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未来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927章 苍青世子 收押天狗(作者:山人有妙计)
万古最强部落

《万古最强部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927章 苍青世子 收押天狗

                    <script>readx();</script>  白猪的眉心处有一团盈光,宛若星辰,仔细一看就会看到这团盈光内,好似一团乱糟糟的丝线缠绕在一起,没有头也没有尾,给人一种极为混乱的感觉。

  立着山巅,眯着猪眼,王城废墟上空的场景一览无余,嘴角阖动,嘟囔说道:“父王说边荒气运将迎来变革,完全看不出来啊,难道因为小爷长了猪脑子?”

  “呸呸~~小爷长得是人脑,不过变成猪了而已。”

  作为苍青王部世子,出身好、血脉高,从小就是锦衣玉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惜一切都被该死的牵机给搞没了。

  苍青八戒骂骂咧咧的看着远方,眼珠子滴溜乱转,曾经已经是辟地大圆满的他,如今只剩下了一个猪突突的技能,而且脑子也有点不太好使。

  对于此,他很正视自己存在的问题。

  “该死的八戒!”

  苍青八戒大口骂着,他本来可不叫八戒,名为苍青世穹,这名字多威风亮堂,自从变成了猪,牵机老东西给他立下了八条戒律。

  此生不复人形,他就绝不重新叫做世穹这个名字。

  堂堂苍青少主,丢不起这个猪脸。

  “该死的牵机,助你早死不托生。”

  苍青八戒骂骂咧咧,不过他的样子实在是过于精致了,白皮肉嘟嘟,身上还穿着华丽的锦帛丝袍,发起怒来,倒是很可爱。

  呸~该死的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苍青八戒一个激灵,大骂道。

  “你们倒是打啊~”苍青八戒看着对峙的双方,有些不满,他都等了小半天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接着他张开嘴巴,一点白光浮现,白光中是一卷兽皮卷轴,缓缓的飘在眼前一尺外打开,他的眸光落到了卷轴上,轻声嘟囔念道:“人族和妖族打开,一定要把握好时机。

  若人族落了下风,上去帮助人族,突突死妖族,若是人族占据上风,一定不能等待,要立刻上去帮忙,不然就没得打,锦上添花不比雪中送炭。”

  将卷轴上的记录念完,卷轴又打开了一大截,苍青八戒往后看了看,发现上面没写要是人族和妖族不开打,他该怎么办。

  怎么办?

  猪头蹙眉,因为命运线混乱,他的境界和元神都受到了影响,有时候反应不及时,所以这副卷轴就是他的备忘录,指引着他行事,免得走错路。

  将卷轴,重新收入嘴巴中,苍青八戒再次张开嘴,吐出了一块圆形的铜镜,巴掌大小的铜镜中浮现出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

  虽说自己变成了笨猪,但背后可是有一座部落的,拼不了天赋,就只能拼底蕴了,随身带着几十个老爷爷,这不过分吧,毕竟有这条件。

  “世子,可是遇到什么困难了。”铜镜中的老头,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是不是行事录上提点不够用了。”

  “对,他们根本不打,我总不能老等着吧。”苍青八戒有些不满的嘟囔着说道。

  “世子跟我讲讲眼前看到的景象。”老头神色一点都没有变化,始终笑眯眯的样子。

  作为苍青王族的长老,他是亲眼看着世子长大,也知道世穹世子的天赋,就差一步就可以开天辟地,成就王者之尊,到时候苍青王部将双王并世。

  然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会有所波折,堂堂王族世子,曾经不足八百年就修炼到辟地境大圆满,即将点燃神火的强者,变成了一个神智有些不清的猪,这种变化实在是有点大。

  等苍青八戒将眼前景象说完后,白发老头开口说道:“世子,咱们是来蹭气运的,所以咱们先出手,让边荒人族欠你个人情,这不好吗?”

  闻声,苍青八戒有些滞待的神色,闪烁出了盈光,哼囔了一下鼻孔,点了点头,说道:“就听长老的,准没错,我去将那狗子突突死。”

  ……

  “边荒那什么大夏族主吧,你听着,这狗子我给你弄死,记得把气运分给我点。”

  王城废墟内外,一声猪嚎响彻四方,接着一道白光直接从东方而来,冲进了王城废墟内。

  白猪出现的瞬间,夏拓就已经察觉到了,虽说是头猪,但身上的本源气息却是和人族同根同源,这让他想起了荒土上很是轰动的王族世子,得罪修命高手被变成猪的传闻。

  关键是,这头猪猪还跑边荒来了。

  此刻,白猪一张口,夏拓瞬间发现,问题有点大啊。

  猪都知道边荒气运变化了,问题能不大么。

  王城废墟内,妖气漫天,血气缭绕于山野废墟间,明知血祭了超过七百万的大小妖族,其中还不乏有神藏大妖、神通妖伯的,夏拓自然不会这么往里面硬闯。

  有一头猪帮他探路,这自然是好的,不过看上去来自王部的猪,办事还挺敞亮,直接就明白说了,我要气运,帮你杀妖。

  突然出现的猪,也让苟天巨很是意外,这头荒土有名字猪,不仅人族知道,妖族也知道。

  这头猪也是一头拥有大气运的猪,不然话的也不可能在短短八百年的时间里,一步步走到辟地境大圆满,距离开天境只差一步。

  对于人族有大气运的武者,妖族将其战而胜之并且吞噬后,就可以截取其身上的气运缔造自己的大势。

  “找死,我就成全你。”看着冲进来的苍青八戒,苟天巨眼中闪过一抹杀机,别人怕苍青王部,他可不怕。

  如今的苍青王世子,只是一头失去了大半力量的猪。

  而猪妖在整个妖界内,都是最卑微最下贱的存在。

  紧随着,苟天巨眉心处泛起了妖异的紫光,缔结出了一道繁琐的法印,朝着下方废墟落了下去。

  瞬息间,吞噬了数百万大小妖族的血阵被激发,地面乱石废墟间,一团团血色妖气翻滚,如汪洋一般席卷四方,一道道虚幻的妖影开始涌现,疯狂的吞吐着血色妖气。

  一共是八十一座虚幻妖影,每一座都有千丈高,呈现妖血色,殷红淋漓,给人一种尸山血海的感觉。

  在这八十一座妖影逐渐凝实间,王城废墟内的虚空也变得凝固起来,好似有无穷的威压降临下来,天地骤然间变得无比的沉重和粘稠。

  如流光一般冲进王城废墟的苍青八戒,周身白光消融,速度直接停滞了下来,好似撞进了泥泞沼泽之中,他感觉自己行动都变得迟缓了下来,就好像被封印了一样。

  他如今只剩下一朝杀伐大术,就是凭借速度用脑袋撞人,现在直接被粘稠的虚空拖拽了自己的速度,这还突突个什么劲。

  “禁空、重力、吞噬、阻滞。”苍青八戒眼中露出了惊讶,这座大阵作用还真厉害,不过他的眼中倒是没有害怕。

  同一时间,在大阵运转起来的时候,夏拓也清晰捕捉到了大阵运转的变化,神色变了变,得亏没有冒然闯进去,不然的话一旦身体完全被禁锢,那么就成了妖族口中的肉了。

  轰隆!

  血阵紧接着再有了变化,王城废墟中最不缺的就是石头,此刻一块块重达万钧乃至数万钧的巨石飞起,凌空朝着苍青八戒砸去。

  巨石对其来说不算什么,但架不住数量太多了,足足超过了数万块,在虚空中带起了苍白的气浪。

  眼前一幕,让夏拓神情眯了迷,这些巨石上也有阵法,每一块巨石内有一道虚幻妖影隐现,血祭的妖族中,实力强大一点的妖魂都被祭入了巨石中。

  随着这些巨石的飞起,王城废墟中的禁空阵法,愈发的沉重起来,苍青八戒在巨石撞击下,身体朝着下方坠落着。

  刚开始他还能动弹一二,伴随着来到身边的巨石越来越多,四周虚空的压力越来愈大,血色的妖气都被挤压出了音爆声,然后逐渐压缩成了晶体一样的固态血石。

  一时间,苍青八戒周身已经浮盈上了一重血色晶体,将其给完全包裹住。

  王城废墟外,夏拓踏立虚空,已经来到了城池之外,他将大阵尽收眼底,这座大阵是好东西,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旦自己陷进去,就等于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开口说道:“随我攻一处。”

  轰!

  伴随着话音落下,夏拓手中山河剑出现,在半空幻化出了百丈剑影,剑身上山河纹如沟壑山川。

  锵!锵!锵!

  重剑横空,直接撕裂上空,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衍生,紧随着老神侯、巧儿、螺、昊海神将也齐齐出手。

  一道道攻击宛若从高空垂落而下,迎着苍青八戒上空悬浮的巨石劈落,五位辟地境层次的强者联手,强力破阵,破坏力直接席卷了而来,天地剧颤,大阵嗡鸣。

  山槐妖侯本想要出手阻挡,不过看到这样的景象,朝着后方暴退,哪怕是如此依旧被肆虐的涟漪扫中,身影朝着远方横飞而去,重重的砸入城外的大地中。

  咔嚓!

  碎裂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数不清的巨石碎裂,里面存在的妖魂也随之消失,这些巨石是大阵的组成部分,覆灭巨石就等于在减弱大阵。

  “再来!”

  夏拓眸光冷笑,眼中浮现出了杀意,背后小世界虚影浮现,生死法则和山河法则如瀑布一般倾泻而出,裹挟在山河剑上,再次重重的砸落。

  压碎巨石,顺带泯灭其中的血祭妖魂,随着巨石被碾碎,虚空发出了阵阵爆鸣,苟天巨不断吞吐着妖异的紫气,幻化出符文,掌控着大阵。

  然而夏拓等人不断出手,却始终立于城池之外,不仅如此反而不断在破开大阵的组成部分。

  噗!

  一时间,苟天巨张开了嘴巴,一点紫光散发出了嗡鸣,宛若一轮紫日升腾而起,璀璨妖纹浮现流淌着一股吞噬气息,朝着夏拓袭来。

  嗡!

  瞬息间,夏拓双眸开阖,黑白神光从双眸中迸发,径直撞上了袭来的紫光,刹那间两道神光碰撞宛若神日炸开,照亮了整个虚空。

  吞噬对生死。

  眨眼间分出了结果,紫色巫宝倒卷而归,附着在其上的苟天巨元神并没有收到多大影响,这是夏拓连成生死眼后,第一次没有建功。

  不过趁着苟天巨分神的刹那,夏拓手中山河剑再次斩落,于苍青八戒身边百丈落下,万千血电衍生,密密麻麻的符文显化,接着被剑光撕裂,一股白光瞬息间大盛。

  白光中,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大骂道:“丢猪脸都丢到家了,竟然被一个狗子给困住了,猪爷突突死你。”

  轰!

  一股浩大的波动从苍青八戒身上爆开,至大阳刚、炽盛灼热,就看到其额头上浮现出了一道银色的独角,朝着苟天巨撞去。

  噼里啪啦!

  银色独角表面有银光咋闪,沿着大阵裂开的缝隙,眨眼间就到了苟天巨近前。

  “猪头,你找死。”

  苟天巨脖颈前的鬓毛乍起,惊怒交加,这头猪实在是来的太不是时候了,若不是分神镇压这猪头,大阵如何能被破开一点缝隙。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应对,嘴巴中紫光闪烁,一杆缭绕着紫色雷霆的骨矛飞出,骨矛之上雷纹显化,有雷神虚影浮现,银电如瀑,直接锁定了苍青八戒。

  “哟呵,比宝贝。”苍青八戒鼻子哼囔,顿时身上浮现出了一道龟壳,将自己整个身子都包裹起来,只留下一根银色独角长在龟壳上。

  锵!

  银色独角和骨矛撞到了一起,雷霆和空间席卷四方,银光如浆,虚空如破镜,爆开的力量直接进一步加大了重力大阵的破败。

  对于这种加大战果的事情,夏拓向来是把握的分毫不差,不会提前一丝免得挨揍,也不会退后一分,免得收成减小。

  锵!

  下一刻,他迈步而出,大阵虽说还存在,但天狗族武者周身已经出现了裂缝,这已经足以了。

  他手中山河剑连连劈下,拓宽了大阵碎裂地域,头顶紫金神光大盛,一块石板呼啸而出,迎着苟天巨落下。

  万法门紫光大盛,表面垂落下一道道光晕,大圈套着小圈,数不胜数根本不知道有多少,直接罩在了苟天巨的头上。

  “这是什么鬼东西!”苟天巨抬头,看到头顶数十丈上空一块烂石板子,往他身上洒落光圈,四周虚空也变得粘稠起来,顿时一股寒意从心底衍生。

  没有丝毫犹豫,他就要撞开光晕。

  “想跑~”夏拓双眸眸光微凝,露出一抹凶厉,大手朝着万法门拍落。

  噗!

  万千光晕顿时被他朝下拍落,将苟天巨给拍进了万法门。

  “让开,让猪爷突突死这死狗。”同一时间,刚刚被崩飞的苍青八戒顶着大银角冲了过来,然而却看到只剩下了一块悬浮的石板,没收住的力量,撕裂残破血阵,直到冲出了王城外,扎进了一座小山之中。

  将自己的虚幻的银角从碎石中拔出来,苍青八戒晃了晃脑袋,躲在龟壳中的他张开嘴巴,拿出了行事录开始翻起来。

  打完架了,接下来该怎么来着?

  行事录看了一遍后,没发现自己要找的计策,他嘴巴中又吐出一块铜镜。

  ……

  “阿叔,那~那头白猪在干嘛呢?”巧儿眯着眼睛看着远方,一个青黑色的龟壳悬浮在半空中,流溢着淡淡的波动,却没有动静。

  夏拓将万法门收了起来,此刻石板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上面刻画着‘门’印记的一面,闪烁着淡淡的紫光,里面好似有数以万计虚幻门户,相互之间套着、挨着、连着、接着。

  苟天巨就这样不断的在打开一道道门,然后打开之后,发现还是一座门,无穷无尽,根本没完没了。

  没了苟天巨主持重力禁空大阵,这座被撕裂的大阵,依旧还残留下来六成的威力,并没有被破坏。

  除此之外,砸进城外的山犭军族妖侯,也被老神侯、螺、昊海神将三人照顾了一下,被揍成死狗一样,禁锢住了。

  “这座大阵留下。”夏拓打量着大阵,虽说妖族和人族修炼的有所区别,但天地万道殊途同归,血阵中隐约浮现的符文中,蕴藏着‘重力’、‘镇压’、‘禁锢’、‘粘稠’等等十数种道韵,这样的大阵作为护城阵法作用很大。

  “巧儿晓得。”巧儿点了点头,指了指废墟中残留下来的山犭军族,说道:“阿叔,这些妖族留给我,我巫殿内要做些试验。”

  说这话的时候,巧儿的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神情,最近百年来,巫术一道对她来说,展开了一片新的领域,需要些东西来研究一下。

  一炷香后,城外悬浮的苍青八戒有动静了,身上的护体龟壳也消失不见,忸怩的踏着小白蹄子来到了夏拓跟前,正准备开口,却听到了夏拓的声音。

  “多谢阁下出手协助破阵,不然的话这座大阵还难以破开。”夏拓看着面前的穿着锦帛彩衣的小白猪,当然他可没将其真当成猪来看,人家可是真正的王族世子,虽然模样真是猪。

  “额~”苍青八戒动了动嘴,眼中泛起一点迷糊,接下来他该说什么来着。<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