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一百六十三章以后便是柳氏陶樱(作者:小小一蚍蜉)
我娘子天下第一

《我娘子天下第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六十三章以后便是柳氏陶樱

    陶樱柳眉一凝,神色也没有丝毫不满的模样,就是水灵灵的杏眼始终直愣愣的盯着柳大少有气无力的样子。看。毛线、中文网

    “好姐姐,你别这个样子看着我啊!你这样我心里发怵。”

    “你自己前些日子亲口答应我的,了要满足姐姐我一切的要求。

    无论如何都一定帮我找到一支姐姐心仪的发簪呢!难道你想出尔反尔了不成?

    都君无戏……”

    陶樱反应过来现在的所处的环境,急忙改口:“都男子汉大丈夫言必行,行必果,你总不会言而无信吧?

    不过你要是实在想反悔的话,姐姐也无可奈何,不能将你怎么样。

    大不了随意买一支发簪就算了,不让你陪着就行了呗。”

    听着陶樱幽怨的话语柳明志心头一塞,暗道一声作孽有可违,自作腻不可活。

    “没有没有,弟当然不会对好姐姐言而无信了。

    弟既然当初已经答应了好姐姐你的要求,肯定到做到。

    不就是再去成康坊一趟吗?算什么事情?姐姐请!”

    陶樱娇怨的神色立刻展颜一笑,主动揽住柳大少的手臂笑盈盈的朝着铺子外走去,丝毫不在意如此亲昵的行为会引起过往路人瞩目的目光。

    大龙虽然民风开放,远非前世的宋明清时期可以比拟的。

    可是男女之间,手臂相挽这等如此亲昵的行为,大多也只有在一些隆重佳节的晚上才会出现。

    比如元宵灯会,七夕佳节。

    有情男女相伴游湖之时,手牵手,手臂相挽倒也不是什么太过稀奇的事情。

    至于光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虽也会有这等亲昵的场面出现,终究只是少数而已。

    比如江湖中互相心仪的有情儿女,就不会太拘泥于这些节。

    身心俱疲的柳大少跟个工具人似得,任由陶樱挽住手臂拖曳着朝着成康坊的位置走去,全然懒得在意过往路人的眼神了。

    就算没有累到身心俱疲,柳明志也不会有什么介意的。

    毕竟人家陶樱一个女儿家都不在意这些可能会引人注目的节了,何况自己一个七尺男儿了呢!

    只是早已经累的什么心思都没有的柳大少,并未发现走出店铺门前之时,陶樱唇角扬起的那一抹一闪而逝的窃笑。看1毛2线3中文网

    本以为成康坊此行,会让陶樱如愿以偿的买到一支价格合适又心仪的发簪,然而柳明志失望了,成康坊有名的七家首饰店铺逛了一遍,陶樱还是没有挑选到合适的发簪。

    而此时此刻的柳明志已经累成了狗。

    倒也不是真的身体累,毕竟柳大少从戎多年,出入行伍之间,为了能够胜利,辗转数百里发动夜袭的事情对于柳明志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

    之所以会感觉到累,而是心累。

    他就不明白了,不过就是一支装饰所用的发簪而已,里面怎么就会有那么多的门门道道。

    八成的以飞禽走兽,花草树木雕刻出来的簪体,随便一支不都能用来装扮盘起来的发髻吗?

    价格贵了钱不够,钱够了你又觉得发簪的质地不好。

    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发簪?

    对于途中柳明志提出的疑问,陶樱并未做出合理的答复。

    因为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不满意那些价格便宜的发簪的原因是什么,之所以不满意,仅仅只是单纯的不满意而已。

    对于陶樱的答案,柳明志除了叫苦不迭之外,别无他法。

    毕竟每当自己想要反悔之时,陶樱娇柔幽怨,可怜兮兮的模样总是能准确的击溃自己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反正柳明志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之所以到现在还能陪着陶樱逛下去,其动力是因为她在成康坊之时,羞答答的的那句回府之后任君采撷的承诺。

    那样的话显得自己多好色似得。

    走走停停,辗转流离之下,两人的身影最后出现在了两人的出发点兴安坊之中,而此时边的斜阳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一抹余晖了。

    “好姐姐,咱们兜兜转转了大半,最终又回到了你居住的兴安坊了,可是你还没有找到一支自己想要的发簪,也许真的是意不想让咱们十全十美吧。

    要不还是弟自己垫资,给你买一支质地上乘的发簪当诞辰礼物如何?

    你非要用弟算卦挣得那一两半银子买一支质地上乘,令你心满意足的发簪,这怎么可能嘛!

    要知道一分价格一分货,走到哪都是这个道理的。”

    陶樱抬手擦拭了一下额头的细汗,俏脸倔强的摇摇头,笑意悠悠的拉着柳大少朝着兴安坊仁和街的尽头走去。

    “最后一家,如果再买不到的话,咱们就回家。”

    柳大少虎躯一震,双眼发亮的看着陶樱笑靥如花的娇颜:“真的?”

    “当然了,姐姐虽然只是女子,却也是可以言而有信的哦!”

    柳明志轻轻地呼了一口气,顿时感觉到大半积累的疲倦之意一扫而空。

    反手主动抓着陶樱的皓腕加快了速度,双眼犹如探测仪一样扫视着临街两侧的店铺。

    顺心如意首饰铺。

    当这六个大字映入眼帘之后,柳大少犹如打了鸡血一样,直接拉着陶樱主动朝着店铺中走去。

    “两位客人,你们来的真不凑巧,店马上就要打烊休……李夫人,原来是您来了。”

    陶樱面颊微红的挣脱了柳明志的手掌,对着年逾五旬的掌柜的福了一礼。

    “女见过董老掌柜,有礼了。”

    “不敢不敢,夫人免礼,老儿不敢当。”

    “老掌柜,女的发簪?”

    “夫人放心,老儿早已经备好了。

    夫人请稍后,老儿马上去为你取来验货。”

    老掌柜神色好奇的打量了此刻已然目瞪口呆的柳大少一眼,转身朝着柜台后走去,弯腰翻找起来。

    片刻之后老掌柜便捧着一个首饰盒递到了陶樱的面前,打开了上面的盒盖。

    “李夫人,请过目,看看发簪的工艺能不能达到您的要求。”

    陶樱微微垂首,目光落在了首饰盒中的玉簪之上,盒中的玉簪是一支含苞待放的樱花花蕾,给人一种马上便要绽放光彩的感觉。

    玉簪的质地只能普普通通罢了,然而玉簪的雕工却是绝对的上乘手艺。

    令陶樱这位曾经见惯了各种名贵珠宝首饰的俏佳人,看到玉簪的样子也不由的眼前一亮。

    神色满意的点点头,陶樱抬手在荷包里取出一吊红绳穿好的铜钱递到了老掌柜的面前。

    “董老掌柜,女这次给的价格让你吃亏了,还望老掌柜不要介怀才是。”

    老掌柜急忙摆摆手:“李夫人言重了,两年来你在老儿这里买了这么多的首饰,哪一次价格上都是老儿占了您的便宜。

    李夫人难得特意要求老儿一次,老儿怎么敢介怀呢?

    既然这发簪的质量让李夫人满意,老儿也就放心了。

    至于这银钱就算了,马上新年了,就当老儿的一点心意,夫人尽管拿去佩戴便是。”

    “不可不可,这是老掌柜应得的,女岂敢毁约。

    老掌柜就不要跟女客气了。”

    老掌柜也不再客套,接过了陶樱递到手边的一串铜钱。

    “这……老儿就却之不恭了。”

    “理所应当之事罢了,请问老掌柜有没有将发簪价格的票拟按照女的要求开具出来?”

    “夫人稍等,老儿马上给你取来。”

    片刻间,老掌柜从柜台上的账本里抽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纸条递到了陶樱的手里。

    “李夫人,票拟完全按照夫人的要求开具的,您要不要过目一下?”

    陶樱浅笑着摇摇头,接过老掌柜手里的票拟收入了荷包之中:“不用,女信得过老掌柜。

    从今以后,老掌柜再称呼女的话,称呼柳夫人便是了!”

    “啊?柳……柳夫人?”

    “对,柳氏陶樱。”

    老掌柜瞄了柳大少一眼,似有明悟的点点头,对着陶樱行了一礼节。

    “老儿省的了,见过柳夫人。”

    陶樱嫣然一笑,轻轻的拍了拍腰间的荷包:“既然已经钱货两讫,女就不耽搁老掌柜打烊了。”

    “好好好,老儿恭送李夫人,恭送这位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