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八百九十一章 凭什么(作者:坟土荒草)
神话版三国

《神话版三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千八百九十一章 凭什么

    可以北贵这边但凡是拥有心象,明白心象本质的强者都知道巴拉克现在绝对是超越了所有的前辈,达到了另一种境界。看.毛.线.中.文.网

    毕竟再怎么唯心,都需要有一个支点作为支撑,而巴拉克现在有着最为完美的支撑,心象毕竟是心灵和信念的写照,所以在拥有了公主之后,巴拉克的心象肯定晋升到了超越之前所有人的程度。

    可就算做到了这一步,对于巴拉克而言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他所拥有的力量并不是为了战斗,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郡主,而且为了守在郡主身边,巴拉克最好的选择就是尽可能少的使用这份力量。

    越强大,越是有价值,也就越有威胁,同样也就越有可能和郡主聚少离多,就如庄子《庄子·人间世》之中所,无用之用,方为大用,对于巴拉克而言就是如此。

    到了现在,他并不需要这些多余的用处,他只想捧着曹婉过完这一辈子,这就足以让他在九泉之下面对历代公卿沉着应对了。

    至于其他的,对于现在的巴拉克而言皆是无用,就算成为了完美巅峰的阿文德又能如何,就算心象已经扭曲到近乎吴子自带的军神特效的强度又能如何,这一切对于本没有这项追求的巴拉克而言,完全无用,他就想守着老婆儿子热炕头过活就行了。

    这也是奥斯文同样知道巴拉克怕不是已经超神了,也没有将巴拉克算到战斗力之中的原因,对方强不强,不出现就没意义啊!

    陈忠对于这等秘闻倒是很有兴趣,但信了多少那就很难了,外加陈忠也不会将之告诉给曹操,毕竟有时候还是要尊重一下别人的想法的,在陈忠看来,巴拉克的想法,值得尊重。

    “算了,我觉得你还是少给我灌点鸡汤,赶紧想办法干掉喀布尔的粮仓,干掉了之后,你就会成为有县主的北贵顶层人物。”陈忠可能也是发现,莫名其妙的偏离话题了,赶紧强行掰回来。

    “在想呢,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人手不够,就算有其他方式也不可能在对方杀过来之前,完成对于粮仓的破坏。”库尔玛很是忧郁的开口道,“假设给地窖灌水,就我们这点人,集中起来使用,能破坏一部分地下粮仓,可这解决不了问题啊。看1毛线3中文网”

    倒不是没有破坏地下粮仓的办法,而是所有的办法都受限于地下粮仓的现实情况,不能有效的发挥出应有的效果,干不掉大多数的粮仓,奥斯文有的是余力一手镇压陈忠,一手和曹操死磕。

    “这个时候也不可能派更多的人来了,点现实的吧。”陈忠收敛了笑容,就这么看着库尔玛,“这个机会错过了,想要打穿喀布尔,实话,你觉得需要多久。”

    “我觉得根本打不穿。”库尔玛翻了翻白眼道,“不是我看汉室,而是这边的地形,只要有防守,而且粮草充足,攻打的力量除非有守备力量的五倍以上,才有希望,可奥斯文手下真的不弱。”

    陈忠默默地点头,贵霜有很多的问题,但贵霜的底子真的是厚实,再或者,贵霜的地理优势实在是太好了。

    哪怕就算是失去了恒河中下游,可从本质上来讲,贵霜整体的真实损失并不大,毕竟恒河中下游的领土真要,也是当年精神舍利被盗之后,韦苏提婆一世为了平息内部矛盾,由布拉赫等人从婆罗痆斯城出征,一路攻伐,夺取下来的。

    贵霜真正失去的,其实是恒河中游的贵霜重镇,婆罗痆斯城,这个损失很大,但真要的话,就跟汉室丢了幽州的蓟城一样,打是肯定要打的,可要到了这个程度就死了,那还差得远呢。

    真正损失惨重的其实是婆罗门,可婆罗门和贵霜是部分重叠的性质,并非完全一体,如果是完全一体,当年攻打诸如三摩呾吒,摩揭陀,瞻波等等地方,北贵好歹会有点反应。

    可实际上在汉室打到婆罗痆斯之前,贵霜朝堂虽是骂声一片,但北贵基本都跟吃瓜群众一样,看热闹呢,真正吃瓜吃出事的时候是汉室打到了婆罗痆斯,尼兰詹下场之后,那真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

    可以那个时候的贵霜非常强力,只不过由于南北相互不信任,没有让最强的将帅相互统合,结果被关羽等人给各自击破了,导致北贵损失了一大批中坚将校。

    然而这些损失,对于一个帝国而言还是能顶住的,至少截止目前为止,在粮草充足的情况下,陈忠在局外看北贵和曹操局势都觉得没有什么盘外招的话,曹操很难击败奥斯文。

    双方的底子都很厚实,造血功能都很强,还各自占据了地利,粮草后勤相当充足,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曹操想赢,没点特殊的盘外招,或者比较奇怪的手段,太难了。

    “这么吧,在我看来,汉室派人走北方攻打,在有防备的情况下,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库尔玛一副自己非常睿智的神色。

    “问题是不攻打北方,牵制住这样规模的主力,贵霜将所有的军团汇聚在婆罗痆斯城到钵逻耶伽之间,你觉得局势能比这边更好?”陈忠没好气的道。

    全方位,多角度攻打贵霜,分割贵霜的精力,本身就是汉室的计划之一,只是曹操被分配了一个地狱难度而已。

    因为不这么干的话,贵霜只应对一个方向的兵力,实话,就算是恒河平原有这样规模的战场可以布置,汉室和贵霜打起来,局势也不会好过现在这种情况。

    在汉室集中国力向某一个区域投放的时候,贵霜也同样集中国力,还打的是本土战争,那贵霜打着打着估计就自行领悟总体战的思路了,真成那样,汉室局势绝对不会更好。

    这几乎是汉室一众文武的共识了,规模这种东西在一定程度之前,当然是越大越好,可突破某个限度之后,就必须要精简了。

    “这倒也是,所以我寻思着想要从这边过,在有奥斯文防备的情况下,恐怕也真就只剩下等汉室在南方大胜,曹司空趁乱夹击了。”库尔玛一副我也挺聪明,能看得出局势的神色。

    “你少给我扯犊子,赶紧想办法,不趁着这个机会解决奥斯文的粮草的话,我们就算是过去了也没意义,就我们这点人,还不够奥斯文一个军团打的。”陈忠黑着脸对库尔玛警告道。

    “那就只能想办法将喀布尔的粮草聚集起来,然后放火烧掉了。”库尔玛摸着下巴道。

    “这个我倒也想过,问题是什么理由呢?”陈忠皱眉询问道。

    “我倒有一个理由,起码能干掉一半。”库尔玛颇为自信的道,这可是他带了一群人苦思冥想的结果,自从了解到奥斯文的粮草主要是地下粮仓之后,库尔玛就玩命的发动大脑,毕竟是县主啊!

    “一半解决不了问题。”陈忠叹了口气道,“我们只有干掉百分之八十才有意义。”

    “有总强过没有吧。”库尔玛抱臂看着陈忠道,这样子要有多贱就有多贱,看的陈忠很是烦躁。

    “一下计划。”陈忠看着库尔玛道。

    “你应该知道,我这人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库尔玛笑眯眯的道,“我看这事挺悬的,所以还是先要好处比较好。”

    “你就是这么干活的吗?”陈忠黑着脸道。

    “因为奥斯文太谨慎,我不太看好这次断粮计划,但我又不想放弃县主,所以我苦思冥想,想到了一个计划,可以调出一半左右的粮草,这种程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库尔玛很是和善的看着陈忠,陈忠的神色凝重了很多。

    “你不看好这次计划?”陈忠慎重了很多,他之前都认为这次的局势已经敲定了,只要曹操咬住奥斯文,自己解决喀布尔河谷的粮草,贵霜的北部战争就结束了,可看库尔玛的意思是这里面还有波折。

    “不,我很看好这次的计划,但我走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开始在思考一件事,在我们想着让曹司空牵制住奥斯文的时候,奥斯文会不会也是这么想的。”库尔玛看着陈忠神色复杂的开口道。

    “……”陈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点头,很有可能,但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奥斯文的粮草只要被干掉,人就凉了。

    “您不觉得太看不起奥斯文了吗?”库尔玛一语道出,陈忠如遭雷击,而库尔玛依旧自顾自的开口道,“奥斯文这个人一直都游走在死亡线上,相比于繁复的思考,当前举动没有任何特殊的含义,只是准备在赫尔曼德河和曹司空决战呢?”

    “不可能!”陈忠大声的否定道,但越否定,越恐慌,相比于其他复杂的思虑,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更符合奥斯文一直以来的个性,可这里面有一个大问题,奥斯文凭什么斩首曹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