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未来 > 三分野 > 第六十三章(作者:耳东兔子)
三分野

《三分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十三章

    今晚饭局人不多, 来的都是公司骨干。

    杨平山显然也是没想到老爷子会来, 这会儿也只能笑眯眯地举着酒杯跟人敬酒, “您怎么过来的?”

    司徒明天很老实地喝着向园给的王老吉, “你这问的,当然是坐飞机了,我难道跨过山和大海走过来?”

    小老头脾气还是很暴躁。

    小老头说话还是很呛人。

    杨平山自讨没趣,不再搭腔。

    司徒明天酒瘾犯了,趁着向园上厕所的功夫, 众人就见他迅速把王老吉给喝完了,开了瓶雪碧,满桌一人一杯倒下去, 再把茅台倒进空雪碧瓶里伪装成雪碧的样子,然后心安理地小口小口嘬着茅台等向园厕所回来。

    估计这傻丫头不会发现。

    然而, 向园才刚坐下没一会儿,那眼神就时不时地往他那边瞟,瞟得司徒明天心直虚。

    不至于吧,以前拿白酒冒充王老吉这丫头都没发现,最近变聪明了?

    不等司徒明天反应, 向园直接拎起他的雪碧瓶朝着瓶口闻了闻。

    二话没说,被没收了。

    一众人就看着小老头又怕又气, 最终向园还是给了老爷子一点面子, 倒了半盏, “行了,就这点。”

    行了。

    小老头哄顺气了, 喜滋滋地嘬了一小口,开心地挑了下眉毛。

    气氛终于热了些,大家提着的心也都纷纷放回肚子里,生怕这俩祖宗今晚就光顾着跟对方置气了。

    其余酒陈书几人分着喝了,包厢灯光敞亮,衬得大伙红光满面。

    酒酣耳热之际却迟迟没动筷。

    老爷子不动,杨平山不动,其余人更不敢动。向园皮归皮,在老爷子底下到底还是守规矩些。李永标越瞧这丫头眉眼的神态跟老爷子越像,这事儿要放到公司去说,还指不定怎么诈呢。

    作为半个东道主的李永标憨笑着招呼:“人齐了?咱们先吃?”

    司徒明天眼皮一掀:“等会。”

    “啊?”

    原本准备去拿筷子的众人又齐刷刷停下来,一本正经地看着老爷子。

    司徒明天:“我还请了个朋友,马上到了。”随后吩咐赖飞白:“你下去看看。”

    赖飞白转身出去。

    杨平山抿了口酒说,“谁啊?”

    司徒明天:“梁秦梁教授,你也认识的。他这两天刚好在西安。”

    向园蓦然抬头,视线对过去,司徒明天随即看向她,“你应该不记得了,以前跟你妈妈是朋友,研究航天飞行器的。”

    向园记得,但并不是从她妈妈的口中。

    是听徐燕时提过,梁秦曾经是他的老师,也数次拒绝国外的高薪,将毕生精力都投身于科学,奋战于祖国前线。

    也是一个,无论是在他顺境,还是逆境,都支持他每一个决定,不曾干预他。

    只是告诉他——

    不管你未来做不做科研,一定要做这人世间,最自由的灵魂,然后,尽兴而归。

    虽然他从来不提,但向园知道,这是徐燕时的遗憾-

    中式包厢水晶灯吊顶,灯光亮灿,墙面四周折射的光亮把整个包厢照得透亮。四角摆着四台落地灯,灯杆雕花玉锦,晕黄色的灯光融合,显得气氛不那么浓烈,氛围更柔和,门口立着一米多宽的屏风隔断,透纱般,有人进来,模模糊糊能先瞧见个人影。

    梁秦进来的时候,众人先是瞧了个身影,随后从旁侧进来,五十上下,面容刚毅,身板笔挺,一件黑色夹克衫,脖子上斜围着一条灰蓝色的格子围巾。典型的科研人。

    司徒明天率先招呼,“老梁,来,坐这。”

    梁秦不太热络,冷冷淡淡过去在老爷子一旁坐下,跟徐燕时有点像,向园以为是科研人都这样,不兴商人酒桌上那一套。

    于是,向园瞧着司徒明天各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司徒明天:“怎么过来的?”

    梁秦:“坐公交车。”

    杨平山听见这问话,忍不住哼唧一声,在心里嘀咕:还说我,瞧瞧你这找话题的水平。

    都是青铜,比谁更倔强呢这是。

    司徒明天干笑两声:“坐公交车好啊,方便还不用钱。我都好多年没坐公交车了。”

    梁秦斜眼:“六十五以上的老人才免费,我才五十。”

    众人:“……”

    司徒明天:“喝点茅台?”

    梁秦:“单位不让喝。”

    司徒明天维持着笑容,锲而不舍地贴热脸:“那就吃点热菜。”旋即给向园介绍:“这是梁秦,梁教授,你妈妈以前关系很好的朋友。”

    梁秦表示关系其实也一般。向园母亲是个在学术上非常刁钻的人,两人曾经还因为某航天学术问题上展开过几次激情澎湃的论文大战。虽然向园母亲在学术界名声显赫,但后来结婚结得所有人都跌破眼镜,本以为她嫁入豪门是为了钱和名利,可偏偏,这女人又为了科研牺牲了家庭。以为结婚后她会退出科研一线,结果她没有,日日夜夜呆在实验室,听说连孩子都是丢给公婆带的。

    梁秦觉得她矛盾又神秘,后来发现她发表的每一篇论文观点就都十分犀利。虽然他俩观点不同,在学术上也佐见颇多,但论敬业和奉献,他自愧不如。

    司徒明天邀请他的时候,心里其实也知道这老头子想做什么。

    开春年后在图斯兰有个航天信息学术讨论会,原本东和是有名额的,邀请函也下发给了总研发室这边,但是因为韦德明年要同他们解约,院里就考虑把东和的名额给拿了。

    之前徐燕时在这边工作,梁秦多少也知道一点,司徒明天这两年专注人工智能AI医疗这方面,对导航系统这块已经丧失了信心了,时刻准备转型。图斯兰的会议是这两年的重点,到时候微博和电视都会转播。各个部门都已经准备大肆宣传一波中国的航天技术。

    能在这个会议上亮相的公司,国民地位会直线上升,无论转型做什么,在打一波爱国的标签,公司信誉度各方面的形象都会直线飙升。司徒明天这时候找他,不过也就是打得这个主意。

    这事儿梁秦本来不想插手的,但只要想到当初那小子曾经处处不得志,每年回北京都躲着他,怕被他瞧见那消沉模样就答应下来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这是替他学生出气来了。

    向园是瞧着这梁秦来者不善,可司徒明天是浑然不觉呀,他哪知道,徐燕时是梁秦的学生,还是梁秦平日里连骂都舍不得骂一句的得意门生。

    梁秦不光怼司徒明天,谁都怼。

    杨平山要他多吃点青菜降血脂,他要杨平山多吃点核桃补脑。

    黎沁打圆场敬他酒,梁秦纹丝不动。

    向园瞧他有点可爱,看这阵仗,是给徐燕时出气来了。

    随后,司徒明天说他是向园妈妈的好朋友。

    梁秦又不温不火地说:“其实不算好,您媳妇儿曾经写匿名信骂过我,她说别人的论文写得烂是跟老太太的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我的论文写得是老大爷的尿不湿。”

    全是拉不完的排泄物。

    到底是饭桌上,梁秦还是礼貌的,没把这个形容词说出来。

    梁秦:“这就算了,我评教授那年,还去院士那里举报我,说我乱搞男女关系。”

    司徒明天凑过去,悄咪咪一脸八卦:“那你乱搞了没有?”

    梁秦横斜眼看他:“我当时在合法追求我的妻子。”

    “……”

    司徒明天倒也不是急性子的人,本来只是想让梁秦过来吃个饭,生意场上的事情以后再谈。

    结果被梁秦一口拒绝。

    “不用了,我这次过来也是想跟司徒先生您当面说一下,图斯兰的会议,我心里已经有人选了。”

    司徒明天下意识问:“谁啊?”

    包厢空调打得高,也不知是热还是酒灌得,大家脸都有些闷红,梁秦则清清醒醒地坐在这堆人里,显得格格不入。他声音朗润,是独有的中年人浑厚,其实他跟徐燕时有点像,特别是说话的口气上。

    向园仿佛看见了一个老年版的徐燕时。

    但徐燕时老了之后应该会更好看一些。

    空调风嗡嗡嗡地吹,包厢内气氛混热,众人的注意力,忍不住都集中了些,全竖着耳朵听梁秦说话。

    于是,那晚的第二个炸/弹,轰然炸开。

    原先向园那波炸的,湖面上还余音袅袅,微波轻荡的,此刻紧接着,又被人投下一块巨石,在所有人的心里,掀起了万张巨澜。

    梁秦抱着胳膊,拧着眉,似乎在沉思,他慢慢转过头,对上老爷子那双求知欲好胜的眼睛,“你也认识的。”

    老爷子啊了声,猝不及防听他不冷不淡地补充道:“我学生,以前是你们西安技术部的组长,徐燕时。”

    司徒明天看了眼赖飞白。

    杨平山和黎沁互视一眼。

    向园则跟陈书对视了一眼,随后她低头笑笑。

    其余人皆是震惊地合不拢嘴。

    李永标额头的汗,又密密渗了一层,这西安怎么一个个都卧虎藏龙的。一个个还都低调的跟地/下/党似的。

    司徒明天混迹商场这么久,像梁秦这样的人,他跟杨平山只用瞧一眼,就知道对方心如磐石,心里有自己的一杆秤,做生意最怕跟这样的人谈判,因为你根本不知道除了热血,还有什么能让他改变主意。

    两只老狐狸都不说话了。

    静了一瞬,整个包厢仿佛落针可闻。

    黎沁以为也就是普通学生,试图挽回局面,她试探地看了眼梁秦,说:“徐燕时在我们公司表现好像挺一般……教授您是不是再考虑下?”

    包厢内静谧,灯光晃眼,屏风四边镶了一串小葡萄灯,泛着幽幽光,更显气氛诡秘。

    向园低着头,手机攥在手里,紧得发白。她嘴角噙着一抹很淡的笑,嘲讽力度十足,憋不住劲,刚要说话。

    梁秦却笑了下,“你接着说。”

    黎沁获得许可,眼梢喜色,娓娓道来:“我不知道他以前上大学是什么样,但是这几年在公司表现确实一般,每年的新产品都延续去年没特点,客户反响也一般,还总是被人投诉,脾气也不是特别好。图斯兰会议的话,我觉得还是需要一个英文好的人去吧?他英文好像不怎么好。”

    黎沁也不知道徐燕时英文究竟怎么样,一般人应该都不好吧,反正也没听他说话。

    “他英文很好。”向园插嘴。

    梁秦微有些惊讶地越过向园,似乎是没想到会有人为他说话。

    向园接着说:“他高中的时候经常参加英文竞赛,全是一等奖,你去他家里搜搜,奖状可能比你儿子一年写的作业都多。”

    黎沁眼神狠瞪她。

    司徒明天若有所思地将目光转到向园身上。

    向园却始终将目光都锁在黎沁身上,整个包厢气氛忽然在一瞬间凝滞了,空气中流转的都是星火。

    半晌后,梁秦目光环了一圈,笑容嘲讽又无奈。

    随后,他掏出手机,快速拨了个号码。

    梁秦用的还是老人机,拨号会有人读的那种,当时气氛还挺怪异的。

    在他熟稔地摁下一串数字后,冰冷的机器女声一字一字地回荡在包厢里,“1,3,8,5,5,6,6,1,0,1,X……”

    向园其实听到前面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心里就有底了。梁秦应该是打给徐燕时了。

    果然,响过三声后。

    一道清冷的男音接起来,他电话里的声音比本人更冷一点。隔着话筒都能察觉到他的禁欲感。

    “梁老师?”

    梁秦看了眼黎沁,垂眼看着手机叫了声电话那头人的名字,“燕时,老师这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向园攥紧手机,低头漫无目的地滑着。

    只听他不卑不亢地回道:“嗯,您说。”

    接下去的半小时,一群人就目瞪口呆仿佛看了一场快问快答的知识竞赛,酣畅过瘾。

    教授问得大刀阔斧,男人答得散漫又精准。神仙打架也不过如此。

    “火箭以第几宇宙速度飞行,才能将卫星送入绕地轨道?”

    “第一宇宙速度。”

    “火箭机身上的侧翼作用是什么?”

    “增加火箭飞行时的平稳性。”

    “粗捕获码,解释一下。”

    那边顿了下,大约是被梁秦给整懵了,沉默半晌后,还是答了。

    “伪随机比特串,确定接收机和卫星间的距离。”

    梁秦目光扫了老爷子一眼,紧接着又问:“用英文论述一下P码和Y码。”

    那边又是一串流利的英文。

    梁秦大约是觉得,不够过瘾,又连着问了几个问题,起初向园还能听懂,问到后头,向园压根就听不懂了,迷迷蒙蒙的云里雾里,这里除了她,剩下那些就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梁秦也不过是想替他出口气,却没想到这随意的一个电话,居然越聊越起劲。

    以前的徐燕时从来都是骄傲自负的,对学术的问题说一不二,有点他年轻时的性子,很固执。可如今的徐燕时,每个问题都回答的滴水不漏,思虑周全,考虑到了每一种的可能性,自信但不自负,也不咄咄逼人。

    这是梁秦没想到,倒有些意外,他喟叹:“你成熟了很多,看问题更全面了。”

    那边没接话。

    “你先忙,年后再找你谈。”

    “好。”

    一旁的向园攥紧手机,胸腔热血满装,眼眶微热。

    他走后,她总觉得意难平,知道他委屈,却无力为他伸张,今晚,梁秦为他做的一切,她才觉得畅快。

    却不想,梁秦接下的话,让她更为畅意。

    “或许你们听得云里雾里,但刚才好几个问题,都是去年北航的考研试题,百分之九十八的错误率,他都答对了。”

    司徒明天不说话。

    梁秦看着他道:“这么一个人,在你们公司为什么得不到施展?你真的还认为是他个人的问题?司徒老爷子,说句不好听的,您真该好好反省自己了,走得都是什么人,留下的都是什么鬼?”

    梁秦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定定落在黎沁头上,“而且,他有多难得,光凭几个数据你们恐怕不会明白,但我作为老师,看他在你们这样一个破公司里浪费了五年时间,我实属痛心。也许,你们以后才会明白,你们错过他有多可惜。”-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梁秦走到门口,忽然被人叫住。

    他回头,没成想是司徒明天那个小丫头,表情不悦地扫她一眼,“如果你是为了图斯兰的事情——”

    “谢谢,梁老师。”

    梁秦乍然一懵,回头瞧,只见向园站在门口,笑着对他说。

    谢谢你,做了我最想做却无能为力的事。

    谢谢你,他一定不知道您这么爱他。

    谢谢你,告诉他来到人间要尽兴,做最自由的灵魂。

    梁秦:“你?”

    向园直白地说:“我很喜欢他。”

    梁秦失笑,摇摇头:“这小子真是到哪都招女孩子喜欢。”梁秦上下瞧她一眼,给她打预防针,“他以后可是要跟着我搞科研的,可能就没那么多钱咯?”

    向园:“他喜欢吗?”

    梁秦:“喜欢,这是他的梦想。”

    “好,那我负责赚钱,我养他。”

    梁秦笑得不行。

    向园又说:“梁老师,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

    梁秦:“什么?”

    向园:“我在我妈妈的抽屉里见过您的照片,锁在一个小盒子里,她从来不给人看。后来我整理遗物的时候,见到了。没想到是您。”-

    司徒明天跟杨平山连夜回了北京。

    第二天总部大张旗鼓地下了一份红头文件——是新出炉的法办,要彻查公司不正当竞争关系。

    但凡是这两年进公司的员工,都必须一一按照公司的员工章程重新申报一遍。

    201X年,02月,东和集团首次意义上,正式大洗牌。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两百个红包。

    临时得出个门,某个人喝醉了,我得去接他,啊啊啊,今晚二更估计没了,我明天准时二更!字数肯定多。

    爱你们。

    顺便唠个磕:

    这个月是我写文满六周年了。

    读者来来去去其实走得不少了,我不知道能陪你们走到什么时候,不管是离开的,还是留下的。

    我祝你们前程似锦,平安喜乐。我也欢迎你们随时回来。

    每篇文都有我想表达的东西,每次连载都会有一部分读者觉得这篇文不合胃口跟以前不太一样,但是完结了之后又收到好多私信说完结之后看又好好看。这些都没事的啦。

    喜欢就留下,不喜欢就离开,说不定以后你又会在无意间走回来。

    对吗?我永远爱你们呀。

    先祝我六周年生日快乐。

    另外,希望你们——

    既然来了,那就尽兴而归。

    别气馁,一切都已经在来的路上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