝啬准备的糕点酥饼,让家教严厉的小尹青好好享受了一番什么叫做无忧无虑的郊游。

    有吃有喝还带着狗,嗯,是带着狐狸!

    边玩边走,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两人一狐到了牛奎山脚下,沿着一条赶山客踩出来的山道,用去小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登上了一座不算高的小山丘。

    到了山上,计缘也不让尹青随便乱跑了,万一被什么毒虫毒蛇咬了也不好向尹兆先交代。

    山中的风比之山下更显凉意,山丘虽然不高,但树木高耸怪石林立。

    计缘看看早就兴奋不已的赤狐,指了指更深远的山林方向。

    “你走吧,但愿你不只是我计缘人生中的一位过客,有缘再见吧!”

    “还有我,还有我!小狐狸你也别忘了我!千万别忘了我啊!!”

    尹青一直在憋着,喊出这句话的时候都带了哭腔了。

    “嗯对,还有小尹青”

    计缘笑了一下,心中五味杂陈,尹青的样子让他想起了上辈子被儿时的自己养死的那三只乌龟两只兔子和一只鹦鹉。kanmaoxian.com

    赤狐“呜呜”了两声,从计缘身边走开,几下跳到一块石头上,然后转身看着前方的一大一小,眼神有种人性化的不舍。

    计缘和尹青就这么站在那里和狐狸对视了一会也没见狐狸要离开的意思。

    “计先生,小狐狸不想走呢!!”

    “或许是要看着我们离开吧。”

    说完,计缘也不再多解释什么,牵着几步一回头的尹青转身下山。

    只是走了大约十几步,计缘回头一看,那赤狐果然还蹲在那块怪石上看着他们。

    “既然相识一场,计某再送你件礼物吧……”

    看了一眼天上的云彩,计缘对着那赤狐说道。

    “既踏上修行之途,便不再是懵懂野兽,什么都可以缺,却不能缺名字,如果不嫌弃,以后你就叫胡云吧!”

    听到计缘的话,赤狐眼睛一亮,一时间顾不上计缘曾经的叮嘱,在尹青面前对着计缘抱爪不停的叩拜!

    “啊!!!!计先生,小狐狸真的会拜人!!!啊啊啊啊!!!!”

    本来还在纠结计先生之前话语里奇怪之处的尹青,见到赤狐拜人顿时惊得大呼小叫起来。

    “呵呵,回家吧!”

    计缘拍拍小尹青的背,带着被激动冲淡伤感的孩子下山了。

    计缘也很高兴,远比表露出来的微笑要高兴得多,虽然还有些云里雾里,但刚刚袖中手臂又有过电的感觉,一枚棋子虚影在指尖一闪而逝。

    。。。

    兴许是累坏了,小尹青归途中在计缘背上睡着了。

    这直接导致了回去的时候速度比来时快了不知道多少倍,计缘以灵气运转身法,没多久就直接赶回了宁安县内。

    将尹青送回尹家的时候还不到尹家的饭点,果真是半日而反。

    只是计缘回家之后却马上又出门了,并且脱了常服青袍换了身手臂束紧的粗服,也用绑带将自己的自己随性洒脱的长发收束起扎在背后。

    在迅速完成这些准备之后,计缘直接轻功纵跃,借着枣树枝的弹性跳出了居安小阁,然后频繁在屋顶借力,顷刻间就出城而去。

    计缘只会两个简单障眼法,其一名为消形归去,其二名为一叶障目,界定比较模糊笼统但也有适用范围。

    障眼法障眼法,不过是遮蔽或转移别人视线使其看不清真相的手法,说白了不能太过依赖,至少计缘不认为自己消形就真的能隐形,哪怕是在普通人面前,倒是一叶障目会更实在一些。

    所谓一叶只是一个概念,代指微小的事物,一叶障目之法也指因为一件小东西的遮蔽而始终看不清全貌或真相。

    计缘用自己的几缕刘海施法,使得视其面貌的人看之不清或看成他物,因为刘海作为“一叶”是真实存在的,所以这术法虽小却要可靠得多。

    此刻计缘急匆匆出门,是因为在归程的路上远远看到一辆马车在官道上行驶,车旁骑马随行的两人正是中午时分在县衙口看到的劲装男子,那聊天的声音计缘是不会记错的,所以车内是谁不言而喻。

    计缘当然没有小家子气到别人背后攀谈他就要报复,又不是说坏话,主要是中午的时候因为听到县丞和那微胖男子的对话,下意识看了他们一眼,就是这一眼然计缘看到了那微胖男子领口有一抹隐晦灵光。

    那绝对不是这胖子自己的原因,应该是身上带有什么不凡之物。

    现阶段计缘对于修真之类的事情是处于一种饥饿状态的,只是理智使得他没有到处求仙问道而已,现在这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再不济也得亲自确认一下是什么,搞清楚来源。

    只是中午的时候明明听到这主仆三人要在第二天才走,现在却已经驾着马车上了官道。

    周围的风不断在脸上擦过,在城内还有所克制,出了城之后计缘身法全开,全力朝着刚刚印象中的方向追去,两刻左右的时间过去,远方的视线中终于出现了已经快要出了宁安县地界的马车。

    此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计缘无声无息的远远坠在后面,有些苦恼怎么实现自己的目的。

    ‘是直接追上去友好交流?还想个别的办法,或者说直接制住他们搜出东西再问?表现得凶恶一点?’

    计缘有些神经质的龇牙咧嘴一番,预演一下凶恶的面貌,他自认还是有点表演天赋的。

    不过不等计缘再多想,事情又出现了新的变数,在官道前方左侧的树林中,数道穿深色麻布粗服的身影瞬间窜出,挥动武器攻向马车方向。

    “不好!!有强人!!”

    两名护卫掌拍马背窜起,同来袭者交手。

    那名身穿黄衣的劲装汉子面对来袭者,太跃出马背的同时,一脚踏在马身上,借力而出,拳头咯哒哒捏紧,狠狠朝着其中一名强盗。

    “给我死!!”

    “当~~”

    势大力沉的一拳居然被对方刀背挡住,并且一瞬间抽刀隔开拳头,刀锋一转斜向上劈向对手,刀花好似一分为三。

    “呲呲噗…”

    三刀划开侍卫的拳势,其中一刀更是使得他肩头飙血。

    “雁翎三回!!!你是项峰,是燕地十三盗!!”

    黄装护卫一边后跃避开另外两名一起攻来的匪徒,一边骇然大喝。

    余光所及之处,同伴现在以一对四也是岌岌可危,身上已经伤了好几处了。

    一声锤肉闷响,另一名护卫挨了重重一脚,“砰…”一声砸中了尚在行驶的马车车身上。

    “给老子停车!!”

    其中一匪厉吼。

    “哎哎呦…”

    马车车夫赶忙拉住缰绳,哆嗦着蹲在那不敢动弹,马车里头的人则吓得根本不敢出声。

    项峰也不看两个如临大敌的护卫,持刀笑看着马车。

    “魏无畏,传言魏家代代相传一块蓝玉,能护得邪祟不侵,你应该带在身上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