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 第10章 总算没被吓死(作者:真费事)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0章 总算没被吓死

    回答完这个问题,庙外猛虎和边上的伥鬼都充满忐忑,庙里的人则都吓得慌愣了好一会,所以有了片刻沉默。www.kanmaoxian.com

    计缘再次平复了一下情绪,苦思如何同吃人不眨眼的虎妖好好和谐交流。

    在庙外猛虎开始急躁的时候,声线悠长的话语终于从庙里传出来。

    “陆山君倒是好魄力,换妖而处怕是会欺言几人而已,倒是没让我看轻了你!”

    书生伥鬼不由在袖口中攥紧了拳头,猛虎精陆山君也是窃喜不已。

    “人乃万物灵长,或许有的妖认为食人最为滋补,陆山君以为如何?”

    计缘没等猛虎精再说话,直接再次发问。

    除了让外头的东西打消吃人的念头,他根本上还是在拖延时间,好让自己想到合适的话来应对,毕竟如果最后诓不住他,对方发怒暴起就全完了。

    不过简单的问题,外头的猛虎和伥鬼又急了。

    陆山君硕大的虎首只是盯着伥鬼,他自己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感觉说“是”绝对错,说“不是”又太简单了,万一庙里那位又问一句“为什么不是”怎么办。

    书生伥鬼急得左右走动,颇有种当初求学是严厉的先生在身侧考较学问的感觉。

    “想到了么,想到了吗?”

    “山君莫急,山君莫急…有了!”

    “快说快说!!!”

    书生下意识举起袖子想擦擦不存在的汗水,一边小声回答。

    “此问的回答自然不会是赞同前语,关键在于如何说明不赞同的观点,又不能驳斥山君前言,毕竟山君吃了五十三人……山君需如此道来……”

    陆山君虎首上的表情从懊恼到皱眉到舒展。看.毛.线.中.文.网

    “你是说我们不管怎么答必定是错的,只需要合乎本心不自驳就行了?”

    “然也,山君信我!”

    猛虎微微点头,冲着庙里开口。

    “先生所问在下苦思良久,我陆山君自诞生灵智以来久居牛奎山,少见其他妖类,不知他们想法,与我而言,诚然食人却是滋补,但先生此问令我顿觉不妥,还请先生教我!”

    居然把问题抛回来了。

    不过这样正合计缘的意了,作为经历过网络大爆炸时代的年轻人,见识过丰富到无法形容的各种信息和知识,只要不是慌到发蒙,其实搞点深奥有理的不难,别的不说那些鸡汤就很有噱头。

    这次没让陆山君和伥鬼等多久,庙里的人直接回答了问题。

    “常言道人乃万物之灵,草木禽兽之精为人所吸引,但人也是世间情绪最复杂的生灵,怨愤因果纠缠不休,妖物久食人易成瘾,以为滋补修行却早已戾气缠身,久之精进有余突破不能,日积月累更是性情凶戾灵性蒙蔽,直至疯狂……此,自取灭亡之道也。”

    陆山君这头大猛虎听得直咽口水,浑身毛发都微微竖立。

    从没有谁说过这些,书生伥鬼和他说的一些书上虽然常有劝人向善的内容,也但也多事一些可笑的迂腐话语,现在庙中人的话简直听得令他冒冷汗。

    因为他陆山君确实有种越吃越想吃人的冲动,也确实困于修行很久了,这一点庙里的人应该是不清楚的,所以两相印证,他自然很相信这番道理。

    这会,陆山君甚至已经忘了自己最初问的那个问题了,而是冲着庙内急问。

    “先生,可有,可有补救之法??”

    听到这话,计缘小心的舒出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去了一大半,蒙得很关键啊!

    “计某听陆山君之前所言,食人如同人食鸟兽,不存滥杀之念,饱腹不食,白日不食,老幼病残不食,在妖中已是难能可贵,呵呵呵呵呵,说不得当初陆山君没动我这烂乞丐也是承了这份情!”

    “不敢不敢!!先生高人,陆山君不敢冒犯!”

    陆山君心头又是一慌,赶忙应声解释,实际上最初确实是这种情况,只是后来逐渐觉得这乞丐或许不简单,但也只是怀疑,而今天则是确认了。

    计缘也不敢得寸进尺,而是缓声继续道。

    “补救之法说简单简单,说难也难,绝非一句不食人而已,但究其根本道理并不深奥,修行如做人,身正心正道正,此为根本。”

    计缘停顿了一下,觉得这句话逼格或许还达不到镇住猛虎精的地步,随后立刻再补上一句。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此前你问我所悟为何,此后你问我如何补救,皆是此理也……陆山君,你与计某缘分不浅,今日,说得已经够多了!”

    计缘说完这句就紧张的等外头的反应了。

    外头的猛虎眉头紧锁又伸展,伸展再紧锁,苦思冥想似有所悟又觉道深意长,但心里却踏实了许多。

    庙里庙外的沉默持续了足足好几分钟,这几分钟可把计缘煎熬坏了,但出奇的不是太慌。

    “沙沙…沙沙沙…”

    “呼~~~呼~~~”

    风声摇曳间,陆山君在苦思过后,四肢开始缓缓迈动,朝着山神庙的方向而去。

    每一下脚步声,都像是带着爪子踩在计缘的心头,冷汗不由得再次从后背渗出,心里直呼:要死要死要死!!!自己好像特么的装过了头,这下把自己作死了!!!

    这会反倒是张士林等行脚商心态要好一些,虽然也是紧张的不行,但一来他们听不见虎步,而来已经认定了边上有高人,心里安定很多。

    几个呼吸的时间,陆山君已经到达庙门口。

    随后在计缘和一众行脚商的惊骇感中,一只脑袋硕大目测体长接近四米的吊睛猛虎,缓缓跨入庙门,身边还跟着那个陆书生。

    黄毛黑纹,额前王字,虎目凶光,不怒自骇。

    行脚商们连手中武器的都握不住,纷纷吓得瘫软,计缘也是连动都不敢动。

    猛虎的眼神完全没有看其他人,而是望着那个坐在残破山神像边上的乞丐,岁蓬头垢面,一双似开似合的苍目平视着门口。

    “陆山君得先生指点之恩,没齿难忘!”

    猛虎居然身体上仰,前肢相交,双爪做出拱手的姿势,朝着计缘拜了三拜。

    随后身体恢复四肢着地,虎目转向伥鬼,口中一吸,一阵白气自伥鬼身上被吸入猛虎体内。

    “我曾许诺你,若能助我,当放你离去,你走吧!”

    书生伥鬼惊喜不已,朝着陆山君拜了拜,然后面向计缘直接下跪,磕了好几个头,又面向行脚商们磕了好几个头,没有多说什么话,直接化为烟絮飘走,烟絮还没出庙门就已经消散不可见。

    书生伥鬼离开后,陆山君望向那几个行脚商,在他们怕得要死的眼神中,又吐出了伥鬼王东,同样遣其离去。

    计缘见状有些僵硬的笑了下,总算自己没被吓死。

    “不敢打扰先生休息,陆山君告退!”

    做完这一切,留下这句话后,这只骇人的猛虎慢慢离开了山神庙,周围的风声也逐渐平和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