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 第45章 被孤立(作者:吃货杨某某)
杨某某的幸福生

《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45章 被孤立

    杨某某脑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大姐大莫非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妹?要不然她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从何而来?确定不是从娘胎里带来的?

    杨某某的妈妈,是这方面的能手。看‘毛.线、中.文、网她说的话就是权威,她想怎样说就要怎样说。你若是敢质疑她,有你好果子吃。最令人憋屈的是,不管你怎么说怎么做,永远都不合她的心意,永远都是错的。

    就拿挨打来说。

    如果杨某某挨打时嚎啕大哭,妈妈会说,别人家的孩子挨打都不哭,你哭什么哭?你看看你眼泪鼻涕一把一把,又要浪费多少餐巾纸?

    如果杨某某紧咬牙关不吭声,她又会说,居然还不哭?看来是没打痛嘛!哭不哭?你最好赶紧哭!不哭有你好看!

    杨某某学聪明了,她选择了介于哭与不哭之间的方式,她无声地流泪或者低声抽泣。

    但妈妈还是有话说,哭就哭,不哭就不哭,倒哭不哭的什么意思?哭就放声哭,不哭就马上收回眼泪,听清楚没?你到底是要哭,还是要不哭,你自己最好搞清楚。做人要干脆!

    杨某某听着妈妈绕口令一样的话,大脑混乱,胸口憋闷。

    又要挨打还要受气,她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哪里受得了?

    “那你到底要怎样?”杨某某脱口而出。

    糟糕,她把对妈妈积攒的怒气发泄到大姐大身上了!但是,话已出口,覆水难收,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你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到底要怎样呢?”杨某某继续说。

    大姐大被杨某某这一问,脸上有点挂不住。一直以来她都是被巴结被奉承,她还从来没有尝过被质问的滋味。她跟杨某某的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但今天的重点是解决李文。看.毛.线.中.文.网大姐大只当没听见杨某某说话,她对李文说,“不管你对张韬有没有非分之想,从今天起,你不准再跟他有任何接触。”

    李文说,“我是小组长,得收作业和检查背诵什么的。”

    “小组长,你自己想办法辞掉。”大姐大冷哼,“从今往后,你和张韬至少要保持100米的距离。”

    这就强人所难了。在外面的话还好说,坐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怎么办?难道让李文坐在一百多米远的教室外面,拿着望远镜看黑板吗?光是这样还不行,上课的老师还得拿个高音喇叭,不然李文怎么听得清呢?

    “张韬是我的,你给我记住了。”大姐大趾高气扬。

    这人,自说自话,真是让人有点……

    杨某某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没搭对,她幽幽开口,“张韬是我的。”

    天啊,她刚刚说了什么?

    李文和香肠嘴张大嘴巴,再也合不拢。

    “你给我等着。”大姐大撂下这句话,带着她的小姐妹离开了。

    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杨某某很快就尝到了苦果。

    文具盒里的东西经常不翼而飞,已经写好的作业变成一片空白,明明放在书包里的课本却躺在垃圾桶里休息。

    去食堂打饭,总有人不经意不小心碰到她,让她洒一身饭菜。去洗澡间冲凉,总有人能让她从头到脚透心凉。

    大姐大的威力,还真是不一般。杨某某有点后怕了。她那天到底是抽什么风,怎么会说那样的话?

    还好,没有人对她的偶像李文出手。看来大姐大集中火力收拾她一个人。

    想当初,她以一敌十,一个人在操场上跟十几个小孩互扔泥巴,最后她被糊成了泥人,只剩一双眼睛在外面。那会儿她都不曾怕过,现在她会怕吗?

    她每天把书包背身上,走哪儿都背,连上厕所都不放下,让书香浸润每一个角落。

    去食堂打饭,她随时抵挡着可能会伸出来的腿脚,一旦瞄到,就把整碗饭菜大方奉送,淋它个满腿香。

    洗澡的时候,她放一桶滚烫的热水,嘴里叨叨,请勿靠近哦,这水能把人烫蜕皮哦!

    再也没有人用拙劣的手段欺负她了,他们换了种方式:疏远她。

    不管她跟班上任何人说话,别人都假装没听见,或者爱答不理。就连香肠嘴和宿舍的几个同学,也随时离她远远的。

    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话痨?没人跟她说话,她要疯的呀!

    而且,随时都有人在她后背指指戳戳,编造些莫须有的话题。

    比如,杨某某为了讨张韬欢心,把自己的生活费都拿来买礼物送他,而自己就啃些又干又硬的馍馍。

    又比如,杨某某还给张韬写情书了——农村来的就是早熟——说什么她以后要跟张韬结婚,非张韬不嫁之类的。

    杨某某这人,意志坚定神经刚强,她什么都能忍。只是不能挨饿不能受冻,饭不能吃太冷太硬的,衣服要穿柔软有弹力的。她受不了别人冷嘲热讽,不喜欢被人冷落。最好是大家捧她夸她,把她当明星一样供奉。她也就这些小小的要求。

    被大家这样疏离毁谤,她确实有点难以忍受了。

    她驼着大书包,一个人可怜巴巴走在路上。

    有人从后面跑来,往她手心塞了一个纸团。

    是香肠嘴。

    她打开纸团,上面字迹有点潦草,感觉很匆忙之下写的。

    “我愿意跟你做朋友。但是,不能被人看见。”

    杨某某读第一句,高兴得原地起跳。但是第二句什么意思呢?难不成她们两个在厕所里手拉手聊天?或者,深夜时分在操场上游荡?

    她接着往下读。

    “我跟你交朋友是冒着风险的,所以,我必须知道你是否看中我们的友谊。”

    怎么会不看重呢?也不想想那些馍馍是谁帮你吃的!

    “今天下午,我要你往a同学的座位上放一颗铅笔墨弹。”

    a同学,班上众多男生中的一员。平时不太吭声,看穿着,十有是从村里来的。

    铅笔墨弹,简单易制作。把铅笔屑堆在一起,轻轻地往上滴一小滴墨水,铅笔屑就自动包围墨水。未被覆盖的部分,用块尺子拨弄两下就可以了。

    这东西,也就绿豆般大小,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但如果碰到或沾到,它的威力就展现出来了,它会爆发成较大的一团,毫不客气地把你弄脏。

    杨某某把纸团捏扁,放进贴身的荷包。

    下午,她来到教室。

    a同学正好也在。他今天穿了条新裤子,显得喜气洋洋。他和同学在教室外面的走廊玩耍。不知是因为穿了新裤子还是跟同学玩得很高兴,他今天看着充满活力。

    杨某某迟疑片刻,开始削笔。

    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