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苏厨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武清(作者:二子从周)
苏厨

《苏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武清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武清

    当晚苏利涉主礼,按照宋人的风俗,让金大忠隆重迎娶了耶律南仙。看‘毛.线、中.文、网

    没办法,女直人的礼节太粗鄙,要不被辽人看轻,只有用宋礼来压制。

    苏利涉是宫里出来的老人,玩玩这些套路不在话下,果然让大家都很有面子。

    之后的几,耶律南仙就被苏利涉带着,熟悉女直状况。

    耶律南仙是辽人,苏利涉是宋人,但是起码还有个兄长在,耶律南仙可以不信苏利涉,但是总不能连自己兄长都不信。

    大家都是聪明人,苏利涉的做法虽然让耶律南仙不可理解,但是是不是在骗她,耶律南仙心里也清楚。

    苏利涉就真的好像一个大管家,对新入门的当家主母交代夫家财产,经营,规矩,家人那般,一五一十地告知耶律南仙,完全是一副交卸内务的架势。

    苏利涉这样的态度,对于耶律南仙快速进入自己的角色,是具有莫大好处的,也让耶律南仙对这个宋人反感不起来。

    苏利涉告诉耶律南仙自己早就该回宋朝养老了,大宋的陛下早就虚节度使、宫观使之位以待。

    之所以一直待在完颜部,其实就是不放心大忠,现在这孩子终于娶亲了,自己也终于可以交卸担子了。

    而在苏利涉的介绍下,耶律南仙也对女直的实力有了个正确认识,心中暗自吃惊。

    现在的女直,秋日分粟之后,会分作两部分,一部分留守混同江,守着祖地,以渔猎为业,继续锤炼筋骨。

    另一部分会南下,沿混同江移动到回跋城,然后继续溯流而上抵达白山部,翻过一道山脊,就到达了渌州上游的白山林场。

    他们会在那里伐木到三月,将松木、胡桃、楸、柞、椴、榆、杨、桦等木材堆积起来。

    其中有一种水曲柳,因为木纹非常美丽,在大宋备受好评。

    直到三月冰破,春水大涨的时候,鸭渌江水道就进入繁忙的季节,会有无数的木排从河源林场放下,被鸭绿江沿途四州接收,大部分会在珠州汇集,由海船拖到胶东去。看1毛线3中文网

    还有无数的女直人,或水路或陆路,带着兽皮、鹿茸、人参、药材、蜂蜜、蜂蜡、沙金等珍贵物资,前往四州交换大宋的货品。

    四月中旬,携带大宋宝货的部民会回到混同江畔,繁忙的农耕开始了。

    作物主要有三种,土豆、大豆、玉黍,今年苏利涉准备引入一种新物种——甜菜。

    混同江土壤肥沃到让人发指,但是受到气影响,只能在四月末才开始种植作物。

    不过因为日照条件的优异,一旦气候适宜,种下去就会疯长。

    虽然只有一季,但是收获却足以让苏利涉在完颜部获得景仰甚至崇拜。

    有了土豆和玉黍,就有了主粮;有了大豆,就有了油料;有了甜菜,就有糖,那是和白头山的蜂蜜一样,能够让人产生幸福感的东西。

    苏利涉带来的幸福还有很多,比如蜂桶,让女直人可以无需去岩石缝,树洞里掏蜂蜜,平时只需要做好防熊工作就行了。

    比如各种捕鱼的网具,笼具,坚固的钓线和钢钩,让捕鱼的效率远高于原始网具。

    还有美食,得益于两种调料——大酱和虾酱。

    辽东耀州的海盐,曾经是辽国对宋走私贸易的重要物资,后世那里的食盐,曾是品质最佳的贡品。

    扁罐对文妃提出的辽东恢复方案中,有一条就是引进大宋资金技术,扩建耀州盐场,兴建锦州、苏州、平南盐场,增加食盐产量,发放盐引,以辽东盐业为经济手段,影响周边。

    其中中京道、上京道、女直地区,都是重要的食盐输出地。

    盐,是所有人都需要的必需品,这样的手段,让上京道完全没有相匹敌的经济办法相对抗。

    当然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效果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但是至少女直人和辽东的联系更加紧密,远不是北廷派出一个本就毫无忠心的耶律南仙,便能够扭转过来的。

    对女直老百姓来,辽东盐业兴盛,也是大好事,至少他们获得食盐的付出,远比之前便宜了一半不止。

    效果就是大酱提前出现在东北大地,现在几乎是每个女直妇女都会的手艺。

    除了甜菜,随着北廷的衰弱和部落的强盛,苏利涉甚至准备让女直人开始建造木屋,实现定居。

    还准备从大宋引入猪种,从极北面奴儿干人那里引入大鹿,招募驯鹿人,在女直试行家庭式畜牧业。

    从游牧变定居,从部族变家庭,从屠刀变转经轮,这是苏油对付周边各族的终极奥义。

    之后才是炮火对弓箭、钢铁对肉体,供给对需求,文明对野蛮。

    现在的女直是强大的,但是虽然其扩张的速度还在增加,加速度却已经开始减。

    因为其扩张的动力,在苏利涉的悄悄引导下,很大一部分,已经开始朝谋求内部发展的方向转化。

    从掠夺到自生,这就是完颜部掩盖在一派兴旺局面下的本质。

    而剩下的这部分扩张的动力,苏油的计划里是,将其在吞并北廷的过程中消耗掉,最终达到暂时的平衡。

    之后除了汉化一途,女直再无它路可走。

    但那应该是下一代的历史使命了。

    耶律南仙在来路上思考过各种各样的可能,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得到完颜部第二号重要人物的鼎力相助,如此轻易地就站稳脚跟。

    幸福竟然在最不可能的地方,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

    耶律南仙身着骑装,在苏利涉的陪同下巡视这这片巨大的草甸,就听苏利涉道:“女直部中,以前连个能聊文章诗词的人都没有,夫人饱读诗书,老夫可算是盼来一个谈伴,这几日话有些多,耽误了夫人新婚燕尔,实在是抱歉了。”

    “长公哪里话来。”耶律南仙最近几日对苏利涉的好感越来越强,赶紧道:“都是部族要务,南仙还要多谢长公教诲,否则要知事料民,尚不知何日。”

    苏利涉笑道:“不过我终须是要走的,今后娘娘要再找谈得来的,可就需要建学校,兴文教。任重而道远啊……”

    “二林巫法对现在的女直人是很好使的,但是随着部族壮大,以之收束人心还行,以之管理州郡却难。”

    “佛教,同样也是如此。”

    “既然夫人来了,那变异女直气质,就该是夫人的责任,今后夫人的孩子长大,是让他更像夫人,还是更像阿忠,现在便应该措手安排了。”

    “长公!”耶律南仙初为人妇,不禁满脸羞红,啐了一口,一扬马鞭跑了。

    ……

    这些事情发生的同时,河北三路大军也在一路进攻。

    时间线倒回到去年十二月,李纯元和曹南率领两万四千新军,先是攻取了桑干河口上游不远的第一个重要城市——武清。

    武清“当水路之冲衢,洵畿辅之咽喉。”位于永定河——现在还叫无定河——和桑干河交汇之处,也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

    唐宝元年,雍奴县更名武清县,《郡县释名》解释得很明白:“武清,取武功廓清之义也”。

    如今西辽大军几乎都在中京道,武清知县萧和尚奴手底下只拥有三千辽军。

    对于一个拥兵达到一州上限的县治来,也不能耶律淳完全不重视。然而三千辽军在两路水师的夹攻之下,毫无抗力。

    萧和尚奴在低矮的土城楼上,看着两支船队在前方河口分作两队,然后领头的十艘黑灰色的铁壳船上那种躺倒的桅杆开始转向,抬高,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硝烟和轰鸣。

    内河炮艇在苏油眼里就是一群弱鸡,首尾只能设置两门四十毫米滑膛步兵炮,舱顶一门七十毫米短管滑膛炮,连老款的眉山型风帆海舰都不如。

    但是这些都是速射炮,一炮一分钟十五发的火力输出节奏,对辽人来,不啻就是罚一般的灾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