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给前夫当继母 > 第85章 亡人(作者:九月流火)
我给前夫当继母

《我给前夫当继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85章 亡人

    周围的夫人全都后退一步避开, 一个心善的夫人以为林未晞不认识这位主,轻声提醒了一句:“这位是赵王。”

    这位是赵王, 话说到这里就够了。

    赵王见此趾高气扬地哼了一声:“听见没有, 我是王爷!谁让你们挡着我看船,活该被扔下去。”

    听听他这说的叫什么话, 林未晞心头火起, 公主府的下人扶住林未晞, 提醒道:“姑娘,赵王还年幼, 难免贪玩, 先看看伤者吧。”

    林未晞知道现在在宫里,对方还是个无法无天的小王爷, 就算干的事再混账, 也只能交给顾家人教训,她不能给公主府惹事。林未晞没好气地瞪了赵王一眼,转身去看方才险些被推下去的那个女子:“夫人,你还好吗?”

    这个女子年纪不过二十五六,惊魂甫定, 她一听对方是大有来头的赵王,哪里还敢追究, 连忙摆了摆手说:“我没事。谢姑娘搭救, 姑娘不必说了。”

    这个女子害怕林未晞仗义执言会惹来麻烦, 赶紧拉住林未晞, 想息事宁人。这里的动静已经引起另一边钱太后的注意了, 林未晞也只好说:“夫人你有孕在身,刚才那一下要不要紧?若不然我陪着你出去请太医?”

    “不用了。”女子想推辞,但是林未晞看着对方的脸色,还是坚持陪她下去找太医。女子推辞无果,再加上小腹确实不舒服,不敢再在这个地方待着,便感激地看了林未晞一眼,随着林未晞离开了。

    等离开看台后,女子才敢长长松一口气,脸色的神色也痛苦起来。林未晞一看不对,赶紧让公主府的人拿了寿康公主的牌子,去太医院找一个医师过来。

    林未晞扶着女子坐到一处水榭,这个地方本是专门收拾出来供人歇脚的,现在众人都陪着皇上太后看龙舟,水榭空无一人,十分清净。林未晞扶着女子坐好,看着对方的脸色,真是急得不行。

    她从小在大家族长大,太知道女子怀孕有多危险,她的母亲卫氏就是因为流产而死,所以林未晞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苛待孕妇。她着急上火,不停地往外看去:“太医怎么还不来?”

    女子皱着眉半靠在扶椅上,脸色煞白,她看到林未晞为自己着急,感动道:“谢谢姑娘。你我素昧平生,你救了我不说,现在还为我请太医。姑娘的大恩大德,素娘定铭记终生,涌泉相报……”

    “别说这些了,你刚才受到惊吓,当务之急是休养。至于报答的话就更不必了,但凡看到这种事的人都没法袖手旁观,日后孩子平安出世,你好好抚育他长大,便算是最大的报答了。”

    女子眼眶都快红了:“姑娘您真是好人,你的恩情素娘没齿难忘。小女姓柳,闺名素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柳素娘,林未晞听到这个名字并没有多想,说道:“我姓林,闺名未晞。”

    柳素娘听到这里,目露了然:“原来是林姑娘。这几日听说燕王殿下带着忠勇侯遗女回京,莫非正是姑娘?”

    林未晞听到这里吃了一惊:“你竟然认识我?”

    “哪里。不过是听官人提起,素娘鹦鹉学舌而已。”柳素娘腼腆地笑了笑,看着林未晞,眼中是纯然的惊叹,“忠勇侯精忠报国,官人时常和我说忠勇侯才是他辈楷模,只是可惜无缘得见。没想到今日素娘三生有幸,竟然遇到了林姑娘,而林姑娘还是这样标致风流的一等人材。”

    林未晞对这个文弱羞怯的娘子也十分喜爱,听到她对林勇的事迹张口就来,心里的好感更甚。林未晞问:“我没想到京城里还有人念着爹爹。敢问贵夫婿是何人?”

    “林姑娘客气了,他现在不过是翰林院一名修撰,名唤申明达。”柳素娘连连推辞,看着真心不觉得自己丈夫官职很大,在林未晞面前很有些不好意思。

    林未晞听到这个名字愣了愣,随即不可思议地重复了一遍:“申明达?”

    柳素娘被林未晞突然抬高的语气吓了一跳,怔怔地瞪大眼睛:“对啊,怎么了?林姑娘认识官人不成?”

    何止是认识,林未晞简直对这个名字记忆深刻,如雷贯耳。

    林未晞重生前偶然看到了那本天书,她得知自己只是书中人,而且还是个垫脚的炮灰后,几乎心胆俱裂,哪有心思看后面的内容。不过即使如此,林未晞到底是公卿之女,后面还在大长公主身边养了许久,她多年的政治直觉让她忍着恶心,跳过高然和顾呈曜甜腻腻的互动,在后文中找到了许多要紧的元素。比如,未来几年朝后动向是怎样的,张孝濂之后的首辅又是什么人。

    这本书主要在描述高然和顾呈曜之间的爱情,以及单方面称颂高然,涉及朝政和局势的部分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一带而过。林未晞只能从字里行间大致猜出朝廷走向,而申明达,便是天书后期明确提到名字的一个角色。

    原因无他,因为申明达是下一位首辅。申明达曾高中状元,在翰林院当了多年修撰,为人温和谨慎,从不开罪同僚,在张孝濂执政阶段不温不火,可是等强横的张首辅死后,申明达突然大放光彩,在

    AD4

    乱局中溯流而上,成为新的内阁首辅。

    林未晞能记住这个名字还是多亏了高然,高然的弟弟虽然受宠,但是毕竟庶子,能冲破阶级被立为继承人还是少不了贵人辅助,顾呈曜是一位贵人,申明达便是另一位。

    天书在很后期才出现申明达,那时高然地位稳固,在内有顾呈曜的独宠,在外是燕王府备受尊崇的女主人,按理已经十分圆满。可是高然是什么人,她是女主啊,和女主作对的都没有好下场,但是被女主认可的亲戚、闺蜜一定都人生顺遂,虽然不及女主,但已经是各方面的人生赢家。

    高然作为庶女文女主,婚后受宠,一举得男,唯一的不光彩大概就是庶女的身份和不上台面的舅家亲戚了。在书中韩氏虽是是妾,但是心思纯良冰清玉洁,和英国公世子走到一起全然是因为爱情,而韩家的亲戚也全是踏实心善的好人,时常来燕王府给高然送自家蔬果生鲜,受到了燕王府众人一致认可。其中高然有一个韩姓表妹,便由高然做媒嫁给了申明达做填房。

    那时申明达尚未发迹,只是一个小小编修,清贫如洗,因为丧妻而多年未续娶。高然觉得这样一个记挂前妻的男人一定是好人,虽然贫寒些,但是韩家在她的补助下也小有积蓄,并不缺衣少食,这样一来人品才是最重要的。高然觉得申明达配得上自己表妹,于是就做主让韩家表妹嫁了过去。后面证明这果然是给高然这个女主开的金手指,申明达在张孝濂死后平步青云,很快便入阁成为首辅。韩氏的儿子能成为英国公府的继承人,申明达出力不小。

    林未晞怎么也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听到了这个名字。林未晞吃惊过后,再看着面前的柳素娘便有些了然,恐怕,这便是那个让申明达多年不愿意续弦的早逝原配了吧。

    “林姑娘,你怎么了?”

    林未晞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柳素娘。柳素娘被她的目光吓得不轻,林未晞敛下眸子,掩住眼睛中的异样,状若无事地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申明达是建昭九年的状元,我现在竟然在和状元夫人说话,心里惊喜罢了。”

    柳素娘信以为真,羞涩地笑了:“哪有,林姑娘又拿我取笑。”

    林未晞笑笑不说话。这时候太医终于来了,林未晞赶紧让开地方给太医诊脉。她刚刚退了两步,便看到一个男子急匆匆走进水榭,神色焦急:“素娘,你怎么样了?”

    林未晞浑身一震,这便是未来的首辅,建昭九年的状元郎申明达?林未晞立刻回头,果然看到另外几人掀袍迈入水榭。

    竟然把燕王都惊动了。

    顾徽彦脸色不太好,威严沉沉的目光落在林未晞身上,见林未晞无事,表情才稍微好了些:“听说女眷生乱,其中有人更是险些被退下高台,你可有受伤?”

    “我没事。”林未晞赶紧摇头,指向里面的柳素娘,“是柳娘子不太好。”

    顾徽彦抬手,后面跟着的太医赶紧进去诊脉。顾呈曜也跟着来了,林未晞和他无话可说,随意一点头便算打过招呼。

    这件事在那些老爷太太们看来本是小打小闹,可是燕王亲临,玩闹的性质马上就变了。赵王府的人赶紧领着赵小王爷到水榭来,高然一听顾呈曜过来了,也立刻跟着过来。

    顾徽彦到来后没多久,方才还清净的水榭立刻被挤了个满满当当。林未晞没有理会外面的人,专心听着里面太医的诊断:“……夫人受了惊吓,兼之胎象不稳,这才腹痛难当。不过幸得及时被安置妥当,老夫再写几贴固本培元的药方,早晚各一剂……”

    听几位太医的意思柳素娘并没有大碍,林未晞终于松了口气。此事林未晞再一回想简直后怕不已,若是今日她没有注意周围,或是事发时她没有及时揪住柳素娘,那后面的事简直不堪设想。或许柳素娘英年早逝,也和这件事有关系?

    里面响起絮絮低语,过了一会,申明达从隔间走出,立刻就要过来给林未晞行大礼。林未晞吓了一跳,连忙避让:“申大人您这是做什么?”

    其实申明达现在的官职远远不到被称为“大人”的时候,然而林未晞一时情急,并没有注意到。林未晞避让时无意识朝顾徽彦的方位靠去,顾徽彦撑住林未晞,伸手替她挡住申明达:“人没事就好,你和她行大礼,反倒吓着了她。”

    燕王发话,申明达只好对着这两人长长作揖:“谢燕王,谢林姑娘。”

    其实以申明达的官阶并不足以来西苑参见端午庆贺,今日他们夫妻能入宫伴架全是因为翰林清贵,以及他的状元名号。可是宫中权贵如云,他在前面随侍天子还好,素娘有孕在身,孤身一人,她又是不爱说话的性子,申明达心底隐隐焦躁,总觉得要出事。后面消息传来,说是素娘险些被退下看台,申明达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抛下一切随着燕王到后面来。幸好素娘没有出事,要不然,申明达光想想都心惊胆战。

    申明达真心感谢林未晞,他空有清贵名声,可是翰林官微,在京城没有丝毫话语权,素娘的生死哪里会进入这群权贵的高眼。如果不是林未晞拉住素娘,后来还用自己的人脉去请太医,素娘今日必然凶多吉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