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未来 >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 48.第七个巴掌(作者:者家)
钟妃今天又在祸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48.第七个巴掌

    正版不易, 支持一下蠢作者吧~

    抱棋战战兢兢地起身坐下, 屁股都只敢沾了一半凳子。看。毛线、中文网

    钟情轻轻地揉了揉额角, 沉吟许久, 冷不丁地开口问道:“抱棋,你跟着本宫多久了?”

    “启禀娘娘, ”抱棋竭力抑制住自今晚听到抱琴的传话后内心就涌起的无限慌张感, 毕恭毕敬地回道,“......奴婢是十四年跟的娘娘,至今拢共有七年了。”

    “已经有七年了啊,”钟情微微出了会儿神,有些怅惘的模样,半晌, 才轻轻地点了点头,附和道,“是了......你是在未央宫时就跟着本宫的老人了......”

    抱棋脸上的冷汗刷地一下就下来了。

    钟情只说了抱棋是在未央宫时就跟着自己的了, 却没有细说,抱棋其实是她从更衣升宝林的那一年, 婉贵妃从未央宫中原来服侍的里, 随手指了一个拨给她的。

    当然, 至于这“随手一指”, 到底是随了手还是随了心,这一高一低的主仆二人, 恐怕各自心中都别有一番思量。

    抱棋心中的惶恐无限发酵。

    “本宫近些日子来, ”钟情抬起头, 面色平静地直视着抱棋,淡淡道,“......总是睡不好,晚上整宿整宿的,老是做着个噩梦......梦到本宫当年怀允僖时,窗外的鸳尾花开了,开的特别盛,特别好......”

    抱棋猛地一下从绣凳上惊坐而起,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侧颜的冷汗啪嗒啪嗒地打在了内室的白玉石上,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喃喃道:“娘娘,娘娘......”

    “本宫没有追究你的不是的意思,”钟情淡淡道,“本宫就是年纪大了,容易想起旧事来......你知道的,当年若不是年太医及时发现,给本宫调养好了身子,说不得今日住在宫里的,又是哪家的姑娘了......”

    “娘娘,”抱棋紧紧地咬住后槽牙,凄厉道,“奴婢知道,奴婢原是未央宫出来的,婉贵妃当年欲用鸢尾花害娘娘,奴婢既通医理,却驽钝不觉,反得要了旁人去提醒,才使得娘娘化险为夷......娘娘因此疑了奴婢,不,是奴婢做的本就不好,奴婢有罪,甘愿赴死......只是娘娘,来永寿宫的这么些年,奴婢待您,一直是忠心耿耿,别无贰意的!”

    钟情放冷了颜色,弯下腰来,挑起抱棋的下巴,直视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道:“抱棋,这个问题,本宫当年在未央宫时就问过你一次,你说你学艺不精,粗心大意了,本宫信了,留了你到如今......今日,本宫再问你一次,这一次......本宫只听你说实话!”

    “......当日未央宫的鸳尾花中有问题,你是当真半分都不知么?”

    抱棋呆呆地对上钟情犀利的视线,她毫不怀疑,自己这一次若是说错了半句,定是落个必死无疑的下场。看1毛线3中文网

    这还是抱棋第一次,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那么近,而那威胁,竟然是来自眼前这位从来都是一副温和无害模样的钟妃娘娘。

    抱棋吓得牙齿打颤,不知不觉间,眼泪和鼻涕竟然糊了个满脸,她痉挛地伸出手,死死抓出钟情的衣摆,嗓子眼里嗬嗬半晌,这才艰难地挤出一句:“奴,奴,奴婢不敢......奴婢不敢说啊钟妃娘娘......”

    抱棋跪伏在地,埋头大哭,边哭边断断续续地为自己辩解道:“钟妃娘娘,奴婢不是,不是有意要害您的啊......奴婢在未央宫里,就不曾见过贵妃娘娘的面,被指给您后,也是尽心竭力地在服侍您......只是当时,当时,奴婢察觉到了,可是奴婢,奴婢害怕,奴婢不敢说,奴婢不敢说......对不起娘娘,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抱棋哭得差点要背过气去,这件事,终究是埋在她心里太久了,纵使上辈子的钟情在信了她的话后再不曾疑她,她却也难免要反过来疑心钟情,怀疑起钟情对她的态度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到底是全心托付还是借故试探,到底是对曾经的事生了疑呢还是没生疑呢......长此以往,抱棋对钟情的态度不免失衡又别扭,也难怪到了后来,明明抱棋是抱琴之外最早跟着钟情的大宫女了,在永寿宫的四个抱里的排位却沦落到挂在最末的小尾巴上,钟情当年还以为,这是抱棋生性寡言,不好与人交流的缘故。

    钟情缓缓地站了起来,轻轻地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她那上辈子,过得可真是糊涂啊。

    “娘娘,娘娘,”抱棋趴在地上膝行两步,凄婉地抱住钟情的小腿,哀哀地望着她,竭力为自己辩解道,“可是娘娘,奴婢从没想过害你的,奴婢只是,只是一时犯了糊涂......娘娘宽厚,娘娘宽厚,饶了奴婢这一回吧,奴婢以后一定做牛做马掏心掏肺地服侍您,娘娘宽厚,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钟情闭了闭眼,安静地扯开抱棋的手,淡淡道:“本宫还没说要怎么罚你呢,何必做出这幅凄凄惨惨的模样来......你先擦了泪,起来说话吧。”

    抱棋低头把脸在袖子上蹭了蹭,不敢起来,又不敢不起来,颤颤巍巍站定了,等着钟情发话。

    钟情对她,其实是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钟情大概也猜得出来,抱棋此回应当也没说什么假话,她就是害怕罢了,在未央宫那回是,后来钟情难产那回......她也是。

    ——抱棋不一定对下毒的凶手清清楚楚,但她必然或早或晚地就察觉了些许端倪,在产房时,她的那惊颤恐惧的神色,分明是多多少少地发觉了些什么的。

    只是一次、两次......她都是不敢开口的那个。

    乃至在钟情灵前,抱琴撕心裂肺地高声为钟情哭着喊冤时,她仍是不敢开口的那个。

    这样的人,钟情留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钟情不杀抱棋,只不过是感同身受地知道抱棋那种“凡事都没有自己的命珍贵”的心态,抱棋说的不错,她自跟着钟情以来,一直是规规矩矩地服侍她,不曾动过什么于钟情的不利的心思,单论这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说到底,大家都是这宫里的可怜人,钟情想,何必呢,杀了个抱棋,于自己,无甚痛快,于那幕后害自己的人,更是不痛不痒......抱棋说白了,不过只是这宫里千千万万,务求自保的可怜人的缩影。

    钟情淡淡道:“你既当初学艺不精疏忽大意了,得亏后来托福年太医,才未使本宫酿成大祸......既如此,本宫就罚你去尚药局潜心学习一段时日,也免了日后再因你‘学艺不精’‘疏忽大意’了什么......你可愿意?”

    无论如何,钟情是不可能允许抱棋再留在永寿宫了,学艺尚药局,不过是个托辞,听上去光鲜点,也省了抱棋出去后顶着个“弃奴”的名,遭那闲人故意作践。

    抱棋哭着跪在地上给钟情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抽噎着回道:“娘娘大恩,娘娘大恩......”

    ——

    成帝过来时,钟情就正倚着烛台静静地放空自己,成帝一贯是挥手免了宫人的行礼自己悄无声息地走进来的,看着钟情灯下眉尖微蹙似有愁云暗罩这一幕,成帝不由自主地,手就痒了一下。

    抚着钟情半披半散的乌发,成帝微微笑着,问她:“这是在想什么呢?”

    都道灯下看美人,别是一般滋味,如今成帝观来,自当亦是如此。

    钟情乍然惊醒,赶紧起身挽了下成帝的手,掩饰般地笑了笑,然后先给了在殿外探首的抱琴一个眼色,叫她赶紧吩咐下去传了膳来。

    “正是念着陛下呢,陛下就来了,”钟情站在成帝眼前,笑盈盈地福身行礼,“臣妾见过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成帝摆了摆手,制止了钟情的剩下的动作,拉着她的手到案前随意坐下,捏了两下,才状若不经意地问了句:“对了,朕方才才听闻,你今个儿上午可是大显威风,在皇后的宫里,让人把柳氏给按着打了?”

    “陛下这是,”钟情微微一笑,娇嗔道,“来臣妾这儿问责、给柳丽容撑腰了么?”

    成帝摇了摇头,有些受不了这些女人的酸气,好笑道:“朕若是给柳氏撑腰,今个儿下午就不是叫关红来你这儿宣旨了。”

    “看来臣妾还是要多谢关公公,”钟情眉尖一挑,温温柔柔道,“......腿脚麻利,跑得够快,说不得陛下今日刚翻了臣妾的牌子,扭脸听闻了上午的事,就后悔来错了地儿呢。”

    钟情很少这样夹枪带棒地与人说话,成帝默了默,敏锐地意识到了钟情今日心情怕很是不佳,成帝在前朝忙了一天下来,既过来这儿,自然不是让人给自己找不痛快的,也更不是自己来给人找不痛快的......成帝略一思索,就把柳丽容的事儿随手抛到了脑后,凑到钟情耳边,故意压低了嗓音,调笑道:“宝儿确定,你要谢的是旁人......而不是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