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南宋风烟路 > 第1784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1)(作者:林阡)
南宋风烟路

《南宋风烟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784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1)

    一番乔装过后,夔王和仙卿亲自混入红袄寨,想要就近观看林阡杨鞍分道扬镳的好戏。wap.kanmaoxian.com

    不是因为不怕死,而是先胜而后求战——

    早在他们到场之前,红袄寨就由他们的傀儡李全纠集了一大批宵小,编造和发散“妖女灵犀是奸细,自从被她魅惑,百里将军这位曾经的百战不殆、逢战必败”等言论,为推远林、杨二人预热。

    舆论只差没再添一句“宋盟历来如此,上梁不正下梁歪”了,李全却不敢,怕过犹不及。

    言归正传,之所以从林阡的麾下入手、间接地迂回地蚕食林阡,是因为李全被林阡磨刀的样子唬住,胆量兀自变小。而何以要选中百里飘云、将灵犀作为众矢之的?很简单,灵犀刚巧生死符毒发、百里飘云则势必关心则乱,李全怎能不抓住这大好机会对他俩趁病要命?

    况且,路成事先透过夔王妃告诉过李全他之所见:铃兰步摇和玛瑙一同指向了灵犀不是个普通身世,包括百里飘云自己都曾流露过对她的怀疑,就算那邪火被扼杀在萌芽,亦会对其余盟军产生影响——既然灵犀害杨宋贤的嫌疑最大,那她就是上天注定的李全的替罪羊。

    宵小们众口一词,头脑发热的大众迅速被煽动,争如那被滚的雪球,松垮而巨大。当他们作为主力前去质问灵犀,李全等始作俑者早就被人群淹没。

    仙卿当然也同意李全先从林阡的侧翼下手:林阡不是个省油的灯,据说这整整一日的失败和挫折都没令他放弃救天火岛俘虏,他越有打破桎梏的决心,仙卿就越要给他设置多面受敌的遭遇,光一个杨鞍兴师问罪哪够?也罢,就让百里飘云来一场后院起火的前戏!对于此刻正在等候杨鞍的林阡来说,这恰好算是一场声东击西、趁其不备。

    

    夜幕降临,火把将灵犀的住处四围照得雪亮,山东群雄的脸上无不带着忿恨:“妖女,还杨三当家命来!”“马耆山战事又再胶着,全都怪她!”“百里少主,莫要再执迷不悟啦,妖女红颜祸水啊!”

    好熟的句子,从前对楚风月就是这般言辞,今次对灵犀,他们像极了移情……百里飘云横刀拦在妻子门前,据理力争:“胶西之战她与我结亲,当时便已归顺盟军,大家有目共睹,死士回头绝路一条,如何可能还念旧主?!”

    立刻有人作答,这倒不是秘密:“因为有‘生死符’!天火岛外无药可救,她若不给旧主办事,每月都会受毒发之苦!”“我们听闻,这灵犀姑娘,命最重要,多过情爱。看.毛.线.中.文.网”“即便不是自愿,那也罪无可赦!”

    不过,灵犀姑娘明摆着吃最重要,迟了飘云半晌才到门口领罪,嘴里依稀还嚼着……浮来山的银杏?莒县的煎饼?淮北的小笼包??靠最近的宵小们全是一惊,奇怪,为何气色这么好,不像昨日那般说两句话就晕倒?

    “毒发是发过,可并没有多苦啊,主公从胶西就开始给我解药,虽然不完全对症,但可以缓释大半。”灵犀一边继续吃着美食,一边强调带毒可以生存、内力越高越不赖药。宵小们语塞之际,飘云默契接过话茬:“所以,‘为了缓解痛苦而当内奸’完全不成立。散了吧!”

    “卧病两日,刚能下地,病恹恹的还想强装?!”“这两日她确实病得不轻、苦不堪言!许多人见过,百里少主作何解释?!”看李全眼神授意,宵小们赶紧反驳,却是赶鸭子上架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就差没诬陷灵犀气色好是因为故意抹胭脂了。

    “怎么人全跑这儿来了?将我一个晾在那边枯等,我林阡不要面子的吗。”拉锯时一个声音响起,尚带着戏谑的口吻,原还气焰嚣张的人群,却尽数如兔毛被捋。

    杨鞍自愿和李全一起先来盟军的一隅为难百里飘云,是潜意识里不想去见林阡、怕林阡交不出令自己满意的答案更怕林阡真的离开山东,腿如灌铅,步履蹒跚,又犹豫又后悔,巴不得停在半道……此刻见林阡亲临,心里竟完全慌了:“胜……胜南……”

    “鞍哥是认错人了?哈哈哈哈,飘云眉宇间的气质,倒是有几分像我。”林阡笑问,漫山遍野都是他笑声激起的狂风。

    “主公……”宋军除了飘云受宠若惊之外,大多表情都是“我们怎么看不出”。

    李全的心跟着杨鞍乱,林阡来得好快,不仅他自己携刀驾到,还一次性运载了十多个天火岛俘虏?!

    好在,那群俘虏离死不远,想必是最后几个因为武功高还能死撑着的,命悬一线、对林阡的作用不可能大;而且,虽然林阡带他们来是想跟杨鞍对质,他们却不见得如阡所愿做宋军的助攻。

    这不,有好几个人刚到场就忙不迭地拆灵犀台,他们是死士,看不惯叛徒,临死竟也要争口气:“灵犀,你醒醒吧,林阡的所谓解药只是画饼充饥,宋匪根本治不好你,最多只解一时之苦,日后还是要加重。”大猴是他们的主帅,争得最凶:“什么风清门,什么胡弄玉,岛主在浮来山上手指一抬,咱们这些人,不还是这般求生不得?!放弃吧灵犀,咱们必死无疑了,不妨做个从一而终的忠臣死,才好无愧于父辈先人……”

    “闭嘴,谁准你们这些俘虏插话!妖女,索性承认了吧,你心里就是他们这么想的——必死无疑了,不如从一而终,还算死得壮烈。”一方面,这些俘虏的证词帮李全证明灵犀有生死符致命的叛变动机,可另一方面,怎么李全琢磨着这些人的话全都指向灵犀是天火岛的叛徒、灵犀心向宋军?他们不是林阡的助攻更不是李全的!不行,他必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所以一时心急,不惜亲自引导舆论。

    才说罢,就听林阡冷笑一声,李全心里一惊,总觉得哪里不对?当是时,灵犀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可我……确实没大猴叔你们这些症状啊……”

    “灵犀,他们不信,与我耍几段刀看看?”飘云微笑,与之执手。

    “好!”说比就比,即兴表演,锋芒共舞,流光溢彩,十回合铿锵流畅的打斗,灵犀的状态完全不下于飘云。

    灵犀的健健康康生龙活虎,和这群人的奄奄一息对比鲜明。随波逐流的大众连连惊呼,这一幕,一次性证明灵犀完全没有背叛飘云的动机!反倒是那些把矛头引向灵犀的人会不会是贼喊捉贼!如是,谣言越猛,破得就越快,反噬得也越强烈。

    “往后吃东西需注意,莫要又噎住了晕倒在地、卧病不起。”飘云宠溺地笑,武斗毕,拦腰抱着灵犀站稳,一众宵小也尽皆恍然,适才他们不是求解释吗,此处百里飘云给出了解释,原来灵犀这两日不是生死符发作,而是吃太快被噎得气闷?!

    不同于李全等人吃惊在这一点,路成惊的是他夫妇二人竟毫无嫌隙,可分明自己在浮来山的古刹里看见飘云怒斥灵犀,事后灵犀再怎么没心没肺又哪能没半点难过?不错这两天飘云是在衣不解带照顾她,可顾及的俨然是她的情、而非她的志;而李全这段针对灵犀之志的舆论战是突然发起的,飘云不可能在此之前有所预见、及时给灵犀的心注射了一剂预防药……

    除非,预见了??不可能啊!这当中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不祥感骤然升起,可是路成不敢流露!这当儿,并肩的杨若熙奇问:怎么啦?路成心不在焉,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

    

    灵犀的正对面,大猴等死士频频呕血,脸上的黑气越来越重看似大限将至。

    狠话撂得大义凛然,真到了生死攸关,又有谁真的坚守初心?不刻,大猴再也忍受不了毒发之痛,不顾仪态、满面泪水地求问:“灵犀,你这样子,受的根本不像是‘非对症之药’……你老实讲,你生死符究竟解了多少?”

    灵犀看了一眼林阡的方向,见他点头,方才回答:“全解了。其实对症药已有,只看大猴叔信不信……”

    说话间,天火岛又有三十多俘虏,因为武功较低而晚到一步,被杨致诚的人陆续押送上来,正巧听得这话,不禁既惊又喜,争先恐后,却不敢乱:“有解药吗!”“给我试试!”“求盟王了!”“我不想死啊……”

    “信!我信,给我……给我也……”大猴大喜过望,却一个踉跄,倒地呼吸困难。

    “不错,我有解药,能帮你们解除符咒。不过,这解药只给自己人——我抗金联盟中人!怎样,归顺吗,称我主公主公,视我战友战友。河朔风清门与胡氏,欢迎你们的加入。”胡弄玉一直不动声色地站在林阡身侧,紧要关头该出手时就出手,抢前一步一把提起那个直呼“我归顺,主公”的大猴二话不说强灌解药,当即就教人看见什么是貌美如花亦能王者气魄。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呵,时而说不对症,时而说对症,这些日子盟王对自己人也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李全冷笑,暗示杨鞍林阡是自相矛盾,要么就是为了给灵犀蒙混过关而临阵撒谎,要么就是他早已配好了解药却连红袄寨都被蒙在鼓里。

    “十三翼里都能混进害群之马,我这配毒的进程能不绝密?”林阡笑而反问,他这句话里的十三翼,既指李全,也骂了那个林阡现在还不知具体是谁的路成。“近身有叛徒”这个现成的论据,林阡顺手拿来取信于杨鞍。

    值得一提的是,有关生死符的解药制备,林阡确实是瞒着红袄寨的,但盟军也一样,这世间的大部分人本来就是不知情。

    “我懂,我懂,你从来就是谨慎周全……”用不着林阡多做解释,杨鞍听到李全那句遮遮掩掩就幡然醒悟,“我本还犹疑,这些日子,你和宋贤为何总是偷偷摸摸跟毒药接近?如今才知,原来不是为了害我,而是为了山东全局……”欲言又止,我真后悔那日不信你,我是中了哪门子邪居然以为你和宋贤在对付我!?

    “鞍哥,明白得不算晚。”林阡笑了,那笑容才是杨鞍熟悉的。

    可对于李全来说,那笑容太可怕,每一寸都是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