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穿入仙武 > 第871章 幸运(作者:飞耀)
穿入仙武

《穿入仙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871章 幸运

    “愿一切众生,遍尽一切,纯一妙善,俱无量光辉,德、理随行,有无边际愿,有无边际智,无边际神通,善哉,善哉!”

    但在这时,有梵音大做,彻响虚空,却见那普贤尊者缓缓而来,身如光明,琉璃纯净,照尽十方幽冥,德、理随行,有无尽威严,无穷法度,纯一善妙,迎向剑光。看.毛.线.中.文.网

    “痴儿,痴儿!”

    只叫道人发出似悲似感的叹息,纵降三世如来面露不忍,更有陈玄奘感动的泪水哗啦啦流淌,收起不着调的神色,面露悲戚,口诵普贤尊者的法号。

    “善哉宏深愿王尊者,善哉大行普贤菩萨,善哉清净功德如来!”

    诸般变化,也叫正要重新扑上的苏妄与暴猿顿上一顿,齐齐而叹,抱缉拜下,“道友,我不如你!”

    “今日我证大道,有大欢喜、大欢乐,诸位道友何必悲伤?”

    普贤尊者忽而笑起,周身绽放无量光明,辉辉煌煌,照尽十方幽冥,叫诸天万界一同见证,就听那尊者诵道。

    “我有十愿,回向往生西方,劝善良劝财: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性;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

    值此十愿,尊者共行了十步,一步一幽冥,一步一诸天,生死轮转,光暗替换,使三千大千世界,无尽微尘世界众生遍识,见证了这一刻。

    这是,证道异象,他竟是在这一刻选择了证道!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在普贤尊者身上生起,似道,似果,有大圆满、大无漏之意。

    普贤尊者面含微笑,落下第十步,然而,十重幽冥、十重诸天却在这时齐齐一震,泡影也似,陡然消失。

    连带尊者也突兀的消失,不曾有半点预兆,诸天万界再寻不到他的气息,竟然是,彻底湮灭了。

    时光稍纵,道人的剑光依然斩了下来,没有半点延迟过,普贤尊者证道前是如此,证道后也是如此,如同不曾流逝,那发生的一切也都只是众人的幻觉。

    “证道难,证道难,难于上青天,不知吾等今后是否也有今日?”只让苏妄与暴猿齐声感慨,一时却失了神。

    “道友,道友,你们还不来帮我,尽在那里说风凉话。kanmaoxian.com”

    却有一人不敢失神,急的是火急火燎,双袖连震,打出无数个轮回宝台,却一一被剑光破了,每破一次,袖口就被被剑光绞去一片,不多时,已剩的光秃秃的两只臂膀,白嫩嫩,俏生生,玉臂也似,真是我见犹怜呢!

    不是那陈玄奘还能是谁?

    “反正道友也死不了,再等会,再等会,等我们收拾了心情,把刚才的感悟吸收了再说!”

    但任他叫唤,苏妄与暴猿只做不理,并不上前帮助,气得陈玄奘暴跳如雷,往另一旁叫唤。

    “夫子,大天尊,你们也看到了,这两人极没良心,好歹都受了我的恩惠,竟眼睁睁看我去死,这世间还有这样的道理?”

    “和尚别急,朕看你还真能撑一会,等你不行了,朕保证救你。放心,朕言出法随,连夫子都知道的。”那虚空另一边,天帝昂藏而出,虎步龙形,轻轻笑着。

    就有夫子从另一边走了出来,神色木讷,先是缓缓点着头,而后猛地一变,喝道:“师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汝为尊长,当为诸弟子先,如何做出这等不上不下的事来,弟子不才,愿请师伯赐教!”

    这般问着,夫子手中的春秋刀已经劈了下来,其性如火,叫天帝也忍不住拍了拍额头。

    可不曾听过,夫子还有这等暴躁的时候啊!

    下一刻,天帝却猛地瞪大了眼睛,不愿错过见识夫子手段的机会,果然,这一刀并不曾叫天帝失望。

    所谓春秋,信义也,规矩因信义而立,天下因信义而盛,无规矩不成方圆,无信则不立,背信弃义者天下共伐!

    这一刀既明春秋,当是信义之刀,专斩无信无义之人。

    道人虽然神通了得,却偏偏做了一件无信之事,也要受春秋刀的影响,刀光之下,气息顿时弱了半分,神色顿时动容。

    “好厉害的孔宣,果然比普贤那不成器的幸运了许多。罢,罢,你们都来了,就接我一剑吧!”

    说着,道人已取出青萍剑,剑锋向上,忽然向四方斩了四剑,那四剑分作青红黑白,青光锋煞,红光穷亡,黑光绝寂,白光凶利,相互联合,却又化作一座杀机大阵,把苏妄、暴猿、夫子以及天帝四人收入其中

    却正是,诛仙剑阵!

    “好,好,叫你们见死不救,活该了吧,正应受诛仙四剑穿戮之苦。”但有陈玄奘被诛仙剑阵排除在外,又重新喜笑颜开,没脸没皮的。

    只是,他抵挡道人的剑光已极为勉强,又逞强要说这句话,乱了气息,终于叫青萍剑的剑光钻了进来,一双玉臂顿时给割成了血臂。

    真真,惨不忍睹!

    叫纵降三是如来都不忍心看下去,也被他气得胸膛发鼓,一边咒骂,一边恨恨而去。

    “不堪造就,不堪造就。”

    可虽这般说,纵降三世如来的眉角中,却满满地都是得意,临走时依然不忘嘚瑟地撇了撇眉头。

    “嚣张个什么,左右也不是你教出来的弟子,好得意么?”

    道人冷冷一笑,也不愿在这受闷气,重新收回青萍剑,回身上了白牛的后背,一拍牛头。

    白牛低哞一声,牛眼含泪,往诛仙剑阵盯了一眼,这才迈起牛蹄。

    “师伯请慢!”

    只是这时,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童突然从虚空中跳了出来,憨态可掬,抓着一个宝葫芦,团团向道人见了礼。

    道人也似不曾料到他的出现,忍不住多看了这小童两眼,冷笑道:“是梦似空,是假似真,果然比普贤幸运!小子,你所为何来,说的有理可以不打你!”

    剩下半句话,想必是没理就要被狠狠敲打一顿了。

    这道人,显然不是个大方的主……

    小童心头嘀咕,却笑得极为灿烂:“师伯明鉴,这老牛诸般无礼在先,惹了弟子,弟子可是说了,要骑牛牛的。放出去的话不能不算数,不然别人以后如何信我,因此大胆请师伯借牛一用,不长,就百年而已,还请师伯成全。”

    说着,他那大眼睛似星光似的,眨巴眨巴,眸光闪烁,显是诚意满满,整一纯良小君子的一般。

    “这是因果?”道人本想拒绝来着,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起来。

    “是因果!”小童依然笑道灿烂,只是在说话时忍不住咬了咬牙。

    说因果是因果,可此因果非彼因果,小童与白牛的因果也不是小童与道人的因果,这因果一变化,小童可吃大亏了,神色犹豫,正想着是不是要反悔。

    “好,就依你。”

    但道人却不给他反悔的机会,径自下了牛背,提剑大笑而去,只是无端端让身后的小童神色晦暗,跟倒了八辈子霉运似的。

    “小师弟,多谢你了!”

    可白牛实在眼拙,有些蠢笨,看不出小童的心思,挨挨蹭蹭,轻轻顶着牛头,向小童卖好呢。

    “折腾来折腾去事情都推到小爷头上了,你们都是大爷,就欺负小爷人小。”

    只把小童闷苦的心烦意燥,恨恨跺了跺脚,再往虚空一跳,身形骤然消失,就似他出现的那般,看着白牛一愣,忍不住回头,正见苏妄被打出诛仙剑阵,身形狼狈。

    “该死,某就不信了,不过诛仙剑阵而已,某也不是不会,今日非破了你不可!”

    说着,那苏妄神色发狠,手腕一晃,抓起一道四色剑光,四色转换,剑光如柱,浩大横空,又给重新冲了进去。

    竟是,不曾发现小童的出现……

    “什么情况,刚才我与谁说话了?”

    白牛蒙了一蒙,想要记忆,却无法在牛脑中搜寻到任何信息,只隐约记着,他家小师弟要他在这里等他的。

    “真是的,打不过就不要打,人家又没心思留你们在这,无端端的要给自己找麻烦,就不能得过且过,寻这些烦恼干嘛?”

    想着,白牛翻了翻牛眼,似有些不屑,也不想再看众人,身子一翻,牛头枕在牛蹄上,呼噜呼噜打起酣。

    竟是,给睡着了!

    ……

    “蠢牛,蠢牛,活该被人骑,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小爷不开心,你不会逗小爷开心,撒个泼打个滚总会吧!”

    白象城外,小童蹲在山石上,唠唠叨叨,突然目光一亮,翻身落下,伸手一拦,笑道:“十三师兄,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啊?”

    被他拦住的,赫然是普贤尊者座下沙弥,号称真白象妖的十三师兄。

    “原来是师弟啊,师弟最近在哪发财,不瞒你说,自从尊者入灭,我等的日子是一日难过一日,师弟若有路子,可不要忘了师兄当日带路之恩呢!”

    不小童在笑,真白象妖见了他也是欢喜,臭不要脸得凑乎上来,非要小童给条路子,否则就要去坏他名声。

    “师兄,你瞒得我们这么狠,还敢来卖惨?要不,我去与人说说,你还没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