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灭明 > 第1134章 旗倒人亡(作者:蓝盔十九)
灭明

《灭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134章 旗倒人亡

    </p>

    又完成一波射击,蒙古骑兵伤亡超过六成,实际上几乎没有伤兵,伤兵几乎都被后面的战马践踏成肉末,混着血水、露水,成了大地的人肉盛宴。看.毛.线.中.文.网</p>

    在战场的核心地带,露珠、草地、黑土地,全部被染成血红,朝霞与热血同温、同色。</p>

    地上看不到完整的尸体,更没有尸堆,谁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p>

    如果关注一下无主的战马,倒是可以估量一下蒙古骑兵的损失,可惜,双方的将士,精力都在对方身上,根本没有闲暇顾得上战场之外。</p>

    许杰生死死地盯住二百步的封锁线,只要蒙古骑兵无法越过这道封锁线,哪怕战斗延续到午后、黄昏,最好蒙古骑兵死绝了。</p>

    珠玛喇、喀凯逐渐退到各自队伍的最后方,但还是不由自主地随着骑兵们缓缓向前移动,他们的心中渐渐不安起来,勇士门不断出击,义无反顾,勇往直前,他们却看不到勇士们放箭,更看不到天命军的士兵伤亡、败退。</p>

    最前部的勇士,距离天命军的阵地只有二百步,便是用尸体去填,这会也该填满了。</p>

    这二百步的黄土地,就像是巨大的无底洞,无论多少人马填进去,都看不到填满的希望,这究竟是为什么?</p>

    难道天命军有妖法,将所有的勇士都装进了魔法瓶里?</p>

    勇士们踏着同伴残缺的尸体和血水继续前进,然而……</p>

    隔着数十步的距离,珠玛喇看到了同样一脸茫然的喀凯,镶白旗还在,但喀凯像丢了魂似的,正伸长脖子向前方张望着。</p>

    珠玛喇离开正白旗,拨马向喀凯靠过去,喀凯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忙扬起手中的马鞭道:“珠玛喇,究竟是怎么回事?”</p>

    珠玛喇面色苍白,在霞光的照射下,比平日白皙、水嫩了不少,但他的心中,却是深深地不安,如果他知道怎么回事,又怎会赶过来,想问问喀凯?</p>

    看来喀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p>

    只有去问长生天了,可惜,长生天似乎并不眷顾今日的蒙古勇士们。</p>

    无论是大清,还是蒙古的科尔沁部,都有不少人放弃了长生天,放弃了萨满,而是听从了喇嘛们鼓动,改奉了佛祖,然而,在蒙古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佛祖,你在哪里?</p>

    这么多的勇士中,难道没有一人皈依佛祖?</p>

    珠玛喇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看1毛2线3中文网</p>

    看来,佛祖和长生天一样,暂时不会眷顾蒙古人了。</p>

    他暗中勒了马缰,悄悄放缓马速,恰好在喀凯面前停下,看到喀凯绝望的眼神中,因为自己的到来,又升起一丝希望,他是心似乎被针刺了一下,“喀凯,情形似乎不对呀!”</p>

    “珠玛喇也感觉到不对?”喀凯似乎找到了知音,眼神中死鱼般的灰色明显减退了不少,“珠玛喇,勇士们一直在出击,前方却没有传来喊杀之声……”</p>

    “勇士们并没有越过那二百步的距离,”珠玛喇似乎明白了,心中不觉打个冷战,“这些天命军,这些汉狗……”</p>

    “珠玛喇,你是说,勇士门都是死在这二百步的地方?”喀凯面上一呆,眼中又恢复了刚才的死鱼灰,“这……这也太可怕了……”</p>

    谁说不可怕呢?如果有得选择,珠玛喇希望多尔衮多派一些骑兵,或者让大清的骑兵在前面冲击,他跟在后面得些残羹冷炙就行,哪怕不要军功。</p>

    与勇士门的生命相比,军功算什么?</p>

    这些可是蒙古人最精锐的骑兵!</p>

    这个时候,喀凯的眼神忽地闪烁起来,“珠玛喇,如果我们现在撤军,算不算违反皇叔父摄政王的命令?”</p>

    “撤军?”珠玛喇吓了一跳,思索片刻,在马背上抽了一鞭,追上队尾的骑兵,“喀凯,你敢明着违反皇叔父摄政王的命令?你这是找死,刚才没看到皇叔父摄政王的脸色?”</p>

    喀凯拍马赶上,“珠玛喇,战局不利,已经十分明显了,便是不撤军回去,也要让勇士们暂时撤下来,等想出法子……”</p>

    骑兵进攻的速度太快,珠玛喇的战马也是跟着跑起来,“皇叔父摄政王的游骑就在附近看着,你敢撤退?蒙古骑兵出战,向来都是勇往直前,有进无退,便是暂时撤回来,你又能想出什么法子?”</p>

    “勇士们不能白白送死,现在必须撤军。”喀凯向前看了一眼,前方的情形不甚明了,但对面天命军的阵地上,鲜艳的九州军旗,显得特别刺眼。</p>

    “喀凯,你疯了?”珠玛喇狠狠瞪了他一眼,“两军相争,士气最为重要,你不是不知道,一旦将勇士们撤退下来,让他们看到鲜血和死亡,他们就会就会丧失进攻的勇气,你再也无法组织起新的进攻。”</p>

    “不行,无论如何,我要给蒙古镶白旗留下几颗种子!”喀凯忽地嗅到一股血腥味,不禁暗自吃惊。</p>

    今日是偏北风,血腥味能逆风传过来,可见伤亡之惨重,伤亡的地点也是非常之近。</p>

    他双腿夹紧马腹,再次追上队尾,向前一看,不禁惊呆了,前方大约三百步的地方,到处是残缺的尸体,甚至只能称得上是肉末,却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p>

    整片土地上,都是呈现暗红色,范围之广,令他触目惊心。</p>

    这些血水和肉末,肯定不是对面汉狗的,汉狗还在数百步外,狂风不可能将他们的尸体吹到这边来。</p>

    一股鲜血冲上脑门,喀凯感到天旋地转……</p>

    珠玛喇策马赶上,他也看到了地上的血水和肉末,还有几匹因伤重而躺在血水中的战马,眉头不觉拧成一条马鞭,他向对面看了眼,天命军士兵的面目几乎都能看得清!</p>

    “砰砰”的枪声不绝,似乎就在头顶。</p>

    已经到了此处,索性上前看看。</p>

    喀凯被马蹄的“哒哒”声惊醒了,他顾不上招呼珠玛喇,而是让亲卫前去传令:立即撤军!</p>

    蒙古镶白旗的骑兵,正在高速奔驰,全力以赴想要突破天命军步枪所组成的封锁线,接到命令,战马齐刷刷向右方急转,马鞍上的左腿几乎虚空了,身子完全歪向右侧,重心已经不在马背上,利用战马旋转时产生的向心力,和夹住马腹的双腿,方才勉强稳住身子。</p>

    蒙古人的确骑术精湛,如果换成汉人,哪怕是骑兵的将士,这样的极限动作,也会让不少人坠马。</p>

    许杰生一直在枪手的身后观战,看到这样的阵仗,马上就明白了,不觉大喊道:“鞑子要逃,加大射程,自由射击!”</p>

    “砰,砰,砰……”</p>

    回应许杰生的,只有更加致密的枪声。</p>

    蒙古正白旗还在出击,但人数减少,气势上就弱了许多,珠玛喇还不死心,刚刚奔行了百余部,忽地感觉到眼前一亮。</p>

    阻挡在正前方的一名骑兵,大叫一声,中弹落马,将前方的空间让出来,天地仿佛一下子开阔了不少。</p>

    但珠玛喇是愤怒的,他拔出腰间的弯刀,正要喝骂两句,没提防一颗子弹呼啸着向他飞来,他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p>

    子弹正中胸口。</p>

    珠玛喇感到一股巨大的撞击力,身子向后一仰,险些从马臀上倒栽下去,弯刀脱手,“当啷”一声,坠落在地。</p>

    亲卫们大呼着从后面赶上来,但子弹更快。</p>

    珠玛喇只能感受那种熟悉的撞击,这种撞击让人十分难受,他奋力睁开眼想要看看这种撞击的来源,目光之中,对面阵地上高高飘扬的九州军旗,正迎风招展,眼前满地红……</p>

    珠玛喇突然感觉到,自己实在是太累了,累得连双目都睁不开,上下眼皮刚刚合上,眼前像是一座巨大的黑山压过来,压得他从马背上倒栽下去。</p>

    “旗主……”亲卫们还想与珠玛喇诀别,但更多的步枪,早已瞄准了他们,“砰砰”声响之中,他们先后坠马,追随他们的旗主去了……</p>

    蒙古正白旗,缓缓坠落,被偶然路过大风一吹,猛地砸在地上,像是在叩拜南方的那面九州军旗!</p>

    旗倒人亡,蒙古正白旗全军覆没。</p>

    真正的全军覆没,一个不剩,上至旗主,下至棋手!</p>

    许杰生的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意,“镶白旗跑了,却是逮住了正白旗!”</p>

    “大人,镶白旗只剩下二百骑,我们要不要追过去?”</p>

    “追过去?”许杰生瞪了亲兵一眼,“你的用两条腿,能跑得过鞑子的战马?”</p>

    亲兵放下步枪,摸着脑袋讪讪一笑:“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p>

    许杰生扫了一眼已经远去的那股骑兵,无奈地道:“收拢战马,要快,以免鞑子的骑兵再次出击。”</p>

    喀凯右臂中弹,幸好没有坠马,在亲卫的护送下,没命地向北面逃窜,一名亲卫回身看了眼,怒道:“旗主大人,他们在收拢我们的战马……”</p>

    “逃命要紧,别管战马了!”喀凯伏在马背上,左手按住右臂上的创口,连头都不敢回,“珠玛喇怎么样了,回来了吗?”</p>

    “没有,”亲卫摇摇头,“后面只有无主的战马,一名骑兵都看不到了,正白旗也不见了……”</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