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外挂傍身的杂草 > 第171章 答案(作者:低调青年)
外挂傍身的杂草

《外挂傍身的杂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71章 答案

    帝境陨落?!

    是哪一位帝境陨落了?

    周叶沉默了下来。看.毛.线.中.文.网

    他联想到了青帝大佬和金三十六,以及树爷爷。

    树爷爷如今还在木界当中,它不可能陨落。

    一旦树爷爷陨落,那整个木界的天空都会崩塌。

    那么不是树爷爷的话,会不会是……

    周叶不敢猜测下去。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青帝大佬和金三十六已经出去了,至今未归,谁又知道是什么情况?

    “师姐,你觉得,会是谁?”周叶轻轻开口,看向鹿小元。

    鹿小元沉默着。

    说老实话,她不知道。

    “我相信师尊,也相信金姐姐。”

    这句话,就是鹿小元的答案。

    青帝究竟有多强,鹿小元不知道,金三十六虽然在帝境当中很弱,但是终究是帝境的存在。

    帝境啊……

    那可是众生参拜的对象。

    “嗯。”周叶想了好久,最后应了一声。

    他默默地回到了灵田里扎根。

    他沉思良久。

    他心中带着希望,他不觉得是青帝大佬或者金三佬陨落了。

    六界当中,又不只是唯独木界有帝境的存在。

    “说不定是别的界域的帝境陨落了呢?”周叶强颜欢笑,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可是,别的界域的帝境陨落了,那么会影响到木界的苍天吗?

    周叶想不通。

    他想问鹿小元,但是看着鹿小元坐在门槛上望着天空,他不忍心去问。

    此时的鹿小元,抱着膝盖,就这么盯着苍穹。

    苍穹上的天空依旧扭曲着,血雨下得越来越大。

    生灵们能隐约听到那‘哗啦啦’的雨声中有着哭泣声。

    心中悲痛的感觉,越来越沉重,让无数生灵觉得难以呼吸。

    眼泪不自觉地留着。

    悬崖边。

    老树淋在血雨中。

    虽说它灵智不高,但是听到了鹿小元的话之后,也能猜出许些。

    它心中祈祷。

    都不要有事啊。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

    在这一刻钟,天地间是狂风暴雨。

    在这一刻钟过去了之后,一切都回归平静。

    就仿佛,那一场血雨从未有过一般。

    可是生灵们心中还未彻底消失的悲痛情绪告诉它们,这一切,都真实地发生过。

    天空,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不再扭曲。

    周叶此时抬头看着天,总感觉有些异样。

    唉。

    心中叹气,周叶开始修炼。

    帝境距离他太过于遥远。

    他想缩短这个距离。

    总想做点什么。

    在太阳以及星辰的照耀下,周叶真身展开。看1毛线3中文网

    心中那悲痛的情绪没有彻底消失,周叶无法沉浸入修炼的状态,这让他很烦躁。

    他努力想要克服。

    但无论怎么样,在这一刻都无法去吸收到任何的能量。

    就仿佛,天地间的所有能量都在为陨落的未知帝境存在默哀着。

    周叶内心逐渐平静。

    苍天泣血的事,就仿佛一颗石子落入了平静的水面。

    起了波纹,荡向八方,蔓延在心底。

    现在的他,就是如此状态。

    等到水面彻底的静下来,那也就到了修炼的时候。

    可是那波纹在触及到了边缘之后又反弹回来,久久不息……

    周叶想流泪。

    可是作为一株草,怎么去流泪?

    悲痛的情绪不能发泄,那就只能困在心底,形成障碍。

    周叶摸摸地拔根而起,随后走到了悬崖边。

    他坐在悬崖边,陷入了沉思。

    老树默默地看着他。

    周叶心中所想,老树自然明白,它同样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无能为力。

    虽然接触不多,但传道之恩,当一生铭记。

    半晌。

    周叶起身了。

    老树看着他逐渐散发出冰冷气息的两片草叶,心中叹息。

    草精师兄,是想要发泄出心中的悲痛之感吧?

    “唰!”

    周叶运起力量。

    在以身化剑的状态下,斩出最强一式。

    惊雷剑!

    “轰——”

    剑光脱离草叶,随后成倍增大。

    到了十里之外,已足足数百丈长短。

    剑光划过了足足百里,才后续无力,直接崩散。

    这一剑斩出,周叶便坐在了悬崖边。

    心中的悲痛,减缓了一些。

    可还是让他难受,无法呼吸。

    “咔擦!轰隆!”

    天空中,又有惊雷炸起。

    周叶心中惊骇,有些恐慌。

    又是苍天泣血。

    今日,就有两位帝境陨落吗?!

    周叶问自己,可是得不到答案。

    院子当中的鹿小元小手颤抖着,不可置信地看着逐渐扭曲的天空。

    若是一位帝境陨落,那么有着诸多猜测。

    两位的话……

    鹿小元心中有一个猜测,这让她再度陷入悲痛。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师尊这么厉害,肯定不可能的!”鹿小元红着眼眶疯狂摇头。

    她不敢去想那个猜测。

    回想起与青帝和金三十六所在一起的时光,是多么的快乐。

    可现在的一切,让鹿小元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变成了灰色。

    鹿小元哭红了眼。

    周叶低下头,看着悬崖下方。

    悬崖的下方,都是碎石。

    周叶仿佛看到了一片废墟,战火正在燃烧,生灵正在厮杀……

    这一刻。

    他真身中的力量开始暴动。

    血雨再一次降临。

    一滴滴鲜红如血的雨水落在了周叶的真身上。

    感受着雨水中携带的悲痛情绪,周叶再一次被感染。

    痛苦。

    揪心。

    难以呼吸。

    就仿佛至亲之人远离了自己。

    无助。

    周叶不知道怎么办。

    他很想甩开这些情绪,但是他做不到。

    就算强如鹿小元,也依然做不到。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谁也不知道。

    天地万物,都有着这个疑问。

    到底,为什么?

    究竟,是谁陨落了?

    木界中央。

    树爷爷始终闭着双眼。

    它口中呢喃着。

    “又一位……”

    “唉。”

    树爷爷心中择决着。

    倘若自己出界,那么整个木界的天空便会崩塌,到时候木界的亿万生灵没有任何一个能够逃脱死亡的命运。

    在木界,树爷爷便是天。

    树爷爷做不到出界帮助。

    它撑着这方天空,同样也被这方天空所禁锢。

    “希望不是我所想的那样……”树爷爷叹息一声。

    它身为帝境,多少也受到了一些悲痛情绪的影响。

    它可以摆脱这情绪,随心所欲地操控。

    可是它没有。

    它的一切,都奉献在了守护木界上。

    界域之外的事情,它无法去得知。

    至于是哪两位帝境存在陨落,它也一概不知。

    “相安无事这么多年,难道就是狂风暴雨前的宁静吗?”树爷爷在心中问着自己。

    半晌。

    没有任何答案,也没有任何头绪。

    树爷爷睁开双眼,俯视着大地。

    眼中的慈祥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狂暴无边的杀气。

    “吾无法离开,无法帮助你们,那就只有守好这方世界,让这方世界永远安宁!!!”

    灵泉。

    金小二显露真身,张开右翅,为赤红遮挡血雨,而它的翅膀上,已经染得血红。

    “是那两位吗?”赤红抬头问他。

    金小二低头看她。

    赤红的脸颊上,有着两行泪水。

    金小二摇摇头,缓缓说道“我不知道。”

    他也想知道答案。

    他也想知道究竟是不是那两位。

    “那两位,应该还在木界吧?”金小二自我安慰着。

    帝境存在的出行,岂是你我能知晓的?

    这段话,赤红忍住没说出口。

    她不想戳穿。

    她知道,金小二只是在欺骗自己罢了。

    远方。

    白虎,天渊,玄龟等顶尖妖王聚集在一起。

    它们都沉默着。

    不相信心中所想。

    可是关于那两位帝境存在的行踪,它们稍微知道一些。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那两位不在了,那么圣地将由我们守护。”白虎沉声开口。

    既然是心目当中的圣地,那就绝对不允许任何生灵侮辱!

    “只要是敌人,那就撕碎它!”天渊第一次展现出自己狂暴的一面。

    它扬天怒吼,巨大的虚影浮现,动作与它同步。

    “算出来了么?”一位不知名的妖王看向玄龟妖王,面色凝重地开口问道。

    玄龟妖王面色苍白,缓缓摇头。

    “那等存在,岂是我能算到的?”

    玄龟妖王苦笑。

    它身躯中的力量,逐渐暴动。

    “护住它!”白虎妖王大喊一声。

    顶尖妖王们齐心协力,开始救治玄龟妖王。

    等伤势好转,玄龟妖王苦笑摇头。

    “规则就是规则啊,境界未到,永远无法跃过规则的屏障……”

    说出一句,玄龟妖王眼帘垂下,似在休息。

    ……

    青虚山。

    周叶回到院子里。

    他站在院子中央。

    鹿小元就坐在门槛,面无表情。

    可是小脸上的两行泪水,却在无声的表达着她此刻的内心情况。

    周叶很想去安慰她,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动。

    一刻钟,又过去了。

    一切,归回平静。

    随着时间流逝,天地万物心中的悲痛都在消减。

    更有甚者,已经回归到了原本的生活。

    “撕啦!”

    周叶的身侧,有空间破碎。

    鹿小元猛然起身,死死地盯着碎裂掉的空间,注视着那其中黑漆漆的一幕。

    周叶屏住呼吸。

    答案,就要来临了吗?

    “啪。”

    一只脚,从黑幕中踏出。

    鹿小元破涕为笑,心中笼罩的阴云顿时消散。

    周叶狂喜。

    那鞋子,他是清楚得很呐。

    那他妈就是青帝大佬的鞋子,踩了自己两次,能他妈记不住嘛!

    虽说此刻这鞋上面沾染着鲜血,可既然能动,那说明青帝大佬没事啊!

    没事就好啊!

    可随着目光往上抬,周叶内心狂喜的情绪,鹿小元小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

    金三十六,面无血色,躺在青帝怀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