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吃醋了?(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吃醋了?

    出了黑洞,紫发青年和秃顶老头儿先是环看了一眼四方天地,这才对叶辰抱手行了一礼,“圣主,江湖路远,他年再见。看。毛线、中文网”

    “净整没用的,滚。”俩货难得正经一回,却被叶辰叶辰一脚一个踹走了,“都他娘的给老子留着命,他年一起回故乡。”

    “必须的。”紫发青年和秃顶老头儿摆手一笑,转身走了。

    “咋还有点伤感了。”叶辰摇头晃脑一下,也直奔一方而去。

    三日后,他才在一座古城落下,进了一间名不见经传的小酒肆,寻了一张靠窗的桌子,点了一壶浊酒,也难得歇歇脚。

    酒肆虽不大,却热闹非凡,总有那么一两个喝的脸红脖子粗的大汉,着臂膀咋咋呼呼的,“尔等是没见,那日东荒古城外的画面,荒古圣体一人单挑了二十七尊神子,愣是灭了十八尊,简直杀红了眼,就连丹尊殿的神子都被斗败了。”

    “只可惜啊!十万年难现的圣体,还是被灭了。”太多人都叹息,“怪只怪他惹了太多大教圣地,九霄真人也保不住。”

    “还有那丹尊神女,也是个狠角色。”有人唏嘘,“竟当众灭了丹尊殿神子,有够无法无天的,此刻多半已被定罪了,要我说,丹尊神子就是作的,没事儿出来瞎蹦哒,活该被杀。”

    “说到丹尊殿,我咋听说他们也自封了。”一醉汉打了个酒嗝,“与东荒古城一样,一大片的仙山,干脆不见了踪影。”

    “丹尊殿也自封了?”窗边酒桌前,叶辰眉宇不由皱了一下,心中隐隐有些担忧,担忧此事是否与红尘雪杀神子有关。

    许是想的入迷,他竟未发现有人坐在了他对面,乃是一青年,身板娇小,看上去像是个书生,实则是一女子女扮男装。

    叶辰下意识抬眸,顿时一愣,对面坐的,可不就是红尘雪吗?

    “让我好找啊!”红尘雪将自己秀发挽了起来,完事儿还便拎出了一面小镜子,对着小镜子,将两撇胡子贴在了嘴边。

    “你是属狗的吧!我这你都认得出来?”叶辰啧舌了一声。

    “别闹,你身上有我先前烙印的印记。”红尘雪撇了撇嘴。

    “要不咋说你是人黄的圣主呢?”叶辰唏嘘,端起了酒壶,为红尘雪斟了一杯,“咋样,丹尊殿的老家伙,可有为难你。”

    “他们倒是想动,不敢。”红尘雪笑道,“等我师尊定夺。看.毛.线.中.文.网”

    “听说丹尊殿也自封了,咋回事。”叶辰疑惑的看着红尘雪。

    “师尊遗命,东荒古城自封,丹尊殿便自封。”红尘雪悠悠一声,“至于缘由,我也不知,到底自封多久,我亦不知。”

    “都自封了,你竟还能跑出来,本事不小。”叶辰笑了笑。

    “怕你一人寻的太苦,出来帮忙找。”红尘雪抿了一口浊酒。

    “你这理由没毛病。”叶辰一脸不以为然,“大老远跑来忽悠我,想去寻红尘便直说,整这些有的没的,差点就感动了。”

    “怎么,吃醋了?”红尘雪放下酒杯,一脸笑吟的看着叶辰。

    “我吃哪门子醋。”叶辰被逗笑了,“你这号的我还真降不住,保不齐哪天睡的正香就被活活掐死了,我找谁说理去。”

    “提到睡觉,有件事,我还真想问你。”

    “说。”

    “你这么多女人,那个用着舒服。”红尘雪双手托着下巴,扑闪着美眸看着叶辰,“楚萱、楚灵、姬凝霜还是上官玉儿。”

    “别这么聊天儿,我是正人君子来着。”叶辰语重心长一声。

    “嘁。”红尘雪起身了,步履翩跹,直奔门外,背对着叶辰摆了摆手,还有一道缥缈话语传回,“祝你早日寻到她们。”

    “也祝你早日寻到红尘。”叶辰回了一声,却并未起身相送。

    小酒肆里依旧喧闹,进进出出人影不断,皆是修士路过歇脚。

    叶辰还在窗边,静静饮酒,静静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大街,尽显人间百态,作为一个看客,他竟看的有些心神恍惚。

    不知何时,他才起身,丢下了一块源石,便大步朝外走去,短暂歇脚之后,又要踏上新的征途,而且时光会无比漫长。

    穿越的喧闹的大街,他来到了城中心,要借助传送阵离去。

    前来借助传送阵的修士并不多,他排在了一白袍青年身后。

    要说这白袍青年也怪,双手紧紧攥着一储物袋,身躯紧张的打颤,时而擦拭一下汗水,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小偷儿呢?

    叶辰上下扫了一眼白袍青年,修为不高,只有天境,如此紧张,他也很本能的以为这白袍青年是做了亏心事而心里胆怯。

    说话间,白袍青年已走上去,可以得见的是,他已汗流浃背。

    “去哪。”镇守传送阵的黑衣老者淡淡一声,语气不咸不淡。

    “禀前辈,五岳古城。”白袍青年忙慌递上了手攥的储物袋。

    黑衣老者接过,却是老眉一皱,“钱不够,还差八百源石。”

    “晚辈只有这么多了,还望前辈行个方便,他日必来归还。”白袍青年慌忙拱手行了一礼,语气甚是卑微,带着哀求。

    “可拿其他宝物抵上。”黑衣老者沉声道,“否则,免谈”。

    “不瞒前辈,晚辈被打劫了,并无其他宝物。”白袍青年又擦拭了汗水,自怀中摸出了一块令牌,“全身就只剩这个。”

    见那令牌,身后的叶辰眼眸不由得微眯了一下,但并非是因那令牌有多名贵,而是那令牌的三个醒目的大字恒岳宗。

    “一块破令牌,抵不上八百源石。”黑衣老者已随手将白袍青年的储物袋扔在了地上,“欲借传送阵,攒够了源石再来。”

    “前辈。”

    “能不能快点。”白袍青年话未说完,便被后面人喝声打断。

    “还不退去。”黑衣老者的脸色沉了下去,也有些不耐烦了。

    白袍青年捡起了储物袋,脸色苍白,满脸苦涩,欲要下去。

    叶辰上来了,拉着他一同踏入了传送阵,继而将一储物袋抛给了那黑衣老者,“他的钱,我替他出了,开阵,五岳古城。”

    黑衣老者掂量了一下储物袋重量,抬眼瞥了一眼蒙着黑袍的叶辰,便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刻画坐标,催动了空间法阵。

    阵起,叶辰和还有些发蒙的白袍青年,便一同消失在阵中,进入传送通道,他才反应过来,忙慌行了一礼,“多谢前辈。”

    叶辰不语,却抬手拂过了白袍青年,将其怀中的令牌摄出。

    望着令牌,他神色恍惚了,竟不知还能在玄荒大陆看见恒岳宗三字,也未曾想到,在这玄荒大陆,竟也有宗门叫恒岳宗。

    “前前辈?”见叶辰看的莫名出神,而且神色有些奇怪,白袍青年试探性的呼唤了一声,搞不明白叶辰为何会如此。

    叶辰思绪被惊醒,又将令牌还了回去,“你的宗门,在何方。”

    “五岳古城边儿上。”白袍青年恭敬的回道,“此番晚辈是随宗门长老出来历练,却不曾遭了强盗,长老为护我而殒命。”

    叶辰又陷入了沉默,也算明白白袍青年先前为何那般紧张。

    五岳古城距此起码四百万里,以白袍青年一个天境的脚力,何年何月才能飞回去,八百源石于天境而言,也不算小数目。

    白袍青年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立在一侧,生怕惹怒叶辰。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纷纷踏出传送阵,现身在五岳古城中。

    许是位于偏远地带,这座古城就小多了,一眼扫去,皇境修士都不见几个,让叶辰更为遗憾的是,也未见有大楚转世人。

    “去你恒岳宗。”叶辰收了秘法,带着白袍青年上了虚天。

    “前辈,东南方向。”白袍青年不敢懈怠,指了大致方向。

    叶辰登时开遁,一步万丈,惊得白袍青年双眼发直,这身法饶是他恒岳宗的老祖都望尘莫及,叶辰的神通,让他骇然。

    不肖多时,二人在一片灵山前落下,灵山脚下屹立着一座三丈高的石碑,其上苍劲有力的刻着三个醒目大字恒岳宗。

    叶辰扫了一眼石碑,微微一笑,驻足秒,才抬脚步入。

    依如大楚恒岳宗,这里的恒岳宗,也有一段石阶直通上方,走到一般,他下意识的侧首,石阶的一侧,并没有小灵园。

    收了目光,他再次抬脚,一步步走上去,便如昔年他第一次上大楚恒岳宗一般,一步一脚印,每一个步伐都稳健有力。

    不同的是,昔年他是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而今夕却是沉湎着对过去的回忆,在自欺欺人中,欲要寻到那点可怜的慰藉。

    这好似一轮回,让心境在静默中升华,蓦然间还有一股强大的威压四散开来,把跟在他身后的白袍青年压得匍匐在地。

    那圣人威,因他心境升华,他修为再次触及圣人境的瓶颈,冥冥中一股力量冲击着他的封印,颇有一种立地成圣的架势。

    叶辰心中轻叱,第二次封禁了进阶的机缘,他还不能成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