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1章 从不爆粗,但忍不住(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1章 从不爆粗,但忍不住

    等完全听不见任何声音后又过去了好一会,计缘一下子就靠在了山神像上没了力气,更多的汗水不要钱的流出来。www.kanmaoxian.com

    刚刚耗费的体力就好似大学期间连续跑了几次五公里越野,现在的计缘连动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只是如同一条死狗一样靠着山神像喘气。

    这情形看得张士林等人有些不知所措,原本他们正在庆幸自己还活着,这会就慌了神。

    “大师,大师您没事吧?”

    “水……”

    “水水水!!快给大师弄点水来!!”

    张士林和一众行脚商手忙脚乱,取毛巾的取毛巾取竹筒杯的取竹筒杯,还有人在边上用衣服给计缘扇风。

    “水来了水来了,大师您喝!!”

    张士林原本想将竹筒递给计缘,发现对方只是喘气没有抬手,就小心的将竹筒凑到计缘的嘴边倾斜。

    “咕噜…咕噜…咕……”

    一阵狂饮之下计缘都喝够了张士林还紧张着不松手,而现在嘴里堵着竹筒手脚又无力。

    ‘靠,有点眼力劲啊!!!’

    计缘只好屏气闭嘴,等看到水淋出来了张士林才意识到大师不要喝了,赶忙把竹筒撤了。

    “嘶…呼……”

    计缘长出一口气,算是缓过来一些了。

    张士林和其他行脚商见状纷纷也跟着松了一口气,随后忽然想起来什么,张士林直接在计缘面前跪下了。

    其他行脚商见状也纷纷效仿。

    “谢大师救命之恩,谢大师救命之恩,给您磕头了,给您磕头!!!”

    “谢大师救了我们!!”“谢谢大师……”

    剩下八个行脚商磕头落地有声,不是装装样子的。看。毛线、中文网

    这头磕头计缘非常不好意,长这么大被人鞠个躬都害臊,更别提被这么多人磕头了。

    “快起来吧,别磕头了,你们不埋怨我没能救下王东他们就不错了……”

    这是计缘心里话,上辈子见多了升米恩斗米仇的事情,与其让行脚商们在心里念着带来什么变数,还不如自己先挑明了。

    果然,此话一出行脚商们都愣住了,相互之间看看,气氛有些尴尬。

    他们没胆子承认这点,但不代表没这么想,实际上就连张士林也想过如果大师早点出手,王东和金顺福他们就不会死了。

    这些行脚商的沉默证明了计缘的猜测,他又不是黄老邪,喜欢我行我素自虐,做好事未必需要别人一直念着自己的好,但也不想在人心里留误会。

    计缘想得有点多,万一这些人里头有人回头越想越愤愤呢,万一那些死者家人一直愤恨呢,说不定怕猛虎怨自己呢。

    “不是我刚才不想救那四人,实在是刚才我也分身乏术,你们也听到那猛虎精所说的了,化死为生这种事情哪里能简单了,当时伥鬼前来,我正在关键时刻,浑身不能动弹!”

    反正编一次是编,编两次也无所谓了,计缘也就胡诌了,还打算说严重些。

    “为了救你们,我不惜耗费自身道行破困而出,可惜那四人已经离开,现在这状态吗,能保下你们已经是万幸了!!”

    结合计缘现在这幅样子,这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让张士林等人倍感汗颜。

    “嘿,以后多留心眼,深山老林,夜遇什么俊书生美妇人,都不是什么正常事。”

    计缘这语重心长的话既是说给行脚商,其实也是在提醒自己。

    “谢谢大师教诲,谢谢大师教诲!!”“谢谢大师!”

    “大师您饿吗?我们还有点吃的。”

    “别大师前大师后了,叫还是先生把……”

    计缘觉得大师这词怎么都像是被人当神棍了,还不如猛虎精陆山君的用词妥当。

    至于吃东西,虽然他知道现在身体很虚,可实在是没有任何胃口。

    当晚,哪怕知道危险已经远去,可依然没什么人敢睡觉,除了累到不行的计缘,他发誓自己仅仅是累得想躺着休息一下,结果几秒钟入眠。

    。。。

    第二天天一亮,在担惊受怕中挨了一夜的行脚商们都坐不住了,纷纷起来准备离开这里。

    张士林等人将另外四人的行李全都拿出来,放到自己的背篓里,空的背篓就套在自己的背篓下面。

    “哎…小东走了,怎么和王叔交代啊……”

    “是啊,老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呢…这一下…哎……”

    “刘全和李贵都还没娶媳妇,年纪轻轻的……”

    “以后我们多帮衬着点吧!”

    “是啊,只能这样了……”

    行脚商们唉声叹气,因为天亮,惧怕感已经缓和了不少,气氛有些伤感。

    张士林走到山神像后面,那位高人还在酣睡,身上盖着一件衣衫和蓑衣,都是张士林他们在计缘睡着后盖上的。

    也不愧是高人,昨夜所有人都不敢睡,就连尿都憋着,也只有艺高人胆大的才睡得踏实。

    “大师,大…先生,计先生,我们要走了,您有什么打算?先生?”

    计缘疲惫得很,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

    “先生,我们要走了,您有什么吩咐吗?先生……”

    “哎…别吵我…烦不烦啊……”

    睡梦中的计缘一手挠着面部的瘙痒,一手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士林,别打扰先生睡觉了!!”

    “是啊张头,先生都在这住一个月了!趁现在天亮我们赶紧下山吧!”

    “士林哥,先生都赶人了,我们快走吧!”

    张士林本来还想当面道个别,最好再求个什么护身符之类的,现在也不敢多打扰了。

    犹豫了一下,从箩筐里取出一袋干饼馒头和一个装满水的竹筒,小心的放在山神塑像旁边。

    “我们给先生磕个头再走吧!”

    “嗯对。”“有道理!”“好!”

    一众行脚商和张士林一起,围在山上像一侧,跪下来朝着熟睡的计缘磕了两个响头。

    “咚咚咚咚……”

    “哎吵个屁啊……”

    计缘翻身骂了一句。

    “哎呀先生生气了!!快走快走!!”“走走走!!!”

    “哎等等我。”“嘘,小声点!!!”

    …

    行脚商们赶忙背上背篓,离开了这座令他们惊心动魄的山神庙,并且在心中暗自决定,以后绝不走牛奎山这条道了。

    。。。

    日上三竿,庙里头的计缘伸着懒腰醒了过来。

    “嗬阿呼……睡得…真舒服啊!!!”

    周围似乎有些太安静了,计缘揉着眼睛看了一圈,虽然视线模糊得很,也看得出天亮了,就是觉得有哪不对劲。

    等等!!人呢?人都去哪了!!!

    卧槽槽槽槽槽!!挨千刀的张士林,你们他娘的把老子给落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