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662章 鹰鸽之争(下)(作者:点爷01)
绝境长城上的王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662章 鹰鸽之争(下)

    非蠢即坏?

    这顶帽子有点大,来自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更是让它杀伤力惊人。wap.kanmaoxian.com屋内主战派顿时气焰大盛,而主和派则一下哑了火,直到好半晌后,才有鸽派人士缓过气来,梗着脖子发起反击。

    “狭海两岸的讯息往返动辄就要几周,而守夜人和女王的进军速度却快到以来计,我们常规的‘扶持反对派进行牵制’的操作完全失去了施展的时间空间——已经连续两次,我们刚刚选定好代理人准备开始全力资助,他就已经在战场上被击败了。而根据情报,原因是赠地军手中掌握了一件威力惊人的新式武器:其击发时声震如雷,射程可以横跨黑水河,威力足以击穿木质城门……守夜人甚至已经在与铁舰队的决战中灵活地将其装备上舰,仅仅十余门,就帮助坦格利安舰队同时击败了拜拉席恩的王家舰队和‘鸦眼’的新铁舰队。此刻君临城外的兵工厂正在全力生产这种新武器,布拉佛斯的学者和智囊团们经过分析评估后判断,我们的舰队全然无法与之匹敌——这,可不是我们编出来的!”

    “不是编得,没错,只是真应了那句老话——平久弊生。”高登冷笑一声,“布拉佛斯和平已经太久了,这些学者和所谓分析家们的思想迂腐、脑回路单一,所以转不过弯来可以理解,但这间屋里,看匙人会的精英中怎么也会有这种声音?我布拉佛斯在决定对外政策的时候,什么时候只考虑军队打不打得过了?城邦初建立时,我们打得过瓦雷利亚吗?一百七十年前,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二世和罗佳尔银行的千金联姻,后者携里斯和维斯特洛两国之力挑战铁金库的地位之时,我们打得过这两国的联手吗?难道每次对比一下军队战斗力看大概率打不过,我们就举旗投降、将铁金库的金融地位拱手让出去?!”

    “砰!”

    一声突响里,他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对,我们很可能打不过女王和她麾下那帮守夜人、太监兵、塞外来的蛮子和装了火炮的杂牌舰队。但,对抗从来不是只有战争一条路……更别提:就算只考虑战争,至少此时此刻,我们还有其它八大自由贸易城邦和七国之首的河湾在同一个阵营里。现在我们只是‘可能’打不过,拖一段时间,待到女王平定河湾再收服谷地,整合起维斯特洛的资源再挫败瓦兰提斯的反龙母联盟,消灭所有潜在盟友最后逼上布拉佛斯的门时,我们又该怎么接招?这场仗,要么不打,要么早打,立刻就打!”

    压住热闹起来的辩论氛围,高登话锋一转。

    “不过,别以为我了句‘要么不打’,就意味着我仍然立场未定。关于打不打这个话题,今我必须得给这屋里某些人好好洗洗脑子!一种危险的思潮正在布拉佛斯渐渐滋生和蔓延,腐蚀这个城邦的命根——短视!在做决策时权衡利弊,这种行为模式本身固然没有错误,但这里面的‘利’和‘弊’,难道可以只看眼前?”高登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痛斥道,“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我们发现为了讨回一笔债务所需耗费的成本超过债务本身时,我们可以果断放弃追讨这笔债务吗?”

    “对个体而言,果断止损也许是明智的选择,但铁金库是一个组织,以放贷为生。看1毛线3中文网”立刻有主战派会意地接过话茬,“如果对象是一股势力,一个国家,若因为追讨债务的难度太大,成本太高就放弃追回,那我们损失的将不仅仅有债务本身,还有‘铁金库不容拖欠’这一铁律的受创,将来会不断有对自己实力有了点信心的君主尝试赖账——而后一点,从长远来看才是更大的弊端!”

    “这我完全赞同,可是——”旋即有人反问,“现在女王做的并非欠钱不还,而是在与我们协商可接受的还款计划啊?”

    “得好!”高登用指尖敲敲桌子,重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后——抬臂指向了反问者,“大伙看好了,如果‘见敌兵器之利便畏战’,是非蠢即坏的‘蠢’中的第一种,那现在跳出来进入大家视野的,就是第二种!”

    不顾被点名者迷茫、莫名和惊怒交加的扭曲表情,老人滔滔不绝:“铁金库的隐形利益,只有‘不容拖欠’的威名这一项吗?不,还有信用和金融统治力!这种力量虚无缥缈,仅存于人心,但从某些角度来讲却又坚不可摧。今提利昂·兰尼斯特那矮子提出以坦格利安债券抵账铁金库的欠款,真有人认为——这只是‘以另一种形式还了钱’?”

    “愚不可及!”

    抽一口气后,他猛然爆喝,冷不丁吓了所有人一跳。

    大概是喝骂出这个短语时用力过度,高登咳嗽了好几声,在身旁少女的轻拍背部下缓缓恢复呼吸节奏,才接着往后。

    “坦格利安债券的本质是一种金融产品,其效力和信用仍未得到普遍认可,只要稍微关注情报便可得知,到目前为止女王都是在靠强发给功臣和追随家族的方式来推广之。这时候我们铁金库欣然接受丹妮莉丝以债券抵账的建议,这是什么?你可以是‘女王以债券形式还了债’,但我倒——这是‘铁金库用前期支付的上百万金龙——购买了维斯特洛银行的债券’!此举是在以世界金融中心的身份,为一家狭海彼岸、初生的潜在竞争对手进行广告和合法性、信用的背书!”

    “若维斯特洛银行为了获取这种背书而付出了大代价,我们兴许可以围绕‘代价到底够不够’来讨论一番——虽然我不好多少才算够。但现在,他们却是在拿本就该属于我们的钱,来要挟我们接受条件?指望着铁金库的决策者个个都脑子进了水,会傻乎乎地将自身最有价值的财富主动让渡给竞争对手?咱们是放贷的,什么时候成了慈善家了?!”

    这番道理其实并不复杂,更不新鲜——可以,在前十几的辩论和争吵中早已有主战派有条有理地剖析过了这些内容……只是,在并无权威出面镇场的时候,鹰、鸽两派的辩论往往是鸡同鸭讲、各各话,谁也别想让谁冷静下来仔细听取和分析己方的观点罢了。

    “我早就这是自毁江山,可偏偏有人就是不听!”

    “可不止!债券可用于兑换购买火药类武器,但价位如何、几时交货……这些关键信息却没有任何承诺,这等于我们的两百多万金龙能买到多少东西,什么时候能拿到——全由对方了算,盘算何等阴险歹毒!”

    有了大佬撑腰,本就优势的主战派更是占了压倒性的上风,不大不的房间内,一时间充满了他们七嘴八舌的附和声和落井下石的责难,主和派中意志不坚的早已改换了立场,那些原本思虑不周的少数,也在听过高登·加隆尼尔一番详细和多角度的解析后产生了动摇,反对的声音已经少到了几不可闻:“可这些内容,都是可以在签订正式协议时约定的吧,再不济,我们声明只接受现金支付不就可以了?”

    “好了,停一停!”反对者固然是非蠢即坏,但猪队友有时候也让人闹心,加隆尼尔烦躁地皱起眉头,瞪了一眼还在碎碎念着的几个晚辈,“不要偏题!在这件事里,债券到底是用军火还是现金还,根本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债务转债券这件事本身,只有本身!只要我们一时麻痹大意选择了接受,维斯特洛银行便像老鼠一样钻进了我们坚固的大门,在铁金库坚不可摧的信用金山上开了个洞,偷偷转移走了一部分属于我们的隐形财富——金融影响力。这种转移和吸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悄无声息、仿佛不存在,直到我们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才惊讶地发现:布拉佛斯的经济基础早已像被白蚁蛀过的木头一样千疮百孔,一捅就烂,局势会糜烂到二十三个初代看匙人转世也救不回来!”高登用锐利的目光扫视一圈,“诸位觉得,后世的《布拉佛斯衰亡史》在描写这一段历史时,会将哪个时间点定为我们衰落的起始?”

    三两秒的中场暂停后,不止一个人出了答案。

    “布拉佛斯铁金库——接受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一世以债券抵债的那一刻起!”

    显而易见的正解,高登点头认可了这个回答:“什么叫蠢?就是当别人在盯着你的本钱时,你却还想着他许诺的收益;当别人惦记着你背后的家当和营生时,你还想着借给他的欠款;当别人赶来要你的命时,你还满脑子生意!回坦格利安债券本身吧——用纸来换真金白银,用贵金属以外的东西锚定货币价值,把金融玩出十倍以上的效率,这是包括我在内无数银行家们早已有过的设想、梦想……或者妄想,只可惜穷尽半生时间,我也没能找到路子迈出这一步。谁想,年纪大把半截身子都埋进地里了,竟意外见到大洋对面有人开始尝试将这一想法变为现实!”

    “情感上来讲,我甚至有点想加入这场游戏。”高登有些惆怅地叹息一声,先前激烈的语调也开变得低缓平稳,“可惜理智告诉我:对方不可能让出一个合伙人位置来给我坐,火器也远不是能取代贵金属的可靠理想锚定物,这事不太靠谱。偏偏,从丹妮莉丝和艾格这两人不可思议的生平和胜绩来看,我又不敢狂妄地断定他们会失败……”

    他语气一振,重新变得坚定冰冷:“但,至少有一点我可以确认,那就是:狭海对面的那位女王和黑衣首相,想干的是重塑整个维斯特洛乃至世界格局的大事,而我们布拉佛斯作为既有世界秩序的最大受益者——可以:他们想动摇的东西,恰恰就是我们的根本,是比在场任何人都更重要的城邦核心利益。维斯特洛银行及其背后的坦格利安第二王朝,不简简单单地是一个‘竞争对手’,而是我们的死敌!它是来要我们的命的,两百万金龙在这件事里其实根本不值一提,在与死敌的竞争和交锋里,只要取得最终的胜利,伤敌一千自损一万都是可以接受的,这是最后的时刻,在这种时候还用生意人思维在考虑问题,就是蠢!”

    到这会儿,主和派已经彻底偃旗息鼓缩入角落,但高登的穷追猛打却仍然没有结束。

    “那些真心认为我们该接受债券、与新的坦格利安王朝和谈的人,我称之为蠢,那么坏呢?”他停顿一下,坐视诡异尴尬的气氛在房间内弥漫四溢,好半刻后才接着,“这间屋里颇有些人,明明是能看出事情不大对劲,意识到此举对布拉佛斯利益有损的……却因收了某个矮子丰厚的财物,而昧着良心替女王话。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我不会提出更不会赞同对此进行追究和清算,但也请那些心里有数的家伙,好自为之!”

    用冰冷冷的目光扫过一圈与会人员后,他最终将枪口对向了队友们:“至于那些打一开始就坚决反对此事的人,也别得意得太早!你们分明判断得出利害,看得到长远未来,也占据绝对优势,却为什么浪费了半个多月之久的时间来与那一撮非蠢即坏的人进行无谓的辩论和争吵,也没有醒悟过来——在达不成一致的情况下先利用手头上够得着的资源做点什么——比如选举临时海王代理来破局?我们已经错过了支援和配合河湾地对抗丹妮莉丝的最佳时机,在与对手的第一轮过招失利后的第二轮交手中也一败涂地!我甚至敢大胆打赌:不出一个月——‘河湾归降,青手后裔一脉失势覆灭“的消息就会从狭海对岸传来……胜利的平正在迅速向敌人一方倾斜,而我们居然还没开始准备应战!”

    “有鉴于此,我这个已经退休了的老家伙,怀着对布拉佛斯无比的热爱和忠诚,今在此便僭越独裁一回:都别走了,议题就直接从‘该不该与女王开战’,变成‘如何颠覆龙之母复辟的旧王朝’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