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未来 > 海贼牌皇 > 242、离奇发展闪了腰(作者:亿爵)
海贼牌皇

《海贼牌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42、离奇发展闪了腰

    “久保、爱贝丽,你们知道吗?我的儿子,根本就没有死呢!”

    中山村此话一出,久保真央、爱贝丽勃然变色。

    中山村的儿子没死,那么中山村与安巴拉的不共戴天之仇,自然也就不复存在,如此的话......

    中山村与久保真央的联合,岂不就是——

    不待久保真央有任何的动作,中山村已经是一个跳砍,漆黑利剑狠狠当面劈下。

    久保真央丝毫不惧,用同样是漆黑之色的肉拳迎向利剑,两者接触咋一接触,传出一阵金铁交戈的铿锵声。

    若是寻常肉掌,肯定是会被利剑削掉一大块肉的。

    这,就是武装色霸气的神奇。

    久保真央和中山村两人,就武装色霸气的覆盖面积而言,中山村是完胜的久保真央的,他的武装色可是覆盖了一柄利剑、外加整只右手臂膀。

    反观久保真央,不过是堪堪覆盖住一对肉拳——即便,他的表面积很大。

    由此可以看出,两人的实力,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初一交手,久保真央就开始落于下风,若非爱贝丽加入战团,只怕很快就败了。

    爱贝丽平时能够稳稳压着久保真央,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武装色覆盖的面积,竟是覆盖到两只臂膀的手肘处,计算总体面积,还在中山村之上。

    可惜。

    臃肿的体型,让的久保真央、爱贝丽两人攻击缓慢,中山村虽已达六十之数,身形却矫健不似老人,周旋于久保真央两人之间,一旦发现两人有合攻之势,刁钻攻击就会指向较弱久保真央的要害,使得两人不得不回防,而他也借此得以脱身。

    攻敌之所必救,这对于惜命的人而言,很是有用。

    短时间内,这处战场是无法决出胜负了。

    但。

    中山村得目的,正是如此。

    在久保真央三人战成一团的时候,周边久保真央属下海贼是一脸懵逼的,不知道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情。反倒是中山村属下的海贼们,在瞧见自己老大表态之后,毫不犹豫的,尽皆朝自己身边的海贼挥动武器。

    久保真央属下海贼们,哪里会想到,一同攻城的盟友,会突然攻击自己?

    第一波突袭下,久保真央一方海贼当场死伤过半,仅有少数正在前方攻城的没有被袭击,可后路也是被中山村一方严实堵住。

    前有城墙阻碍、后有叛军堵路,这些海贼瞬间都是绝望了。

    因为。

    在城墙之上,早已准备好的守城海贼们,纷纷搭箭拉弓,在村田一郎的命令下,箭如雨下。

    海贼们可不会穿全身铠甲,对这种范围打击束手无策,除了用肉身接受‘洗礼’外,别无他法。

    这时候,海贼们的‘求生本能’就展现出来了。

    全身铠甲没有,但是人肉盾牌有啊!

    在死亡的威胁下,少数海贼几乎是本能的,拉过身边曾经并肩战斗的同伴抵在身前,得以在箭雨的第一波‘洗礼’下,勉强苟活下来。

    在这一场‘洗礼’中,越是心黑拉了更多肉盾的,身上的伤势就越少,甚至是毫发无伤。而越有有人性、犹豫不决是否要如此做的,仅仅只是一‘面’肉盾,可不够覆盖全身面积。

    至于最后那些还讲仁义的海贼,如今身上正插满箭矢,魂归天外。

    霎时间。

    一副人间炼狱图,勾画完成。

    久保真央看的是目赤欲裂,双眼充斥着血色,一时间竟是放弃防御,反而向中山村发起了猛攻,试图以伤换伤。

    这股拼命劲,可并非来自三万属下死亡的悲愤,做海贼的,有几个看重这个的?

    他只是明了,今天,怕是难逃一死了。

    前有王城拦截、后有三十万森林精灵大军堵路、面前又有中山村纠缠,怎么逃?

    既然难逃一死,那么不管如何,也要杀了自己面前这个算计自己的老家伙,否则他怎么死得瞑目?

    爱贝丽见此,也是心有灵犀的放弃了所有防御,凶猛的攻势一招招往中山村身上猛怼,势要在其他人插手这场战斗前,将其斩杀!

    中山村的攻击路数,信仰的是‘进攻既是最好的防御’,从来都是攻敌所必救,以此来达成防御的目的,现如今碰见两个不要命的,招数攻击立即是被克制的死死的。

    即便如此,中山村依然是没有要改变招式路数的想法,除了少数会被一击毙命的位置,会做少许防御之外,其他时候,就是和久保真央夫妻两人以伤换伤。

    你重击我胸口一拳,我割断你手指一段、

    你踢碎我腿骨一根,我刺穿你肺部一下、

    你轰碎我肩头一块,我挑断你手筋一截、

    ...

    三人的战斗,相互之间伤势交换,公平公正,同样也是血腥异常。

    看的周围海贼们,纷纷喝彩不已,却没有人有上前帮忙的打算。

    要知道。

    这些海贼,名义上可都是山中川的属下。

    可他们看着战圈中的厮杀,眼神大多带着戏谑之意,丝毫没有将中山川放在眼中。

    ‘和谐’围观中,中山川凭借着丰富的经验、以及更高的肉体实力,在付出了两只脚、一只手、若干内脏碎裂、肋骨多根断裂等飞致命重伤后,终于是在硬抗了久保真央一拳后,同时一剑刺穿了爱贝丽的心脏。

    心脏被刺穿,爱贝丽眼神随即一黯,原先要落在中山川太阳穴的拳头,也是软了下来,转而死死抓住心口的剑刃,即便是被割破双手肌肤,依然是毫不松手。

    武器被限制,中山川一时间无法抽出,这一耽搁,身后抓住机会的久保真央,直接张开肥厚大口,狠狠咬在了中山川的脖子上。

    直至此时,久保真央才是瞧见,自己的妻子爱贝丽,竟然已经是被......

    如此场景,更是激发了久保真央的戾气,咬在中山川脖子上的头一拧,直接撕裂下一大块皮肉,猩红鲜血跟小欧喷泉一样,溅射了足足十余米才落地。

    大动脉被撕裂,中山川与爱贝丽两人,眼看都是活不成了。

    血液停止循环供氧,还不足以让人立刻死亡,处于弥留之际的两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却是大大不同。

    爱贝丽眼神黯淡望着久保真央,口中微微呢喃着什么,可惜声音实在是太小了,无法传达到久保真央耳中,久保真央缓慢是抛开中山川,一个箭步上前搂住自己的妻子,耳朵贴近想要听听她的临终遗言。

    “骗......我们都......他......被骗了......”

    断断续续的呢喃,直至最后,久保真央都是没能听见连贯的话语。

    面对怀中还温热的尸首,久保真央情绪并未失控。

    他轻轻抱着爱贝丽,冷眼瞧向地上同样即将死去的中山川,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他冰冷无情的眼神中,稍稍流露出一丝错愕。

    脖子被啃下三分之一血肉的中山川,是决然活不成的了,他同样是有这种觉悟,并未有任何的挣扎。

    但。

    其眼神里流露出的信息,让得久保真央没能读懂。

    有不甘、有愧疚、有愤怒、有悲哀、更是有一丝解脱。

    在瞧见久保真央的目光投来,中山川更是流露出歉意与感激的目光,而后生机尽数消散,死不瞑目的瞪大着眼睛。

    久保真央错愕就在此。

    为什么,会报以歉意和感激?

    最后一丝的不甘,又是怎么回事?

    仅仅只是稍一思考,他就是感到一阵头昏目眩,那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呵呵,死于失血过多?就这么死了吗?”

    忽然。

    脑后疯狂的刺痛着,让得他昏沉的脑袋略微清醒。

    这是多年生死战斗留下的身体本能,可以一定程度上感知死亡危机。

    脑后,有着致命一击朝自己袭来!

    可惜。

    精疲力尽的久保真央,已经没有能力躲开这致命一击了——同时,他也不想躲。

    与其窝囊的死于失血过多,倒不如死于他人之手。

    生命的最后一刻,久保真央所能做的,只是紧了紧怀中渐渐冰凉的妻子,而后,永恒的黑暗深渊,将他包围。

    现实中。

    一只箭矢,准确钉在了久保真央后脑勺中,送他‘光荣’的死去,免于失血过多这种窝囊死法。

    同时。

    这一箭,也是让得众看戏的海贼们一惊。

    久保真央的身后,可不是城墙,而是那三十万森林精灵、也是那半路横杀出来的三千暗夜精灵!

    这一枚射来的箭矢,是暗夜精灵,还是森林精灵?

    若是前者,在场九万海贼还余近六万,加上城墙上有十万之数,在平原上追杀三千弓箭好手,倒也不是难事,人数堆都堆死她们。

    但。

    若是后者?

    那......

    足足三十万的森林精灵,具都是天赋异禀的弓箭手,且还配置了强弓、箭矢。只需一轮齐射,他们这六万人,就会同此前被自己背后捅刀子的三万海贼一般,成为箭雨下的亡魂。

    “不会的,那群阿伦代尔的下等人,一个个脑子顽固的很,有安巴拉船长的王令,她们不会......”

    还有海贼心中想要自我安慰一番。

    然鹅。

    眼前的一幕,让的他们不由心生恐惧。

    箭矢。

    是暗夜精灵放的,箭矢稍加辨认,即可明白。

    但。

    暗夜精灵,是与森林精灵们并肩站在一起,手中长弓搭箭垂地,在王城外两公里处散开,成月牙阵型将王城的正面,牢牢包围住。

    两公里,2000米,是这群精灵们的最佳射程。

    包括城墙上的海贼守卫们,都是被纳入了攻击范围中,其中感应能力强的,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口、眉头、咽喉三处致命点,隐隐有刺痛感。

    那是被锁定了的危机感应!

    咕噜——

    大片咽口水的声音响起,却无人敢动弹。

    在场的海贼,至少都是进入阿伦代尔一年以上的‘老人’了,他们深深明白,一旦被这群精灵们锁定后,会是什么下场。

    除非你实力够强,不然人家真是指哪射哪,即便是‘活动靶’也是百发百中。

    更别说。

    现在可是足足有三十万枚箭矢,指着这边十万的人数啊!

    三发必中你怎么躲?

    “该死,安巴拉船长在哪里?这群人下等人不是他召集来的援手吗?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有海贼低声抱怨。

    “闭嘴,安巴拉船长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海贼小头目呵斥声。

    “那......你说该怎么办?”询问声。

    “先......先别动,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迟疑声。

    “那不是等死吗?”反驳声。

    “不然你说怎么办?操起武器上去干嘛?你去啊!”愤怒声。

    “草,你是哪一边调来的?敢这么跟我说话?!”威胁声。

    “你管老子哪里来的?信不信老子死之前,先杀了你?”不屑声。

    ...

    安静的场面仅仅只是维持了一会儿。

    十万素质普遍低下的海贼们,若是凑在了一起,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那边还有利箭悬着呢,这边就自己先闹腾了起来。

    更有部分,已经开始上演全武行了。

    对此,精灵一方并没有要制止的意思。

    少数城墙上机灵的海贼们,见局势稍稍混乱,想要浑水摸鱼逃走。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数枚箭矢袭来,欲要逃走的海贼,无一例外,如同标本一样,被钉在城墙上被展示着,口中发出因为多处贯穿带来的痛嚎。

    箭矢尽数避开了要害,短时间死不了人,挣扎的只会让伤口撕裂的更大、痛苦的更深、哀嚎的更响。

    争吵的海贼们立时噤若寒蝉,不敢再有丝毫逾越。

    娘的。

    这群娘们,是真的敢动手啊?

    是谁给的这群人顽固娘们理由?十年来依照规矩行事的她们,为什么会突然暴起?

    无数念头在海贼们脑中回荡,却无人敢于问出口。

    在他们不敢妄动期间,对面有了新的动作。

    三十万精灵阵营中,一名不过十三岁的稚嫩孩童,背着一柄长到拖地的翠绿色长弓,自最前方的暗夜精灵队伍中,被数名年长的暗夜精灵拥护着,缓步走出阵列,而后举起手中的奇特的大喇叭。

    下一刻。

    一道清脆而稚嫩的声音,以并不响亮的音量,自在场所有人耳中响起:

    “你们这群坏蛋,要是再不叫出母后和王姐,我将以阿伦代尔王族唯一血脉的身份宣布,你们都要被罚在阿伦代尔植树,直到这片光秃秃的土地长出大树,才能离开。”

    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颗,众海贼心中是何等的卧槽。

    合着。

    搞这么大阵仗,就是为了让我们植树?

    还有。

    谁能出来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忽然,一名小头目目光死死盯着那稚嫩身影、或者说稚嫩身影背后的翠绿色长弓,失声道:

    “那是‘阿伦代尔守护’?为什么‘阿伦代尔守护’会在这个小......她是二王女阿伦代尔·艾莎??!!”

    ----

    感谢:

    《浅y悠凉》打赏2000起点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