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792章 各有图谋(作者:双刀彩虹)
我的野蛮老祖

《我的野蛮老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792章 各有图谋

    出乎陈老头的预料殷勤听到这个价格,竟然没有立即讨价还价,而是沉默了片刻,方才皱着眉头缓缓道“这个价格可是有点儿高了。www.kanmaoxian.com

    “价虽不低,可咱们也是有保证的。”陈老头儿等的就是殷勤这句,马上颇为豪气地解释道,“咱们还可以给你立个保证,卖给你的东西,绝对不会有那些笼子里的普通货色。”

    殷勤微微一笑“陈老的话我信,车马店冯掌柜的保证我更加信得。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到时我手上的货,血脉等级虽然够了,却是缺胳膊短腿儿残缺不整,莫怪我不付钱。”

    陈老头面露难色“小哥儿在下面转了一圈儿,应该知道这生蛮有多难驯服。不让他们受些皮肉苦头,根本是不可能的。”

    “皮肉上受些伤倒是没有问题,哪怕打折了骨头都不要紧,可若是肢体残缺的太厉害,便会伤了蛮人的血脉根本。”殷勤从盘子里捡出一块儿兽骨,敲着桌面嘿嘿笑道,“伤了血脉根基话,我这灵石可就算是打了水漂儿了。”

    陈老头被殷勤话里有话地冷眼一扫,心里面凉嗖嗖的,越发怀疑对面那货就是个啖人蛮。他强笑着保证道“小哥儿尽管放心,咱家驯蛮的把式,手底下都有分寸,决不会伤了他们的血脉。”

    “如此甚好。”殷勤随手将骨头扔到一边,忽然扭脸儿对殷公子与花二妮道,“我看你俩半天都没动筷儿,可是不饿?”

    殷公子道“我吃饱了。”

    花二妮道“太难吃了,不想吃。”

    陈老头儿讪讪笑道“咱这穷乡僻壤比不得临渊城里,饭菜实在拿不出手,怠慢了贵客。看1毛2线3中文网等回头我在醉仙楼上摆一桌,专程给几位贵客赔罪。”

    “醉仙楼的东西又有什么好?”花二妮撇撇嘴,用鼻孔“看”了一眼陈老头,满脸不屑的表情。

    殷勤见陈老头儿满脸尴尬,摆摆手笑道“陈老的心意咱们领了,我这哥嫂口味刁钻,酒席的事儿还是免了吧。只要咱这生意能成,在下便承陈老的情了。”

    陈老头听他如此说眼睛一亮喜道“如此说来,咱们冯掌柜所列的两条小哥儿全都应了?”

    “就按掌柜的说的办吧。”殷勤抄起桌上的酒壶,亲自为陈老头儿斟了一杯酒,“我这人也不喜欢干一锤子买卖的生意,这杯酒,就祝咱们的生意,细水长流。”

    陈老头双手举杯“细水长流,长长久久。”

    殷勤血脉进阶之后食量大增,与陈老头碰过一杯酒,便甩开了腮帮子,连筷子都不用,双手齐下,风卷残云一般,片刻间便将桌上的大小盘碗,清了个底儿朝天。

    桌上另外三人都被殷勤这副吃相惊到了。尤其那殷公子自诩也是个能吃的,见识过殷勤的速度却也只能自叹弗如。他甚至怀疑殷勤他爹殷富贵一贯宣称的所谓老龟血脉怕是不纯,里面或许掺杂了不少赤睛猪的成分?尤其看殷勤忽然间样貌大变,显然是血脉晋升的结果,只不过,赤睛猪身上不见鳞甲,不知道殷勤这身蜥蜴皮,又是传承自何种妖兽?

    花二妮倒是忽然间来了兴趣,生怕殷勤吃不饱似的,一边大盘儿小盘地往他那里塞碟子,一边又招呼在门口候着的小杂役,挑那肉多量大的,比如烤豕花菜再来几盆。

    “好嘞,再来几盘。”小杂役应了一声,转身要走,却被花二妮唤住,纠正他道,“不是几盘,是几盆。”

    小杂役看着殷勤的吃相,呆呆点头重复道“再来几盆,烤豕肉。”

    “再给老子加两坛好酒。”殷勤吃的红光满面,满嘴流油,一只脚还蹬在了陈老头儿的座椅边沿,大马金刀的又招呼小杂役上酒。

    陈老头儿一见这个架势,怕殷勤拿酒灌他,赶紧起身告退,说是冯掌柜还等着他回话儿,又嘱咐殷勤吃好喝好,转身噔噔噔地下楼溜了。

    殷勤闷头吃喝,却抬起眼皮瞟了一眼陈老头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冷冷的笑意。

    那陈老头快步下楼,连着穿过两座关押生蛮的院子,径直来到后院一处小账房内。胖成球的冯掌柜,正斜靠在一张太师椅上,一手捏着茶壶往嘴里面灌。见他进屋,冯掌柜眼眉一挑,将茶壶递给边上的小杂役,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怎样?”

    “谈妥了。”陈老头躬身行礼,“那姓殷的连价都没划,便一口应了下来。”

    陈老头在二楼与殷勤应对的情形学说一遍,冯掌柜一手抚着肚子,一手在椅背上轻轻敲打,又着重问了几句殷勤在说话时的语气态度,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两眼微闭,不知道想些什么。

    好半晌,冯掌柜才睁开眼,盯着陈老头儿问道“你说这姓殷的,从咱这儿买这许多根本无法驯服的生蛮是准备做何用处?”

    陈老头犹豫一下,嘀咕道“小的有些怀疑这姓殷的,其实是个啖人蛮。”

    “哦?”冯掌柜失笑道,“我做了大半辈子蛮奴的生意,还从来没见过如此招摇的啖人蛮。你倒是说说,为何会有这种怀疑?”

    陈老头儿将他与殷勤接触时所见种种奇怪的举动,详细描述一遍,反问道“大掌柜请想,他若不是个啖人蛮,买这么多无法驯服的生蛮有何用处?况且他口口声声都是围绕血脉二字做文章,小的估计,他多半是个修炼邪法的邪蛮,买了这许多生蛮做吃食的吧?”

    “这姓殷的食量不小。”冯掌柜玩笑道,“一月便能吃百八十生蛮?”

    “我觉得差不多。”陈老头儿却一本正经道,又将殷勤的饭量学说一遍。

    “我看未必。”冯掌柜摊开手掌,身后的小杂役连忙将新续水的茶壶递过来。冯掌柜抿了一口茶,刚才意味深长地道,“他若真是将这些生蛮买来吃了,这生意不做也罢。我感兴趣的是,这姓殷的手里,会不会有某种驯服生蛮的秘法?”

    “小的怎么想到这一层上?”陈老头愣一阵满脸钦佩地捧道“小的实在愚钝,不及大掌柜智慧之万一。”

    “盯紧了他,先摸清他的跟脚再说。”

    “小的就怕他们的根脚太过深厚。”陈老头儿小心翼翼道。

    “有什么可怕的?”冯掌柜脸上闪过一丝狠戾的笑容,“实在不行,就把这姓殷的往涂山人身上牵扯。”

    陈老头咽了一口唾沫,他对这车马店的底细也知道一些,那院中铁牢里的雪蛮,便是有人精心布置,专门为了对付涂山余孽一个诱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