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火之日(作者:远瞳)
黎明之剑

《黎明之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火之日

    火焰在大地上流淌,森林在炽烈的战火中不断燃烧,古老的宏伟之墙被打开了一道恐怖的缺口,从缺口中涌出的是文明之敌——而文明世界的守军仓促之下溃不成军,在如潮水般的畸变体一次次冲击下不断后退,从宏伟之墙脚下退到森林屏障,又从森林屏障退到王国边境,再往后退,就是几乎不设防的城镇和乡村。kanmaoxian.com

    高岭王国的游侠部队和白银帝国派来的联盟军在这些战线上死死支撑,原有的军事防线已经被撕扯的七零八落,战场通讯也一片混乱,尚有战斗力的凡人军队被切割到漫长的战区各处,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孤军奋战,既不知道盟友在何处,也不知道防线是否仍然存在,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成为这场噩梦中唯一的活人。

    很多地区的卫戍部队其实早已没有什么士气可言,士兵们在近乎疯狂的情况下麻木作战,唯一的原因仅仅是因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既不允许撤退,也不接受投降。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注意到了天空中那令人永生难忘的景象——那一幕发生在高岭王国北方的高空,当浑身裹挟着火焰与浓烟的群星圣殿缓缓向着地平线尽头坠落,几乎半个边境的残存军团都可以清晰看见那团坠向大地的光芒。

    群星圣殿放弃了所有的子系统,也不再考虑返航与修复,老迈腐朽的动力中枢榨取出了它的最后一丝魔力,让那些早就濒临极限的武器系统最后一次在高空绽放光辉——不再小心翼翼,不再谨慎节流,不再考虑损耗,主控系统的每一个逻辑单元都在发出呼啸,机械舱里的运行单元在火花与浓烟中轰然鸣响,上万年来,这古老的空中要塞终于再一次尽情地主宰这片蓝天。

    贝尔塞提娅静静地坐在统御之座上,淡金色的王位簇拥着她,无数管道与电缆在她的脚下与身后闪耀、崩裂,她的精神微微陷入了恍惚,从群星圣殿各处传来的神经信号无比吵杂地蜂拥进她的脑海,这带来了远超平日的压力与痛苦,但她却突然微笑起来,小声说道:“它在欢呼呢。”

    伊莲·凡娜站在统御之座旁,这年轻的侍女已经撕掉自己过长的裙摆,将长发也束了起来,她双手各执一柄闪烁电光的充能长剑,正神色淡然地看着投影中不断靠近的黑暗大地,周围的轰鸣声接连不断,但她仍然听到了贝尔塞提娅的轻声言语,微微发愣之后,她同样微笑起来,俯下身子:“那真好。”

    贝尔塞提娅轻轻点了点头,她闭上眼睛,在黑暗下来的视野中,一个朦胧模糊的虚影突然浮现了出来,那个虚影隐约有着精灵一般的轮廓,却比如今的白银精灵更加纤瘦挺拔,它站在那里,身边蔓延出了许多朦朦胧胧的线条,那些线条在黑暗中延伸,最终连接在贝尔塞提娅身后——它似乎在说些什么,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可贝尔塞提娅却仿佛理解了什么,她在黑暗中向对方微笑,真诚地道谢:“感谢您这么多年的付出。”

    那个身影点了点头,挥手道别。

    空前的震动与巨响随之从四面八方传来,群星圣殿的基底结构结结实实地撞击在污染腐化的大地边缘,这一刻山崩地裂,天塌地陷。

    如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山峰坠入大地,整个高岭王国北部边境都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如大地震般的摇晃,哪怕圣殿已经进行适当减速以防止破坏远方尚且完好的哨兵之塔,这场坠毁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仍将永久地改变这片大地的外貌,而在撞击发生的同时,群星圣殿的中层和上层结构也随之解体,无数巨大的碎块在摇晃中土崩瓦解,四散坠向撞击点周围的平原、丘陵与山川河谷,无数正在从那些地区涌入森林防线的畸变体军团避无可避,眨眼间便化为糜粉,就连那些侥幸跑出坠毁区域的怪物,也在冲击波的破坏下四分五裂。kanmaoxian.com

    整个战场都仿佛安静下来,怪物们突然失去了来自废土中的指挥信号,凡人们则在震惊中不知所措。

    高岭王国北境,支离破碎的丛林防线中,人类与白银精灵的游侠部队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座裹挟在火焰和烟雾中的空中要塞坠入大地,当遮天蔽日的烟尘升腾起来,大地轰然开始摇晃,一些将士才终于勉强恢复反应,几名人类士兵发出了惊呼,而精灵们却只是突然咬紧了牙关,竟无一人发出声音。

    游侠将军洛玛尔向着地平线的方向迈出两步,远方的火与烟灼痛了他的眼球,手中的充能剑在他手中嗡嗡鸣响。

    一丝银色光辉浮现在他的金发间,而在他身后,其他原本已经疲惫不堪的白银精灵们也纷纷沉默地上前一步,发色迅速从金色向着银色转换。

    现场的人类士兵们有些惊愕地看着这一幕,随后他们看到那位游侠将军突然高高举起了手中剑刃,挥剑指向远方正陷入混乱的畸变体军团,一声令人心惊胆战的怒吼从这位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精灵喉咙里爆裂出来,那是已经有数千年不曾出现在这片大地上,但在数千年前曾让这片荒原与密林中的每一个生物都惊恐战栗的古精灵战吼——

    “屠杀!!”

    无数声同样的战吼在森林各处响起,整片防线在这一瞬间被滔天的怒火点燃:“屠杀!!”

    ……

    被昏暗混沌笼罩的忤逆庭院中,位于空地中央的金色橡树仿佛突然被一股无形的狂风吹拂,在一连串的晃动与摩擦声中,数不清的金色叶片从树冠中洒落下来,在这广阔的庭院中掀起了一道纷纷扬扬的落叶之雨,而一个原本正静卧在橡树下闭目养神的圣洁巨鹿则猛然间睁开了眼睛,起身看向无尽黑暗深处的某个方向。

    下一秒,另一道被深紫色迷雾笼罩的身影凭空浮现在圣洁的白色巨鹿身旁,她的双眼中充盈着淡紫色的雷电,仿佛正在穿透这片广袤的空间看透世间正在发生的巨变。

    阿莫恩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弥尔米娜,你感觉到了,是吗……”

    “是的,我感觉到了……如此巨大的波动,弥漫在整个凡人世界的呼啸,哪怕失去了‘信徒’这一媒介,我也看的清清楚楚,”弥尔米娜沉声说道,“那道魔力屏障发生了严重的破坏,虽然现在得到修复,但并没有完全修复……那些混乱的东西正在向文明世界蔓延……”

    阿莫恩不发一言,只是死死盯着黑暗中的某个方向,他身边萦绕的光辉开始明暗涌动,强大的能量场在他周围荡漾开层层涟漪,这明显的变化终于引起了弥尔米娜的警惕,昔日的魔法女神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这个“室友”:“等等,老鹿你打算干什么……”

    “我要去……我得去……”阿莫恩嗓音低沉,不断用前腿使劲叩击着脚下的岩石,那由幽影界未知物质和起航者合金残片融合而成的巨石甚至都在他的力量下隐隐裂开,“那边的情况很不妙,我看到……我看到一片火海,正在黑暗中流淌,一团闪耀的光坠落下来,我得去帮帮他们……”

    “你坐下!”弥尔米娜瞪着眼睛,上前粗暴地按住了阿莫恩的头颅——但用了半天力也未能成功,她只能放开手继续恶狠狠地瞪着对方,“你脑子清楚一点!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知道自己付出多大代价才切断和凡人信徒之间的联系吗?哪怕你不考虑自己,你也为他们考虑考虑——你现在去帮个忙,未来怎么办?让他们再纪念这场‘降临’和‘神迹’么?到那时候别说你要被拉回去,那些精灵的未来也全完了!”

    阿莫恩使劲晃了晃脑袋,他从未听到弥尔米娜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对方饱含着怒气和不加控制的能量冲击的喊声让他脑海嗡嗡作响,但片刻后他还是抬起头,眼睛中如同凝聚着光芒一般注视着弥尔米娜的双眼:“我必须得去——不是以自然之神,我是以‘阿莫恩’的身份去。”

    “你在说什么傻话?”弥尔米娜瞪了他一眼,双手中开始浮动起刺眼的电光,“不行,你脑子坏了,我得给你冷静冷静……”

    “我很冷静,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这可能会导致怎样的后果——但我有理由,”阿莫恩的目光从弥尔米娜手上的闪电扫过,他的声音显得比刚才更加冷静,却也更加坚决,“并不是所有源自上位力量的帮助都是‘神迹’,如果我只是个凡人,我就不能帮他们了么?而且我可以不在他们面前现身,我可以只在旁边悄悄帮忙,我可以很快离开……”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摇头说道:“你也知道神明运行背后的规律,事情的关键不在于我去做了什么,关键在于他们认为我做了什么,在于他们认为自己可以做到什么——对于神明的敬畏已经在他们心中褪去千年,而只要我行动的小心一点,这就不会被当成是什么‘神迹’,或许……

    “或许,只是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有一头强大的野兽……从森林里冲了出来……密林中什么都有,他们可以慢慢解释,关键是现在,他们需要……”

    “……你跟我解释这么详细干什么?”弥尔米娜突然打断了他,这位魔法女神手中的闪电不知何时已经消散,其声音也平静下来,她只是静静地注视着阿莫恩的眼睛,嗓音低缓地说道,“你脑子清醒就行了——我又不是你的监护人,我还是在你这里借住的呢。”

    这一次,反倒是阿莫恩惊愕起来:“你……不拦着了?”

    “我拦不住,我只能劝——但现在我发现自己劝也劝不住,”弥尔米娜垂下视线,“说真的,如果不是之前为了脱离神位把自己‘饿’的太狠导致现在还没缓过劲来,我是真想强行把你拦在这儿的……”

    她摇了摇头,表情格外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圣洁巨鹿:“我只确认一件事——你真的可以做到你所说的么?当你看到他们血流遍地,看到他们节节败退,看到他们在烈火中呼喊求援,你真的可以保证自己只是个‘凡人阿莫恩’么?

    “你要保持在他们的视线之外,那你能做的事情将十分有限,而一旦你稍有越界……便只能万劫不复了。”

    阿莫恩与弥尔米娜坦然对视,良久之后,他轻轻点了点头,便迈步朝着忤逆庭院之外的深邃黑暗中走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一片混沌深处。

    “……你果然知道离开的路,”弥尔米娜看着阿莫恩消失的方向,注视良久才慢慢收回视线,并看向周围那些闪烁着各种光芒的魔导设备,片刻的沉思之后,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接下来让我想想该怎么跟他们解释这件事儿……不过他们可能也已经焦头烂额了吧……”

    ……

    最高政务厅内灯火通明,来自各个渠道的情报被不断汇总至赫蒂与高文面前,匆忙的脚步声和紧张的交谈声在一条条走廊中回荡,而一条条有条不紊的命令则在这个过程中被分发、传递,成为催动帝国这台庞大机器运转的指令,也成为让许多人重建信心的根源。

    文明世界的边陲正在面临一场史无前例的挑战,但帝国的最高控制机关仍然在有秩序地运转,只要最高政务厅和塞西尔宫的灯光还不曾熄灭,那局势便还被掌控在凡人这边——至少在那些信心坚定的塞西尔人心中,世界就该这样运转。

    将一份最新的情报扔回到桌上之后,高文轻轻揉了揉眉间,他的脸色很严肃,但并无多少阴郁压抑。

    发生在前线的惊天巨变在第一时间便被传回了位于黑暗山脉北麓的帝都,随后没过多久,便是关于提丰、关于白银帝国等各处的情报,一条又一条从远方传来的消息密集地被送到眼前,而从这些情报之间,勾勒呈现出的是让所有人都感到窒息的局面。

    宏伟之墙因不明原因“故障”,哨兵之塔停止运行,废土周围的屏障上出现大量漏洞,畸变体大军从中蜂拥而出,并在这个过程中呈现出明显的纪律倾向,前线各部仓促接敌,提丰防线吃紧,白银帝国与奥古雷部族国联络中断,紧接着便是98号哨兵之塔被彻底摧毁,本来正在潜伏状态缓慢向着废土蔓延的索林根系不得不提前暴露,转化成“绿林防线”……

    高文想过这场“反攻废土”的大行动肯定会出现一些意外,事情肯定不会如大家想象的那么顺利发展。

    但说真的,眼前这“意外”的规模也着实太大了点。

    不过幸好他骨子里就是个“火力不足恐惧症”和“被害强迫症”的双重重症患者,哪怕在“没什么必要”的情况下,他也一直在玩命地往废土方向堆积“备用方案”。

    毕竟……自打揭棺而起的那天,他就怀疑那墙得完,现在一看,还真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