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45章 野狐思乡(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45章 野狐思乡

    生活的平静并没有因为多了一只受伤的狐狸而被打破,在居安小阁的范围内修养,赤狐恢复的速度很快。wap.kanmaoxian.com

    唯一让计缘有些麻烦的是熬药,并且这狐狸在伤势大幅好转之后,每天都要吃一只鸡或者活鸭。

    起初计缘还给它煮一煮,但考虑到可能要放归大自然,不能让这狐狸没了野性,所以后面都直接买了活鸡活鸭放后院让狐狸自己抓。

    居安小阁的后院,每天下午都是一阵鸡飞狐跳,有时候学塾修课,小尹青也会十分欢乐的参与其中。

    可惜正所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计缘从来没有过把赤狐当宠物养的想法。

    好歹是一只灵狐,并非寻常家犬,多少次的白天和夜里,计缘都看到赤狐眺望隐约可见的牛奎山。

    一只习惯了大山里自由自在的狐狸,即便居安小阁再好,有计缘各种各样的规矩约束着,在心中也肯定比不过广阔的牛奎山。

    四月二十三,夜深人静之时,赤狐走出了偏房来到小院中。

    今晚夜空明亮,狐狸走到枣树前,一个冲刺就借力爬上了树,到了一根枝干上,随后沿着树枝小跑一阵再一个纵跃,轻车熟路的跳上了偏房屋顶。

    静静的在屋顶坐下,遥遥望着西北方向的大山轮廓,尾巴在身后一摇一摆,这一坐就是大半个时辰没有动。

    “想回去了吧”

    淡淡的声音响起,冷不丁把赤狐吓得跳了起来,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计缘不知何时也已经站在了屋顶上。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你本就是大山生灵,不必锁死在城郭之中,明日我就送你回家吧”

    “呜”

    赤狐这就又有些不舍了,不光对人也对居安小阁的修炼环境,要知道每天计缘施展天地化生之时,短时间内必然有灵气汇聚,比它在山中强很多。看。毛线、中文网

    看着这狐狸缩着身子,计缘好似能感受到它的想法,也是笑了。

    “做人不能过贪,做狐做妖也是如此,我计缘的自在和你这小狐狸的自在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比起在这,想必现在的你还是更渴望山野之间的逍遥。”

    计缘早看出来了,比起陆山君这种颇有道行的妖物,这赤狐明显是才开灵智不久,野性大过妖性人性,不是一个小院子能关得住的。

    “有舍有得,我尚且不能百事顺遂,更何况你”

    说完这句,计缘如柳叶般飘下屋顶,进房睡觉去了。

    第二日近午时分,阳光明媚。

    计缘漫步在城中,来到了离县衙不远的宁安学塾。

    学塾占地约一亩,周围围着一道围墙,院子内是一座两层的阁楼,白墙黑瓦,有竹有景,环境十分不错,也可见宁安县衙和县内乡绅对学塾的重视性。

    这次过来只为了接一下小尹青,这孩子很喜欢赤狐,虽然后者对他很嫌弃,但计缘觉得放狐归山还是该带上小尹青,如果尹兆先同意的话,就当带小尹青郊游一趟了。

    “孝悌为首,谨信次之,父母呼命,勿缓勿懒,父母教责,敬听顺承”

    还隔着一段距离,学童们齐声朗诵的声音就已经在众多嘈杂之中传到了计缘耳里。

    这里不是计缘上辈子所了解的中国古代,但文化背景却十分相似,即便一些文学书籍也有所不同,但教育的内涵却同是华夏思想,内容颇有大同小异之感。

    学塾前已经有不少人站在外面等候,多是一些大户人家的下人,准备来接中午修课时的自家少爷回家吃午餐的,其他学生不是自己回家就是带了午餐。

    能上这所学塾的孩子,本身家庭条件不会太差,但到底还是有差别的。

    计缘掐得时间很准,走到近前时学塾内的朗朗读书声已经停下,有学塾学生陆陆续续出来,与正往学塾走的计缘身边擦身而过,有的学生还细声细语议论眼睛有异的计缘。

    “计先生”

    正随着尹兆先一起出来的尹青一看到计缘就叫了出来,尹兆先也是和计缘相互拱了拱手。

    “尹夫子,计某欲将伤愈的赤狐放归大山,想让小尹青一起陪同,半日便回,不知尹夫子意下如何”

    放归

    尹兆先也见过那狐狸,灵性非常,有时候真觉得成了精,他倒不担心儿子随计缘出去会有什么问题,相交近三月,计缘的人品和深不可测的本事还是信得过的,只是他尹某人也有点心痒痒啊。

    可是没办法,尹兆先身为学塾夫子,不可能撇下学生随便外出。

    “既然计先生开口,自然是没问题的”

    “太好了”

    此刻听到尹兆先同意的尹青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原本听到计缘话的尹青虽然十分兴奋,却强忍着装乖不敢太跳脱,玩意自己爹爹说一句“不可”就完了。

    看着自己儿子这样,尹兆先也是笑着摇摇头,以前他总觉得尹青太过跳脱不够稳重,自从听计缘几次说小尹青灵性十足之后,对于儿子的天真烂漫也是大大包容了。

    学塾旁的县衙外,宁安县县丞正带着三人从衙门一侧出来,门口还停着一辆马车。

    县丞是一名短须的消瘦中年男子,此刻没穿官服,只是一身长衫加儒冠,身后有两人都身穿绸制劲装,一微胖者着宽袍。

    “我已命人在庙外楼备好酒菜,请上马车”

    “好,有劳县丞大人了”

    “哪里话哪里话”

    县丞和那名微胖男子客套期间,正巧看到了原处正和尹兆先拱手的计缘。

    作为前段时间县中奇闻的真主,县丞也是认得计缘的,加之对方在居安小阁住了许久,也就印象更加深刻,此刻不由多看了两眼。

    “县丞大人在看什么这二人是”

    那名微胖宽袍男子也顺着县丞的眼神望去,看到了不远处不远处学塾外的一幕。

    “噢,没什么,白衫儒冠那位是本县学塾的尹夫子,颇有学问,青衫者,是本县一位奇人雅士。”

    微胖男子侧头向县丞。

    “奇人”

    县丞点头道

    “奇人”

    随即县丞又笑着抚须,对宽袍男子将那赤狐拜人的事情简单描述,听得三人也是颇觉有趣。

    “红狐拜人求救,恶犬闻声自退竟有这等事情”

    “哈哈哈,市井流言尔,亦真亦假必有夸大之词,然县令大人亦曾言,计缘此人绝非凡俗之辈也。”

    两人正说着,突然见到不远处学塾口,计缘转头朝他们看来,但也只是一眼就移开视线,领着尹青离开了。

    县丞愣了大概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才想到还有正事。

    “魏家主请,我们去庙外楼”

    “呃好,县丞大人先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