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第一百二十章 这就是一场战争(作者:李佩云)
山泉客栈有点仙

《山泉客栈有点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二十章 这就是一场战争

    “唉,这个点打车不好打啊。www.kanmaoxian.com

    琉璃貌似犯难地颦眉。

    “美女,我送你!我开黄罐!”

    “美女,我送你!我开哑鸽!”

    “美女,我送你!我开笨驰!”

    “美女,我送你!我开薄码!”

    “美女,我送你!我开珐拉利!”

    ……

    “唉,我觉得我们挺有缘的。”

    点了点开珐拉利的小哥哥。

    “是是是,我叫长卿,美女怎么称呼啊?”

    珐拉利小哥颇有风度地拉开车门。

    “嘻嘻,先送我回家再告诉你。”

    琉璃屈身上车,最后收腿。

    虽然是牛仔裤,可是真的好长啊!

    “呲溜。”

    长卿悄悄咽了咽口水。

    风驰电掣的汽车没多久就带着两人来到一栋高级公寓楼下。

    “我叫琉璃,加个威鑫吗?”

    琉璃修长的手指拈着手机,展示了一下手机上的二维码。

    “好啊好啊!”

    长卿迫不及待地扫码。

    “那,回去注意安全哦。”

    琉璃挥挥手,和长卿道别。

    “那个……不请我上去喝杯咖啡?”

    长卿犹豫了一下,还是猴急地问道。

    “呵,有机会的。”

    琉璃轻轻挑了挑长卿的下巴,吐气如兰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然后扭身走入门禁。

    “嘶!”

    愣住的长卿猛地打了个哆嗦,太妖娆了!

    “唉?琉璃拉我进了一个威鑫群?”

    心不在焉地开车回家的长卿突然精神一震。

    看一下群名“琉璃和她的好友们”,可还行。看。毛线、中文网

    琉璃“欢迎新成员。”

    琉璃“都是家人哦,本群的目的就是聚集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同玩耍!”

    琉璃可爱jg

    紫宝宝“欢迎欢迎!”

    李狗儿“本群唯一群规,只宠琉璃。”

    长老板“哟,紫宝宝是你!”

    紫宝宝“嘶,长老板?你丫不是卖了珐拉利换成佶利了?”

    长老板“哈哈,劳资的肘子店上市了,大赚一波,珐拉利又买回来了。”

    忘尘道长“等等,这两个名字好熟,你们是……小乔殿下的榜二榜三?”

    长老板“哈哈哈,怎么可能!我从来不看直播!”

    紫宝宝“哈哈哈,怎么可能!我从来不看直播!”

    张大福“这么默契,要不……你们在一起?”

    群里陷入沉默。

    长卿突然感觉不对,貌似这个群不是这么简单的!

    群里只有琉璃一个女生,其它加上他五个全是男的!

    还一起玩耍?一女五男玩啥?指压板吗?

    作为一名资深的舔狗,长卿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种同类的气息!

    没错!劳资的感觉不会错!

    长卿握紧拳头,身上战意熊熊燃烧。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友群!这就是一个炼蛊皿!

    最后只有一个胜利者!败者将输掉一切!

    果然,琉璃的一句话,揭开了群里汹涌的暗战。

    琉璃“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两天就生日了!”

    琉璃“唉,真是忙晕了。”

    紫宝宝“哈哈,没事的,我礼物都准备好了。”

    长老板“别太辛苦,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注意休息哦。”

    李狗儿“我一直记得呢。”

    琉璃“你们别买礼物啊!”

    张大福“晓得啦!”

    长老板“放心,肯定不买贵的。”

    李狗儿“好的好的,不买贵的。”

    张大福“都是走心的,别担心。”

    长卿拿着手机冷笑一声,不买贵的?当真你就输了!

    这就是一场战争!

    点开舔狗商城,长卿心一横,一个驴包就下单了。

    呵呵,两天后,战斗结果即将揭晓。

    ……

    “老吕,快来快来,开盘了!”

    申公豹招呼着吕洞宾。

    “开啥盘啊?”

    吕洞宾凑过来看看。

    “人皇爷开的盘,买小牛多久出来,……七天一赔一,十天一赔二,十五天一赔三……”

    张贵介绍了一下盘口。

    “哟,这个可行啊,我瞅瞅。”

    吕洞宾看了看盘口。

    “三十天以上一赔八可行啊,我压一颗极品仙石。”

    吕洞宾搓搓手,掏出仙石就下注。

    “不不不,我们不赌这个。”

    温西西推拒了吕洞宾的仙石。

    “不赌这个赌啥啊?”

    吕洞宾懵逼地眨眨眼。

    “这个。”

    张贵拿出一张契约纸。

    “哦豁,我瞅瞅啊……输的付出一个能力范围以内必然可完成的条件……赢的按浮动赔率获得相应数量的机会对输者提条件……哟嚯这个好玩啊。”

    吕洞宾想想,这个能力范围以内必然可完成的条件,简而言之就是举手之劳,然后可以赢得其他神的条件,感觉还不赖哦。

    “现在才五天,离揭晓还远呢。”

    在契约书签名下注,吕洞宾拍拍手。

    “呵呵,等劳资赢了,一定让你喝复严洁。”

    申公豹坏笑一声。

    吕洞宾“!!!”

    卧槽,还有这种骚操作?

    “掌柜的你下的是啥?”

    吕洞宾扭头不想理申公豹。

    “六天及以内。”

    张贵的摊摊手。

    “哦豁,这不可能的,今天都第五天了。”

    吕洞宾笑着摆摆手。

    “赔率高啊,富贵险中求嘛,反正我的条件又不值钱。”

    张贵摊摊手。

    “这么说貌似也没错哈。”

    吕洞宾想了想,逻辑没毛病。

    “来来来,抽根烟。”

    申公豹又开始派烟。

    “给我也整一根。”

    申公豹顺着声音就递过去一根。

    “牛郎?!”

    吕洞宾吓得烟都掉了。

    “小牛,你这就出来了?”

    申公豹赶紧吸口烟压压惊。

    “唉,这次我觉得老婆太热情了,总觉得哪里不对。”

    牛郎抽了口烟,有点闷闷不乐。

    “哪里不对?”

    张贵点了烟,深吸一口。

    “以前好多姿势都不会啊。”

    牛郎有点忧郁。

    “噗!咳咳咳……”

    张贵一口烟呛岔气了,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

    “咳咳,小牛,我们作证,你保证没绿。”

    申公豹拍着胸口顺气,差点也岔气了。

    “咳咳咳,尊夫人天天宅客栈,绝对没有机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的。”

    张贵也赶忙表态。

    “那……为什么……”

    牛郎有点疑虑。

    “咳,‘鳌门皇家赌场’,你可还记得?”

    吕洞宾搂住牛郎肩膀,凑到他耳边压低音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