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1600 电话那头 (谢谢飘零一蜉蝣!)(作者:眉师娘)
奔腾年代——向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600 电话那头 (谢谢飘零一蜉蝣!)

    冯老贵和吴老师他们,早就听过剧团要进行什么改制,在他们来三亚之前,市文广旅体局就组织他们开过会,丁百苟在会上向他们保证过,他们的事业编制不会变,“老人老办法”,一直到他们退休,新招进来的人,才不会再有事业编制了。看。毛线、中文网

    知道了这一点,大家就放了心,丁百苟的老婆还在剧团,大家也相信他不会是诓他们。

    至于新招的人云云,鬼才会关心,剧团十几年没有进新人了,眼下的学员班,也是在张晨和谭淑珍的支持下,才重新办起来的,而学员班的学员,不仅是现在,就是以前,谭淑珍徐建梅和冯老贵他们还是学员的那个时候,就没有编制。

    学员班的学员,都是开始登台之后,才会依据他在团里的重要性,每年向省文化厅报,文化厅每年会给他们一两个名额,这些重要的学员,才一个个变成事业编,至于那些一直成不了剧团骨干的,就一直没有这个机会,有些在剧团跑龙套跑到退休,也没有等到一个事业编。

    这个情况,很像是那么多的民办教师,每年在等待转公办的机会一样。

    还有一些人,中途就转了行,去干其他的事情了,不再当演员,比如像香香老公他们。

    剧团这么些年,折腾来折腾去,大家对上面的种种决定,种种所谓的改革措施,早就已经冷漠,耳朵都听出茧了,反正再坏,也坏不到比现在更坏,要是比现在更坏,那文化局和市里的那些人,也不要有好日子过了,当年越剧团解散的那一幕,肯定会重演。

    徐建梅还在剧团里呢,要是他们的日子不好过,丁百苟在家里,也不要过好日子了。

    所以,对剧团的这些人来,什么改制不改制,他们都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你们折腾你们的去,我们过我们的日子,直到徐建梅满脸兴奋地和他们,定了定了,是张晨和珍珍要回来。

    “什么意思,徐建梅?”香香问。

    “剧团改制方案已经定了,是张晨和珍珍要回来当老板,懂了吗?”徐建梅。

    大家这才炸开了锅,明白了,是张晨和谭淑珍要回来,那太好了。

    “是不是真的,徐建梅?”有人问。

    “当然是,协议都已经签了,要成立一个‘永城婺剧团演出有限公司’,张晨和珍珍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是大股东,原来婺剧团的人,统统都去这个公司。看1毛线3中文网”

    大家见徐建梅的这么有鼻子有眼的,人家老公又是丁百苟,这才都相信了。

    接着冯老贵就接到了张晨的电话,在电话里,张晨一五一十,一一和冯老贵了。

    张晨,改制是把婺剧团和影剧院一起改,影剧院那里,我们准备造一座三十二层的大楼,里面有四星级的酒店,有商场有大型的超市,有影城,还有剧场和排练厅,以后我们剧团,在永城,就有自己的剧场了,不仅自己的演出不要再求人,还可以接待兄弟团的演出。

    冯老贵接电话的时候,其他的人都围在边上,冯老贵按了免提,大家听张晨着,就兴奋了起来。

    张晨和冯老贵:“那大楼造好之后,剧团就搬去大楼里面,剧团搬走之后,原来的高磡上,我们准备用来造宿舍,造好就分给大家住。”

    “张晨,张晨,我们有没有份?”香香在边上听着,实在是忍不住了,叫道。

    “当然有。”张晨,“每个成家的,不管是不是双职工,都可以分到一套,没有成家的,那就两三个人合一套,一个人一个房间,当然,学员班的学员还是住集体宿舍,有一幢我们准备做集体宿舍。”

    边上的人“噢”地一下欢呼起来,大家都有点不相信,在这个破剧团待着待着,还会有这么一,可以分到房子住,终于不需要大夏的,男人光着膀子,女人一件汗衫,汗流浃背地在走廊里做饭,那汗水滴到锅子里,都可以当盐了。

    而且会有自己独立的卫生间,会有二十四时的热水,想什么时候洗澡,就什么时候洗。

    即使是寒冬腊月,半夜里拉个大便,还要裹着棉大衣,从楼上下来,跑到食堂边上的公共厕所去解决,大便还没有拉完,屁股就已经冻木了。

    最尴尬的是匆匆忙忙从楼上跑下来,钻进厕所,蹲下来,拉到了一半才发现,自己忘了带手纸,手里拿着电筒乱晃,厕所的地上,连半张别人丢下的报纸或香烟壳也没有,那才是叫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样的日子,终于可以过去了。

    大家想着这家家都有一套房,大人孩和老人,各自有自己的房间,晚上解决生理需要,再也不用轻手轻脚像个贼,那是怎样的神仙日子,可能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大家还是有点不相信,可电话那头话的是张晨,张晨什么时候话不算话过?

    现在凭张晨和谭淑珍的实力,他们也有能力做到,不会给他们画饼。

    大家禁不住就乐了起来。

    张晨接着和冯老贵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招人和挖人,人招齐了,还要想办法排新戏,这剧团都多少年没有排新戏了。

    冯老贵好,张晨,只要待遇条件到位,我把周越桂和刘淑贞都帮你挖来。

    冯老贵的这两个人,都是婺剧名家,周越桂在用腔上很下功夫,多用色彩丰富的装饰音,演唱洒脱自如,堪称婺剧女生之最,代表作有《三姐下凡》、《狄青发配》等。

    青衣刘淑贞,一反真假声相结合的演唱习俗,改用以本嗓演唱,她轻声哼来娓娓动听,情真意切倍加感人,人称“乌烟花旦”,代表作有《三娘教子》、《宋江刺惜》等。

    不过她们两个人,现在一个七十六岁,一个八十四岁了。

    张晨骂道:“我要你挖她们干嘛,你这是缺母爱,要找干妈?我要你挖年轻人。”

    围在冯老贵边上的人都笑了起来,徐建梅:“老贵,我们不要刘淑贞,有种你把谭淑珍挖来。”

    大家大笑,许老师:“建梅,谭淑珍要是回来,你又要吃瘪了。”

    徐建梅扁了扁嘴,瞪着眼睛,那算了。

    众人又是大笑,吴老师,珍珍挖不挖都已经回来了,没听吗,她现在已经是老板了,张晨的对,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年轻人。

    “对对,别徐建梅再管不住自己的嘴,吃到拉肚子,连《盗仙草》的白娘子都没有了。”

    有人叫道,大伙又笑了起来,徐建梅转身冲着话的人去了,叫道,看我不撕烂你这张逼嘴。

    电话那边嘻嘻哈哈的,电话这边的张晨也被感染了,他也笑了起来,他和冯老贵,这里现在有很多的事,老贵,要么你们提前回来。

    冯老贵好,我知道了,张晨。

    挂断电话,冯老贵和吴老师他们,张晨让我们早点回去,要么,我们这两三就回去?

    吴老师摇着头,不行,不是有演出合同吗,合同没有结束,我们怎么可以违约提前回去。

    “吴老师,你是不是糊涂了?这酒店都是张晨的,张晨让我们回去,还有什么违不违约的?”香香叫道,众人都笑了起来。

    吴老师:“就是这酒店是张晨的,我们更不能拆他的台,你们想想,我们突然走了,这里的饭事怎么办,临急临时,让曹他们到哪里去找剧团来顶,哪个团行程安排好,行头和人员都到三亚,最快不要十半个月的?”

    众人一听,觉得吴老师这话有道理。

    吴老师继续:“不过张晨的事情,也确实要紧,剧团现在改制,那些还留在剧团的人和新招来的学员班的学员,难免会人心惶惶,还有张晨的招新人和挖人的事,都是当务之急,这样,要么老贵你先回去,我们留着继续演出,把合同演完了。”

    “老贵走了,那许仙怎么办?”徐建梅问。

    “实在不行,那就我顶一下,怎么,建梅,你觉得我顶不下来?”吴老师问。

    徐建梅赶紧:“吴老师你当然可以,我就是觉得那样会太辛苦。”

    “再辛苦不也就一两个月的事情,老贵,就这么定了,你明就回去。”吴老师。

    冯老贵好,他我那边事情安排好,中间要是有时间,我还会赶回来的。

    吴老师点点头。

    “老贵,最好你挖到新人,把他们一起带来三亚。”香香叫道。

    “可以,我们团以后这样的条件,全省哪个剧团比得上,肯定没有问题的。”

    冯老贵,大家想着,都觉得喜滋滋的,觉得老贵的没错。

    吴老师想起来了,他和冯老贵:“老贵,你到了杭城,就去省艺校看看,要是不错的学员,哪怕他是学其他剧种的,只要自身的条件好,就没有关系,招进来,改学起来快的。”

    “有好的琴师,也招一两个来,老贵。”

    许老师和冯老贵交待,冯老贵一一应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