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未来 > 消失的白泽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顺水推舟(作者:峰雪打火机)
消失的白泽

《消失的白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六十一章 顺水推舟

    风火轮一般的段飞抱着笔记本就冲到江宅,也不管文叔的问询,简直是用飞的上了二楼,门都不敲就直接闯了进来。
  
      正看地图的卓展和壮子吓了一大跳,两人还没站起来,就被段飞一把将地图掀飞到地上,把笔记本掰开,放到两人面前。
  
      卓展知道肯定是有情况了,也不去搭话,赶忙去看展开的屏幕。
  
      段飞修长的手指快速操作着,不一会儿,屏幕上便出现了截选好的监控视频。
  
      段飞指着屏幕上的人影,攒眉凝目,紧张却冷静地说道:“看这个,中午12点10分,易龙从香墅苑出来……然后1点,出现在新亚商城……再看这个,1点45分,他从新亚商城出来,手里拎着好些东西,之后他又去了周边的一些小饭店,应该是买吃的去了,肯定是给小越吃的。”
  
      “易龙这孙子,平时都跟咱们这么熟了,还干这种缺德事,我真想撕了他。”壮子一拍桌子,咬牙切齿道。
  
      “我比你更想。”段飞冷冷说道,满是红血丝的眼睛露出摄人的凶光。“翔子已经查到他去了哪儿了,看,这张,2点50分,蔚蓝港湾,他就是拎着这些东西在这里消失的。卓展,现在怎么办?”
  
      卓展向后靠在椅背上,盯着段飞的眼睛,片刻后,沉吟道:“你和壮子现在就去蔚蓝港湾,查到小越具体在哪儿。”
  
      “那抓紧吧,走吧。”壮子起身就要往门外走。
  
      “他没说完。”段飞依旧盯着卓展,他太了解这个兄弟了,“说吧,有什么盘算?跟我还搞这套,没意思。”
  
      卓展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那我就说了,你做好心理准备。壮,关门。”
  
      段飞冲进来的时候是没有关门的,壮子虽搞不明白状况,但他是信卓展的,二话不说就去关门,心里也知道,这是在防着文叔了。
  
      “我相信易龙不会对小越怎样的,既然他为了买个吃的就跑这么多地方,肯定不会为难小越。所以……我需要你俩到那儿之后先不要有任何动作,等我电话。”
  
      “卓展,那你要干啥去啊?”壮子不解地问道。
  
      “去找顾三爷,谈判。”卓展的目光坚毅如铁,却透着野兽觅猎般的兴奋。他依旧盯着段飞,迟疑道:“这样做算是利用了小越……恨我吗?”
  
      “我等了一夜加一个白天,不差这一两个小时。更何况,你不都等了两年了吗?”段飞使劲咬了咬嘴唇,低下头,长叹一口气,又抬起头,闭上了眼睛。
  
      “哎,不是……给解释解释啊,卓展找顾三爷谈啥呀?”壮子实在看不懂了,着急得直拍桌子。
  
      “他想重启司空,回山海时代。”段飞睁开眼睛,平静说道。
  
      “我去!卓展,你想套路文叔啊?!”壮子意识到自己嗓门太大后,立马捂住了嘴,小声呜噜着。
  
      卓展向后一靠,脑袋仰在椅背上,也叹了口气:“我实在没办法了……”
  
      短暂的沉默,段飞猛一拍壮子后背:“走吧,去蔚蓝港湾,易龙那孙子敢动小越一下,我卸了他。”
  
      “哦……哦!我也是!”壮子看了眼陷入沉思的卓展,跟着段飞,一溜烟地下了楼。
  
      **********
  
      顾宅的大门四敞大开,没有人过来阻拦,卓展直接上了二楼。门口肃立着的陈叔依旧是西装领带,一丝不苟。见卓展上来,露出一个看似和蔼的微笑,随即拉开了那扇气派的雕花木门。
  
      顾三爷依旧窝在那张高大的皮椅里,一只手在挂着吊瓶,另一只手在用叉子扎着盘子里的牛排送入干瘪的嘴中。
  
      侧立在一旁的狗哥在弓着身子给他切割牛排,端着肩膀的样子似在提防着自己的长发滑到前边。
  
      顾三爷那双锐利如鹰的眼睛陡然抬起,瞄了眼卓展,平淡道:“是你啊,带什么来了?司空,还是长生果?”
  
      卓展面若寒霜,严肃说道:“想必文叔已经跟你说了,我们手上的长生果,已经用掉了。”
  
      “哈哈哈……”顾三爷发出一串嘶哑的笑,随即骤然板起面孔:“你以为我会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
  
      “这么说,你是什么都没带来喽?”嘴里的那块肉筋有点儿多,顾三爷牙根有些疼了,扭头一口吐出了牛肉,大手一挥,将面前的盘子连同里面的肉顷刻掀到地上,打碎了。
  
      正专心致志切割牛肉的狗哥吓得噗通跪在了地上,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陈叔淡定地拿着扫帚和簸箕走了过来,就像没看到任何人一样,专注地清扫着地上的脏东西。
  
      卓展盯着地上的那块带着血色的肉,皱了皱眉,抬头凝重道:“虽然我手里没有长生果了,但别人手里有。”
  
      “谁?”顾三爷单手玩儿着手中的叉子,冰冷的目光直勾勾地叨着卓展。
  
      “一个顶尖身手的老太婆,易龙他们都看见了,她带出去了长生果,只要找到她……”
  
      “嗖哐啷,”飞来的银叉掉在了卓展身旁,大皮椅“吱呀”一声,顾三爷将身子向前探来,瘦小的身体凶狠得像头狮子:“你在给我画大饼?”
  
      虽然身在顾宅的卓展属于羊入虎口,但见惯了太多狠角色,卓展早就不会被顾三爷这种发狠所吓住。他俯身拾起了银叉,信步走向顾三爷。
  
      “你要干什么?”跪在地上的狗哥支撑着站起,盯着卓展手中的叉子,攥紧了拳头。
  
      卓展并没理会狗哥,从容不迫地将叉子放在红木方桌上,轻轻推到顾三爷面前,平静道:“要不然呢?”
  
      顾三爷微微蹙眉,毫无疑问的,眼前的这个少年,比两年半前不知成熟了多少,这样的胆色,是多少混了十几年的老江湖都没有的。
  
      顾三爷微微一笑:“小子,想跟我谈什么条件?”
  
      卓展也微微一笑:“我没在跟你谈条件,我在跟你谈合作。打电话给文叔,让他重启司空,还像原来一样,我们的人和你们的人一起过去。只有重走山海时代,你才能拿到你想要的,长生果,我帮你找。”
  
      顾三爷往后一靠,颇具玩味地看着卓展:“我实在想不到,卓枫的儿子居然会命令我。小子,比你爸心黑呐,那个小姑娘的性命,对于你来说竟一文不值。”
  
      卓展依旧平静地望着顾三爷,淡定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滑开,递到顾三爷面前:“要么我怎么说是在跟你谈合作,而不是谈条件。你的筹码,已经不是筹码了。”
  
      最后这句话,是两年前顾三爷对卓展说过的,现在,又被卓展原封不动还给他。
  
      顾三爷悚然心惊,瞪大眼睛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舌桥不下。因为那上面,正是易龙家的楼。
  
      “蔚蓝海湾,48栋一单元1201,小越在易龙家,没错吧?”卓展收起了手机,有些得意地说道。
  
      就在他进顾宅之前,已收到了段飞和壮子发来的图片,他们俩到蔚蓝港湾没费功夫就找到了,因为那扇封死的窗户,实在太明显了。
  
      “三爷,我的兄弟就在门外呢,如果想救人,早就救了。之所以没进去,是我想给您留足面子,至于这次的合作可不可行,您自己咂摸。司空已经消失两年了,它不重启,咱们谁也别想过去。如果您在现世这边能想到办法,那也不会动这个心思了,对吧?三爷,如果没意见,那就给文叔打电话吧,趁着天没黑,我们也好接小越。”卓展向后退了两步,平静说道。
  
      夕阳透过顾三爷背后的窗子,照在卓展身上,头发都染成了金红,整张脸却冰冷得可怕。
  
      的确,卓展提出的办法可行,他的手里确实没长生果,顾三爷即便再坚持,也捞不到更多的好处,这个道理顾三爷懂。原本是主动方的顾三爷,就这么被动地被安排、被设计,反而成了他人手中的工具,这口气,叱咤风云半辈子的他哪能咽得下。
  
      盯着卓展那张淡定自若的脸,顾三爷心里清楚,即便再多说一句狠话也无用,反而会暴露出自己的无能为力。虽然很不甘心、很憋屈,但他此刻也只能拿起电话,拨通了文泰的号码:“喂,文泰,小姑娘还在我手上,跟你谈一谈……”
  
      卓展不急不缓地出了香墅苑,迎面吹着舒爽的微风,感受着灿烂的晚霞,嘴角上扬,拿起了手机:“喂,段飞,上去吧,接小越。”
  
      **********
  
      此时蔚蓝港湾48栋一单元1201中,此次劫难的主角段越,竟整张脸贴满纸条,笑得前仰后合。
  
      一副残缺不全的扑克,也能被易龙玩儿出花来。
  
      “猜猜,这回是大是小?”易龙煞有介事地摁着一张牌,一脸春晚魔术师的神秘表情。
  
      段越嘟着着嘴,吊着胃口,也不老实:“我猜猜啊……大……还是小呢?小……还是大呢?嘻嘻……”
  
      易龙憋得够呛,举手告饶:“哎哟姑奶奶啊,您老能不能快点儿啊,一会儿屎都憋出来了。”
  
      段越啼啼一笑,吹起了脸上的纸条,故意不悦道:“别总姑奶奶姑奶奶的,人家还年轻呢,都让你叫老了。”
  
      易龙这回倒真是一幅便秘的表情:“那我叫你什么呀?对啦,我得想想怎么叫你,总不能一直叫你大眼美妞儿吧?我想想啊……卓展和你哥都叫你小越……大猪头管你叫越越……所以我都不能叫,我得叫个特别点儿的,只有我能叫的……嗯……越……越……越伢……月牙儿!”
  
      易龙腾地跳起来,满脸放光,为自己想到这么好的名字感而雀跃:“太好了,以后就叫你月牙儿!月牙儿?月牙儿!月牙儿……”
  
      “嗯!”段越应着,看着易龙天真的笑,就跟他小时候一个样儿。她也笑着,腼腆地笑着,含蓄地笑着,却是在笑着,一直笑着。
  
      “月牙儿?真好听……月牙儿……呵呵呵……月牙儿……”易龙或激动,或兴奋,或平淡,或呆傻,或抑扬顿挫,总之在不停地叫着这个令他心满意足的名字。
  
      段越摘掉脸上粘得难受的纸条,挥着小手:“行啦行啦,这都叫了多少遍了,还有完没完?没想到你一个混江湖的,居然这么唠叨,跟唐僧似的……哎!那我叫你唐长老好了!唐长老?唐长老!”少女兴奋地从垫子上跪起,满眼都是星星。
  
      易龙撇了撇嘴,脸拉得比驴还长:“切,啥破名,不爷们。我是唐长老?那猴子都能成孙悟空!哎,不过你叫我唐长老,那你是什么?女儿国国王啊?”
  
      段越抽出身下的垫子就打了易龙一下:“去你的,又没正形了是不是?小心你真正的女儿国国王来打你哦!”
  
      “我跟你说,你再跟我提梦莹那个疯女人,我就……”
  
      两人正闹着,易龙的手机响了,又不合时宜地。
  
      易龙看了眼手机,脸立马沉了下来,瞬间严肃如生铁:“喂,三爷。嗯,啊?哦……好……明白了……”
  
      易龙放下手机,意味深长地看向段越,略显失落道:“你……可以走了……”
  
      话音未落,门口便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大彪在外面扯着脖子大喊:“龙哥!龙龙龙龙……龙哥!救命啊!”
  
      易龙心中一惊,回头对段越说了句“呆在这儿别动”,便快步走到门口,侧耳听了一下,打开了门。
  
      开门的一瞬间,厚重的防盗门便被排山倒海的力量推开,双眼血红的段飞像头发疯的野兽般冲了进来。
  
      看见易龙,在楼下憋了一个多小时的火气集中爆发出来:“易龙你个天杀的,看我不废了你!”
  
      可下一秒,段飞的满腔怒火就被瞬间浇灭。因为紧握的拳头还没出去,自己那个朝思夜盼的好妹妹竟奋不顾身地挡在易龙面前,一脸愤怒。
  
      段飞赶忙收回拳头,自己却一个踉跄:“小越……你……”
  
      “不关易龙的事!”段越斩钉截铁道。
  
      从后面跟进来的壮子见此情景,错愕不已,难以置信地质问道:“越越,你醒醒啊,别被骗了,这家伙可是绑了你啊!”又伸头瞪向易龙:“易龙,我告诉你,赶快去自首,还能减点儿刑,要不判个十年八年的,可够你受的!”
  
      “够了!”段越高声大喊,转而平静又坚定地看着段飞和壮子:“都别找他麻烦了,是我主动跟他走的。”
  
      “为什么啊?!”壮子简直要哭了,分手后的第一次相见,竟是这样的场景,他实在接受不了。
  
      段越忽地垂下眼帘,轻声道:“他跟咱们也算朋友了,我不想让他为难。”
  
      抬起眼帘,睫毛微湿,段越看向段飞:“哥,咱们回家吧。”
  
      “好,好好!”
  
      “龙……龙哥?”小春轻轻推了推易龙,却没推动。
  
      易龙就这样傻呆呆地看着段越出面维护自己,又看着她被领走,出了这间屋子。瞬间,这间屋子变得跟从前一样安静、空旷、冰冷,只有脚边那个还带着体温的垫子是温热的。
  
      “叮”
  
      走廊里传来电梯到了的声音,易龙猛然惊醒,发了疯地冲了出去,对着那个娇弱的背影大喊:“月牙儿!”
  
      这一声“月牙儿”可是把段飞和壮子的三观都给震碎了,他俩木讷地转身,看着这副类似电视剧里的场景。
  
      “月牙儿,谢谢你,陪我聊天、开导我、照顾我,放心,我的心结已经解开了,你是一个好的心理咨询师!”说完,易龙笑了笑,很真诚地,很好看。
  
      段越有些哽咽,使劲点着头:“嗯……你以后也要好好的,我要走了,再见。”
  
      段越说着便走进了电梯。
  
      段飞、壮子紧跟其后,按下了“1”。
  
      电梯门渐渐闭合,就像隔开了两个世界,从此,再无交集。
  
      段飞有着摸不着头脑了,看这情况,段越在这儿应该过得挺好的,易龙那家伙没亏待自己的妹妹。但是……怎么就感觉这么别扭呢。
  
      “哎,壮子,这你都能忍?我还以为你得冲出去跟他掐架呢。”段飞并不知道壮子和段越已经分手,此时还开着壮子的玩笑。
  
      这句玩笑话却像在壮子心中炸开了原子弹,他只觉如鲠在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是啊,他哪有资格再冲出去掐架啊,自己,早已出局了。
  
      段飞见两人都不作声,有些尴尬,拉了拉段越:“别不开心了,回家,给你过生日去,哥记着呢!”
  
      然而段越低垂的头却一直没有抬起来,依旧温柔却并不温暖的声音响起:“哥,不用了……生日,我已经过完了。”<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