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夺舍了魔皇 > 623.没有以后(作者:八月飞鹰)
我夺舍了魔皇

《我夺舍了魔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623.没有以后

    这一战,燕然山山主必然会接下来。看1毛线3中文网

    武圣挑战武尊巨头,巨头避而不战,一世英明尽丧。

    换个别的对手,还可以说对方不配跟自己交锋。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刚刚单枪匹马破了黑水绝宫,已经证明自身实力。

    燕然山主就算想要不理,门下又上哪里找出一个能将挑战者赶走的代表呢?

    更别说这个姓陈的年轻人还掌握了羲皇古阵这般大杀器,只有他给别人吃闭门羹的份。

    燕然山想将他拒之门外挂免战牌,怕不是直接就一株金梧桐树种下来了。

    从这方面来考虑,两大强者单挑,反而是燕然山主韩商最有利的选择。

    辛苦经营多年的基业,不到万不得已,没人希望毁了。

    跟人换家,也不过无奈之举。

    眼下自己放弃守山大阵地利,默契就是陈洛阳也不开羲皇古阵。

    只是最终事情如何发展,还要看双方交手的具体结果。

    这年轻人来者不善,怕是无论输赢都不会善罢甘休。

    燕然山主韩商一边想着,身形凌空飞起,御虚而行,出了山门。

    “上去吧,没有大阵依托,北海虽大,也经不住我们折腾。”韩商淡淡说道。

    陈洛阳微微一笑,身形同样上升,直升入天穹。

    燕然山主离开前,山中高层强者已经齐聚一堂,暂时替韩商把持大阵,以防敌人调虎离山,趁势袭击山门。

    众人齐齐仰望渐渐消失在天穹中的陈洛阳、韩商二人,都神情严肃。

    圣地嫡传,见多识广。

    陈洛阳惊人战绩连续惊动红尘,大家都能体会其中份量,是以不敢小看陈洛阳。

    这是一个不能用寻常标准来衡量的武圣。

    不过,燕然山众人也不惊慌。

    历史上,并非没有过先例,惊才绝艳又心高气傲的狂人,以武圣之境,主动挑战武尊巨头。

    只不过,无一例外,最终都失败了。

    便是当今之世,也有最顶尖的武圣高手,曾同武尊巨头交手,但都只能做到短暂对抗一时,可是却无法长久与巨头争锋,最终胜败,不言而喻。

    “东周那位雨师,曾力抗巨头强者而不死,却也不是他主动挑战巨头,而是被动应战啊。看。毛线、中文网”白峰仰望天空,似是有感而发。

    他神完气足,双目光华内敛,隐现返璞归真之象,显然修为大进,成功于最近立地成圣,点亮自身圣火,踏足武圣境界。

    结合其年龄,达到这个境界,在宗门中地位立马大为不同,稳稳上了不止一个台阶,成为最核心嫡传的同时,也渐渐步入燕然山高层。

    他能有此进步,除了自身天赋过人,勤修苦练外,少不得来自“星宫”的教导同支持。

    “星宫”究竟是怎样的存在,白峰心中一直好奇。

    此刻看着陈洛阳,他心中不禁嘀咕。

    “星宫”中那个威严而又神秘的声音,会否就是传说中那位至尊?

    他们同陈洛阳之间,关系又该怎么算,是敌是友?

    “如果传闻所言不虚,苍龙岛徐鹏眼下倒是可以凭武圣之身,抗衡武尊巨头。”王昭莹在一旁说道。

    她脸色还有些苍白,气息虽顺畅,但有伤在身的模样。

    当初她就是被东周的“雨师”成叔至打伤,如果不是碰上龙王同雨师开战,她怕是逃不过成叔至的追杀。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还是燕然山除山主之外,最顶尖的几位高手之一。

    听王昭莹所言,白峰笑道:“徐鹏那情况,当然是不能算的。”

    徐鹏的消息尚未彻底流传开,暂时局限在各大圣地高层强者间。

    但大家现在基本都已经知道,原本的苍龙岛首徒“龙王”徐鹏,犯了至尊的忌讳。

    苍龙岛不仅无奈与之划清界限,岛主鲍绿绮更要亲自追捕他。

    “没有那传说中的羲皇古阵,陈洛阳自是敌不过山主,只是山主的伤势……”一名燕然山长老语气迟疑。

    此前东周一战,燕然山主韩商被东周女皇许若彤重创,伤势不轻。

    北海燕然山虽然自有疗伤手段,但短时间内也无法让韩商彻底痊愈。

    “有‘静’字天书在,师父的伤暂时不用愁,不至于被人捡了便宜,否则先前周皇攻山之际,就不易抵挡。”王昭莹眉头皱起:“只是传闻中陈洛阳异宝颇多,更有无边寺的苦海魔幢随身,师父如果用‘静’字天书控制伤势,说不定会在这方面为陈洛阳所趁。”

    有燕然山长老徐徐说道:“他们虽然升上虚空,但这里仍在北海影响范围内,山主仍然有地利优势的,只要他不受伤势羁绊,至不济也能击退陈洛阳此獠。”

    相较于高层强者,中下层燕然山弟子则对自家掌门信心满满。

    武尊巨头的威慑力,早已深入人心。

    一方圣地是否有巨头坐镇,在世人眼中更截然不同。

    古神教此前虽然凭羲皇古阵力挽狂澜,挫退蛮荒族王,但仍因为江懿失踪,而被视为跟先天宫、青牛观一样守城有余,进取不足。

    黑水绝宫之所以被攻破,最大原因也在于“魔后”纪天琼不在,否则必然是两个结局。

    不过,年轻弟子怎么想是一回事,燕然山主韩商此刻却没有丝毫大意,认真注视眼前还是武圣的对手。

    “扶摇王,请了。”陈洛阳同对方遥遥相对,立足于虚空中。

    韩商面无表情:“接受一个武圣挑战已经破了红尘俗规,我再先出手,未免太不像话,届时你只能招架,难以还招了,之后至尊面前我不好交代。”

    北海燕然山绝学出手迅猛,身法过人。

    强势一方出手,很容易打得弱势一方反应不过来,速战速决。

    陈洛阳闻言则哂然一笑:“之后?今日之后,你再见不到家师了。”

    韩商面上不见怒色,只轻轻点头:“年少气盛,难怪至尊同血老祖他们吩咐要多磨砺你,我今日便遵至尊谕令,敲打敲打你。”

    说着,毫无征兆间,便有漆黑龙卷风出现,凝结为仿佛固体的利刃,立刻斩到陈洛阳面前。

    速度之快,让武圣之巅的强者碰上,也几乎反应不过来。

    但陈洛阳身前,却仿佛有无形的锋刃,险之又险,挡住燕然山主斩来的乌黑罡风。

    双方正面硬碰一下,几乎不相伯仲。

    但燕然山主韩商的瞳孔猛然一缩。

    陈洛阳能接下他这一招,他不意外。

    对方既然能攻破黑水绝宫的守山大阵,必然有不俗本领,怎都不会一个照面就败下阵来。

    但方才,他堂堂巨头,竟然也没察觉陈洛阳出招。

    对方的力量仿佛无影无形,比他迅猛的罡风更飘忽莫测。

    不是某种宝物,应该就是这年轻人自己出招。

    燕然山主韩商见识不凡,心中第一时间有了判断。

    但那是什么武学?

    古神教传承,包括黑水绝宫又或者苦海一脉,先天宫武学,都不曾有类似者。

    准确说来,似乎整个红尘里都不曾流传过。

    …………这莫非就是至尊嫡传的旷世绝学?

    韩商心中闪过念头。

    他沉住气,黑色的龙卷风千变万化,无孔不入,仿佛无视空间距离同角度的存在,从各个方向围攻陈洛阳。

    看似已经把陈洛阳围的密不透风,但韩商心中忽然生出警兆。

    在他身边,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里,忽然生出大量黑色的罡风,仿佛原本就存在,环绕形成一个罡风带,将韩商保护在中央。

    无形的刀锋忽然出现,却以毁灭万物的破坏力悍然斩破罡风带,劈向韩商。

    黑色的罡风带,难以计数的一道道罡风层层叠叠环绕在一起,稳固厚重,仿若固体。

    但那无影无形的刀锋却一层层像刀切纸一样将罡风层破开。

    凶狠的攻击力,让燕然山主韩商也暗自皱眉。

    接触多了,他渐渐琢磨出一点奥妙。

    陈洛阳这一招凶悍绝伦,充满万物凋零灭亡的意味,怎么感觉有点像血河一脉当初下功夫寻找的幽冥剑术呢?

    虽然带些幽冥剑术的影子,但又截然不同。

    这陈洛阳,究竟从哪里学了这么一身邪门霸道的功夫?

    韩商暗自心惊的同时,身形挪移,没有站在原地硬抗陈洛阳的“影月”。

    这年轻人诡异,他需要谨慎对待,留些余力。

    陈洛阳见状,微微一笑。

    黑日东来吞九天适合应对这等谨慎的对手,不过也要具体分人。

    眼前韩商毕竟是武尊巨头,举手投足间,等闲武圣就招架不了。

    黑日东来吞九天的“黑日”起步阶段,未吞噬敌人之力壮大自身之前,仍有被韩商破坏的可能。

    融汇灭剑剑意的影月西沉灭十方,直接的攻击力更强,叫韩商这等巨头,也要谨慎对待,不叫“影月”沾身。

    双方交换几招,陈洛阳挥洒自如,不见丝毫后力不继之相。

    燕然山主见了,更是暗自皱眉。

    这年轻人施展的武学极为高明,威力极强,让他可以跨越天堑,同武尊争锋。

    这如此绝学的消耗按理说也不是武圣能连续承受才对,这年轻人究竟如何能支撑下来?

    韩商轻吸一口气,先一步变了策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