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是东北出马仙 > 第十六章 打碎分身(作者:废物小点心)
我是东北出马仙

《我是东北出马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六章 打碎分身

    其实准确说来,我家堂营只有一个上方教主,却没有上方仙堂。看1毛线3中文网但是这并不阻碍我对于上方仙堂的理解,当初我给辛楠度重新立堂的时候,他就有上方仙堂。

    大多数的上方仙堂是没有堂单的,都是供奉的造像。个别堂子根基深厚的,有上方堂单,黄底红字。最上面写着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

    然后下面是四御帝君,再下面是天尊和上八洞金仙,依次往下排。但实际上,只有最下面一排是真正跟堂营有关系的,上面写的只不过是一个法脉。

    打个比方说,一万个上方仙堂可能都有三清六御,但三清六御各位帝君和他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比如最下一排有掌善部判官,那么上面就会有上清司命玉府右卿南宫上卿,再上面就会有掌火书金经大仙,再再上面会有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

    而如果最下面一排有某位星官,上面就会有星光元君,再上面有左辅右弼,再再上面是中天紫微北极大帝。

    但是实际上,只有最下面一排是掌堂大教主在上面的人脉,而从最后一排往上的,都是这些上方仙的归属。说白了,就是有根有底有门有派。

    所以在给二十八宿写名字的时候,我是从下往上写的。没想到我师父伸手一抹,那些名字竟然到了中间位置。我不由得有些错愕,在上方堂单上,二十八宿真算不得前排啊。

    接下来分身前来报名的,是雷部二十四位催云助雨护法天君:、

    分别为邓忠天君辛环天君张节天君陶荣天君

    庞洪天君刘甫天君苟章天君毕环天君

    秦完天君赵江天君董全天君袁角天君

    李德天君孙良天君柏礼天君王奕天君

    姚宾天君张绍天君黄庚天君金素天君

    吉立天君余庆天君闪电神金光圣母,和助风神菡芝仙。

    本来听二十八星宿的本名我就觉得怪怪的,等我把雷部诸位天君的名字写完后,我顿时发现,前四位邓、辛、张、陶四天君那不都是闻太师的徒弟么?

    再细细一琢磨前面二十八宿的名字,竟然也全是当初经历过封神之战的。www.kanmaoxian.com但是这其中全都是截教的人,一个阐教和人教的都没有。

    这不由得让我有些怀疑我之前的猜测,我的上方教主王秦到底是不是姜子牙啊。如果王秦是姜子牙,神秘人是申公豹。那怎么可能帮助上方教主的,全是截教的人呢?这根本说不过去。

    接下来是火部诸神,领头的是南方三气火德星君罗宣,带着火部五星君尾火虎朱招室火猪高震觜火猴方贵翼火蛇王蛟接火天君刘环。

    火部完后是瘟部,为首的是瘟篁昊天大帝吕岳,带着东南西北四方行瘟使者,还有劝善大师与和瘟道士。看到吕岳的出现,我已经能够确定我之前的猜测全部是错的了。

    吕岳乃是截教门下,九龙岛声名山炼气士,有三头六臂之能,还有多件通天彻地散发瘟疫的法宝。一旦施展,可以造成大范围致命伤害,挥手间收割百万生灵。

    他堪称封神一绝!论群伤能力,放眼封神世界,除了可以毁天灭地的三教圣人、鸿钧老祖,估计就是吕岳最强了,因此吕岳多次声称自己为截教门下第一人。

    他曾三次与姜子牙斗法,第一次散播瘟疫,致使周军全部重病,只有哪吒与杨戬二人幸免于难。最后是姜子牙请出了有克制法宝五火七禽扇的杨任,才将吕岳斩杀。

    如果上方教主是姜子牙的话,吕岳怎么可能在他手下做事呢?更何况,到目前为止,这张堂单上的神仙,全都是斩将封神后的神仙,并且全是截教的。

    没等我想明白呢,一位位上方仙的分身纷纷报名,无一例外的都没有捆窍上身。我旁边的齐萌萌,此时和她的仙家们坐在一起吃喝的开心,就好像不是她家的堂子一样。

    还有一点让我很意外,那就是除了火部火德星君上了堂单以外,其余各部都没有帝君,星宿那一排中,只有二十八星宿,别说没有北极紫薇大帝了,就连左辅右弼各位星君元帅也没有。

    正琢磨着,突然一道光芒闪现,又一个上仙分身出现在堂单前,开口报名道:“我乃甲子太岁,杨任!”

    我听完一愣,刚刚吕岳报名时,我就想到这个杨任了,这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么,最主要的是,师父给我的单子上,根本就没他的名字啊。

    我师父就在供桌旁边坐着,他老人家看都没看杨任分身一眼,好像在闭目养神,也不知道想些什么。我不知道该咋整,但是我师父跟我说了,单子上没有名字的,就决不允许上堂单,这是底线。

    于是我想了想,尽量语气委婉的问道:“这位上仙,您说您是甲子太岁,可有什么凭证吗?”

    其实我明明知道他肯定就是杨任,但是没办法,我只能找茬。杨任听我这么问,冷笑一声,双手凭空展开一样东西,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还有一个朱红色的大印盖在右下角。

    “上仙原谅,这东西上面写的啥,我一点儿也看不懂。”我这话倒是真的,我能猜出他拿的可能是什么文书,但是上面的字明显不是现在的字,比甲骨文还难认,我一个也不认识。

    杨任闻言一愣,不耐烦的跟我说:“小童不认识不打紧,且叫这堂教主前来辨认,莫要耽搁工夫。”

    我闻言看向了堂单中,掌教大殿中的赤丰年,只见她和金花教主正在品茶说话,一点儿出来的意思都没有。我顿时开始头疼上了,心说不会还是要我来得罪人吧?

    正在此时,杨任把那文书一收,看向了我师父,趾高气昂的问道:“胡天清,我太岁部下来落座,奉的是执年岁君的敕令,你该不会不知道他是哪位吧?”

    我师父眼皮都没抬,回答他:“知道,执年岁君太岁殷郊,当初大商太子,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我再次呆住了,我不仅把上方教主的身份猜错了,就连大公子的身份我也猜错了。他不是殷郊,因为殷郊在天上,已经被封为执年岁君了。

    并且我师父不允许杨任上堂子,那说明他跟殷郊的关系并不好。大公子不是殷郊,那我就更不可能是殷洪,一切跟我想象中的都不一样。

    杨任听完我师父回答后,冷笑道:“既然你知道,何故还让这小童明知故问,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笑话,讲究凭你也配说这话?你就算本尊来此,我杀你如探囊取物!”我师父先是轻蔑一笑,紧接着指着我对他说:“今天老夫不与你一般见识,是我徒弟做领路师父。如果你不想分身被斩脸上无光的话,就把口中的粪咽下去。”

    我本以为我师父这话会激怒杨任,毕竟这位在封神演义中,也不是好想与的主。就连吕岳都死在他手中,只不过后来他口无遮拦,当对上梅山七圣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出来帮他,他才被袁洪所斩杀。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师父威胁他把嘴闭上,他真的就把嘴给闭上了。眼色阴靡了好半晌后,转头看向我。

    此时我也下了狠心,一咬牙对他说:“不管你是哪位上仙,身份是真是假。我观这地马命中并无你这段缘分,上仙请回吧。”

    刚刚被我师父吓闭嘴了的杨任,听我这么说,脸色突然涨红,紧接着怒极反笑对我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也不想好了?”

    我顿时感觉有些生气,这是天上的神仙?因为凡人不愿意供奉他,就威胁我?这特么是啥道理?正在此时,我师父在心里跟我说,让我打他。

    我本来是吓一跳的,打神仙?这不是开玩笑呢么?后来我转念一想,无论那神秘人是谁,我们之间本就已经没有回转的可能。我不让杨任上堂子,在他眼里相当于被蝼蚁个羞辱了。

    他都威胁我了,我就算态度好也是那么回事儿,何必的呢?反正得罪都得罪了,也不差得罪的更彻底一些。

    于是我也笑了,口中大吼道:“好妖孽,竟敢冒充天上星君,我这就替天行道!”说罢,我抄起后腰上的善恶杖,一棍子就抡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要说善恶杖最大的功效是什么?以前来说就是坚不可摧,还有一点就是可以接触到一切鬼怪元神。随着功德渐渐加深,善恶杖也早就变了样子。但是在能够打元神这一点上,好像功能更强大了。

    杨任来的就是一个分身,跟当初大光明金刚的状态差不多。以前我还觉得挺神奇的,现在看来也就那么回事儿,都没有寺庙门口的金甲天神厉害。

    杨任的分身被我打的全是裂痕,直到纷纷破碎的时候,他都满脸愕然的没反应过来。估计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一个地马为何敢对天仙不敬。

    我师父跟我说过,修行一道就是逆天而行,连天道都敢逆,何况一个神仙的分身?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该不该的问题。反正我师父让我打,背锅的肯定不会是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