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夫人归来(作者: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夫人归来

    萧无衣他们回来还真是恰到好处,要是前些日子回来,韩艺估计也没有什么工夫陪他们,如今新政铺垫也都差不多了,只是一些法案还没有修订完。www.kanmaoxian.com

    “爹爹!”

    “爹爹!”

    韩艺下得马车,小跑着入得萧府,刚刚入得大门,就见韩蕊和韩玄牝两人激动的朝他跑来。

    “乖女儿!”

    韩艺一手抱起韩蕊,在她粉嫩的脸颊亲吻了一下,“有没有想爹爹啊!”

    性格比较含羞的韩蕊只是点了点头。

    韩玄牝却抱着韩艺的大腿大声喊道:“孩儿也想爹爹。”

    韩艺又拉着韩玄牝的小手,道:“臭小子,有没有保护好你姐?”

    韩玄牝当即蹦了起来,表情夸张道:“爹爹你就不会看么?”

    这小子心大的很,他们两个都在的情况,韩艺一般都是抱着韩蕊,但是他从来没有任何不满,非但如此,他长大之后,反而不太喜欢韩艺抱,因为韩艺与他说话,更像似朋友之间,没有说拿父亲的身份去压着他,毕竟那边有一个女魔头在压着。

    韩蕊看到弟弟这模样,乐得格格直笑。

    这小子真是.......!韩艺又朝着韩蕊道:“蕊儿长这么高了,爹爹都快有些抱不动了!”

    韩蕊只是腼腆一笑。

    韩玄牝却道:“爹爹,还真是这样的,孩儿每个月都跟姐姐比高,但越比孩儿就越矮!”

    因为元家的基因有些变态,韩蕊都已经比韩玄牝快高出一个头了,不过这男孩子发育晚,现在就还不见得,小野就是一年间就冲了上来。

    韩蕊忙道:“弟弟,你以后一定会长得比我要高的。”

    韩玄牝摇头晃脑道:“比姐矮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爹爹不就还没有大姨娘高么。”

    “你这臭小子,就知道拿我垫背。”韩艺心想,你让我不开心,我也要让你不开心。问道:“你小子学习怎么样?”

    韩玄牝眨了眨眼,忽然眼眸一转,嘻嘻道:“爹爹,孩儿终于胜过了姐姐。”

    韩艺惊讶道:“真的假的?”

    韩蕊可是学霸来的,而韩玄牝就是属于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敷衍了事的。

    韩玄牝道:“是真的呀,我这一路上跟着小野叔叔学习武艺,跟着小胖叔叔学着做菜,这两门功课,姐姐可都不是孩儿的对手。”

    “这也是功课?”

    “不算么?”韩玄牝睁大眼睛看着韩艺。

    “呃...算!”

    韩艺尴尬的点了点头,是他整日在韩玄牝面吹嘘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

    “这回可算是让我逮着了,儿子就是你给教坏的。”

    但见厅门前面站着一个美艳的少妇,精娥脸杏眉,双眸汪汪,雪肤滑嫩,白皙光滑的肤色,透着丝丝红晕,更显娇艳动人,身段高挑优雅,微微扬起的嘴角,看着韩艺似笑非笑,女王范十足。

    不是萧无衣是谁。

    “夫人。”

    韩艺看到朝思暮想的妻子,不禁激动的喊道。

    萧无衣神色有些动容,嘴上却道:“莫要岔开话题。”

    韩艺一怔,随即朝着韩玄牝道:“儿子,今后爹爹可是帮不了你了。”

    韩玄牝顿时一瘪嘴,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萧无衣却无半点同情之心,直摇头叹道:“你们父子真是一个德行,说哭就能哭。”

    韩玄牝登时睁大眼睛,非常好奇的看着韩艺。

    这婆娘还是喜欢揭我的短。韩艺轻咳一声,岔开话题道:“怎么不见飞雪和牡丹?”

    不等萧无衣回答,韩玄牝便高声喊道:“大姨回元家堡去了,雪姨回杨府了。”

    韩艺稍稍一愣,如今大家都已经知道,何必还掩耳盗铃呢?但旋即便明白过来,嘿嘿道:“她们莫不是再给咱们创造机会。”

    “什么机会?”

    韩玄牝抱着韩艺的大腿,仰着小脸,一脸八卦道。

    韩蕊也带着一丝好奇的看着韩艺。

    萧无衣那双丹凤眼中射出两道杀人的目光。

    韩艺心里有些怕怕,赶紧抱着韩蕊,拖着韩玄牝往里面走去,嘴上还不停的说道:“没事,没事,大人的事,小孩少打听。”

    这要是以往,夫妻这么久没有见面,虽不说要立刻干些啥,但至少也得好好抱一会儿,温存一番,但是如今多了韩蕊和韩玄牝,当然就还是得以他们为主,韩艺坐在大厅内,听着他们争着抢着说着旅行途中遇到的趣事,厅中是笑声不断。

    虽然韩艺半途中离去,但是他们还是玩得非常开心,要不是因为思念韩艺,可能还得玩上个大半年。看1毛线3中文网

    这萧无衣、元牡丹、杨飞雪虽都是大家闺秀,但又不同于一般的大家闺秀,她们身上都充满唐朝贵族女性的特点,就是思想都比较开放,向往着自由,不愿意天天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她们认为她们应该要有自己的追求,跟宋朝以后的女性是完全不同的,若非如此,她们只怕也不能跟韩艺走在一起。

    不过他们毕竟赶了大半日路,吃过晚饭之后,姐弟二人都疲倦的睁不开眼,但他们还不想睡,还想继续跟韩艺聊天,因为他们觉得跟韩艺聊天要比跟萧无衣她们聊天有趣多了。

    最后还是韩艺和萧无衣一人抱着一个,将他们放在各自的床上,替他们盖好被子,姐弟二人嘴里还碎碎念叨着什么,好似在聊天。

    韩艺夫妇相视一笑,悄悄退了出去。

    来到屋外,韩艺便一手揽着萧无衣的纤纤细腰,萧无衣也难得的小鸟依人轻轻靠在韩艺怀里,毕竟这么久没有见,心里怎能不思念。

    “累不累?”韩艺温柔的问道。

    萧无衣笑道:“有他们两个在,怎会感到累。”

    韩艺又问道:“那有没有想我?”

    萧无衣闻言,突然噗嗤一笑。

    韩艺纳闷道:“你笑什么?”

    萧无衣摇摇头道:“倒是不想。”

    韩艺顿时一脸郁闷的看着萧无衣。

    萧无衣认真道:“真的。”

    韩艺微微撇嘴,好像眼泪都快下来了。

    萧无衣白了他一眼,笑道:“我们这一路行来,听到最多的就是关于那位韩小哥的英雄事迹,这耳朵都快起茧了,虽未见其人,但好似那位韩小哥就在我们身旁似得,所以也就不怎么想了。”

    这还差不多!韩艺带着一丝得以道:“有没有这么夸张?”

    萧无衣道:“骗你作甚。你是不知道,以前人人嘴上都说什么‘圣人云,古人道’,而如今人人都是说‘韩小哥言道’,这你不信可以去玄牝和蕊儿啊!他们可是骄傲了。”

    韩艺叹了口气,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啊!这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萧无衣看着韩艺,道:“不过你似乎处理的很好,如今江南一带都将你视为大英雄一般,你一句话,只怕比圣旨都要好用。”

    “可不准瞎说。”韩艺没好气道。

    萧无衣抿唇一笑,又道:“对了,忘了恭喜你成为我大唐第二位尚书令。”

    唐朝建国到如今,要说第二任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但问题是第一任尚书令那可是李世民啊!

    韩艺笑嘻嘻道:“那我岂不是也要恭喜你成为尚书令夫人。”

    “谁稀罕!”

    萧无衣轻轻哼道。

    “就是,谁稀罕!我三番四次提出辞呈,陛下就是不准。”

    “你傻呢?”

    “你认为呢?”

    “那你为何要辞去尚书令?”

    韩艺嗨了一声,道:“当初我刚刚回来,就被陛下拿紫袍给捂得紧紧的,脱都没有办法脱,稀里糊涂就当上尚书令,刚开始我也不清楚这尚书令是干嘛的,但是后来知道尚书令统管六部,当时我就想,我死也不能当这什么尚书令。”

    萧无衣好奇道:“为什么?”

    韩艺道:“那样的话,我就没有时间陪你们了呀!”

    萧无衣听得心头莫名的一暖,嘴上却道:“你这骗人的功夫倒真是越来越差劲了。”

    “骗你是小狗,这尚书令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当下去的。”

    韩艺在她的嘴唇上轻轻亲吻了一下,道:“你一定要记住,什么尚书令,户部尚书,那都是夫君我的副业,我真正的主业就是一个,就是你萧无衣的丈夫。”

    萧无衣心里跟抹了蜜似得,道:“我若说让你辞官回扬州去,你会答应么?”

    “必须答应啊!”韩艺毫不犹豫道。

    “哼!你是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的。”

    韩艺一笑,不置可否,又道:“这尚书令虽然我不稀罕,但也是有所收获。”

    “什么收获?”

    “就是今后我一家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在一起。”韩艺充满向往的说道。

    萧无衣笑道:“这我早就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在洛阳停留了一日,已经有人称呼牡丹姐为韩夫人了,弄得牡丹姐好生尴尬。”萧无衣说着自己倒是先乐了。

    “那今后就还有她尴尬的时候。”韩艺哈哈一笑,又问道:“对了!老丈人怎么没有回来?”

    萧无衣笑道:“我哥和萧晓都在江南那边,爹爹怎么可能会跟我这女儿回来,而且,萧晓刚刚成婚不久......。”

    “等等等会!”

    韩艺惊讶道:“你说什么?萧晓成婚呢?”

    “对呀!今年年初成婚的,取得是琅琊王氏的女子。”

    “靠!为毛没有人告诉我啊?”

    “我现在不告诉你了么?”

    “你现在告诉我有啥用,喜酒我都没有喝。”

    “若是请你去喝喜酒,只怕萧晓这婚就成不了。”

    “此话怎讲?”

    “陛下一定会下旨让萧晓的婚礼押后。”

    “......!”

    韩艺无言以对,还真有这个可能啊!

    夫妻二人一边聊着,一边来到屋内,韩艺亲手泡了一壶茶,二人相互偎依的坐在矮榻上。

    “我还是喜欢坐在梅村的阳台上喝茶。”萧无衣捧着茶杯,眼中流露出怀念的目光。

    韩艺笑道:“我想我们的庄园应该不比梅村差吧,在那里,我们也能做到与世隔绝。”

    萧无衣眼中一亮,道:“对呀!我们在郊外还有一个庄园。”

    韩艺道:“等我忙过这一阵子,我们就去那边好生住上十天半月的。”

    “你可得说话算话...算了,你向来就是说话不算话,而且每回都弄的跟真的似得。”

    “话都让你给说了,我说啥?”韩艺额头上顿时冒出三条黑线来。

    萧无衣咯咯一笑,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忙问道:“对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说此事还跟皇后有关。”

    韩艺点点头,将其中原因告诉了萧无衣,当然,这个原因是大家都知道的,其中内因,他不可能会告诉萧无衣的,因为毕竟事关韩大山,这个一定得成为永久的秘密。

    萧无衣听罢,当即哼道:“这个皇后未免也太心狠手辣了,夫君你帮了她这么多忙,她竟然因为这点事,就想将你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真如蛇蝎心肠一般。”

    韩艺摇摇头,笑道:“夫人,我们只能努力去获得属于自己的快乐和幸福,至于人家是怎么想的,我们是无法控制的,不需要为此感到生气。”

    萧无衣眼中闪过一抹杀气,道:“夫君,这官场之事我也懂一点,只要对方不死,那便就有翻身的可能,你可不能大意啊!”

    韩艺听得哈哈一笑。

    萧无衣诧异道:“你笑什么?”

    韩艺道:“只有弱者才会惧怕,就如皇后一般,唯有强者心中才没有畏惧,这与大意是两码事。你放心,我这都还没有出手,她自己就已经趴下了,我要真出手的话,她又岂能招架的住,但是再怎么说,皇后始终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还是不想再与她为敌。”

    “说好听一点,你这人就是太重感情,说难听一点,你就是妇人之仁。”

    “你不就是看中我这一点么!”韩艺笑道,心里却虚得要命,原来被人说妇人之仁的感觉,是这么的令人害怕。

    “也不知当初是谁要将我扫地出门的。”萧无衣一脸哀伤道。

    “这......!”

    韩艺听得差点没有咬到舌头,怎么会绕道这上面来,将她搂到怀里,道:“我再怎么也只是,嘴上嚷嚷着凶,可你是真真正正的一脚将我给踢出去了。”

    萧无衣猛然想起当年,她一脚将韩艺给踢飞,尤其是那颤巍巍的屁股,真是记忆犹新,不禁咯咯大笑起来,胸前顿时一阵波涛汹涌,看得韩艺两眼发直,心里暗道,不急,不急,我要忍住,反正今晚有得是时间。

    但是萧无衣还是注意到他那掩藏不住的目光,突然喝道:“你看什么?”

    韩艺吓得一跳,支支吾吾道:“没...我...。”说着说着,他突然反应过来,“我看着自己妻子也不行么,我不但要看,我还摸!”

    一双大手便分别从左右两边,呈包夹之势,攻了过去。

    可惜,萧无衣更快,两手牢牢的抓住他的手,道:“我赶了一天的路,可还没有洗澡。”

    “我不介意。”

    “我介意。”

    “待会一块泡澡。”

    “你这是趁人之危。”

    “是的。”

    萧无衣抿了抿唇,给了他一记妩媚的白眼。又道:“对了,听说崔戢刃那几个小鬼如今都成为了枢要大臣?”

    韩艺笑着点点头。

    萧无衣得意洋洋道:“看来你还是采纳了本郡主当初的建议。”

    “夫人的话,必须得听。”韩艺笑呵呵道。

    “说得倒是好听。”萧无衣轻轻一哼,旋即道:“不过有他们帮助你,我倒是放心不少。”

    韩艺笑道:“那你又想多了,他们是什么人,你比我还要清楚,我与他们的合作,还是讲究着互惠互利,想让他们以我马首是瞻,那也是决计不可能的,毕竟我比夫人你还是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

    萧无衣笑道:“可不止一点点。”

    “那是,那是。”

    夫妇二人在屋里料得一会儿,又一块去泡了一个热水澡,一番缠绵自然是免不了。

    ......

    翌日。

    韩艺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来,去给萧无衣、韩玄牝、韩蕊做早餐,不是说他想做一个好父亲,好丈夫,而他自己非常享受这一刻。

    “要说这葱花蛋饼,要是爹爹你做得最好吃,小胖叔叔也比不上爹爹。”韩玄牝一边大口吃着,一边含糊不清道。

    韩蕊吃得倒是挺文雅的,在一旁默默的点着小脑袋。

    韩艺笑道:“那是当然,你小胖叔叔的厨艺,可也是爹爹传授给他的。”

    韩玄牝突然斜目看着韩艺,道:“昨日有件事孩儿忘记跟爹爹说了。”

    韩艺好奇道:“什么事?”

    “爹爹,你骗我。”韩玄牝突然绷紧着小脸道。

    “噗!”

    萧无衣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有呛到,自从她跟了韩艺,这句话是她听得最多的一句话。

    韩艺莫名其妙道:“爹爹什么时候骗你呢?”谎言说太多,这哪里记得住啊!

    “爹爹你当初骗我孩儿,说咱们家家道中落了,原来你爹爹你这么有钱,孩儿如今可是全都知道了。”

    “谁告诉你的?”

    “小胖叔叔。”韩玄牝理直气壮道。

    韩艺看向萧无衣。

    萧无衣只是笑吟吟的看着韩艺,完全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韩艺轻咳一声,放下筷子来,正儿八经道:“首先,那些钱可不是属于爹爹一个人的,而是属于很多人的,如果只是爹爹一个人的话,那爹爹就可以随时收回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可是这么做的话,将会有许多人失去了生计,是爹爹当初请他们来的,那么爹爹当然得为他们负责。再者说,爹爹就算将钱给你,你也一定不愿意要。”

    韩玄牝道:“可是爹爹的钱不就是应该留给儿子的么?哦,还有姐。”

    韩艺笑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有没有听过,这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你拿着爹爹给你的钱,那你就得听爹爹的话,不是说爹爹霸道,而是你如果不听爹爹的话,那么爹爹就可以不给你钱,你没有钱,那你就没有饭吃,那你就什么都得听爹爹的,这是人之常情,你愿意这样活着吗?”

    韩玄牝想了想,突然向韩蕊问道:“姐,你呢?”

    韩蕊乖巧道:“我一直都很听爹爹的话呀!”

    韩玄牝眨了眨眼,想了半天,突然摇头道:“孩儿还是不要爹爹的钱。”

    韩艺道:“那你现在吃的可是爹爹的。”

    韩玄牝看向萧无衣道:“不是娘的么?”

    萧无衣立刻补刀道:“那你就得听娘的话呀!”

    “那孩儿还是愿意听爹爹的。”韩玄牝小声嘀咕道。

    萧无衣顿时一脸尴尬。

    韩艺乐得哈哈一笑,道:“如今不管怎么样,你目前还是得听爹娘的话,只有等到你自己赚钱,有能力在这世上生活下去,你才能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总之,你要记住一点,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只有通过自己双手赚来的,才能用的心安理得,不用受任何人的束缚,否则的话,爹爹就算给你很多很多钱,但是你用的每一文钱,爹爹都会干预的,因为这是爹爹的钱,爹爹有权收回来。”

    韩玄牝眼中闪过一抹惧怕,道:“爹爹,你休想用钱来控制孩儿,不就是钱么,孩儿可是从小胖叔叔那里学得不少赚钱的本事。”

    韩艺笑吟吟道:“爹爹拭目以待。”

    韩玄牝又冲着韩蕊道:“姐,你别怕,爹爹不给咱钱,我赚钱给你花。”

    韩蕊道:“可我今后要帮爹和娘打理买卖。”

    韩艺好奇道:“这是你娘说的么?”

    韩蕊摇摇头。

    韩艺道:“爹爹可不记得你喜欢做买卖。”

    韩蕊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道:“这不是女儿应该做的么?”

    韩艺与萧无衣对视一眼,皆是笑而不语。

    这韩蕊的性格真是像极了元牡丹。

    韩玄牝眼眸一转,又凑了过去,道:“姐,你要是赚了钱,会给弟弟我花么?”

    韩蕊用力的点了点头。

    韩玄牝甚是得意了瞧了瞧韩艺,小嘴紧闭着,拼了命的忍住得意的小声。

    韩艺哼道:“你就这出息。”

    PS:大家新年快乐。今天开始小希要出门拜年了,一整天一整天的,可能这三两天只能每天一更,但是我尽量多码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