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欢喜记事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单薄(作者:木嬴)
欢喜记事

《欢喜记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百三十二章 单薄

    前不久,楚舜才被传有偷窥的癖好。www.kanmaoxian.com

    为了平息流言,不得不暴露秦菡儿的身份,甚至还假定亲。

    事情才过去没多久,就轮到北宁侯世子中招了。

    而且比楚舜遭受的流言更狠。

    当初楚舜好歹还看到了一双晃眼的大腿,不小心喷了面。

    可北宁侯世子好男风流言传开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件事还得从拂云郡主怀身孕说起:

    拂云郡主怀的是苏崇的骨肉,虽然苏崇真正的身份是先崇国公世子之子,但东乡侯和唐氏视他如己出。

    拂云郡主生的,自然就是东乡侯府嫡长孙了。

    怀身孕,头三个月不稳,一般人不会来道贺。

    但关系亲厚的,会送些补品来,比如冀北侯府、南安王府、靖国侯府等。

    东乡侯隐居青云山多年,往来的朋友不多,一只手的都数的过来。

    周老爷正是其中之一。

    之前周老爷曾托东乡侯要生子秘方,后苏锦帮他女儿接生。

    周老爷上回离京的匆忙,都没来得及向苏锦道谢。

    虽然以他和东乡侯的关系,也用不着这么客气,但心底总过意不去,毕竟救了他女儿和外孙儿两条命。

    这回进京看外孙儿,正好得知东乡侯府有喜,便带了贺礼登门。

    只是来的不止他一人,还带了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

    他们进侯府的时候,北宁侯世子也来了。

    他和那少年打了个照面。

    少年自称是周老爷的侄儿。

    对周老爷,北宁侯世子多少了解一点。

    生了七个女儿,出嫁了六个。

    但凡出嫁的女儿都给他添了外孙儿。看‘毛.线、中.文、网

    女婿都有儿子了,他这个岳父还没有……

    各中心塞不提也罢。

    北宁侯世子看少年年纪不大,估摸着是周老爷放弃生养了。

    毕竟年纪不轻了,要比东乡侯年长十岁左右。

    周家生意遍布大齐,富可敌国。

    这么大的家产,后继无人怎么行?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一般这样的情况,多会从宗族中过继一子,悉心栽培,将来做自己的继承人。

    北宁侯世子猜那少年就是周老爷看中的人选。

    他是为了躲避北宁侯夫人给他选媳妇才躲到东乡侯府来避难的。

    南安郡王他们都不在,只他一人。

    心情不好,特别想喝酒。

    他便问那少年,“会喝酒吗?”

    少年眼睛一瞪,“我当然会喝了!”

    “走,我请你喝酒去,”北宁侯世子搭着他肩膀道。

    少年涨红了脸。

    慌乱的躲开北宁侯世子,道,“我待会儿还要陪大伯去严家看望堂姐,改日我请你喝。”

    这是少年的缓兵之词。

    他有事要忙,北宁侯世子就不硬拉他了。

    进了醉仙楼,总能找到人陪他喝酒的。

    再者他年纪也还小,像他十五岁之前喝酒都是偷偷摸摸的,故而才会问他。

    北宁侯世子走后,少年气的跺脚。

    丫鬟打扮的小厮两眼瞪着她。

    她就说不能穿男装,现在好了,被人勾肩搭背了吧。

    少年也很后悔。

    她只是觉得东乡侯见过她穿男装的样子,在马车里换衣服又麻烦,图省事就直接这样来了,谁想到会被人勾肩搭背啊?!

    还好除了东乡侯知道她是女儿身,没人知道,不然她真没脸见人了。

    周家没儿子,她是最小的女儿,也最孝顺。

    看着父亲天天为生儿子发愁,遗憾无子,她心底也难受。

    再加上女儿家出门规矩多,她也想像男子一般洒脱,便经常穿男装。

    起初周老爷还不许,奈何他经常出门,其他女儿都嫁了,就剩下周七姑娘一人。

    在家时,周老爷特别的宠女儿,府里的人都是看菜下碟的。

    以至于他不在时,周七姑娘女扮男装,没人敢管。

    等他回来,不仅管不了了,还被误会女儿女扮男装是他这个做爹想儿子想疯了。

    不仅没人怪周七姑娘离经叛道,只说他这个爹没当好。

    周老爷,“……。”

    平常出门,带着丫鬟和小厮,前呼后拥,别说勾肩搭背了,连近前都是个问题。

    昨儿才进京,今天就被人勾了肩膀。

    周七姑娘那叫一个气啊。

    她好不容易才说服他爹带她出门做生意。

    将来由她这个女儿继承家业,也好断了族中那些人想法设法塞人过来的念头。

    要叫她爹知道,她这辈子都休想再穿男装了!

    周七姑娘觉得她和北宁侯世子以后都不会再见,随口把人打发了最重要。

    谁想到她不止和北宁侯世子见了第二面,而且第二面来的不要太快。

    第二天就见着了。

    周七姑娘也是郁闷,进京这一路,她又是撒娇又是保证,她爹都没松口让她尝试做生意。

    来了东乡侯府一趟,他爹想通了。

    让她单独出门与人谈生意。

    如果谈妥了,周老爷就正式培养她。

    虽然大齐没有女儿家做家主的先例,但东乡侯说的对,大齐没有这个先例,周家开这个先例便是了。

    他周正元的女儿难道还比那些男儿差了?

    为了争夺他继承人的身份,族中已经折损了好几个小辈了。

    把周家交到这些争权夺利的人手中,他也不放心。

    既然是谈生意,免不了要吃喝。

    醉仙楼又是京都最大的酒楼。

    周七姑娘设宴款待对方,结果对方临时有事来不了,周七姑娘出包间时,正好和北宁侯世子碰上。

    北宁侯世子约了南安郡王他们喝酒,他提前来的。

    昨儿南安郡王他们没见着周七姑娘,他打算把他介绍给南安郡王他们认识。

    周七姑娘拒绝,可惜没用啊。

    北宁侯世子稍稍一用力,她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就这么被带进包间了。

    嗯。

    北宁侯世子嫌弃他身子单薄,道,“周老爷和东乡侯关系那么好,怎么没把你送到东乡侯府训练一段时间?”

    “看你身子骨这么弱,怎么也要训练半年才行。”

    不止说,还捏了捏肩膀。

    最凶残的莫过于还捶了捶胸口了。

    周七姑娘满脸涨红。

    真的。

    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丫鬟打扮的小厮那是眼神如刀,恨不得把北宁侯世子的手给剁下来才好。

    姑娘的胸本来就没长好,他再捶几下,胸要凹进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