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我不是大师[重生] > 第六十六章(作者:维客)
我不是大师[重生

《我不是大师[重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十六章

    余大爷家住在白玉镇外桥那头, 他今年已经八十岁高龄, 平日里也就些小毛病, 能动能吃, 身子骨还算硬朗, 家里人还说他能活到一百岁, 谁知道就在一天早上, 余大爷一直没起床, 按照往日的习惯,他早就起了, 连早饭都给烧好了, 家人觉得奇怪,去房间一看,余大爷身子都凉了。

    余大爷就这么死了,余大爷的几个儿女虽强忍着悲痛操持着办了葬礼, 八十岁高龄死去也算是喜丧了,儿女们虽然遗憾没有见到老爷子最后一面, 甚至连遗言都不曾听到, 但一想他们家几兄妹关系和睦,子孙满堂, 余大爷应该是没有遗憾的,这么想着, 才勉强解了心结。

    而今天就是停灵的第三日, 明天就要下葬了。

    顾飞音早早起来, 就在桥头观望了好久, 这披麻戴孝的人还挺多,哭丧的也不少,远远就能听到声音传来。

    她也不敢走得太近,就躲在一棵老树后查看情况,因为不知道阴差什么时候来,也怕碰个正着,那就可怕了。别说她了,就是那几个跟着她来的孤魂野鬼也吓得半个身体埋在土里,就露了个脑袋在外面,方便他们等会儿逃跑。

    顾飞音说:“小余还在家吗?会不会已经被阴差勾走了?”

    一个小鬼头道:“在的,我昨儿夜里去瞅了一眼,看余大爷就在他家堂屋坐着,就是有些傻呆呆的,像是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我好像也看见了,就见他在门口走来走去的,也不知道在走什么。”

    “你们听余家人是不是还请了和尚来念经?我听着怎么心慌慌呢?不会一道把我也给超度了吧?”

    “得了吧你,人家念了那也不是超度你,别想跟着沾光。”

    “……哦。”

    “大师,你要不要过去看看?我们这不是怕吗,是真不敢过去了,但您是大师,和我们不一样,你去看看准没问题,顺便再把余大爷叫出来就成了。”

    顾飞音沉默了,那问题还真有点儿大,她要是敢过去,还用躲在这儿?但缩在这儿确实不是办法,还是得过去,就是她眼睛有些问题,就是去了也不好找一个新生小鬼头,再说现在人多找鬼也不方便,或许应该等晚上夜深人少的时候再来,到时候就一目了然了。

    这一等就等了一天,直到天色暗了下来,约莫十一点过的时候,顾飞音才再次去了余家,这个时候余家就不像白天那样人来人往了,也没和尚念经了,就堂屋里坐了几个老太婆在哭丧,隔壁屋还坐了俩桌麻将。

    顾飞音在门口瞅了瞅,可惜什么都看不见,到处是雾蒙蒙一片,跟在她后面一起过来的孤魂野鬼也伸长了脖子瞅了几眼,尤其是看见桌上摆着的祭品时,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你们看见小余了没?快叫他出来说句话。”

    “没见着,余大爷好像不在这儿?”

    “不在?那他去哪儿了?”

    “不知道,应该就在这附近,走,赶紧找找去。”

    这都还未下葬,余大爷也走不远,停尸的堂屋没见着人,几只鬼又赶紧去另外几个屋子找了找,别说,还真给他们找着了。

    隔壁屋坐了两桌人在打麻将,余大爷就那待着呢,就是情况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这会儿的余大爷飘在半空,瞪着一双无神又苍老的眼睛,青白僵硬的脸上满是血泪,他佝偻着背,朝着牌桌上一个穿着黑衣披麻戴孝的女人冲了过去,可惜因为他成了鬼,鬼是没有实体的,生魂的魂力更是微弱,他只能穿过女人的身体,穿过麻将桌,甚至因为刹不住脚冲到了墙那头。

    不一会儿,余大爷又冲了回来,来回几次,他眼底血泪更浓,最后竟是凄厉大叫了一声!

    这副场景,让几个孤魂野鬼看得目瞪口呆,这余大爷的鬼样看起来真不像是没有遗憾的寿终正寝,而他一直满怀恨意想扑上去的那个女人叫龚思思,是他的小儿媳妇。

    这看起来就耐人寻味了啊,余大爷为什么这么仇视他的小儿媳妇?甚至恨不得她去死的模样,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大师,余大爷就在里面,但我看他的模样,好像是想找他小儿媳妇报仇?”

    “报仇?”

    “听说余大爷是晚上死的,第二天才被家人发现,现在余大爷又这么仇视他小儿媳妇,他的死该不是和他小儿媳妇有关吧?”

    “我觉得很有可能,不然余大爷吃饱了没事干会这样?”

    几个孤魂野鬼趴在窗户边看了好久,一边叽叽咕咕说个不停,越说越觉得余大爷的死可能不简单,定和那小儿媳妇脱不了关系。

    顾飞音也伸长了脖子挂在窗户边往里瞅,可惜她什么都没瞅见。

    而余大爷这会儿还没消停,整个鬼阴森森的立在龚思思身后,等着一双无神的小眼睛,皱纹斑斑的脸庞看起来僵硬又诡异。

    龚思思今晚牌运不太好,一直输钱不说,她还冷得不得了,明明穿得也挺多,手里拿着暖宝宝,脚下也有暖火炉,可她还是觉得冷,冷得她牙齿打颤,手脚僵硬,好像周围的暖气对她不管用似的。她终于忍不住,看了看同桌的人说:“你们都不冷吗?我总觉得好冷啊,今天怎么这么冷,也没下雪啊。”

    “你还冷?你又是暖宝宝又是暖火炉,这都还冷,你要不要裹床被子来?”

    “是有点儿冷,但也没像你那么冷,你身体太差了吧。”

    她身体差?她身体可不差,一年到头生病的时候都少得很,加上吃得又好工作轻松,她身体哪里会差了?

    龚思思裹紧了衣服,抱着暖水袋瑟瑟发抖,再一看这屋里的几个人,确实没有一个像她这样冷得浑身发抖的。

    而且是自从老爷子死后,她就感觉自己冷得不行,开始她以为是心理作用,可是现在一对比,她心里就一咯噔,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忍不住回头看了几眼,可她背后是惨白的墙壁,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再说这屋里还有人,她却依然觉得阴嗖嗖的很可怕,老头子可还在隔壁躺着。

    龚思思心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她深吸了几口气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其实没必要怕的,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要是有鬼的话,这世上还会有坏人吗?这么一想,她果然安心不少,吁了口气,冷静下来。

    谁知就在她一晃眼的功夫,突然见着自家拉下的蓝色窗帘被人挑起了一个小角落,一个脸色青白垂着长发的女人欺在窗户边儿,她整个脑袋都贴在了窗户上,一双咕噜噜的大眼睛左转转、右转转,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这副模样,直接龚思思惊在当场,恍惚间想这可能是某位客人呢?可也不对,那窗户是关死了的,窗帘却被什么东西挑开了一个小角落,就像是长发女人的手直接穿过窗户,挑起了窗帘似的……

    恰巧那窗帘又往左边移开了一点儿距离,龚思思眼睁睁看着那窗帘在无人的情况下居然在动??!

    “啊啊啊——有鬼!!”

    龚思思目瞪口呆,骇得大惊失色,面容扭曲,扑通一声,竟然直接从座椅上掉到了地上去!

    咻的一下,挑开的窗帘落了下来,关上了,还晃了几下。

    一股阴风吹过,吹得人头皮发麻,恐惧不已。

    龚思思:“……??!!”

    龚思思:“啊!有鬼,有鬼啊!窗帘动了,窗帘动了!”

    整个屋子的人都被龚思思惊慌失措的尖叫给吓了一大跳,心里也是一咯噔,慌了起来,毕竟这隔壁屋里就躺着个死人,龚思思一个好好的大活人突然被吓成这样,难道真的看到了什么?

    他们瞬间朝窗户边看去,可惜什么也没见着——窗帘关得好好的,根本什么都没有,是虚惊一场。

    “小龚,你瞎叫什么,窗帘好好的,哪里动了?”

    “就是小龚,这大晚上的你别瞎说八道,小心招来不好的东西。”

    “来来来,我们继续打麻将。”

    龚思思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惊魂未定的看着紧闭的窗帘,不可能,不可能啊,她怎么会看错?她绝对没有看错,刚才窗户外面绝对站了个长发女人!

    她咽了咽口水,睁着一双眼睛微微颤抖起来,惊魂未定的说:“我真的看见有人在窗户外面拉窗帘,你们去外面看看,看看是不是来人了?真的,我没说谎。”

    坐她对家的小卷头女人咳了一声,说:“小龚,你快别说了,这大晚上的怎么会来人?就算来人了他会不喊?你就是看花眼了!”

    龚思思这才反应过来,对啊,这已经凌晨十二点了,谁会这个时候来?那她看见的难道真的是鬼吗?不,不可能,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

    她冷汗澄澄,整个人魂不守舍的,强撑着精神又打了几把,一连又输了几大百。

    顾飞音这会儿已经带着孤魂野鬼们躲到了门外去,她也没想到会被人发现,那一声大叫差点儿都给她吓傻了,吓得她赶紧就跑,幸亏里面的人没追出来,不然她还不好解释,总不能说她是来找余大爷鬼魂的吧?

    好在已经找到余大爷的鬼魂了,一切都好说,她直接让一个孤魂野鬼进去把余大爷叫出来不就好了吗?可惜叫是去叫了,但余大爷怎么都不出来,问他为什么他也不理,就跟没听见似的。

    没办法,顾飞音只能再进去了一遭,这会儿龚思思已经输得快哭了,她脸色越来越难看,也越来越苍白,状态看起来特别不好。同桌的三个这会儿看她这模样也觉得有些可怕不好惹,可他们打得正起劲,又赢了钱,说不打又舍不得,也就没太当回事,就觉得龚思思是死了爸爸又输了钱,这才被影响了。

    龚思思心神不定,又一张牌扔出去,点了个炮,还是极品清一色。她脸色瞬间就垮了,心道今晚她是真的闯到鬼了,这牌是不能打了,明天请和尚来念念经。

    谁知就在这时,她头顶的灯光突然嘎吱几声,灭了,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里!

    龚思思吓了一大跳,想问是不是保险烧了还是停电了?下一瞬,就被一双冰冷僵硬的手掐住了脖子,她的话咽回了嗓里,只觉呼吸急困难,眼冒白光,唔唔半晌,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想要求救,她拼命的蹬着椅子桌子,她还能听见周围有人在镇定自如的说着话,优哉游哉,好像没一个人发现她快被人给掐死了。

    “怎么突然就没电了?是不是跳闸了啊?”

    “不会是停电了吧,那这麻将是打不成了。”

    “不是吧,我输了几大百还想赢回来呢,赶紧看看去,没停电还好说,停电就完了。”

    “这也真是的,这大过年的停什么电啊!”

    “卧槽,好冷,怎么突然这么冷?哈哈,别是余叔回来了吧?”

    “你可别胡说八道……”

    龚思思只觉毛骨悚然,她听着屋里的人拉开了房门,挨个儿的走了出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没人多问她一句,就好像她死在这里都无所谓一般。

    她吓得浑身直哆嗦,双手捂住脖子,然后她握到了一双冷冰冰的、满是皱纹的手……

    皱纹?他们这屋里打麻将的都是三四十岁的人,虽然都是干活的手,可那只是粗糙而已,却十分的结实有力,不会像这样皱纹斑斑,皮肤松弛,拉起来全是皮……

    龚思思心里一寒,突然就想到了她公公。

    难、难道是他回来找她报仇了吗?

    ……

    等几个大男人出去把跳了电闸弄回去的时候,屋子又亮堂了起来,几个牌友松了口气,说还好还好,不是停电,要是停电那麻将就打不了了,几个人又回到屋子里,却意外看见躺在地上、气息全无的龚思思!

    几人大惊,赶紧将人从地上扶了起来,却见她面色苍白,冷汗澄澄,呼吸微弱,脖子上还有几道青紫色的掐痕。

    他们面面相觑,疑惑不已,根本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因为龚思思被掐晕倒,在屋里睡觉的两兄弟也赶紧起来了,这几天他们忙里忙外连守俩夜,是真的撑不住了,这才回去睡了,却不想会遇到这事儿。

    尤其是龚思思的丈夫,余大爷的三儿子,一看自己老婆竟然被人掐了脖子,虽然这会儿回过气来了,但他也是气得不行,何况他才刚死了爸,现在媳妇也差点儿死了:“怎么回事?谁掐的!”

    “不、不知道啊,我们回来就见小龚这样了,刚才停电的时候我可是他们一起出去的,我可没掐她啊,再说我和她无冤无仇,掐她干什么?”

    “我也是,当时停电是我第一个开门出去的,我可什么都没做!我就是想赢点儿钱而已,我杀人嫌自己活得不够长吗?”

    “我儿子还小,我这做妈的能丢下儿子去杀一个和我没仇的人吗?”

    “余三,你也不想想,我们这里这么多人看着,谁会那么不识趣选这个时间去杀她?”

    “……”

    这一屋子就八个人,除去龚思思也就七个,这七个还都是街坊街里,平时家里也算了解,他们彼此间也确实没有深仇大恨,没道理去杀龚思思,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犯罪。

    余老三把龚思思抱回了屋,龚思思这会儿已经缓过来气儿了,就是喉咙被掐伤了,嗓子疼得厉害,吸口气都疼,更别说喝水说话了,余老三说:“你先睡,我去请医生给你拿点儿药。”

    龚思思心里是又慌又怕,拉着余老三不让走,余老三拍拍她说:“我马上回来,你别怕。”

    眼看着余老三头也不回的走了,龚思思裹着被子瑟瑟发抖,想来想去,她摸出手机,换了张卡才发起了短信来,她抖着手,把她今晚遇到的事情全都写在了短信里,然后问对方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请个道士来做法?她是真的太怕了,今晚发生的事情太离奇,绝对不简单……那老头子真的变成厉鬼来找他们报仇了!

    眼看着一屋子人走得差不多了,孤魂野鬼们领着顾飞音到了余老三住的那间房子的窗户口,幸亏余家休的房子是简单的两层楼,一层有四个房间,从左到右排得整整齐齐,楼上都给来的亲戚住了,余老三这会儿就在一楼随便搭了个床,龚思思就缩在被子里和人发短信。

    发着发着,就听见窗户边传来一个窸窸窣窣的声音,因为房间里太过安静,一点儿声音都显得格外吐出,她吓了一大跳,终于还是没忍住,拉开被子,偷偷往外瞅了一眼,这一眼,就让她吓破了胆——只见好好拉上的窗帘又被什么东西拉开了一个小角落,渐渐地,露出了站在窗户外边的长发女人,天上明月透亮,她垂着一头长发,依稀能看见长发女人青白的脸庞,和她那双黑漆漆的阴冷嗜血的眼神。

    长发女人伸长了脖子在窗户边往里瞅,那模样,看起来诡异又可怕。

    “咚、咚、咚、咚”

    敲击窗户的声音又小又轻,就像是鬼敲门似的,龚思思吓得浑身都在抖,连脖子上的痛都给忘了,这个长发女鬼为什么要来找她?为什么来敲她的窗户?就在她惊疑不定的时候,只见长发女人招着手,像是在喊什么人似的。

    “小余,小余……”

    “快出来呀……”

    “别这儿玩了,快出来,我找你有点事儿。”

    长发女人的幽幽声音一字一句的传进了她耳朵里,让她脑子一炸,头皮发麻,捂着嘴巴连呼吸都忘了!她满脑子都在想,长发女人嘴里的小余是谁?难道真的是她公公吗?

    她公公为什么在她房间?难道刚才掐她的真的也是他?

    龚思思整个人都快吓啥傻了,她浑身僵硬,哆嗦不已,就连手机传来的震动声她都没空理会,甚至觉得这声音成了累赘,像个吹命符!

    “你快出来吧,我问你点事儿就走”

    “啊……你要报仇?”

    “好的,那你快报仇吧,报完仇我们再说,我在外面等你啊。嘿嘿。”

    那阴森恐怖的模样,尤其是这话里的意思太过明显,让龚思思心里的防线彻底崩溃,她撕破嗓子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嘴里疯狂道:“不、不是我,我没有杀你,不是我杀的你啊!你不能找我报仇,你要找就去找他,我是无辜的!”

    “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能杀我,我是无辜的,我不能死,我不想死!”

    “你这个臭老头给我滚,滚开。”

    “道士和尚就在外面,你们滥杀无辜的话他们会抓你们走,他们会把你们打得魂飞魄散。”

    女人的声音粗嘎又沙哑,神态疯狂,像是中了邪一般戒备的看着四周,她隐隐约约的,像是看见床头站着一个佝偻的身影,那个影子她很熟悉,几乎和她公公长得一模一样,甚至是那身衣服,也是她亲眼看着穿上去的。

    余大爷鼓着一双灰白的眼睛盯着她,伸长了手,再次朝着她掐了过去!

    龚思思疯了似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嘴里乱七八糟的说:“不是我,不是我杀的你,我没有杀你,不是我……不是!滚,滚开!”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爸,对不起,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个时候虽然人虽然没几个了,可堂屋里还躺着几个哭丧的老太婆,这些老太婆虽然挺老了,可又不是个聋子,这会儿听老三媳妇这么喊,说的话还这么奇怪,满是茫然的同时又是奇怪和怀疑,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这老三媳妇杀了谁?嘴里竟然还喊着爸?总不可能是她杀了余老头吧?

    老太婆们还疑惑得很,却听“砰——”地一声,是杯子落地的声音。

    她们回头看去,就见余老三站在门口,黝黑的脸上极为难看,他眼睛瞪得铜铃大,冲上去抓着龚思思怒道:“你、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杀了谁?”

    龚思思被惊醒过来,呆呆的看着余老三,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我没有……”

    余老三咬牙切齿道:“你亲爸、我岳父现在还活得好得很,你另外一个爸只能是我现在躺在棺材里的爸,你说,我爸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

    龚思思慌忙摇头:“没有,没有,和我没关系!”

    她正要解释,却见余老三身后飘来一个人影,他佝偻着背,阴恻恻的盯着她看,面容诡异,“就是你杀了我,是你杀了我。”

    龚思思傻傻的看着他,浑身僵硬,喉咙嘎吱作响,说不出一个字来。

    余老三见龚思思眼神怪异,回头看了一眼,可惜什么也没见着。

    下一瞬,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却是好好摆放在侧的棺材竟然翻到在地,余老头的尸体滚了下来,他浑身都僵了,又瘦又小,脸颊凹陷,却睁大了一双眼睛,盯着的方向,正是龚思思!

    这样的变故让接老太婆都吓了一大跳,心中骇然,纷纷起身往堂屋外面走,这是诈尸了啊!

    余老三也给惊了一跳,他还从未见过这样诡异的情况,再说这棺材摆在地上好好的,怎么可能无故翻倒?这事儿怎么看怎么透着诡异,他心里慌乱,手一松,龚思思就挣脱他躲去了一旁,那尸体睁大的眼睛居然也跟着转了转,眨也不眨的紧紧的盯着龚思思。

    余老三惊得看着龚思思,龚思思手脚酸软,嘴里叽叽咕咕的说着“她没有杀他不是她杀的她没错”之类的话,一边挣扎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跑,那双眼睛如有随行一般,盯着她……

    终于,她一脚绊在门槛上,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挣扎两下,终于晕了过去。

    ……

    余大爷家闹鬼的事情就传了出去,闹得还挺大,传得绘声绘色、沸沸扬扬,说是余大爷死得无辜、死得冤枉,竟然是被儿媳妇杀的,第二天一早警察就上门了,经过几番调查取证,最终证实余大爷确实是非自然死亡。

    原来是这儿过年,晚上吃过饭后,余大爷的几个儿子儿媳妇都去镇上的茶铺里打麻将去了,就小儿媳妇没去,说是累了在家休息一会儿,不过天黑之后就出门去了,她还是去偷偷见了一个男人,两人关系本就有些不正当,恰好就遇到了在外散步回来的余大爷。

    余大爷气急,就说要去告诉小儿子,龚思思和她姘头哪里肯让?这事儿要是曝光了那他们也抬不起头来了,何况还各自有个家,一个要走、一个拦着不让,几番争执之下,自然就发生了意外,何况余大爷本来就八十岁了,他直接就被气晕了过去。

    余大爷晕过去之后龚思思和她姘头也没想着送他去医院看看,眼看着余大爷进气多出气少,反而是趁着天黑没人给抬回了屋,这下可好,第二天一早就发现余大爷没命了。因为余大爷身上也没有明显的伤痕,所以没人想到他是意外死亡,只道是年纪到了,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也就有了后来的余家闹鬼一事。

    “没想到啊,我看龚思思平时挺老实的啊,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龚思思这可是害了一条人命啊,也太恶毒了!”


    “就是,要是他们把余大爷送去医院的话,没准儿余大爷还死不了,结果他们就直接给抬屋里也不管,都不说给点儿药吃,这余大爷也太可怜了。”

    “唉,余老三才惨了,死了爸本来就难受,结果发现还是自己媳妇害死的,余老大他们只怕也是气死了!”

    “对了,听说龚思思之所以被抓是因为余老头成了冤死鬼回来报仇了,当天晚上好多人都看见了,说龚思思无缘无故就被掐了脖子,还说余老头从棺材里跳出来了,人都死了,还知道盯着龚思思看,这太诡异了。”

    “对,我也听说了,这余家闹鬼闹得凶哦!”

    “……”

    龚思思和她姘头自然被抓了起来,这下是逃不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这会儿余大爷才刚报完仇,揭开了龚思思的丑陋面具,他忍不住狠狠瞪了眼傻在那儿的小儿子,瞪得小儿子眼里泪水直冒,满面痛苦,他这才满意的闭上了眼睛,再次死了。

    余老三哇的一声大叫,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任别人怎么拉都拉不起来。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啊爸,都怪我,都怪我,是我害了您,是我害了您!”

    “我错了,我不该娶这个毒妇!”

    “爸,爸——”

    ……

    余大爷没有回头,飘出余家的时候,就看见躲在树后的长发小姑娘,以及她手里牵着的乱七八糟的男鬼和另外几只小鬼。

    别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鬼,虽然他自己也是鬼了,老大爷还挺新奇:“你们真的是鬼啊?”

    姓庄的翻了个白眼:“你自己都是鬼了,还不信我们是鬼?”

    余大爷嘿嘿笑了一声,面容愈发僵硬诡异:“我这不是第一次见,有些好奇吗。”

    不过姓庄的这刚说完话就被揍了,理由是鬼质和零食是没有资格说话的。

    姓庄的:……:(

    几个小鬼头说:“你这一家子也够奇葩了,我们还说你是寿终正寝呢,没想到也是个枉死的,可惜了,不然的话没准儿你能活到一百一。”

    “活久了也烦,吃不得走不得三天俩头就是病,也是受罪,现在轻松了,我已经几十年没走这么快了!”

    “……”那你想得倒挺开,“我们大师找你有事儿,你知道什么,就尽管说。”

    余大爷这才看向长发大师,别说,这小姑娘阴森森的他这个鬼看着都觉得可怕,尤其是之前她在窗户边看一看的时候,差点儿也给他吓破了胆,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大鬼头,要吃他这小鬼修炼,吓得他差点儿就跑了,好在是误会一场,不然他就真要哭了。

    顾飞音说:“小余,我找你是想问你点事儿,你一直生活在白玉镇吗?”

    余大爷想了想说:“差不多吧,我是随我爷爷搬家搬过来的,之前我们不住这儿,怎么了?”

    那也不错了,好歹也是七十多年呢,“我想问你,你知道幕山幕家村吗?”

    “幕山幕家村?”

    “嗯,我已经找了很久了。”

    余大爷好像还真有些印象,他仔细回忆的半晌,说:“我听我爷爷说起过幕家村,他说幕家村本来是个宁静的小村庄,但是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伙强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时死了好多好多的人,整个村子都毁了。听说当时这件案子可是惊动了整个省的大案了,闹得村民人心惶惶,好些村都在村头设置了陷阱,就怕被抢。”

    顾飞音惊讶道:“幕家村被毁了?什么时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

    她记得幕家村都好好的,怎么会被毁了呢?

    “大概也几十年前吧?都是我爷爷那个年代的事情了,我也不清楚。对了,你找幕家村做什么?”

    顾飞音说:“我家住幕家村,我想回去。”

    她是真没想过,幕家村竟然被强盗抢过吗?什么时候的事情?她为什么一点儿记忆也没有?

    在她记忆的幕家村是很和谐美好的,村子里的人虽然也会吵架会斤斤计较,可大多不是什么坏人,尤其是一些背着背篓上山来砍柴的小孩子们,她无聊的时候也会跟着他们一起玩儿,虽然他们看不见她。

    当然这种美好在漂亮和尚来了之后就彻底没了,毕竟那时候村里人特别崇拜漂亮和尚,初一十五都去祭拜,人手一个平安符不说,就连小朋友脖子上都要栓几个,让她都不敢和他们一起玩了,很是孤单了一阵子。

    那会儿她还会帮忙把野猪敢去陷阱里,每次看到小屁孩高兴得直跳的时候,她就跳出去呵呵笑俩声,笑得小屁孩拔腿就跑,她就高兴得很了。小屁孩胆子小得不得了,当然了后来漂亮和尚来了之后,她要是再笑几声,小屁孩就要拿出平安符来对付她了,所以漂亮和尚一定是她的天敌。:)

    不过她好像不记得也是正常的,她的记忆不太好,生前那些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

    顾飞音说:“那你知道幕家村在哪里吗?”

    余大爷说:“如果我爷爷没说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幕家村吧。听我爷爷说,白玉寺在幕家村很是有名,惹得十里八乡的都来祭拜,渐渐的,幕家村扩大成了镇,又是因白玉寺而出名,后来幕家村就改名白玉镇了。”

    顾飞音:“……什么???!!!”

    ……

    真渡出院后就赶紧去了白玉寺,他怕再在外面晃悠一阵子,按照他这霉运程度,只怕连爬都爬不回去了,要是师父知道他客死异乡,肯定要难过了。

    就是不知道他的机缘到底在哪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