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寻唐 > 第五百九十二章:权臣的下场(作者:枪手1号)
寻唐

《寻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五百九十二章:权臣的下场

    吐火罗无疑是当世一大枭雄,一位权臣。wap.kanmaoxian.com

    但所有权臣面临的最终结局,无外乎是两种。一种是自己彻底上位,另一种便是在他逐渐老去,失去权力之后,身败名裂,惨遭报复。

    吐火罗当然也走不出这个历史循环,所以,他现在要在暮年时期,努把力再上一层楼。他与李泽不同,唐朝皇帝是被李泽从长安偷出来的,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投奔李泽,自身力量极其薄弱,根本无法对李泽形成什么有效的威胁。哪怕便是薛平这样的死忠分子,也充分意识到只有依靠李泽才有可能达成目标,薛平所做的一切,就是勉力抑制李泽谋朝篡位而已,至于让李泽当一位权臣,是这些人士的最终目标。

    纵然是饮鸠止渴,也是无奈之举。

    但吐火罗却是在吐普赞普的阴影之下,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多年以来,利用高超的政治手腕以及赫赫战功,建立起了说一不二的权臣地位,但在吐蕃国内,赞普的地位依然崇高,他仍然有着极多的跟随者,而这些人,有相当多的也可以称之为实力派。

    在走往权臣的道路之上,吐火罗自然是不惮于杀人,不惮于结仇的,而很多事情,并不能做到斩草除根,许许多多的妥协就在盘根错节的关系之中形成,在吐火罗势大的时候,这些人自然是偃旗息鼓,腆着脸匍匐在吐火罗的脚下,但当吐火罗老去的时候,这些人的心眼儿子自然也就活泛起来了。

    其实所有人都明白,现在的吐火罗,必然要走上那一步的,否则一旦他死去,被他压制多年的赞普以及反对派们,肯定是要反攻倒算的。

    一个人再强大,终也抵不过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吐火罗需要一场对外战争的大胜来为他的更进一步奠定坚实的基础,需要一场战争来清洗异己。

    这是他不得不走的道路。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很好。

    而他的眼睛更毒。

    他敏锐地抓住了河东韩琦与镇州李泽之间那微妙的关系。

    这让他对于这场战争的胜利,更加充满了信心。

    占了安绥,便有了一个抓手,然后击溃河东,将势力延伸出去直指李泽统治区域的核心。看1毛2线3中文网他为吐蕃竖立了一个大敌,但同时,又为吐蕃占得了先手。接下来的若干年里,吐蕃必然要面对与李泽的绵延不绝的战争,只要对外战争还在延续,吐蕃就离不开他。

    如果运气好,他能连续获得胜利,当真占领了大唐的北方,那毫无疑问地,他吐火罗将成为吐蕃最伟大的那个人,因为即便是在吐蕃最为强盛的那些年里,也没有达到这个高度。如果他做到了,那个位子除了他能做,现在这个年轻的赞普还能坐得住吗?到时候有的人帮着自己把那位年轻的赞普掀下来。即便是布达拉宫里的活佛,恐怕也会为自己吟上赞美的诗名吧?

    对于吐火罗来说,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时代。

    努努力,再活上三五年,指不定就能完成这一目标了。

    但对于拉扎来说,吐火罗此举,无疑是压上了吐蕃的国运。胜利了,吐火罗会赢得一切,吐蕃也会赢得一切,但如果失败了?拉扎不敢想。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命题。

    一旦失败,吐火罗为了稳固统治,必然不会再像以前统治吐蕃那般温柔,暴力的杀戮是必然的,在失败的局面之下,唯有用残酷的暴力来镇压反对派才是吐火罗唯一的出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吐蕃必然会暴发内战的。

    到了那个时候,现在还算美好,稳定的局面就全都毁了。

    似乎大论吐火罗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失败的问题。

    但拉扎却无可选择,因为他是吐火罗的坚定支持者,一直以来的公认的心腹嫡系,亲密盟友,吐火罗如果失败,那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吐蕃对待政斗之中的失败者,可向来没有温柔这个词汇的。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除了努力地去完成吐火罗的战略构想之外,别没有其它的路可以走。

    两人谈话的第二天,吐火罗带着一部兵马向夏州进发,而拉扎则率领着真正的精锐之师,向着银州前进。

    吐火罗留在夏州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拉扎则去完成致命一击。

    而与此同时,大唐右武卫的骑兵部队,则正在风雪之中艰难地向着目标前进。

    数匹马围成了一个小圈子,李德与柳小蝉坐在马鞍子上,看着柳小蝉原本光滑的脸庞变得粗糙无比,李德就心疼不已。

    从怀里掏出一个带着体温的烙饼,用力撕下一小截递给了柳小蝉,道:“让你别来让你别来,你偏要来,受不了了吧?打仗本来就是男人的事情”

    接下来的话被柳小蝉恶狠狠的一眼给瞪得吞了回去,有些尴尬地笑了几声。

    “这话,你有本事跟我们小姐说去,要不,等回去了我碰到了李泌大姐,跟她说说看。”柳小蝉冷声道。

    李德背心里顿时觉得凉嗖嗖的,夫人嘛,大人有大量,估计不会与自己计较,但李泌这个疯婆子实是在惹不起啊惹不起,大概率听到这话之后,便会来揍自己一顿。自己可打不过他。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他连声道。

    “我可不是那些只能呆在家里的小脚婆娘!”柳小蝉直楞楞地看着李德道:“小姐能在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小蝉也要学上一学。”

    李德耸耸肩,干脆闭嘴不说了,自己这个老婆跟着夫人从长安一路打回武邑,一身功夫可不比自己差。到军中不久,便已经让自己的麾下佩服不已,即便是这一次张嘉调到自己身边的几千胡骑,在同行了十几天之后,也将先前的轻视之心收了起来,原因无他,那些天柳小蝉公然挑战了几个冷眼冷语的契丹将领,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之后,所有人自然就都闭嘴了。

    军中,向来崇拜强者。

    不管这个强者是男还是女。

    拳头大的说了算。

    这一行八千骑,从装备上来说,绝对是凌驾于这世上绝大部分军队的,为了西北战略,李泽对于张嘉的右武卫是大力扶持的,而从战斗力上来说,这支骑兵,也绝对可以排进前列。李德的三千游骑兵跟着他转战四方,先是在德州打,然后再一路上景州,去瀛州,下莫州,就没有消停过。而这几千胡骑,则是张嘉压箱底的本钱,在他最为倒霉的时候,就是靠着这几千胡骑撑着门面才有了今日的光鲜。

    光是为了这一战,张嘉将自己压厢底的本钱全都拿了出来交给李德,就让李泽对他更加的高看一眼。这是张嘉进一步地向李泽表明自己的臣服之心,表明自己誓死追随李泽的最直观的行动表示。

    但他们的运气却着实不好。

    进入大漠之后,便遇到了难得一见的白毛子风,每天行进五十里已是极限,有时候甚至不得不停下来,觅地躲避大自然的威力。

    装备才好,在大自然的面前,仍然是苍白无力的。

    “还有两天,我们就能抵达目的地了。”李德小意地照顾了妻子一会儿之后,站起身来走到外围,那里,几名将领正有些忧愁地看着这白茫茫的天气。“老天爷是公平的,对我们无情,对敌人也不会有义。我喜欢这样的环境,因为越恶劣的环境,越能体现出我们的优势,因为我们有无比坚强的意志和必胜的信心。”

    将领们被李德铿锵有力的声音给感染,脸上也都是露出了笑容,是啊,这样的天气,自家不好过,敌人就好过了?

    虽然自己在爬冰卧雪,敌人现在多半躺在温暖的帐蓬里烤着火,但只要突袭一成功,自己这一方反而要因为这些磨难而占据绝大的优势。

    没有人会想到在这样的天气里,会有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从他们的一侧摸过来的。

    “干粮还够吗?”李德问道。

    “自从天气变坏之后,便遵照中郎将的吩咐节约粮食,虽然每顿都吃不饱,但却还可以撑上两三天。”军司马笑道。

    李德对于这样的事情是司空见惯了的,在当游骑兵的那些年里,他经常性的遇到上顿不接下顿的事情,不留点后手,万一有个突发情况,就坐蜡了。

    “那就足够了。最多两天,战斗便可以打响,西受降城里,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到时候大家再饱餐一顿。”

    “啥也没有敌人的血肉更好吃。”军司马从自己的帽子上掰下一根冰棱子,放在嘴里吮吸着。“我们的大刀,已经饥渴难奈了,是不是呀,兄弟们?”

    “我们的大刀,已经饥渴难奈!”包括几员契丹将领在内,都是放声大笑起来,他们的大笑声,也感染了周遭的士兵,虽然不知道将军们笑什么,却也跟着傻乐起来。

    “出发!”将半个饼子重新揣进怀里,李德给战马套上了马鞍,翻身上马,吼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