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千七百章 绊索暴起拦铁骑(作者:指云笑天道1)
东晋北府一丘八

《东晋北府一丘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千七百章 绊索暴起拦铁骑

    随着晋军步骑的战吼之声,从驰道中杀出的晋军骑兵,向着稳步前进的甲骑俱装发起了反冲击,可足车儿睁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晋军会直接舍弃远程兵器,对着本方的军阵就发起了骑兵突击,向来只有甲骑俱装纵骑冲阵杀敌,给敌军骑兵这样迎面冲击,还是他此生的第一次呢!

    在被两侧的辎重,营帐所夹逼而成,两百余步宽的这条大道之上,两边的骑兵迅速地接近,苍色的南燕俱装甲骑,纷纷抄起手中的大弓,一边奔驰,一边向着对面的晋军骑兵瞄准,只在这么狭窄,不过三百余米宽的正面,千余骑的冲击,让骑兵与骑兵之间的间隔不超过五米,几乎是闭着眼睛,都能射中对面,在这个距离上,以俱装甲骑的力量,只要开弓,那必然是一箭毙命,可足车儿的嘴角边勾起了一丝狞笑,他甚至可以预见到,一轮骑射之后,对面三十步外的这些骑兵,中箭倒毙,然后带着后方的战马倒成一片的模样。看.毛.线.中.文.网

    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啸声响起,伴随着几百个嗓子的怒吼:“起索,绊他!”

    从两边的营帐之中,突然冲出了两百多名身着轻甲的剑士,他们的背上背着长剑或者是砍刀,手腕之上却是紧紧地缠着几道绞合在一起的长索,索身呈现为土黄色,乍一看,与这地上的颜色一模一样,根本难以分清。

    可足车儿的笑容还缰在脸上,脑子里却是一阵电光火石,几乎是本能地吼了起来:“不好,有绊马索!”

    可是他的叫声却是晚了,就在最前方的两队骑兵的战马之前不到五步的位置,顿时给拉起了二十余条长索,两百多步的横向距离上,这些长索弹地而出,索的两头,紧紧地系在这些突然冲出的轻兵们的手腕上,腰上,加起来足有儿臂之粗,一看就是用上好的鲨皮混合着藤条所制,坚韧异常,而索上的根根倒刺,闪着寒芒,让人触目惊心!

    一百余骑,几乎是在瞬间就撞上了这些皮索,巨大的冲力甚至让两边拉索的壮士们顿时就肌肉和骨骼变了形,十余个壮汉甚至给撞得凌空飞出,更是有几个把套索缠在腰上的壮士,明显可以看出他的腰部变了形,惨叫着飞了出去,毕竟这样的力量,相当于几百甲骑同时冲在身上,虽然有皮索的韧性卸了一些力,但仍然不是人的肉体能承受之众,几乎每个拉索的战士,都给这一冲之下,五脏六腑如遭巨锤打击,口鼻之间,也有鲜血渗出,显然,已受内伤。www.kanmaoxian.com

    可是,留在原地,没有飞出或者倒下的一百多名轻兵壮士,却是咬着牙,紧紧地挺在原地,更多的人从两侧奔出,迅速地拉上那些倒下或者撞飞的同伴们留下的索头,紧紧地缠在手上和身上,二十余条皮索,仍然如钢铁长城一样,顽强地挡在甲骑俱装们的面前!

    拉索的吴兵们都给撞飞数十人之多,给绊住的甲骑俱装们,惨状更甚,第一轮的冲击,就有上百名骑士给生生地从马上掀出,呈空中飞人状,冲出去十余米之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就算没直接摔死,也是眼冒金星,拜这一身重甲所赐,却是再也不能起身或者是战斗了。

    只这一个照面,南燕甲骑冲在最前面的两百余骑,就几乎尽数落马,少数的三十余骑骑术高超的家伙,纷纷在极限时刻跃马腾空,跳过了那离地大约一米左右的绊马索,铁蹄狠狠地踏中了前面的那些飞出去的骑兵们,再强的护具,也经不起这连人带马重逾千斤的俱装甲骑,腾空数米后的重重踩踏,只要是踩中躯干或者是头脑袋等位置,那一蹄下去,必然毙命,绝无生理,惨叫之声与马嘶之声响彻四周,而十余骑好不容易跳过绊索,落下平地的战马,也给地上的这些骑兵所绊,连人带马,也是摔倒在地,三十步左右的空间内,人马倒得满地都是,场面一片混乱!

    冲在第二阵排头的可足车儿,飞快地拉起马缰,来了个急刹马,这些甲骑俱装有极为过人的骑术,几乎可以做到随心所欲,人马合一,刚才还全力冲击的这些甲骑们,顿时就几乎是在五步之内立了下来,可足车儿咬牙切齿地看着两边的持索轻兵们,吼道:“都是这些设伏下绊子的狗贼害了我们兄弟,杀了他们,射死他们!”

    停在原地的第二队俱装甲骑们,本来已经搭箭上弦,准备对着对面对冲的晋军骑兵们射击,可是随着可足车儿赌气式的大吼,这些骑兵们纷纷掉转大弓,转而指向了在两侧的那些持索的轻兵力士,一阵弓弦响动,矢如飞蝗,狠狠地射向了在两翼拉索的这些力士。

    “噗”“咔”,长箭入体,穿肉透骨的声音,不绝于耳,几十步乃至百步的距离,这些甲骑以大弓重箭射击几乎无甲军士的结果,就是把人射成了箭靶子,三十多名力士,几乎都是给一箭贯穿,从前心射到后心,除了有七八个还算走运,只是射穿了肩膀或者手臂外,给贯穿身体正面或者是脑袋的人,就再无生理了,可是这些勇敢的战士,就算是一箭毙命,也是死死地拉着这些皮索,身体拼命斜拉,以脚蹬地,把这些长索,绷得笔直。

    沈田子人熊般的体型,从左翼的帐蓬里横冲而出,他的手中挥舞着一面一人多高的大盾,足有三尺多宽,几乎就是一堆木墙,挡在了十余名轻兵力士的身前,瞬间,就有十余枝长箭钉在了这块盾板之上,若不是这块板厚达七寸有余,只怕沈田子持在内盾里的手,也会给钉上了。

    随着沈田子的横冲而出,两百多名沈氏家兵,也都挥舞着木盾而出,他们纷纷冲到了这些力士的身边,挥舞着盾牌,为他们挡着飞蝗般的箭矢,而那些力士们,则仍然拼命地拉着索,来回荡震,把那些前队里逃过一劫,停在原地的残余骑兵们,给缠上,绊住,卷落马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